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冬雪中流:烟勾上了瘾 (文/图)

(2015-05-31 11:43:05)
标签:

情感

第28个世界无烟日



烟勾上了瘾

 

1

 

这篇文章,在今天写,注定与戒烟有关。

就像那年,我给《资料卡片杂志》写“戒烟”文章,里面有老舍先生的一个细节,大意是老舍先生看过自己肺部漆黑的X光片后,走出医院大门,随手一扬,手心里的X光片飞走了,手指缝间的香烟还在。

点燃吧,愤怒的烟头瞪着通红的眼珠子,任由青烟口中沸腾、吞吐,眼前继续残雾弥漫。

这个细节,在落笔之时,我就叼着烟卷,用伶俐的舌尖把双唇间的那根“香”的烟推到嘴角,左或者右,就像小的鸟在鸟笼里,从立脚的小横杆这头滑向另一头,潇洒自如,神清气爽。才不管烟灰落在纸上,会留下怎样滚烫的疤痕。我只在意我手中的笔,是不是能够在稿纸上,在烟雾里,在心灵上——自由飞翔。

我真是大笑了。

一边抽烟,一边写戒烟文章。

1989年1月5日晚上,我抽上的第一口烟,严格意义上的把烟雾吸进肺子里的那“口”,起因是在内蒙古民族师范学院的英语系教室里哭过,即在中文系灰楼东面的二楼上。数学系的秦,把我从网球场里拖去的,好像英语系那里有他的同学、相好,或其他。那真是“飘雪”的日子,这个日子的天一黑,一黑的一瞬间,是秦陪着我。于是,我在人家的教室里泪流不止。不要奇怪,当年,我有跨系的数十哥们或者姐们。

记得那天晚上,外面飘着雪花,一直就那样飘着,而我的天空正在一层层塌陷。后来,秦拉着我去了4号宿舍,那是数学系的宿舍。到今天我都很奇怪,我为什么跟数学系的搞得如此亲密。在他们的宿舍里,黑暗中,他点上一支烟,递过来,说:“是男人不?抽!”我点点头,抽搐着肩膀,抽泣着,抽!

那年,我刚满18周岁!

那年,我感谢秦,他用一支烟,唤醒我的自尊、勇气,以及一帮哥们的“同流合污”。从此,我不怕“烟”了。这些混帐,曾经利用我闻烟味即咳嗽的常态,经常口含满满烟雾,直接喷在我的脸上取笑我,他们觉得我鼻涕眼泪的好玩儿。甚至,他们偷偷地去打架、喝酒与泡妞,不叫上我,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不抽烟的男人是男人么?

不抽烟的男人是需要保护的。

当他们整张电影票把我扔进电影院里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些“坏蛋”们打架、喝酒、泡妞去了。哼,又不带上我!他们有无数理由,在“关键”时刻,“保护”我。

可是,这个“飘雪”的晚上,我抽烟了。转眼间,抽到了3月。退学的事,一直折腾了很久,难也不难,我摔了招生办的门,坚决退学而又要不受惩罚,我要到北京,要再一次参加高考:因为不喜欢师范,因为1月5 日,因为我的心里埋着疼痛与秘密。

 

2

 

1989年的事情太多了,可我依然没有离开“师范”的宿命。

我说,再次高考的志愿里根本就没有在“服从调剂”前画勾!怎么被录取的又是“师范”?我爹说,你想读就读,不读就滚犊子,老子才懒得管你勾搭还是勾引,“勾”上就比没“勾”上好!我立时无言以对,目瞪口呆!

