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微女人
紫微女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770
  • 关注人气: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良第二章 7、人生就是SM

(2006-04-24 23:33:50)
分类: 涂鸦文字
7、人生就是SM

东东——?我有些别扭地憋回了第三个字。
郭东东死盯着罗彬,罗彬则毫不客气地回敬。
我的目光只好在他俩之间来回游荡。
有句话说,当女人不再热衷于利用男人之间的争风吃醋来抬高身价,而是变得漠不关心,一定是因为她已经成熟。但也有例外,没心没肺如我,这次却也得意不起来,那是因为争斗的男人都离我太远,或郭东东这样遥不可及,或罗彬那么高不可攀。

你好。罗彬的手倒是伸得落落大方,估计是被郭东东的眼神折磨得不行了,只好逼我开口。
我同事,郭东东,这位是罗彬。我下意识将那个惹人的礼盒挡在身后,却发现自己是自作多情了,郭东东的注意力显然不在我身上。你是,天马的罗总?他伸出手的时候,脸上肌肉已渐渐缓和。
罗彬却缩回手,这会儿,我的身份是小紫的男朋友。
上次,在一个慈善晚会上见过你。郭东东掏出包中华,暧昧地递给罗彬一支。
哦,没印象了,大概是我们赞助的吧。罗彬淡淡答,却不接那支烟。
不吸烟?郭东东再次伸手入怀,这次掏出的是名片,恭恭敬敬递了过去。
我的心一点点凉了下来,看来在郭东东心目中,这个罗总,可比我袁小紫重要得多哪。

罗彬一笑,我所有的联系方式,小紫那儿都有。
小紫你可真行。郭东东的艳羡溢于言表。这层办公楼,罗总是不是买下来了?
哪里,我只是租了一天,哄女人开心嘛。罗彬浅笑,手臂绕过礼盒卡住了我的腰,宝贝,我们去喝杯咖啡?
那我先下去了。郭东东讪笑。在我记忆里,郭东东在老朱和苏离面前都不曾如此知情识趣,那小心回避我的眼神,竟带上了某种谦卑。
你给我回来!我大吼。
罗彬和郭东东同时傻了。
我语锋一转,柔声媚气,东东哥,你不是说好了陪我一起回家么?
郭东东一个寒噤,小紫,我、我今天还有事,不能陪你坐、坐地铁了。
他说话时,罗彬眼底差点儿喷出火来,这一幕,竟让我心底隐隐有了报复的快感。

在楼梯拐角处,紧急撤退的郭东东和水泥台阶狠狠PK了一脚,我自嘲地一笑,这个狼狈不堪的委琐男子,与几天前那个拖我上楼的暴力男,当真是同一个人吗?

拜托你有点品位,别饥不择食。脸色发白的罗彬话锋里还带着讥诮。
我脸一沉甩脱他的手臂,就你有品位,庸脂俗粉排成行。
罗彬苦笑。扯平了行不?这周末去我那儿吧,有更精彩的。
我拧起眉,你怎么对安全问题一点儿顾虑都没有啊?
我这么问当然是有理由的,上次的集体拘留事件发生之后,我曾经为是否报道而进行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在接下来的一周,我全面收集了各大报刊,却没有半个字提及天马俱乐部的警局风波。上次编前会上,本想问问任彤,却又觉得不大合适。
我不是说了,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本来就是一场误会呗,哪个人不是安然无恙?
你的俱乐部成员可真不简单,谁都比我强。我想起了网上有人质疑加入俱乐部的方式。
罗彬点头,的确不是谁都能进来的,这个圈子里,就算不是呼风唤雨,也个个都神通广大。
照你这么说,SM成了身份的象征?我冷笑。
某种程度上是,我不挑剔,但不代表它门槛不够高。就你那东东哥那模样,100个也不抵一个。
我张了张嘴,却没找到合适的理由反驳。
SM的意义在于,如果你是喝红酒长大的,那么只有烈酒才可能让你醉,就好像你是在人界长大的,只有SM能让你修炼成妖。罗彬望着我。
我叹了口气,所谓人生在世,SM何尝不是一种生存方式?若没能拿到那根狂野粗暴的长鞭去彻彻底底地鲜血淋漓,还不如惊声惨叫着索取这片刻被蹂躏的欢愉。
你不能选择过程,只能选择角色。

从罗彬车里下来时,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帕萨特怎么又换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今天。你管这么多干吗?罗彬不悦。
我只是觉得,以车推人,跟你换车的人,比你阔,比你阴险,八成更是个不知摧了多少残花败柳,又香又辣的大色魔。
罗彬哈哈大笑。如果肖萧听到你这番高见,不知会不会当场晕死。

给我开门的是个眼镜男,斯文而殷勤。
我一发现,就马上给房东打电话找你。他指着桌上的笔记本说。
我扑过去开机,然后扔给他一个早已备好的红包。感激的话就不说了,这里是一点小意思,算是报答吧。
这怎么可以呢?眼镜男不知是受宠若惊,还是故作虚伪。
这么高尚?难道要我写封拾金不昧的表扬信?我笑,笑容却瞬间凝固在脸上。
我可怜的硬盘里,空空荡荡,桌面和文档都干净得如白纸一张,显然是被格式化之后重装过,全部文稿都尸骨无存。虽是意料之中,但我还是忍不住一阵心酸。
我如果是为了钱,又何必非要在太太出差的时候约你来取呢?眼镜男语气怪怪的。
沉浸在悲痛中的我却没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只是顺口接了句,是啊,钱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
眼镜男立刻被点燃,你明白就好,你明白就好。
我这才发现,他的手已落在了我肩上,连那副眼镜都在蠢蠢欲动。 
我笑了笑甩过去一个媚眼,想玩吗?那就听话。

半个小时后,我重重带上门的时候,暗紫色皮鞭上还残留着一丝血腥的气味。
戴眼镜的男人,通常都不善于做生意,至少这次,这位眼镜男是做了桩赔本买卖。他万万没有想到,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中国女人,有时也会招惹上SM这可怕的妖精习气,他更加想象不到,撞妖这种低概率事件还就是被他给碰上了,这个看来千娇百媚的女白领,在哄他脱得一丝不挂之后就原形毕露,随之而来是一阵又一阵恶狠狠的鞭笞和锯齿火辣辣的嘶咬,在兴奋之余,我将他的全部衣裤挥出窗外……当然,至于这累累的伤痕,眼镜男如何去跟太太解释,那可就不是需要我来关心的问题了。

在小区老太太们的众目睽睽下,我从楼下捡起了那堆衣服,内裤居然是真丝的,让小猫小狗叼去未免可惜。本着节约的原则,出了小区,我就顺手扔给了路边一个衣衫褴褛跪求施舍的乞丐美眉。
该美眉在拎起来看了一眼后却勃然大怒,站起身来指着我的鼻子大骂,我们职业乞丐也是有人格有尊严的,谁要你这臭婊子的破衣烂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