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287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饹馇---那时候之五十九

(2018-04-10 16:57:56)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饹馇

乡村记忆

分类: 那时候
饹馇---那时候之五十九

饹馇

仇长义

从前,家家户户蒸干粮都用大锅。

大锅蒸的干粮,饼子也好,馍馍(馒头)也罢,贴着锅边的一侧,都会被烙出焦黄的硬壳。这层硬壳,我们称之为“饹馇”。

这层硬壳,不是梆梆硬,而是硬中带一些软,类似火烤的颜色,黄中带点糊黑,有粮食的清香之气,又有烙烤的糊香之味。

带饹馇的干粮,我们都爱吃,都抢着吃。

正儿八经的干粮,尤其是反复熥干粮,我们吃惯了,吃絮了,偶尔吃上一顿带饹馇的干粮,觉得特别幸福,不啻于过节。

而且,带饹馇的干粮,刚蒸出来的第一顿好吃,熥过之后,就变软,没有那种味道了。

又不是天天蒸干粮。

我们特别珍惜。

 

村里有句老话,叫“吃干粮吃锅边,娶媳妇娶老三”,想想,还真有道理。

 

只是如今,村里的大锅已多年弃之不用,落寞积尘。家家户户都买馍馍。买的馍馍,白、软、好看,却不带饹馇。

想念带饹馇的、香气馥郁、才出锅的干粮。寻之不得,故记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