看吧,命运就是这样离奇又曲折,最后还要在轮回里重复着日、月、年,重复着岁岁年年极其相似的春夏秋冬。人间也演绎着无数相类似的悲欢离合,回肠荡气。就算在时间这条长河里,即使顷刻间走到对岸又回来,即使那岸是来时的岸,可水再也不是去时的水了。于是,我在这里强调了“相似”与“相类似”。

我相信,我是个开始,而后我们那一年的那一代,心上有太多的痛,不想抽烟的都抽上了吧,袅袅青烟抚慰心上伤疤,仓皇着,遮掩着,等待着。

那年,因为特殊情况,我们的开学时间是当年的10月5日。

尽管我无穷尽地想念通辽。但是,我又有了更多的同学,得适应新的环境。晚饭后的课余,一两个、三五个,或者成群结队的坐在北京的街头上,抽烟、吹牛,天南地北地聊。静默的时候,也不知道从谁那里开始,看着路上跑过机动车,车从眼前经过,就提议判断车的类型:面包、吉普、奥迪、奔驰……那时候,好想有一辆自己的车,开上。还要唾沫星子飞溅地狠狠地发誓:以后,谁牛X轰轰地欺负我们,我就撞谁,反正有保险,没死刑。

发誓完毕,依然抽烟。

那时的烟抽得不凶,每三天一包。

北京的“前门”牌,上海的“凤凰”牌,同学带来的各地的杂牌和品牌。总之,每个同学都说他们带来的是他们当地的品牌。后来,上海的“凤凰”,在烟民中差不多绝迹了,因为假造的太假,“凤凰”里面的香料差不多就是抓了一把女人用的“胭脂粉”。

那时候,“哥抽的不是寂寞,是女人花”。

那时候的寒假、暑假后,返校,我甚至也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从通辽带到北京去的“黑杆草原”是我蒙古大牌。抽一口,一闭眼;抽一口,再一闭眼,你就会领略到“天苍苍,野茫茫”的草原无垠啦;假如闭得久一点,会有草原奇迹之一展现,眼冒金星。可把“金星”想成满天星斗,要不就是满地萤火正在启明。哈哈,同宿的他们说,鬼才信!我只好认真又认真地告诉他们烟鬼真信!

烟勾上了瘾,我抽烟正式上瘾,大概是在1996年前后了。

那年,北京流行的烟中,出现了“高乐”这个牌子。蓝色盒子,雪白秸秆,内有薄荷添加剂的烟,现在不记得是哪里产的。就觉得,我是抽这个上瘾的。因为,那个暑假,我写《安徒生》(1997年3月海南出版社出版),在查找资料与写作的过程中,毫无节制地抽“高乐”。我用一个月的时间,写完了书,染上了烟瘾。而后,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烟量了,一盒、两盒……等我2007年到江南,已经是三盒的水平。

事实上,那些年,只要我还清醒,烟就会一直在指缝间升腾、缭绕,好像练了“青烟煞白掌”,掌骨煞白、枝桠纤细,根根指头弱不禁风。

 

3

 

2007年夏初再到江南,其实是个艰难的选择,因为要放弃世俗里的许多了。

我不知道抽几条“金玉兰”与“银玉兰”后的决定,那年玉兰大约在7元上下浮动。保定作为品牌推出,就味道而言,本“烟尊”有权利赞美。保定烟厂在“二兰”走向市场的路途里,有着扎实与智慧的表现,算是营销里相当成功的个案。

江南好,似曾相识。

在江南,很快又有一群新兄弟,蔚为壮观的样子。这时,主要抽“中华”和“利群”这两种牌子。忘了北京的“北京”和“前门”,保定金、银“玉兰”的味道。但是,长了本事,能够分辨出好烟和差烟了。比较羞涩地告诉大家,像软中华一类的烟,真好。真是一分钱一分货。当然,用工资抽不起,三包硬盒中华,就是150元上下;三盒软中华,将近210元。我说的是每天。就算差点的利群烟,也是16-20元一包的。

 

冬雪中流:烟勾上了瘾 <wbr>(文/图)

图:这是2009年使用过的办公桌与电脑。(图/中流  文/冬雪)

 

烟钱如流水,那时每年的抽烟费用大概在5万上下。

可是,从来没有因为抽烟而心疼过烟灭钱飞。朋友见我抽烟如此凶猛,曾经跟我商量,假如我戒烟,将给10万元奖励,我不为所动。我给自己和他们的借口就是,一个男人,一生里,吃喝嫖赌抽,总得有一样,不然定会冤枉死、憋屈死。因为,这个世界太会冤枉人,太会憋屈人啦。我无他好,只有一样“抽”,还不是大烟,抽死了又如何?

