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287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醉枣--那时候之十四

(2018-02-11 22:00:29)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醉枣

枣树

分类: 那时候
醉枣--那时候之十四

醉枣

仇长义

 

跟榆树一样被村里人偏爱的,还有枣树。大红枣儿甜又香,看着喜庆,而且寓意也好,早生贵子,年年高等等,村里人房前屋后地种它,很大程度上有图个吉利,讨个彩头的意味在里面。

而且枣树发芽晚,落叶早,不与庄稼争地争阳光,很低调,又乐于奉献,这样的与世无争者谁不乐意与之相处呢?

醉枣--那时候之十四

    我们村的西南就有一片枣林,枣树中间有间作黄花菜的,也有种小麦玉米的。村里人说,枣树间作黄花菜,是最合适的搭配了,就像玉米间作大豆一样,一高一矮,一阳一阴,脾气互补,懂得迁就,这样就容易和谐相处,你开花时黄灿灿一片,我挂果时红艳艳一方。老辈人说,两口子过日子也是这样,你看着两个人不怎么般配,可偏偏就过到一块去了,道理其实和枣树黄花菜间作差不多。不信,你把高粱和玉米种在一起试试?肯定是张飞不服诸葛亮,一个槽里搁不开俩叫驴!

枣树和榆树一样,其貌不扬,树皮粗黑,树干屈曲,质地却硬,是打家具、制作工艺品的上等材料。皮黑干曲,叶子却受看,卵圆形,表层像打了蜡一般,绿玉一般可人。花不大,却繁多,清香细细,悦人眼目,沁人心脾,酿成蜜后,为花蜜之冠。麦收过后,枣花盛开,枝头缀满密集的小黄花,蜜蜂嗡嗡穿梭其间,阳光下仿佛黄绿色的云雾,幽幽清香透出很远,入夜,轻轻浮动在村庄的上空和人们的梦里。

醉枣--那时候之十四

    八月十五枣儿红。最诱人的,莫过于打枣的场景了。打枣一般选择在早晨或早饭后,这时候的枣上还粘有点点露珠,特别清脆甘甜。男人们挥动木杆,妇女小孩们在树下拾枣。木杆动处,枣枝晃颤,枣落如雨点一般,落到人们的身上、头上。孩子们嬉笑着、打闹着,一边拾枣一边吃,大人们也吃,这叫
“尝鲜”。尝鲜吗,吃上几个就可以了。鲜枣虽然好吃,却不易消化,吃多了肚子会胀得难受的。

打下来的鲜枣,大部分用来晒成干枣。那些半青半红或模样不周正的,则制成醉枣。把鲜枣洗净、晾干,在白酒里逐个蘸一蘸,然后放进不用的暖瓶或瓦罐里,密封,等到过年时打开,这是那时候小孩们的最爱了。打开盖子,枣香、酒香细细逸出,一个个枣儿仿佛喝醉了酒的样子,酡红着脸,咬一口,又脆又软,既香且甜,赛过如今的名吃“佛跳墙”。

晒成的干枣,过年时用来蒸枣窝窝、枣卷子、枣糕,而且还是妇女坐月子时的上等补品。来亲戚了,抓上一大把红枣,也是珍贵的待客上品。

就像公认的好人,一生屈曲,长时间压抑,压抑谁也没想到最终爆发歇斯底里一样。上世纪九十年代吧,也不知怎么的,大批大批的枣树一两年之间忽然上了“枣疯病”,树枝上簇生着浅黄绿色的细嫩枝叶,不开花,也不挂枣;而且传染极快,我家里的四五棵枣树相继发专家说,是枣树病毒病,无药可治,只能连根刨掉。

醉枣--那时候之十四

    没有办法,只能忍痛割爱,把院里得病的枣树一棵棵刨去,包括后院那棵比我年龄还长的歪脖老枣树。那棵老枣树,一年能结二三十斤大红枣呢。

村西南的那片枣林,也难逃同样的命运。

 

枣树被刨掉后,望着被锯除的树枝,倒下的树干,以及那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树坑,母亲坐在院里,一遍遍地喃喃自语:这是怎么着了?枣树得罪谁了?唉,这是命,都是命啊!

一滴老泪,顺着母亲布满皱纹的面颊,无声滴落下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