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乔南人
北乔南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474
  • 关注人气:8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词语的天空

(2010-08-20 10:07:19)
标签:

军事

军营

文化

词语

北乔

文学

评论

分类: 【众说北乔】

词语的天空
——评北乔《营区词语》
文/吴登峰
  
  军营文化作为中国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在建国后曾经辉煌过,且不说那些引起世人轰动,激励亿万青年人踊跃参军的军旅小说所取得的成就,就是那一顶最普通不过的绿军帽,一身半旧不新的绿军装,一条武装带也是许多人所梦寐以求的,似乎有了它,普通的老百姓就能感受到军营文化的魅力并为之陶醉,军语也成为最为流行的一种语言,深深的植入百姓的日常生活中。进入九十年代以来,军营文化被商业文化所覆盖,失去了以往的显赫地位,但它并没有消失或归于沉寂,相反,在它的熏陶下,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的军人成长起来。这些军人又不断的给军营文化带来新的内容,使军营文化在传递军人历史的辉煌时走出历史并与时代同步。
  
  营区词语最能体现出军营文化的独特内涵与魅力,可以说,很大一部分军营文化是通过营区词语才得以保存并流传的。一个地方青年穿上军装步入军营,这并不意味着他或她完成了由一名地方青年向一名合格军人的转变,相反,他却可能出现短暂的文化休克。新兵把乡恋憧憬打进背囊步入新兵连,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在想象中在梦里也许很熟悉但现实却极其陌生的世界,大多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只有当他或她熟悉诸如出工差、帮厨、直线加方块等词条,并能与“老炊”“老兵油子”打成一片时,他或她才能称为军人,因为只有这时,军营文化才通过营区词语,在不知不觉中渗透到他们的灵魂深处,他们的身上才能透出兵味,也只有在这时,他们才能与军营,与军营文化融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才真正走入军营。
  
  营区词语不仅是军营文化的一种特殊的载体,也是沟通外界的桥梁。营区是封闭的,这是由部队的特殊使命所决定的,但是营区词语却是开放的,它是外界了解军营文化,走进军人内心世界的一座桥梁。令人遗憾的是,现在世面上,反映百姓日常生活的顺口溜、反映酒桌文化的荤笑话,反映商业文化的专业词语的书籍漫天飞,却没有一本记录当下营区词语的书,甚至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好在这个遗憾并没有被带进新的世纪、新的千年,在世纪之交,北乔的《营区词语》问世了。这本书是建国以来第一次对营区词语进行汇总,该书收集了189条词条,224条语录,几乎涵盖了所有当下流行在营区的最有生命力的最基本的最广泛的词语。可以说,这本书是刚刚走入军营的青年融入军营文化的指南,是激活刚刚离开军营或离开军营已经很久的老兵们所有情感积淀的钥匙,是世人感受军营文化的窗口。
  
  一、 主旋律、小夜曲与变奏的交相争鸣
  
  阅读《营区词语》,读者会不由得被词语牵入一个多彩的军人世界。“军人在练习刺杀时,动作到位杀声如炮弹出膛,力量之威、气势之雄在练兵场上空充斥扫荡。许多部队在训练结束回营时,指挥员一声解散令下,兵们似虎豹之敏捷之速度跃开的同时,狮吼一声,杀!”一个合格的军人,总是为对手生存的。一声“杀”,充满着对敌人的仇恨,尽管这个敌手在和平时期是假象的,不存在的,但是,这一声“杀”,凝聚着战士的青春与热血、生命与激情。“站队、行进,横看纵看斜看都是一条线,自不用说;训练间隙,枪支、帽子、武装带,也得让它们排好队……”部队中一切都是直线加方块,它单调吗?不,严明的纪律和强大的战斗力正是蕴藏在这看似枯燥单调、缺乏生命的活力的直线加方块中,战争能够产生英雄,但他不是英雄的战争,战斗胜负的关键,是参加战斗的每一位看似微不足道的战士。战士只有把生命融入团队中,才能释放出最大的战斗潜力,此时的部队才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而这一切,正是靠平时枯燥的直线加方块所训练出来的。和平时期,直线加方块就成为衡量部队士气的一把标尺,一名真正的军人,对直线加方块是不会产生丝毫的怠慢与不满的。一旦成为一名军人,你的二十四小时就不属于自己,“一日生活有安排有节奏,但楞是紧张得要死。早晨刚醒来没从梦中走出,该死的出早操的哨音响了,歪戴帽子武装带挂在脖子上趿着解放鞋边跑边扣衣服,往往还是晚了。回来叠被子打扫卫生后,端起脸盆准备洗漱,那儿又开始站队吃饭了。美好的清晨简直是糟透了。与时间赛跑,是新兵必备的基本功,就连上厕所大多也得一溜小跑。”就是在熟睡中,你也得竖起一只耳朵,提防那一连窜短促如催命似的紧急集合哨。……
  