天啊,真有不测风云。

2012年4月2日。

2012年5月1日。

2012年6月1日。

2012年7月1日。

2012年10月25日。

“冬雪中流集团”被迫停止了运作……2012年啊!

是死去活来的一年。生命里,又出现了意外状况。这次,不同于往次波折,我的精神支柱突然倒塌。医生说,不要抽了。戒烟后,才可治疗胃病,才可有身体上的好转。

我说,我再等等。

那时候,赖赖还在,赖赖是只猫。我一个人的时候,常常望着赖赖,眼泪止不住,眼泪它自己流下来。擦了流,擦了流,仿佛我成了水做的。我曾经设计过无数次壮烈的结局,又心甘情愿地被人骗掉数十万的金钱,还是我自己拿着钱送上门去。

我说,我要它一条命!

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人欠我一条命!

我的头发就在这短短几个月里,突然变得苍白,恰似二月霜花、十月寒露结成的冤仇之魂魄,覆盖在高贵的头颅之上。人在没被别人欺负之前,都是高贵的。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在江南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一个人,把世界扛上肩头,挺直脊梁,任风雨呼啸!

现在,依然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在江南在我的身边当时发生了什么。

萎靡了,颓废了,眼看着就要放弃——我的梦想、追求、曾经努力了多年的心愿……不知道,一旦撒手,是不是对不起那些在我人生路上陪我走过来的人。我不知道,“天上的月亮,水中的太阳,哪个更圆,哪个更亮”?

抽烟吧,我坐在黑暗里,看着烟头通红通红的眨着眼睛,直接抽到东方出现了明媚的太阳。那段没日没夜的日子里,一条中华,不到三天就没了。周周说,那时候,我给你做的事情,就是买烟和买药。

 

4

 

我终于被水淹了。

2013年10月7日,江南发水,百年一遇,水淹了城市,水进了我的房间。我还在睡梦里。水就上了我的床,我被冰凉惊醒,居然看到我的军中制式皮鞋,赫然在我眼皮旁边……天呢,防水性能真好,竟然漂在水上了。

冬雪中流:烟勾上了瘾 <wbr>(文/图)图:这是2013年10月7日,风没有吹,水继续涨。

冬雪中流:烟勾上了瘾 <wbr>(文/图)
图:一楼没了。有些人家的2楼,还在威胁里。这次水淹,差不多和宁波同时进行。可是,我居住的这城,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损失,损失都以万计算的。但是,整个灾难过程里,这里的人民,没有一个人要他人一分捐助。我知道,好多地方根本没有这里生活好……就算有损失,我和我们也都可以挺着过来!就算挺不过来,也会面对苍天,说一声感谢:无愧于生命曾经存在!(图/中流   文/冬雪)

 

我相信我颤抖着双手,打电话给其他人的。因为周周老师在隔壁,我突然发现我有了热血和人性,那周周老师不能够出问题。我的“集团”里,再不能出任何问题了。赶紧打电话,还安好不。周周一秒都没耽搁地接了我的电话,说:“没事,就在隔壁坐着呢,在等着,在看着,那水是一点一点爬上了墙……”

他用了一个非常奇妙的拟人句:“水爬到墙上来了!”

我站在床上,举着电话,欣喜得不知所措。

窗子外面,全是水,许多人家的一楼看不见了,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

在这个时间里,我真没有发现邻居,没有看到一个,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假装平静地点上烟。深深地吸一口,又吸一口,几口就吸掉一根,然后烟头接力,根本就不要打火机点燃了。

水火无情。

突然想到,有意外,怎么办?

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牵挂吗?这样想的时候,眼泪又出现了,而后大行大行的往下流。这个危难时刻,如果人民有需要,我会牺牲自己;如果祖国有需要,我会牺牲自己!我爱我的祖国和人民!这样想的时候,我就流眼泪了。因为,我还有事情在人间,并没有完成,心有不甘,死不瞑目。

这个上午,水继续涨。

大概10点前后,我确信有人接到了我的手机信息,接到了我的委托,接到了一串XX密码……我一生的总结,总得有个着落。我的好多心事与秘密,早已经形成了文字,都在一个保险箱子里。那是我平时做下的“遗言以及未竟事宜”的安排。我确信当时,有人成了我“临死”前要托付的一个人!也许真的是个陌生人,从来都没有见过面。谁说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你可以托付后事的人呢?

