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970
  • 关注人气:3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远去的乡愁---《乡村吆喝声》序

(2019-01-30 12:07:00)
标签:

仇长义

郑天华

乡村吆喝声

乡愁

文化

分类: 生活感悟
远去的乡愁---《乡村吆喝声》序

远去的乡愁

        ——《乡村吆喝声》序

仇长义

 

记起了一个故事:

一支西方的科考队,在古印第安人神秘的原始森林里探险考察,请了当地土著做向导疾行考察三天后,印第安人向导要求队伍停下来休息一天。队员不解其意,向导说:我们走得太快了,灵魂赶不上来,需要停下来,等一等灵魂。

 

我们当下的乡村,不正像那支只顾疾行,而将灵魂远远落在后面的科考队吗?

从消失的袅袅炊烟,到废弃的一口口老井;从远去的声声吆喝,到荒芜的一个个坑塘;从坍塌的老屋,到变淡的节日;从撤并拆迁的村庄,到整齐划一的楼房;从鸡犬之声相闻,邻里之间相呼,到电视机前的呆坐,手机屏幕的专注,我们一遍遍地追问:浸润我们大半辈子的乡风吹向了哪里?淳朴的民情去向了何处?乡村的根脉和灵魂何方寻觅?

乡村振兴,从根本上说,应该是唤醒乡村的灵魂,寻找乡村的根脉。


    翻开郑天华先生的《乡村吆喝声》一书,仿佛走进乡村历史博物馆,又恍若步入民俗风情大观园,琳琅满目,如数家珍,熟稔而亲切。缭绕的炊烟,悠长的吆喝,土炕的亲情萦系,饭场的欢声笑语,井沿坑边的家长里短,碾子与石磨的时光沉淀 还有隐约传来的夯歌阵阵童谣声声……带给我们的是鲜活清新的乡风,是厚重朴实的乡情,是不绝于耳的乡音,更是镂心刻骨的乡愁怀。

这是千百年来乡村文明文脉的传承与延续。这是天华先生独特的乡村视角。数十年来,天华先生如同柳宗元笔下的蓑笠翁,怀着对故土的挚爱与执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守望故园,打捞乡音,独钓乡愁,用素朴的语言之线耐心串起,编织成这本蔚为大观的鲁西风情。

这里有儿时的欢乐时光:拔草、打栮、下棋、跳绳、摔瓦屋、踢毽子、摔个儿,玩“洋火枪”。这里有素朴的村风民情:串门、唠嗑、上梁、说媒、看日子、念喜歌、房。这里有兄弟爷们的个性群像:古董二爷、三肚子、聋子四叔……能人见九。这儿还有方言俗语,季节更替,传说故事……欢快,泪水,诙谐,忍耐,规矩,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总之,《乡村吆喝声》堪称一部鲁西乡村的“大百科全书”。

这部书里的语言也堪称“绝活”:庄稼枝叶一般无华,泥土一样厚道,三月风一样清新,河中鱼一般活泼,下酒菜一样接地气。天华先生的语言有着独到的表达风味,洗尽铅华,朴实自然,口语为骨,杂以书卷之气,如同村妇揉面张弛有度曲伸自如,分寸把握精妙到位,娴熟而练达润泽而劲道。

我想,天华先生在陆陆续续写这部《乡村吆喝声》的时节,老少爷们的音容笑貌一一浮现前,村风民阳光般温暖心头,缕缕乡情时时氤氲笔端,同时又思接千载,忧患当下为乡村城镇化中的次第消弭,为纯朴乡的无奈远去,为故土风景的变异褪色。之后弥漫开来的是渐行渐远却愈来愈近的乡愁。

 

田园将芜,胡不归?

 

是为序。

 

2019年1月29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