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微女人
紫微女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770
  • 关注人气: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良第二章 9、人间天上

(2006-04-30 23:59:59)
分类: 涂鸦文字
9.人间天上

我是姓白,名副其实吧?小白兔的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
女秘书在这个时候走进来为我俩沏茶,气氛只好再次尴尬起来。
我俩像即将对决的武林高手,以外人捉摸不透、自己却心知肚明的神情彼此对视。我相信他也同样记起了那晚的暴力和血腥,不然,为何紧张到疼痛到脸部肌肉微微一跳?

你还是穿着衣服比较帅。这是女秘书出门之后我的第一句话。
谢谢夸奖。他很配合地伸了伸衬衣雪白的领子。
恢复得不错嘛,没性命之忧了?我挪揄。
都是外伤。他乜了我一眼,不过你下手也忒狠了点儿,什么狼跟你似的。
我嫣然一笑,殉情的母狼,你见过没?
我就不信,你有情可殉。他扑过来,以俯卧撑的姿势将我罩在身下。
滚,我闪躲着,某某人的女朋友,你也敢动?
他一点点逼近我。这段日子我可做梦都在寻思,你怎么补偿我?
在我退无可退的刹那,他做了一个类似于掏名片的动作,麻利地抽出了皮带。

“小白兔”白林是美隆网络的二老板,也是传说中迷死人不偿命的京城IT界第一美男子,当然,他也就是照片上那个我没来得及看清楚的侧影。
尽管S方和M方都非常默契地不提起罗彬,那个天马行空的夜晚却一直回荡在我脑海里。对于加入天马的细节,白林守口如瓶。圈子呗,他一边蹂躏我,一边笑得诡异。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克林顿那样的帅哥为什么会和莱温斯基做露水夫妻,他看中的也许是那张严肃笔挺的办公桌,而不是一个丰乳肥臀的女人。

女秘书敲门时,声音有些谨慎。白总,您在4点钟约的刘先生已经到了,是不是让他先等一会儿呢?
让他等着好了。白林从我胸前腾出嘴来,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那我告诉他,需要等多久呢?女秘书听起来多了点要破门而入的焦灼。
半小时吧。白林皱了皱眉,不慌不忙从我身上爬起来,开始从恶狼重新穿回成小白兔,我想把皮带递给他,一只手却重若泰山,背上如同负了那么一块滚烫的铁板,每个细微的动作,都是一次粘连的刺痛。
我惟有苦笑,你够狠。
他边系领带边笑,如果你不想给别人看穿,最好赶紧调整一下情绪。
我扭了扭腰,却浑身发软,白林嘿嘿一笑低下头来,让若有若无的短须搔尽我的痛处,那可不仅仅是酥麻啊。我紧咬牙关,却晕眩得几乎要飞,那憋了许久的呻吟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啊——

女秘书拎着个纸袋出现时,我和白林正轻松愉快地握手道别。白林亲切地拍了拍我的肩,背上那块铁板立刻烫了一下,我瞪他一眼,从女秘书手里接过那个早已备好的纸袋。

白林的司机是个姓赵的帅哥,一直把我送到报社楼下。你刚毕业没多久吧?快到的时候,他这么问。
我掉过头,奇怪地看着他。
从记者拿的礼品,就能看得出她的份量。小赵很内行地撇撇嘴。
我瞅了眼手里的袋子,里面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真皮钱夹,若是任彤,大概决不至于如此吧。我忽然想起白林关于其女秘书的解释,做我们这行的,要维护形象,有两个人不得不防,一个是司机,一个是女秘书。尽管从身材和脸蛋儿上,白林的女秘书都无法引起人的兴趣,但还不至于和这自以为是的多嘴司机一样惹人讨厌。

进报社前,我先去了趟洗手间,那个黑色的钱夹一眼就看得出鼓得不正常,里面果然塞着厚厚一叠人民币,我数了数,不多不少,三十张。

采访怎么样?我刚进办公室,任彤就笑着问。
很顺利,希望以后多些这样的机会。我报之一笑,生理和心理却都翻江倒海,有色情,有暴力,这种激烈的“采访”若是太多,我身体哪能承受得了?
下周,发一个版没问题吧?
我一愣,差点问,能用肢体语言写不?

小紫有人找!于莉安的一声大吼将我解救了出来。
我连忙直奔门口,一个憨头憨脑的帅哥看到我就站起身来。
你谁呀?背上的万蚁啃噬,让我很缺乏耐心。
你不会真的要我穿警服来才认得吧?他沮丧地低下头。
我一阵冷汗,小张叔叔,你不会是来拘留我的吧?
他郑重摇了摇头。这次我是有事相求。
我看着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妙。
我大哥,就是上次和我一起办案的老雷,昨天晚上,他出了车祸,已经不在了。小张握紧拳头,关节咯吱作响。
我头皮发麻,哭丧着脸,请、请节哀,可这……跟我有关系吗?
肇事的车也许和你有关,是一辆宝石蓝的帕萨特。他放缓了语速,冷冷地望着我。

回家的时候,我心情巨差。撞开门,却是一愣。
姣姣靠在客厅沙发上,身边偎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还不是陈路远。两个人的姿势和衣着都有些不堪入目。
不好意思。我耸耸肩拧开自己的房门。姣姣却跟了过来,鲁总,这就是我给你提过的同屋,你看合适不?
我莫名其妙转回头来。
那个被称为鲁总的男人却笑容可掬地竖起了四个手指,好货色,没说的,这个数?
姣姣,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
3P一夜4万,小紫我们四六开,第一次合作,爽快点儿,姣姣冲我乐。
我脑子里的血一下子冲到了头顶。你说什么?
这价格不低了啊,姣姣急了。
你到底是在哪儿上班的?我尽量给自己的大脑降温。
人间天上啊。姣姣前凸后翘地挺了挺胸。她完全有理由自信,这个京城第一流的色情场所从档次和规模上都足以傲视群雄。
那个被我们冷落的鲁总在此时凑了上来,做出一个左拥右抱的动作。
我一个巴掌就抡了过去。

在男人捂着脸,女人傻了眼的时候,我拉开外套袒露出整个脊背,我他妈今天正想找人撒气呢,你们谁想挨揍?
大概是那斑驳的新鲜的血痕把他俩都给震了,姣姣拉上鲁总,灰溜溜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我蹲下身,任凭外衣从肩头无情滑落嘶咬伤口的痛楚,任凭某种滚烫的冲动的液体从心灵深处毫无遮拦一涌而出,曾经的清高、狂妄、目中无人在这一刻忽然显然多么荒谬可笑……误解并非偶然,为什么我会以为跟姣姣是同行?归根结底,我跟姣姣,出卖肉体和出卖文字,到底是否存在本质的区别呢?比如今天刚到手的那3000块钱,从我这里买到的,究竟是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