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2009-11-13 12:40:13)
标签:

藏书票

收藏

鉴赏

伦敦

舰队街

圣殿门

圣保罗大教堂

杂谈

分类: 藏书票收藏与鉴赏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圣殿门古迹遗存

   

    美国藏书家阿尔佛雷德·爱德华·纽顿(Alfred Edward Newton,1860~1940)的“约翰逊藏书票”,在书票界很有点名气,主要也是因为和书有关。

    这款藏书票纽顿自己十分看重,在刚刚拥有该书票的1909年圣诞节前夕,他将这款书票和叙述此票来历的短文《约翰生藏书票的由来》(A Johnson Bookplate)印成九页的年历小册子,寄赠给朋友作为新年贺礼。那段文字述说了他对藏书票使用的原则态度:选择自用藏书票一定要慎重,设计、制作一定要精到,否则宁可不用;又述说藏书票由纽顿的好朋友普林斯顿大学的奥斯古德帮忙设计,俩人确定书票主题选用鲍斯威尔《约翰逊传》当中的一则典故;图案以伦敦舰队街和圣殿门为背景,前景是约翰生博士和哥尔德史密斯,后者伸手遥指着圣殿门说:“说不准我俩的首节会在这上面示众。” (原文为拉丁文,Forsitan et nomen nostrum miscebitur ietis.);并一致同意从《约翰生传》里挑出“Sir.the biographical part of literature is what I love moft.”(阁下,文学的传记部分乃是我的最爱。)这个句子作为票面格言;然后将设计稿委托当时非常出名的美国藏书票设计雕版家史密斯(Sidney Lawton Smith,1845—1929)雕版制作的经过。

    1912年他又将这段文字,写进了篇名为《海内得书记》(Book-Collecting at Home)的散文里,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1918年他将这篇文章集结在他的The Amenities of Book-Collecting and Kindred Affections(《聚书的乐趣及其相关逸趣》),并且将这款藏书票作为这本书的封面(书衣)装饰,由大西洋月刊出版社出版,一举成名。从这款书票的由来很可以看出,西方书人对自用藏书票设计与使用的重视程度。

    纽顿的“约翰逊藏书票”主题所反映的人文景观,有了《约翰逊传》叙述的典故和纽顿其人其事,可以说内涵已经非常丰富。但我更注意这款100年前的藏书票中所表现的建筑景观——圣殿门,发现很有一些鲜为人知的趣闻。

    这款藏书票以伦敦的舰队街和圣殿门为背景,画面表现的是英国十八世纪的风情。不过纽顿在制作藏书票的1909年,实际上舰队街尤在而圣殿门无存。

    舰队街(Fleet Street)是英国伦敦市内一条著名的老街,位于伦敦老城区西面,靠近泰晤士河。所谓“老城”,是约方圆一英里的老伦敦,舰队街是连接老城的通道,径直往东就可到圣保罗大教堂。舰队街的繁荣最初的特色是在此发展的司法(律师)业,而后又以印刷出版新闻业出名。到1980年前,舰队街一直是全英国的报业中心,并集聚了许多世界著名的通讯社。直到国际报业大亨鲁珀特•默克多(Rupert Murdoch)利用计算机推动新闻业技术革命,报社完全可以择地经营。最后导致所有的报业选择了数字化,为减少昂贵的租金,报社纷纷离开这里。不过,今日舰队街依旧是英国媒体的代名词,即使最后一家英国主要媒体路透社的办公室也在2005年搬离舰队街。

    旧时舰队街西端的圣殿门(Temple Bar),是标示进入伦敦城的边界。Temple Bar也有人直译为“坦普尔栅栏”,从历史上看这里确实是一道分隔伦敦老城特权区和其他区的栅栏,1670年以前的圣殿门是一座木结构带栅栏门的建筑(见文后图)。1666年的伦敦大火灾毁掉了大半个伦敦城,老圣殿门虽然在大火中幸免于难,但重建伦敦城时仍有幸由当时著名的天才建筑师克里斯托弗·雷恩(Christopher Wren,1632—1723),在原地设计重建了由波特兰石块垒砌的圣殿门(1670年)。多个世纪前圣殿门一直是伦敦老城伟大的历史进口,通常在举行王位登基等国家大典活动时,舰队街是皇家列队通往伦敦城抵达圣保罗大教堂的必经之路,君王必须在圣殿门停下,征得市长同意后进城。早期的圣殿门甚至还是重要罪犯斩首后,悬首示众的场所。随着历史的变迁,伦敦人口激增和城区扩大,圣殿门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并成为舰队街道路畅通的障碍,在公众保与拆的争议声中,终于在1877年由伦敦社团裁决拆迁,并在原址中央建造了圣殿门纪念碑。纪念碑是一尊用青铜制作的半狮半鹰的格里芬怪兽(伦敦城的象征,见文后图),现通过纪念碑基座四周的浮雕仍可以看出圣殿门往日的风采。