  军人的世界是钢性的,因为军人是军人。但是,这块刚强的世界,也会在不经意时透出一点点温柔,这一点点的温柔就恰似万红丛中一点绿,不仅不会破坏画面整体的和谐,相反却增添了不少情趣,军人也是作为人存在的。军人的温柔不同于少男少女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粘似蜜糖的温柔,不同于天下父母舔犊情深无微不至摘星捧月的温柔,无论何时,军人的血液中,总会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硝烟味,“离开了武器,军人会格外地想念,如果有机会再次见面,就好比知已久别重逢。一有机会,军人总爱摆弄武器,看似是手痒,其实军人是在用特殊的方式在和武器交流。枪的体味——枪油,常人闻起来怪怪的有些呕心,军人却嗅之迷醉。有一些老兵,临退伍总要带些枪油走,说是没这味儿,回去之后要失眠。这不单是习惯,更多的是习惯以外的东西。”军人将生命与柔情毫不吝啬的灌注到冰冷的武器中,使武器不在冰冷无情。无情未必真豪杰,军人也有七情六欲,只不过由于军营中缺少女性,军人无法经常与女性接触,没有与女性短兵相接的训练机会,因此军人在面对爱情时往往缺少了训练场上勇往直前的作风,缺少了日常生活中直线加方块的干练,缺少了地方青年的风流潇洒。军人经常给爱情穿上伪装,当然,再逼真的伪装,在老兵油子面前,也会露出真面目,只不过大家彼此心照不宣罢了。“紧张艰苦有时还有点儿枯燥空虚的日子里有了痒丝丝甜丝丝的滋润,是顶好的按摩。新兵谈恋爱不敢公开,这么多的女孩来信,同样不愿意透明,不约而同中又以表妹取而代之。班长干部嘴上不点透,是不是表妹,是女同学女朋友还是小对象,心里头亮堂着呢。”“新兵的表妹多,有表妹的新兵多。”表妹,这一特殊的称谓,在军营中也变得“暧昧”起来。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尽管人是流动的,但情感却永远留在了铁营盘内。“人的一生都有童年时代,新兵连就是军人的童年时代。新兵连是每个军人营区生活的第一站,也是他们记忆最为清晰,日后回忆谈论最多的话题。苦痛已被时光冲淡,那些当初自认为尴尬丢人的笑料,已成为温馨的最值得珍藏的细节。新兵连的魔性在于,在新兵连时几乎乎人人诅咒新兵连,一旦离开了,留恋却随着时光的流逝日益茁壮成长,还在于让他们再回到新兵连,又没有几个乐意的。”军营内每一件看似最普通不过的东西都凝聚着军人的感情,以至于它们都成为一种情感符号,无论军人走到何处,相识不相识,只要看到它们,洗去功利后的酸甜苦辣都会被激活,并成为咀嚼不尽的话题。“从家门到营门,无论距离是近还是远,心路总是长长的。军人心中有关营门的记忆,说到底是营门以外的东西。千篇一律的营门,算不上什么好景,可军人拍照取景时从不会忘记它。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战友,军人在营门前有拍不完的照片。退伍转业离队的那天,军人走出营门的同时,也走出了当兵的岁月。营门在潮湿的双眼里渐渐模糊远去,在心里却越来越清晰。”
  
