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5,481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炊烟--那时候之三十三

(2018-03-13 18:55:06)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炊烟

乡村记忆

分类: 那时候
炊烟--那时候之三十三

炊烟

仇长义

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最能代表乡愁?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炊烟。

当然,也有人说是水井、坑塘的,甚至是麦秸垛、石磙的。各人的印象、感受不一,回答也就见仁见智。

 

老家是有一种味道的,走进村庄就能闻到,熟悉而亲切,经年不变,融入血液,刻进记忆。而这种味道是什么,一下子又难以说清。这种味道是一种感觉,一种感受,一种感情,只能自己体会,而不可言传。

这种味道里面,炊烟占了很大的比例。

 

小时候放学或割草回家,未进家门,就会望见家里饭屋房顶的灶筒(烟筒)里飘出的炊烟,灰白色或黄白色,无风时向上飘散,有风时在屋顶上左右飘散或四散开来。炊烟里带着柴草的气息,隐隐还有食物的味道。进了家门,一股股炊烟从敞开的饭屋门上方飘出来,顺着屋顶上升散开。屋里也是烟雾缭绕,母亲坐在灶前的小板凳上烧火,灶火或明或暗,映着母亲头上为遮尘蒙着的灰毛巾。

在外求学甚至参加工作后,每次回老家,接近村庄时,看见村庄上空飘着或浓或淡,或长或短炊烟,都会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有一年冬季,我骑车回家,走到村北干渠的大桥上时,正夕阳西下。我在桥上停住车子,望着老家屋顶、树梢间飘着的炊烟出神。没有一丝风,炊烟在屋顶上袅袅上升,像一缕缕的白云,被夕阳略显黯淡的光线映着,安静而安详。

那时,家家户户都盘着大锅台,除了少量燃煤外,大部分都是烧柴禾。柴禾燃烧的气息多年来氤氲在村庄上空和周围,成为老家的另一种语言,就像庄稼的气息一样。

大锅台上的铁锅熬成的玉米糊涂(粥)、小米粥,黏乎乎,香喷喷的,喝到胃里特别地熨帖;钢精锅、铝锅就不行,任你再精心熬制,也出不来那个味道。还有,大铁锅熬的菜,炖的肉,熥的干粮,也别有一番风味,小锅始终熬炖不出来那种特殊的滋味和感觉。许多人都怀念大锅,不是没有道理的。

大锅做出来的饭菜好吃,我想是与草木气息充分相融的。大锅台依地而盘,接地气。烧得是柴火,干粮用的是木制锅梁子,锅篦子是用高粱莛子串的,盖也是木制的。五谷杂粮在蒸、煮、炒的过程中散发的气息与之一脉相承、息息相通、融合一体,想不好吃养人都难呐。

每每当锅盖掀开,蒸汽弥漫开来,扑面而来的是那种亲切而熟悉的五谷香味,让我难以释怀。

 

老家的饭,我吃得特别香;老家的夜晚,我睡得特别实。

 

老家的炊烟,是我一生铭刻在心的乡愁。

炊烟--那时候之三十三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