    拆除后的圣殿门,所有2700余块石料经编号堆放在弗林顿路的废地上,准备复建于坦普尔公园。但荒废十年之久仍风物依旧,最后这批石料被当时伦敦的大啤酒商亨利·缪克斯爵士(Sir Henry Meux)出资买下,在异地复原作为他伦敦北郊啤酒庄园进口的大门(见文后图)。从此,曾经辉煌了几个世纪,代表伦敦老城进口的圣殿门,冷落乡间,整整寂寞了百余年。

    直到上世纪80年代,已经沉静了一百多年,坐落在当年啤酒庄园门口(后已成为Theobolds公园)的圣殿门重新被伦敦市民关注。并敦促英国国王和皇后正式向伦敦市长提出将圣殿门迁入伦敦老城,同时对流落异地已经满面沧夷的圣殿门实施了必要的保护。市民和社团,包括圣殿门所有者亨利·缪克斯爵士后人主持的缪克斯信托基金经过多年的争取、论证和选址,经伦敦市长同意将圣殿门迁入伦敦老城区。缪克斯信托基金以1英镑的价格将圣殿门出让给伦敦市政府,并资助搬迁和重建的所有费用。2003年圣殿门迁址回城工程正式开工,差不多时隔130年,到2004年11月,在距离舰队街圣殿门原始地址东侧2英里的帕特诺斯特广场(Paternoster Square)西南角和圣保罗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的通道处,圣殿门重新竖立。并由即将离任的市长、市议员罗伯特·芬奇主持圣殿门回城的揭幕议式,这标志着饱经沧桑的圣殿门又回到伦敦老城的新家,供人们瞻仰它曾经的辉煌。

    写这篇短文,真好纪念我收藏的这款“约翰逊藏书票”问世100周年(1909——2009)。虽然伦敦的舰队街和圣殿门,是离我们相去甚远的一条跨文化的历史风景线,几个世纪荡漾期间的历史、文化和欧洲文学典故,令不少欧洲文学迷在这里追本溯源。是呵!以前不可能的事,现已轻易而举。只要有心情,你也完全可以找时间去伦敦寻觅类似老书票中的线索,感受古老欧洲这种优雅的嚼情。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纽顿成名作《聚书的乐趣及其相关逸趣》(The Amenities of Book-Collecting and Kindred Affections,1918),书衣设计用了纽顿自己的这款“约翰逊藏书票”。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老照片,1890年的伦敦舰队街,不远处圆顶建筑是圣保罗大教堂。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现在在差不多位置所拍摄的伦敦舰队街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1670年以前的舰队街,当时的圣殿门是木结构带栅栏门的建筑(木刻版画,图片取自Newton著作:The Amenities of Book-Collecting and Kindred Affections,1918)。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十九世纪的舰队街和圣殿门(1870年雕刻铜版画)。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十九世纪的舰队街和圣殿门纪念碑,这时的圣殿门已拆迁(1880年雕刻铜版画)。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现在伦敦的舰队街和圣殿门纪念碑,和上面的老版画比较,纪念碑已经没有了四根灯柱。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圣殿门纪念碑主体是一尊用青铜制作的半狮半鹰的格里芬怪兽,它是伦敦城的象征。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现在伦敦的舰队街和圣殿门纪念碑。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已经成为缪克斯啤酒庄园进口大门的圣殿门(1913年摄影,图片取自Newton著作:The Amenities of Book-Collecting and Kindred Affections,1918)。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上图老地方,但已成为Theobolds公园内的圣殿门,注意这时的圣殿门已经加了围栏和顶棚保护,上面的雕像也移到别处保护(约1984年)。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书与藏书票风景(二)书与藏书票风景(二)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2003年2月——2004年11月重新迁移中的圣殿门。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伦敦老城区,圣殿门新、旧两个地址,新地址在距舰队街圣殿门原址东侧2英里的帕特诺斯特广场。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圣殿门新地址,选在帕特诺斯特广场西南角和圣保罗大教堂的通道处。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白点标注的是圣保罗大教堂,红点标注的是圣殿门,蓝点标注的是帕特诺斯特广场。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现在的圣殿门夜景。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在帕特诺斯特广场拍摄圣殿门。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在帕特诺斯特广场拍摄圣殿门,进门是圣保罗大教堂钟楼。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在帕特诺斯特广场拍摄圣殿门。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在圣保罗大教堂前拍摄圣殿门。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圣殿门的巨大木门,一扇就重达600公斤,注意上面修理的痕迹,修复坚持了修旧如旧的原则。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这幅描写1720年圣殿门的蚀雕版画(19世纪后期),也是我的收藏。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圣殿门题材的早期油画。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上下图,是圣殿门画面的明信片,表现的是已经迁移到缪克斯啤酒庄园的圣殿门。

书与藏书票风景(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