  军营是一部由多个声部组成的交响乐:既有刚强的主旋律,又有温柔的小夜曲,还有充满生活情趣的变奏。军营里兵龄谁最老?是行将退伍的老兵?是新分到岗位上的排长?……都不是。军营里兵于龄最老的的,是一群生在军营,长在军营的编外的小战士。这些小战士除了会给军营带来欢声笑语外,还会充当新兵的小教员、小监工。刚下中队的新兵在训练场上动作不到位或开小差,往往无法逃过这些小战士的眼睛。小战士学着父辈的模样,一手掐腰一手指着新兵说:“新兵蛋子,好好练!”搞得新兵又好气又好笑,但不服气不行,训练间隙,小武警来几个军事动作,有模有样。军营里最快乐的是什么日子?发津贴?表妹来信?都不是。最快乐的日子是嫂子来队。在得知嫂子来队的消息后,战士们自发的提前半个月甚至是一个月打扫卫生,布置新房,军嫂到来的那一天,部队象过年过节一样,提包的提包,抱孩子的抱孩子,端茶的端茶,倒水的倒水,军嫂心中由于长期两地分居带来的怨气、准备与丈夫大抄一通逼其转业的戾气,都不由得消融在这一团似火的热情中。正如北乔在《营区词语》中所说:““嫂子来队赛过年,洗衣缝被走针线,说笑拉呱谈谈心,个个心里比蜜甜,营区多了小武警,嘻嘻哈哈来操练。”
  
  二、军装遮掩下的世界
  
  任何一部文学作品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位上帝,《营区词语》中的上帝就是北乔。北乔当过战士、文书、指挥排长、新闻干事、宣传股长,职位的变动,长期与文化宣传工作打交道,使得北乔能够较常人更为敏锐的体会到营区词语的实质。虽然《营区词语》是北乔苦心收集整理的营区流行语,原创权并不属于北乔,但是几乎每一个词条都经过了北乔的改写,可以说,北乔是在借营区流行语这张皮来抒写自己的切身感受,描绘自己的精神家园,每一个词条都深深的打上了北乔的烙印,《营区词语》就是北乔的词语,每一个短短的词条都跃动着北乔的生命。
  
  在和平环境中,军人最大的敌人就是如何战胜平庸。平庸无处不在,消磨着军人的意志、磨平了军人的棱角。军事天才往往是在战争中才能得到体现的,而现实却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扼杀军事天才的一把软刀子。“军人,也是人,有常人的喜怒哀乐。老婆下岗了、孩子的学费还没凑齐、这次晋职又没轮上,缠在心头的烦恼甚至多于常人。”北乔是军人,北乔是渴望战胜平庸的军人,是不断追求军人这二字所蕴涵神韵的军人,因此一个小小的沙盘,竟然能激发北乔那么多的感受:“沙盘该是战争的孪生兄弟,也许还是与人类生命一同降临到这个世上的。……有许多军人的梦中总有沙盘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整个梦的世界就是一个沙盘。有许多军人对沙盘默默地说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时,手在颤抖,硕大的泪珠滚落进沙盘上的山川江河、草原森林。”沙盘情节,是不是北乔以及所有像他一样不甘心向平庸低头的军人为拯救自己所开出的一剂精神药方呢?
  
  对军人最大的嘉奖是什么?对军人最大的诱惑是什么?军人流血流泪流汗的动力是什么?军人长期忍受孤独的精神支柱是什么?不是香车美女,不是洋房别墅,不是升官发财,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代表荣誉的一枚小小的军功章。“几乎每个人在儿时都有当英雄的梦想。长大了,这种渴望无法消解时。英雄的标准很多,但拥有一枚军功章,似乎算是一个外在的必不可少的标志。尽管许多英雄并没有军功章。”但是,北乔却透过军功章看到了英雄的实质:“在意,并不等于唯此是图,最终军功章给予军人的是一笔精神财富。在我们的身边,有许许多隐姓埋名的英雄,从不把那一枚枚军功章示人,只是在某个夜晚用他打开时空隧道。军人向往军功章,向往的是一种内涵,并不是军功章上那虚无的光亮。”这是否是北乔衡量英雄的标准?这是否是北乔追寻英雄的目的?这只有靠不同的读者去探索北乔的内心世界了。
  