大水发了三天。

我又损失了数十万元!因为,一楼没了。

还好,我的烟,还在。

我,还在冒烟。

 

5

 

日子过去了那样久,可我依然觉得无法正常教学,无法正常面对人类。就算走过街头的小超市,都觉得好没面子啊。我不得不低下曾经不可一世的脑袋,向命运低头。还有学生死心塌地,坐在教室里等着我去上课,而且不停地找我。他们拒绝着其他老师的替代。

2013年10月19日上午,是个星期六。

我坐在三楼的窗子边上,美丽的阳光倾泻过来,我被太阳温暖着,覆盖着,摸索着。

我突然愤怒起来。

我说,我要戒烟,我要用戒烟来证明我自己可以站起来,可以重整山河,重新振作!

我没有藏起烟缸,也没有藏起香烟,更没有寻找可以替代的东西,比如口香糖等。我只是平静地看了一眼它们。它们依然躺在它们曾经的位置上,沉默无语。这时,包括无数朋友,身边数十人,没有一个可以觉得我能够戒掉。因为戒烟真是痛苦的事情,因为戒烟有个叫“戒断综合症”的东西的确存在。

友说:“你真戒烟?成功的话,我还给你10万!”我没有看对方的眼神,就算里面隐藏着不屑于,揶揄、嘲笑或者其他,我都不在意了。我暴怒地说:“我戒烟成功,给你10万!”就这样,我在“暴怒”中开始了戒烟的第一天。

上两天,友跟我说,你戒烟的原因之一,有没有个“转移注意力”这条?当时,我没怎么承认,甚至还有些支吾与掩盖。但是,现在我承认了,有。那么,我说说,我戒烟“成功”的三个要素:

一、网上有个戒烟变化,比如戒烟一小时后……(戒烟者,可查看对照)。这是决心戒烟的动力之一,步步为营,时时可见“欣喜”的变化,有个亲身来验证的豪气,也叫“以身试法”。总是充满好奇、刺激与挑战。

二、转移注意力,这点一定要有。要不断地有事、有人来找你。要你马不停蹄地思考和办理,用来消磨因戒烟而引起的“胸中怒火”,主要还是稳定情绪,免得无法控制。

三、最重要的一条,即做人之原则:说到做到。这点,有人叫“诚信”,凭“毅力”。当时,我心说,假如连烟都戒不了,那么我将一事无成!我将用戒烟来检验自己,是不是从此失掉信念、一蹶不振,永无翻身之机会? 

“戒断”症状出现后,我反复地、不断地自己问着自己

“一个连烟都戒不了的男人,可以不可以托付终身?”

“一个连烟都戒不了的男人,可以不可以成就既定的事业?”

这时间,所有的“戒断”症状,我都出现过。比如头晕、恶心,狂躁,幻觉、疯癫,无法睡眠,暴跳如雷等,就连“嘴巴里出血”这事,都出了6个月以上。整天,嘴巴里都是咸咸的味道。

实际上,更咸的是海风的味道。

那期间,我徘徊在东海边上。我把丰田小车从记数6千公里直接开到了2万公里。这一万多公里是集中开出来的,并没有离开我生活的城市。

最长时间是连续四个小时的疲劳驾驶,时速在100公里以上。而且,是在东海的海堤上开。我知道,我是在冒险。好多个日子里,真的想一头开下去,用最高的速度开到东海里去,让自己化成一条鲨鱼,自由地游弋。那时,仿佛听见暗藏汹涌的大海,深沉地叹着气:“一个能够说戒烟就戒烟的男人值得信任,而且这男人心里一定存在着最可怕的如神之英勇,勇往直前、战无不胜!”

 

2015年5月31日星期日  写于第28个世界无烟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