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5,481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扎吊死猴---那时候之四十六

(2018-03-22 22:43:27)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扎吊死猴

乡村记忆

分类: 那时候
扎吊死猴---那时候之四十六

“吊死猴”

仇长义

人吃五谷杂粮,生病在所难免。有个头疼脑热的,也属正常。

那时候,村里人闹点小病小灾,很少有去医院的,顶多找个乡村郎中,抓付草药熬熬,躺两天;或者到赤脚医生那里拿上两个药片吃下去。也有的到村里懂点医术的人那里,土办法解决。

那年月,尤其是夏天,村里人常常得一种叫“吊死猴”的病:头疼、呕吐、浑身没劲。印象中,似乎妇女、小孩居多。出现了这种症状,村里人就会说,到二黑奶奶那里扎扎吧!

二黑奶奶六十多岁,高个子,小脚,抽旱烟,浑身上下拾掇得干净利索。二黑奶奶扎“吊死猴”小有名气,连外村的人也来找她。

那年初夏,我长了“吊死猴”。母亲拎着一手绢黄杏,带我去了二黑奶奶家。二黑奶奶让我仰起头,拨开鼻孔看了看,拿起缝被子的线针,在煤油灯火焰上烤了烤针尖,然后在我的鼻孔里边一下一下地扎,扎出血点来,扎得“啪啪”直响,疼得我龇牙咧嘴。一会的功夫,二黑奶奶说,好了,扎下去了,回去吃点好吃的,躺上一天就好了。我捂着流血的鼻孔,嘶嘶嗬嗬地跟着母亲回家。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吊死猴”是一种什么病,医学上也没法解释。听母亲说,长“吊死猴”了,鼻孔里边会肿成小白块,用针扎破,流出血来,白块消肿,症状也变轻了。在这一点上,村里人都信服二黑奶奶的扎针技术,对赤脚医生的药片嗤之以鼻。

村里一些小病小灾的治疗方法,在科学上是不好解释的,但简单实用,也管事,村里人多年来也习惯了。比如扎“吊死猴”,用针扎破后流出点血来,大概有消肿排毒的作用吧,头痛轻了,也不吐了,歇上一两天就好个差不多了。

也怪,如今生活条件好了,村里人也没有人“吊死猴”了。二黑奶奶也已作古多年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