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287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煤油灯---那时候之五十八

(2018-04-10 16:51:57)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煤油灯

乡村记忆

分类: 那时候
煤油灯---那时候之五十八

煤油灯

仇长义

那时候,村里没有电灯。家家户户的土屋砖房里,大都用煤油灯照明。

不然,“电灯电话,楼上楼下”,怎么会成为村里人梦寐以求的向往呢?

 

最简单的煤油灯,是用废弃的玻璃瓶子制成的。瓶盖上打个眼,固定好把长的、直径豆粒大的细铁管,纫进棉花套子或麻线做的焾,瓶子里倒上煤油就大功告成了。讲究点的,用自行车或地排车胎上的气门嘴灯管,洋气、好看,还可以自由调节灯焾的长短。

煤油灯的光有些昏黄,灯下做针线或看书很费眼,然而场景温馨,与土屋砖房倒也匹配。只是煤油灯在燃亮的过程中,一个劲地冒烟,熏黑了墙壁不说,第二天鼻孔里也粘满了黑乎乎的烟垢。

 煤油灯---那时候之五十八

后来又用上了玻璃罩子灯,供销社里有卖的,灯型美观大方,可以用手捻动旋转小柄,调节灯焾大小和亮度,中间凸起的玻璃罩让灯火不再摇曳,油烟往上直冒,不再熏黑鼻孔,相对也洁净,只是比自制的煤油灯费油。这在当时是文明的标志,慢慢被村里人接受了。

煤油灯---那时候之五十八
    夜晚在院子里或地里干活,用得则是马灯,我们那儿叫
“提灯”,样式原理和玻璃罩子灯差不多,只不过盛煤油的底座由玻璃改成了铁质,玻璃罩子外面加了固定框,框上面加了个提手而已,防风效果很好,外出干活提着也方便。记得那些年在老家院里扒棒子时,常常在晒衣物被子的铁丝上挂着一盏马灯。灯光下,一家人说说笑笑,不紧不慢地扒着棒子。偶尔一阵风来,铁丝上的马灯微微摇晃,灯光也跟着晃悠。那种场面,至今想起来仍倍感亲切。

 煤油灯---那时候之五十八

在初中上晚自习时,教室里的照明换成了汽灯,烧得还是煤油,却转化为气体熠熠发光、丝丝作响,不复冒黑烟矣。这种汽灯,点燃之前要先打足气,约莫一个小时后,还要再打一次。汽灯挂在教室中间,发出的白光亮如白昼,让我们感到新鲜、新奇和自豪,心里也随之亮堂堂的,学习起更加带劲。

 

煤油灯、玻璃罩子灯、马灯和汽灯,依次照亮了我的童年、少年时代,温暖着那时候的乡村岁月,成为我人生记忆中最温馨的部分。

煤油灯的昏黄灯光,依旧在心底摇曳、闪亮,映照着我前行的路径。

煤油灯---那时候之五十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