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雨西窗烛
夜雨西窗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9,021
  • 关注人气:3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下坑--那时候之四

(2018-01-31 13:01:44)
标签:

仇长义

那时候

下坑

夜雨西窗烛

分类: 生活感悟
下坑--那时候之四

下坑

仇长义


村里的池塘,我们那儿叫坑,是小时候的天然浴场。

池塘里的水一年四季不断,边上水浅,仅能过膝,越往里越深,坑中间能没过大人的头顶。坑四周往往有几棵老树,坑水很清,像一只只明澈的眼睛。

夏天,我们在坑里游泳,打水仗;冬天,我们在冰面上抽“嘎嘎”。

 

男孩子天生亲近水。我们中间,没有几个不会凫水的。技艺高的,会踩水,半个身子露出水面,轻轻摇晃着,在水中如履平地;最不济的,也会几下“狗刨”,我们俗称叫“打嘭嘭”,就是身子平趴在水面上,双手在水里向前划动,双脚上下击打,溅起大水花,发出“嘭嘭、嘭嘭”声响,有点手忙脚乱,形似在水中扑腾的那种,这是最菜的一种游水方式。

夏天,池塘是孩子们的乐园。

 

下坑,一般选择在午饭后,也有喜欢晚饭后的。一来吃饱了有力气,抗折腾,二来水温正合适,正好洗去满身的汗污。

我们在岸上脱得精光(其实身上也就一件小裤衩,讲究的再穿件背心,没有什么可脱的,大人叫我们“光腚猴子”),用鞋压住衣服,以防风吹走。接下来在坑边上揉揉胳膊,拍拍腿肚子,把尿接在手心里,涂抹在肚脐周围,以防下水后腿抽筋儿和肚子疼。一般我们不直接走入水中,而是站在较高一点儿的坑岸上,或干脆爬到矮树杈上,纵身一跃,跳入水中,就像如今的高板跳水,只不过没有人家运动员专业。角度掌握不好的时候,整个身子会平摔到水面上,把肚皮拍得生疼。

到了水里,我们就成了一尾尾泼剌剌的鱼儿。或者以手击水,溅向对方的脸部,或者仰泳,我们叫“顶老鼠”,仰脸躺在水面上,双脚轻轻向后蹬,双手辅助把握平衡和方向,或慢地向前滑动。人多的时候,难免会顶牛的,二三个人的头“嘭”的一声撞在一起,也不恼,转个方向继续顶。

最刺激的,则是“扎猛子”了。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中,双手划动前行,直到憋不住了才浮出水面,长出一口气,抹抹脸,甩甩头上的水。水性好憋性大的,如前院儿的秃蛋、铁头,能一个猛子扎到对岸。“扎猛子”的人多了,在水中也难免会撞在一起的,也不急,拨拉对方一下又各自潜行。当然也有憋不住的,撞住后浮出水面,互相吐对方一口水,又没入水中。

坑边儿的水被太阳晒得发烫,中间的水则晒不透,上热下凉。我们都喜欢在深水区“扎猛子”,凉爽刺激。只有后院我们叫他“狗剩”的,只会几下狗刨,一个人孤独地在坑边浅水里“打嘭嘭”,淌着口水羡慕地看着我们。秃蛋则一个劲地向他招手,喊:来,到坑中间来,再不来,你的蛋皮都要叫“爷爷”(太阳)晒糊啦。

下坑最怕的是腿抽筋。人多的时候还好说,能相互帮衬照应;一个人的时候腿抽筋后呛上几口水,会有生命危险的。大人常常告诫我们,下坑的时候要多喊上几个人,一个人不要到坑中间的深水里去。因此,我和秃蛋、淘气等因为经常结伴下坑,成了烂韭菜不破捆的光腚朋友。

下坑最倒霉的是踩到“鮥齖”上。“鮥齖”生长在水下面的淤泥里,身上有毒刺,不小心踩到上面,毒刺深深扎进脚里,钻心地疼,弄不好脚会发炎的,甚至会因此落下伤。因此我们发誓的时候,往往会说:谁要扒瞎(撒谎),叫他下坑的时候踩到“鮥齖”上!

 

下坑上岸后,浑身轻松舒坦,但身上的水珠被晾干后,皮肤会发紧。上学后,老师怕出危险,严禁我们下坑。但我们野惯了,常常偷偷地跑去玩水。老师们也有办法,用手指甲轻轻在我们的肚皮上一划,立刻出现一道白印。

肚皮上划着白印的我们,在毒辣辣的太阳下被老师罚站,你看看我,我望望你,相互吐着舌头。

不一会儿,身上就被晒得出油了。

但我们记吃不记打,仍然偷偷跑出去,下坑。

 下坑--那时候之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