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287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农具--那时候之三十六

(2018-03-17 16:42:03)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老农具

乡村记忆

分类: 那时候
老农具--那时候之三十六

老农具

仇长义

那些曾经的老农具,像我们的父辈一样,渐次隐退幕后了。

 

那把挂在墙上的镰刀,从多少麦秆丛中、杂草底下一挥而过,发出锋利的声响;而今锋芒不再,锈迹斑斑。还有那把小铁铲,曾被我手上的汗水、老茧,把手柄磨得又光又亮。

这些“杈把扫帚扬场锨”,见证过麦浪滚滚,石磙欢叫,吹过麦场的凉风,以及蘑菇般长出的麦秸垛。它们一定在怀念那个汗流浃背日头正毒的打麦场。

那架双铧犁、那盘耙、那盘耢,退下来了还紧紧靠在一起,默念着当初的紧密合作。犁头拱开泥土,耙丁划平起伏,竹耢抿严地缝,环环相扣,配合默契。那是一段多么美好的时光啊!

那架木制的三腿耧,有节奏地摇晃着播种的喜悦,螺帽碰击耧仓的声响,一下下划破清晨的寂静。紧随其后的双轮石砘,吱扭着,压实着播下的希望。

割草的提篮、小推车,让我一下子回到那个炎热的中午,“地谷拉”的清香弥散开来。缺少了轮子的地排车,还在沉浸爷爷清晨扫硝土的“唰唰”之声吗?

那把撅头,刨出了几多等候多时跃跃欲出的地瓜?那把铁锨,磨秃了近一半,还在闪着隐隐的光泽,在暗夜里发亮。

那把锄头,也被草根和泥土打磨得散了火气,没了脾气。“两头忙”上还粘着少许的泥土,是心有不甘吗?

“叼”棉柴、豆茬的“老叼”,灰尘满面,锈得已经快认不出模样了。它肯定记得“叼”住棉柴不松口,棉柴被“叼”出地面的快活呻吟。

搂柴火的竹耙子,耙齿几近磨平。当初,散落的柴火被它一堆堆归拢起来,也是很有成就感的吧?

 

如今,这些曾经的老农具,被悬挂、堆放在闲置的小屋内,摩肩接踵,一任风尘落寞其上。

 

深夜,我有时还会隐隐听到它们的窃窃私语和一声叹息。我知道,那是风声,穿屋而过的岁月的风声。

 

老了,它们该不会再争谁先谁后,张长李短了吧?团取暖,我想,这是它们最好的归宿吧?

老农具--那时候之三十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