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287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捡地瓜---那时候之六十(代后记)

(2018-04-11 12:22:54)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捡地瓜

乡村记忆

分类: 那时候
捡地瓜---那时候之六十(代后记)

栾(luan)地瓜

-----《那时候》代后记

霜降后的田野上,阳光暖暖地照着,一望无垠。收获后的地瓜田中,三三两两的小伙伴们肩挎背篮,手拿铁锨,东瞅瞅,西瞧瞧,走走停停,不时拿起铁锨翻掘,当一块、两块的地瓜挖出地面时,立时发出惊喜的喊声。大人们知道,这些小孩子们是在扌栾 地瓜

栾地瓜”的乐趣,不在地瓜,而在扌栾 ”的过程也。扌栾 是村里的方言,字典上没有,和拾漏、捡漏的意思差不多吧。大人们刨地瓜是辛苦的,但总归是一手捂不过天来,那些根系爬得远,钻得深得地瓜,总是会有一些遗落的。

   捡地瓜---那时候之六十(代后记)
   
当然,遗落的这些地瓜都是瘦小的,甚至未长成的,也不排除有“大家伙”的出现。栾地瓜的过程,重点在寻找线索和痕迹。栾着了,自然高兴;栾不着,也不懊丧,反正在家也是闲着没事,就当玩呗。

   栾出来的地瓜,有的背回家去,有的干脆拿出来凑在一块,在地边上挖个简易坑灶,捡些柴火点着,慢慢地烤,耐心地焖。阳光下,田野边,一缕青烟袅袅升起,几个小家伙你拾柴,我吹火,围在一起嘻嘻哈哈,玩兴浓焉。别看我们对大堆大堆的地瓜不怎么感冒,看着胃里就冒酸水,但对我们栾出来的地瓜却情有独钟。焖熟的地瓜,我们拿在手里掂来掂去,也不怕烫手烫嘴,咝咝嗬嗬地吃得满嘴溢香,嘴唇被染黑了也全然不顾。

正好,也省一顿中午饭了。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如今,当我写着一篇篇《那时候》的文章时,栾地瓜的场景清晰地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温暖的阳光,开阔的田野,地瓜掘出地面的惊喜,走走停停地身影,坑灶冒出的青烟,地瓜焖熟的香味,亲切而熟悉地氤氲在我的笔下,让我每时每刻都被乡情和幸福一遍遍拂过。那种感觉,仿佛春风拂面,暖意自知,不足与外人道也哉。

集结在这里的60篇长长短短的文章,乡愁满满,也是我从记忆中栾出的大小不一的地瓜。

捡地瓜---那时候之六十(代后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