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5,481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六两秤--那时候之三十九

(2018-03-18 11:57:59)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十六两秤

乡村记忆

分类: 那时候
十六两秤--那时候之三十九

十六两

仇长义

老家里有一杆十六两秤,能称五十斤,从我记事的时候就有了。后来大多数人家都改为十两秤,我们家始终没换,主要是用得顺手了。

那年冬天,我和母亲拉着地排车到邻县县城去卖大白菜。我们村的大白菜远近有名,城里人尤其喜欢。简单地吃过早饭,我们就拉着一车白菜出门了。邻县县城离我们村有十几里路,个把小时的功夫就到了。

我们在卖菜的街上寻了一个地方,支好车子,掀去蒙着白菜的麻袋片,开始等待买主。拉着车子走了十几里路,汗水把贴身的棉袄都塌湿了。汗水消退后,里层的棉袄㬤得浑身发冷。我一边围着车子走动,以暖和身子,一边左顾右盼,期待有人来买我们的白菜。那一天卖菜的特别多,三三两两的买主有了挑捡的机会,不是给你猛砍价,就是狠扒白菜帮子,扒得一棵棵白菜都成“脱毛鸡”了,扒得我们心疼得直哆嗦。就是这样,临近中午时我们才卖出了小半车白菜。

我们在附近要了一碗开水,啃着从家里带来的玉米面窝头和老咸菜,凑合着吃罢午饭。下午的买主更少了,不是问问就走,就是想捡个大便宜,恨不得花上一分钱就把我们的白菜拎回家去。卖过菜的人都知道,天西时分要是把菜卖不了的话,就彻底没戏了,还得再把菜拉回家去。因此,都抱着能卖则卖的心理,哪怕是大甩卖也不愿再拉家走。

夕阳西下时,终于有一个中年人来到我们的车子前不走了,说:这菜我包圆了,说个价吧!我们喜出望外,报了一个便宜价。来人很痛快,说就依你们吧,大冬天的也不容易。说完,看了看我们母子,问我们用过磅秤吗,我们说没用过,我们自己带着秤呢,他一摇头,说用杆秤太麻烦,跟我走,找个地方用磅秤,一下子就完事了。

我们拉个车子跟他走。这时我才有机会打量前面推着自行车的他。约摸有四十多岁,戴着顶蓝帽子,挺着个大肚子,走路不紧不慢,说话慢条斯理。约摸走了有半里多地吧,他说到了,就在这里过秤吧。他让我们把白菜搬到路边门头的磅秤上,说,你们不认得磅秤,我给你们称吧,放心,不会坑你们的。说完,拿起两个秤砣让我们看,说这两个,一个是一百斤,一个是五十斤的,看好了。说完,把秤砣压上,弯下腰标记秤尺,然后直起腰来,说,一百二十斤整。我说,两个秤砣加起来不是一百五十斤吗,怎么才一百二十斤?那人哈哈一笑,说,小家伙,说你不懂磅秤看来你还真是不懂,标记打到头才是一百五十斤呢,标记停在二十斤的地方,不是一百二十斤吗?我和母亲面面相觑,又看了看磅秤上堆着的白菜,觉得怎么着也得有一百六七十斤的样子,怎么上了磅秤白菜就变轻了呢?那人看出了我们的疑惑,说,放心吧,不会骗你们的,你们要是不放心,咱再换台秤秤?我们看看外面,日头已经落山,天色暗了下来,回去还有十几里路呢,就说,不用了,不用了,你们城里人还能坑我们庄户人啊?

回到家里天已经大黑,折腾了一大天,胡乱吃了点饭就睡下了。过了几天,父亲回来了,我和母亲对他说了这件事。在粮食部门工作的父亲缓缓地说:小哎,你们被人家坑了,坑了整整五十斤菜去!

几十年过去了,这件事始终萦绕在我的记忆里,像一块阴影。我始终不能原谅那个戴蓝帽、挺着大肚子的中年人。我想,那个人可能是一个机关单位的司务长吧,坑我们的五十斤白菜肯定拿回自己家去吃了,没被噎得翻白眼吧?

 十六两秤--那时候之三十九
   
后来,我从书中了解到,老祖宗发明的十六两称是有深意存焉的,它代表着北斗七星、南头六星,外加福、寿、禄三星,一共十六星。买卖时,少给人一两,减禄;少给人二两,减福;少给人三两,减寿。

 

坑了我们五十斤白菜的那个蓝帽大肚子,你说,他得减什么吧?

人在做,天在看啊。

十六两秤--那时候之三十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