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287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冰挂--那时候之六

(2018-02-01 20:36:13)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冰挂

夜雨西窗烛

分类: 那时候

冰挂--那时候之六

冰挂

仇长义

 

那时候,不仅雨水多,雪也大。

下雪也多在傍晚时分,就像古书上描写的那样,彤云密布,不一会便飘飘洒洒舞起漫天飞雪来。一夜的功夫,满村皆白。

清晨,推开被雪埋了小半截的屋门,冷风嗖嗖地往怀里灌。开门的第一件事,便是在院子里扫出一条路来,通往大门的、通往厕所的路都要扫出来。雪厚了,要先用铁锨铲或推,再用扫帚扫干净。

院子里的雪扫好了,再到大门外扫,“各扫门前雪”嘛。这时还不能歇着,大人会带着我们到自留地里去,把地头路上的雪铲到地里。雪是好东西,是天然肥料,“瑞雪兆丰年”,不能白白浪费了,而且还是麦苗过冬又厚又暖的被子。

干完这一切,就是我们这些小孩子的自由活动时间了。堆雪人、打雪仗,玩法和现在的孩子差不多。有时,我们会用冻得通红的小手,团起一个个雪蛋,攥实了,放在嘴边一点一点地舔或啃,凉凉的,润润的,似乎还有一点甜。

这时候,太阳出来了。

 

那时候,一场大雪后往往是朗朗晴空,阳光灿烂。我们不懂得“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的伟人诗意,我们只知道,太阳出来了,中午过后,屋檐上就会有长长的冰挂了。

近中午时分,屋顶上的雪开始陆续融化,顺着屋檐滴落下来,此起彼伏,渐渐成了一道长长的水帘。午后,阳光慢慢弱下去,雪水滴落转缓,不复是“大珠小珠落玉盘”,而渐成强弩之末之势,懒洋洋的,这边也一滴,那边也一滴。这时滴滴雪水便开始在屋檐上凝结,越凝越长,成为大大小小的倒长锥形,挂在屋檐上,在阳光下亮晶晶的。来不及凝结的水珠顺着长长的冰锥滑落,直至夕阳衔山,寒气渐重,方才罢滴。

这些悬在屋檐下的冰锥,便是我们俗称“溜溜角”的冰挂了,成为当时村里雪后的一景,孩子们的最爱。结冰挂的时候,我们站在院里远远看着,指指点点。有时忍不住跑到屋檐下,脸朝上,让落下的水珠溅在脸上,滴入口中,然后抹一把脸,吧嗒吧嗒嘴,嬉笑着跑开。

冰挂在凝结的过程中,常常有挺不住的,啪嗒一声断裂,摔碎在屋檐下。这时大人会呵斥我们走开,免得掉下来的冰挂砸伤脑袋;但我们不怕,反而觉得好玩。

 

多少年见不到冰挂了?还有那个时候漫天飞舞的大雪。不像现在,净飘些二半吊子样的雨夹雪,磨磨叽叽,刚涌上来观雪的兴致,却一下子偃旗息鼓了,还弄得地上滑滑嚓嚓,一点都不爽快大气。

那个年代的大雪和冰挂,还会再有吗?

冰挂--那时候之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