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乔南人
北乔南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474
  • 关注人气:8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话语权在生活中的角色

(2010-08-22 14:12:21)
标签:

小说

文学

批评

裘山山

杂谈

文/北乔     

     当事实迎对话语时,时常会败下阵来。事实失去了应有的地位和权力,话语横生出意想不到的颠覆力。这是人类生存遭遇的困境之一。我们依赖话语,享用话语带来的快感和无限的价值,但也承受着话语的嘲弄和伤害。裘山山的短篇小说《事出有因》(《人民文学》2007年第6期),无疑为我们进行这方面的思考提供了一种指向。
  
  “我”参加战友聚会时,碰巧在门外遇上多年未见邹晓军,却被战友们误以为我们一直有着联系,而且还相处得相当的亲密。战友们把这当作事实在以言语的方式在进行着无限度的扩展和填实,而“我”与邹晓军的辩解反而为与事实相反的话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一刻,真正的事实已经虚弱无力,任由自以为是不可一世的话语蹂躏。这其中,真正与邹晓军关系非同一般的潘静兰也加入歪曲事实的话语操练。其他战友的话语,建立在目光所及的表面现实的基础上引发的联想、猜测和快感狂欢,话语只是不知情的参与者。而潘静兰却充分借助话语的气场,以主动出击的方式更好地保护自己的秘密。她的话语,是她的同谋者。当“我”不再躲闪,不再为自己辩护,大大方方地告诉众人,“我”和邹晓军先走,“我”送他回家时,众人又惊又喜。惊的是他们或多或少地认为自己先前的话语带有一定的盲目性,喜的是他们看到了自己的话语与事实的极度吻合。这里所有的话语,都是伪性的,但却把事实搞得面目全非,原本可以触摸的事实被虚化的语言所左右。我们已经无法直达事实的现场,只能任由话语恣意地营造无真实感但被我们当作事实的真相。
  
  这其实涉及到一个话语权的问题,我们应当由什么样的人操控话语?这是看似简单但又很复杂的问题。我们惟一可以确定的是,最具有话语权的当事人,总是沦落为最没有发言权的人。“我”如此,邹晓军如此,邹晓军他父亲对此也无能为力。邹晓军他父亲是离休干部,一次上街买花打碎了两个花盆,因为没带钱,无论他如何的承诺,如何地表明他的身份,可小贩就是不相信。最后小贩已经不在乎他赔钱,但就是不相信他。而邹晓军他父亲接下来的话语,已经没有人去在意。我们看到邹晓军他父亲在气愤,在喋喋不休,可话语随处飘荡的话语,是那样的苍白,只是增加了他的无助感。这是邹晓军他父亲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但浓缩了他人生的全部。当年邹晓军他父亲与另外6位战士一起被俘后,他跳车找到了部队。他把前后的情况如实向组织上作了汇报,可是就他一个人,无法证明。在此后长达60年的生命中,他一直被怀疑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因为组织上找到了和他一起跳车的另外两个人,他的怀疑才被彻底抹尽。是啊,我们很多时候都在漠视话语权的真正拥有者,而是以某种标准某种尺度自以为是指定掌控权力的话语者。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我们已经不再关心,我们在意的是谁拥有话语权,我们只看重话语为我们叙述的虚拟世界。可悲的是,我们竟然将此虚拟的世界自认为就是真实的世界,并已经到了浑然不知的地步。我们在纵容话语的同时,也经受话语带给我们的危害。一切貌似由话语而起,归根结底是因我们的人性而生。
  
  《事出有因》将日常琐事与人生重大事件、上一代人的遭遇与当下人们的生活集合在一个文本中,放在一个叙事链上,其实是在为话语的虚空而感到焦虑。因为,我们在话语的迷醉中总是无法清醒。小事如此,大事也如此,过去如此,现在依然。无处不在的话语,干预甚至是左右着我们的目光和心灵。我们的话语,最终让我们沦为其阶下囚,它居然主宰了我们的一切。
  
  《事出有因》,写得相当的随和,从中可以看出作家的练达与沉稳,从容与出入自如。裘山山轻松与沉重间的叙事,让我们不得不审视事出有因的“因”到底是什么,我们该如何从消除“因”入手,剔除恶“果”。也正因为如此,《事出有困》让我们看到短篇小说是可以胸怀大主题的,是可以有大作为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词语的天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词语的天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