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287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屎壳郎---那时候之四十九

(2018-03-22 22:59:04)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屎壳郎

乡村记忆

分类: 那时候
屎壳郎---那时候之四十九

屎壳郎

 

对于屎壳郎,村里人始终抱有固执的偏见。仅从一些民间歇后语里便可见一斑。比如:

屎壳郎戴花——臭美;

屎壳郎打喷嚏——满嘴喷粪;

屎壳郎过门坎——蹲腚栽脸;

屎壳郎搬家——滚蛋;

……

这些凡是牵扯到屎壳郎的歇后语,无一不充满了嘲讽和贬意,由此可见成见之深。

 

我想,村里人之所以对屎壳郎印象不佳,无非有这么两个方面。首先是形象问题,黑不溜秋、脏儿吧唧、畏畏缩缩。其次是行为方面,混迹于屎尿之间,以滚粪球为主业,追腥逐臭,且乐此不疲,为正人君子所不齿。

 

偏见一旦形成,是不容易改变的。

 

其实,平心而论,屎壳郎从事的是“世间清道夫”的角色,把散落在庭院、道路上的动物粪便,混之以泥土,团成球,拖回洞穴,从而达到清洁环境的效果。

那些年,在老家常常可以看到,路边、庭院角落处一小堆一小堆的圆锥形的新鲜土粒,土堆附近,一个或数个乒乓球大小的粪团在缓缓移动,这是屎壳郎们在托运它们的食粮。托运的过程很有意思。有单独“作战”的,一个屎壳郎头朝后倒转身子,两只后爪有条不紊地推动着粪球;有互相合作的,一只在后面蹬,另一只在前面拖。每个粪球都要比屎壳郎大好几倍,而屎壳郎们不慌不忙,简直是优哉游哉,一点也看不出费劲来。

屎壳郎滚粪球一般选择在早晨或太阳温度升高之前,这有利于粪球的“保鲜”。阳光强烈了或温度升高,粪球一是容易开裂,二是易于变质。在这方面,屎壳郎的“智商”是相当高的。

 

看过一篇报道,说是太平洋上的一个岛国,牛羊成群,排泄的粪便遍及草原,牧人一筹莫展。科学家们见到后,从国外引进了一大批屎壳郎,放置草原。时日无多,经过屎壳郎们的辛勤劳作,草原上堆积的牛羊粪便消失殆尽,空气焕然一新,牧民笑逐颜开。甚至有人提议要给引进的屎壳郎们颁发勋章,鉴于屎壳郎们登不得大雅之堂,此事也就搁置作罢了。

由此可见,其貌不扬的屎壳郎们在清洁粪污、改善环境方面堪称得天独厚,那个“羊背上的国家”欲给它们颁发环保贡献奖章,想来也不过分。

只是在那时候的村里,动物粪便无多,“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村民们拾粪肥田还不够呢,屎壳郎们又来横插一耙子,村民的印象能好吗?

屎壳郎还有一个习惯,喜欢傍晚出来活动,嗡嗡嗡地哆嗦着小短翅膀,专往有人乘凉的地方飞,有时还会莽撞地落到院里的饭桌上,让人不胜其烦。这时,村人往往会用大蒲扇狠狠地把瞎飞乱撞的屎壳郎扇到一边去,被扇飞的屎壳郎啪得一下摔在地上,有些险些成了脑震荡,有的不明就里,仰面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挣扎。

没眼色。这是村人对屎壳郎的又一评价。

 

近些年,随着村里机械化的普及,牲畜少得可怜,加之路面硬化,院内也逐渐砖化,屎壳郎缺少了活动空间和食物来源,近乎绝迹了。

夏天,村民们在街头、院中乘凉时,有时会丢上一句,哎,怎么看不见屎壳郎了啊?说完,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

旁边的人会接上一句:你嘴张那么大干什么?小心飞进屎壳郎去!

一伙人都笑了。

屎壳郎---那时候之四十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