  “笑,是新兵最常戴的面具。许多时候,新兵是用笑在掩饰恐慌、羞涩。……面临退伍的老兵,没有不闹的。想走的,部队要他留,要闹;想留的,部队偏让他走,要闹;想走的走得了,想留的留下了,也闹。真真假假,没谁能搞得清。事实上,这时最难受的是老兵自己。在部队好几年,到了退伍的坎儿,哪个老兵不闹心。”一个笑字、一个闹字,就将新兵与老兵复杂的心态活灵活现地呈现出来,没有当过兵的人是无法提炼出这两个字的;一个笑字、一个闹字,就将北乔的生命印记清晰的呈现出来,似乎正在笑的一群新兵中有北乔,似乎一群正在为去留问题而揪心的老兵中有北乔;一个笑字、一个闹字,是北乔在从军15年以后,脱离了所有功利目的后对那段情感作出的审美关照与体味。
  
  “走出营门的老兵,目光网住营区网住战友。上车了,车子开动了,车上车下无数的眼泪在飞,营区、营门、战友目光,走进了心里走进了生命。这时,往往是那些最想退伍的老兵情绪最低落,泪水流得最多。兵走远了,干部这才发现,其实送兵离队是最折腾人的,当初那种老兵一走,浑身轻松的想法早被无言的苦楚淹没了。退伍的季节,是个伤感的季节。退伍是把刀,在军人的心头舞蹈。”目光如网、退伍如刀,这种凝聚着北乔独特生命感受的警句似的语言,在读者与北乔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读者被营区词语牵着,步入了北乔的内心世界,看到了北乔被军装所遮掩的、平时极易为人忽视的另一面,可以说,我真正全面地认识北乔,是在阅读了这部《营区词语》之后。
  
  文学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在游历了独特的军营文化和北乔的内心世界后,不妨回到作品本身,探询一下作品的产生历程。作者在后记《小讲评》中提到,本书是受到了上海武警指挥学校的一位老师的启发,经过近十年的收集整理、酝酿构思才完成的。北乔发现,看似杂乱无章的军营词语其实是有其内部规律可寻的。他将这些词语大致归纳为三类:一、军事术语的变形。许多军事术语在一代又一代的战士口中,内涵被扩大了,冷冰冰教条似的术语有了生气,并显示出军人的幽默与风趣,成为军人表达情感的专有名词。如稍息一词的含义就拓展为“一边呆着去”“转业”等等。“一位干部年底就要转业了,别人问及他,怎么样?干得不错吧。他说,哪里,年底我就稍息喽。”这一声稍息里流露出了军人多少的无奈,时时处于稍息状态的营区,滋生了军人多少的饥渴与焦灼焦灼呀!二、出自于军营特有的风俗与习惯。军营是块相对独立的小天地,自然就会产生一些独特的词语,如戏谑地称呼新兵为新兵蛋子,称老兵为兵油子,称炊事班长为老炊,称劳动为出公差……这些词语无疑是最有趣、最能体现出兵味的。三、军营文化与地方文化的交融。军人入伍前来自五湖四海,他们不仅仅带进了青春与理想,还带进来了不同的地域文化,这些不同的地域文化与军营文化相撞击并最终融合到一起,成为军营词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如“跑马”这个东南地区特有的称谓就与军营文化衍生出了精神不集中、委靡不振等含义。
  
  当然,一部文学作品仅仅靠厚重的生活积累是无法立足于世的,北乔的《营区词语》注重了形式的创新,它是军事文学作品中第一部以词典的形式结构全篇的作品,以至于一些人将其误认为一部解释军营词语的词典、一部工具书、参考书。尽管《营区词语》还存在着一些不足,但是它毕竟开创了军事文学的形式、拓宽了军事文学的思路,有了这些,还苛求什么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