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287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凉面--那时候之九

(2018-02-05 18:16:25)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凉面

夜雨西窗烛

分类: 那时候
凉面--那时候之九

凉面

仇长义

 

夏至这天,我们村里,家家户户都喝凉面。

这是一种习俗,不仅我们村,别的村里,都这样。延续几百年了吧?具体的时间,我说不准。

麦过完了,用刚打下来的麦子犒劳一下自己和家人,也有庆贺的意味在里面。再说,天也渐渐大热了,喝一碗凉面,也驱驱暑热,身心凉爽一下子。

 

 

面,是母亲亲手擀的,厚薄适中,关键是劲道,而且切得要稍宽一些。

面,在大铁锅里煮熟后,要捞到凉水里过一、二遍。这过面的水,水缸贮存的不行,最好是水井里现提上来的或压水井里现压上来的,我们叫它“井拔凉水”,新鲜、清爽、镇凉但不冰凉。然后捞到大碗里,放上拌菜或浇头。

拌面条的菜,村里人不大讲究,但分量要大,要足。黄瓜切成丝,用盐、酱油、醋在大盆里调匀,捣上一碗鲜蒜泥;讲究些的,把腌制的香椿芽切成末,把腌红萝卜切成丁,当然,还要有麻汁。

很少有用浇头的。加上酱,弄上一大碗水烹鸡蛋当浇头,算是上等人家了。

喝凉面,喝得是一个痛快,一个舒心。你想啊,从田里施肥或锄草回来,在当院树荫里抹把脸,擦干身上的汗水,坐在大马扎或小板凳上,手捧一大碗“井拔凉水”过了的面条,拌上碧绿的黄瓜丝,鲜红的萝卜丁,黄褐色的香椿芽末,再浇上两汤勺蒜泥、麻汁,扑噜扑噜喝得山响。面凉,蒜辣,瓜丝脆,麻汁黏,还有萝卜丁、香椿芽末的咸和香,五色杂陈,五味俱全,喝下去,暑意顿消,那叫一个酣畅,过瘾!

 

喝完面,最好再喝上一碗锅里的热汤,“原汤化原食”。手擀面的汤浓,不像机器面的清汤寡水,喝一碗下去,胃里烫烫的,熨帖,平和。村子里的养生方法,不在于补,而在于和合。

 

喝过地的名吃“十香凉面”,光拌菜和浇头就有十好几种,盘盘碟碟碗碗一大桌子,而面仅为一小碗。有点过于讲究,乃至舍本逐末了。吃起来很绅士,很拘谨,放不开。到是开眼界了,但总觉得不如家乡的凉面来得实惠,来得痛快,来得过瘾。

走南闯北几十年,我还是想念家乡的凉面。大树下,井拔凉水,大碗面,大碗菜,“大大的麻汁大大的蒜”······

凉面--那时候之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