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微女人
紫微女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732
  • 关注人气: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列仙传之宁封子:陶之夭夭

(2007-05-12 18:20:16)
标签:

列仙传

故事新编

宁封子

火神

分类: 涂鸦文字
列仙传之宁封子:陶之夭夭 

 

:列仙传·卷上·宁封子

宁封子者,黄帝时人也,世传为黄帝陶正。

有[神]人过之,为其掌火,能[令火]出五色烟,久则以教封子。封子积(火)[薪]自烧,而随烟气上下,视其灰烬,犹有其骨。时人共葬于宁北山中,故谓之宁封子焉。

奇矣封子,妙禀自然。

铄质洪炉,畅气五烟。

遗骨灰烬,寄坟宁山。

人睹其迹,恶识其玄。

 

正文: 

我是一个疯子。

如果人们听不懂你的话,那么你就被称作“疯子”,在任何时代都一样,哪怕是亿万年前的原始社会。

我每天都祈祷着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

我祈祷那刺眼的光芒,劈中我身边的树木。

我需要这样的灵感,帮助完成我的研究。

两年前,一个在树下躲雨的女人,在一阵电闪雷鸣中,化作灰烬。

人们都说她是恶有恶报,因为招惹了天神。

我说不,她是被短暂而炽热的高温烧焦的,那是一种来自雷雨的物质,一种强大的力量。

所有的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瞪着我。

族长发怒了,他说宁姬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妖怪?说不定你这个孽种才是她折寿的原因。

我说好,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你们看,她是无辜的。

宁姬给了我生命,而探寻那神秘力量的根源,是我生命的意义。

 

我每天采集各种各样的木头、石头和草皮,当它们快速摩擦时,会一起变得发烫,我相信,那是力量的根源。

可是,每次,它只是在黑暗中给了我一丝光芒,旋即熄灭。

灿烂的光芒,可以烫焦我的头发和胡须,灼伤我的皮肤,却不能持久地爆发。

我只好四处寻找力量,循着这座深不可测的宁山,这条古老绵长的黄河。

 

在河的尽头,我看到了一个女人。

一个有着炽热温度的女人。她跳进河水沐浴,整条黄河都沸腾了,云蒸霞蔚,遮住她修长的腿、丰满的臀和纤细的腰。

那一刹那,我眼前疾风骤雨、电闪雷鸣。

我冲过去,直勾勾地逼视她。

她嘻嘻一笑,河水就咕嘟咕嘟疯狂地吐出泡沫来。你这个伤痕累累的家伙,没见过美女的裸体呀?

的确很美,可我看中的不是你的美丽。

她一愣,河水的喘息也平静了些。

你能帮我寻找更强大的力量吗?我盯着她。

我为什么要帮你?她骄傲地扬起头。

因为你潜在的天赋。我擦去额头的汗珠,奋力抵挡着令人窒息的热浪。

她笑了。你是第一个不怕我的男人。

 

火女是有理由去骄傲的,她是族长的小女儿,是整个部落里当之无愧最美的女人。

可是,没有人敢去爱她。

她光芒四射的美丽啊,看上一眼,都能让男人被灼伤,触碰到她的手指,会立刻长满了水泡。

因了这份天赋,所有男人都对她敬而远之。

只有我不在乎,反正早已全身都是被烙下的伤痕,疼痛多了,就是麻木。

两个有缺陷的人,我们算不算惺惺相惜?听完我的故事,她自嘲地问。

 

她帮我找来了一切能够找到的具有“光”和“热”的东西。

从天空坠落的陨石,到山洞里流淌的岩浆,从野兽们尖锐的牙齿,到鱼虾身上闪闪发光的鳞片。

它们都不能让那种力量持续下去,持续到把一个人化作灰烬。

骄傲的火女发怒了。

你真是个疯子,只有疯子才会异想天开!

我淡淡地说,只有庸俗浅薄的人才会说我是疯子,你想当吗?

 

火女风一般地走了。

草屋里的温度顿时低了许多,连草垛都不能擦出一丝的星光来。

我想要骂人。可刚刚开口,就被火女发现了。

你怎么可以趁人家不在,就恶意中伤?她跺着脚,却满脸笑意。

是的,她又回来了,风一般地回来了,带着她的骄傲,还有一脸的惊喜指了指天空。

我想到了,最热的东西!

我们异口同声,太阳!

 

在正午的太阳下,火女发动了她潜藏的天赋,为我集中热力。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那枯黄的草垛冒出了丝丝缕缕的白烟。

蓝色的苗子朵朵盛开了,我屏住呼吸祈祷,这一次,愿它们能不顾一切地愈燃愈烈。

族长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

身后还跟着全部落最身强体壮的男人。

火女,难道你跟他一起疯了?他大声咆哮。

然后伸了手,试图去掐断那条正在变粗变大的红色舌头。

不要——我和火女同时大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个固执的男人,那么粗壮的身体,在短短的片刻之间,急剧地无情地萎缩成一截黑炭,又终于化作了一团灰烟,就像是两年前的宁姬。

面对着凶猛的红色灾难,人们都惊呆了。

有人跪下祈福,有人痛哭流涕,有人声嘶力竭。

 

火女泪流满面。

她收起了天赋,可那红色的舌头已经四处蔓延,它舔尝之处,树木房屋无不灰飞烟灭,惊恐的人们仓皇逃窜。

他们说得对,你是这么一个疯子。她喃喃自语。我怎么会去帮这样的怪物?为了我们的固执,竟然要毁灭所有的人!

我也呆住了,我所崇尚的强大的力量,竟然是如此破坏的侵略的,不可抵挡的,这一切,该用什么来应对?

火女怨恨地看了我一眼,然而她没有逃。

对我父亲,对全族人,我们犯了罪。她凝视着那些被红色力量涂炭的生灵说。

缓缓地,她脱掉了兽皮的上衣,撕开了缀着贝壳的草裙,以全裸的姿态,一步一步踏入那红色的海洋……

等我如梦初醒狂奔过去时,她婀娜多姿的背影已经彻底消失。

忽然,天空电闪雷鸣,一场瓢泼大雨劈头盖脸地来了。

那红色的风暴顿时偃旗息鼓。

然而,对火女来说,它迟到了。

 

幸存的人们满脸迷茫。

原来这冷静的水,才是它的克星。一个小伙子说。

也许它的确是一种力量。疯子是对的。一位老人若有所思地说。

 

我蹲下身,从大火的余烬里捡起一块硬梆梆的东西。

它像泥土那么冰凉而毫无生命,却继承了火女的曲线,散发着她的味道。鲜艳的红色,像某种尚未终结的力量之图腾。

我笑了。

终于领会,只要有了温度,什么都能燃烧。不管是一垛腐烂的草根,还是一颗被征服的心。

疯子冒烟了!

有人惊呼。

我拥着已化身为泥土的火女,踏歌而燃。在夭夭灼灼的光和焰里,我看到了火女那灿烂的微笑。

 

这种力量是火女给的,许多年后,它在人类手中大展宏图,对它又爱又恨的人类为纪念火女,就叫它作“火”。

我手里的图腾,是火的副产品,是来源于火女的灵感,若干年后,人们把它发扬光大,制作成了外表光鲜的艺术品,美其名曰“陶艺”。

我短暂的生命并没有被人们误解却被误传,在《列仙传》里,他们不再诋毁我是疯子,而是尊称我为“宁封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