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287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咸菜缸子--那时候之三十

(2018-03-11 21:59:20)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咸菜缸子

乡村记忆

分类: 那时候
咸菜缸子--那时候之三十

咸菜缸子

仇长义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老家后院靠近石榴树的地方,就有一个咸菜缸

记忆中的咸菜缸子,酱色,外面一条一条的竖楞,高约一米左右,一搂多粗,口上一个高粱梃子串成的盖垫,盖垫上面有半圆形的锈迹斑斑的铁皮罩着。

咸菜缸子里腌着白萝卜、红萝卜和白菜疙瘩,还有什么我记不清了,为主的就这三样吧?似乎一年四季都是这老三样。

好像是有了什么时鲜蔬菜,吃不了的,就随手丢进咸菜缸子里。

咸菜缸子大肚能容。

 

那年月,除非来亲戚,一般是不炒菜的。逢集包顿菜包子,蒸顿“汽馏”,过年过节煮顿“扁食”(饺子),就算改善生活了。

平常,都是吃咸菜。

 

下地干活回来,从咸菜缸子里捞出一个萝卜或白菜疙瘩,水里涮涮冲冲,切成条或丝,就饭吃。

似乎所有的咸菜都是一个味,咸。

 

咸菜缸子一年四季都蹲在那里。风吹、日晒、雨淋,久了,缸子的外面透着白白的盐花和经年的尘垢。

夏天,咸菜缸子表面的盐水上,长了一层白醭,冒着大小不一的泡。

即使这样,咸菜缸子里的腌菜也不腐不坏,还是那个不变的味儿。

那是岁月沉淀的,经久不变的味道。

最高兴的,是夏季的雨后,逮了一些“秸了龟”(知了的幼虫),简单地冲一冲,丢进咸菜缸子里,腌着,攒着。

攒得差不多了,捞出来,再用水冲一冲,切点葱末,放进锅里用极少的棉油煎一煎,盛到碗里,一家人吃得满嘴流香。这是父亲最得意的下酒菜,也是招待客人的菜肴。

“秸了龟”,是我们这些小孩子难得的节日。我们可舍不得一口吞下去,拿着“秸了龟”,看看,闻闻,先吃掉蜷曲的细爪,再一点点、一小段一小段地、恋恋不舍地细细咀嚼,像品尝山珍海味。

那种滋味,真香啊!

 

我们这代人,差不多都是吃老咸菜疙瘩长大的。

还长得很皮实,很健康。

 

咸菜缸子,打开来,是熟悉的味道;盖上,是满满的回忆。

咸菜缸子--那时候之三十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