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景天阳雪
景天阳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052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直在路上——出走青海

(2011-11-03 09:24:25)
标签:

旅游

青海

西宁

桑珠

塔尔寺

青海湖

分类: 逍遥行游

再一次踏上旅程,是料想之中的事。我总是个停不下来的人,大部分人都觉得停下来才有安全感,才有依靠,而我是那种生就在路途中的人,不出行,便会闷死。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去的是青藏。我以前总是觉得,在30岁前去不了西藏,即使去了,也不能理解很多事情,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不顾一切也要信仰。这次的路线虽然是个意外,但能去很多人都向往的地方,我欣然而往。

去西藏前要做很多准备工作,面对可能出现的高原反应。看攻略准备各种必需品,设计计划路线用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然后又提前十天去买火车票。我们打算先到青海去适应一下高原,然后再坐火车入藏。

买到的车票没有座儿,是在意料之中的。929日,部门聚会,我们头儿问我,十一你去哪儿?我说,青海西藏,您真有先见之明。他说,跑那么远啊?我没说话,其实在我心中,离北京3700多公里一点都不算远。虽然机票价格和去日本是差不多的,但我还是觉得,没出国,就不算走得远。

出发前就定好了,我们的目标是餐车,但为了以防万一,小马扎一定是要准备好的。幸运之神在这一次又光顾了我们——我们的票是八号车厢,餐车就在七号。我们一上车便冲向餐车门外。八点开车,早在七点半,餐车外面就排满了人。这年头缺钱的人多,但有钱买不到的东西更多。餐车服务员答应我们八点半放人,结果据说餐车里有领导吃饭,一直到九点半门都没有打开。我早就跟朋友说,既然这么长时间没开门,再加上我们连座儿票都没买到,一定是领导坐卧铺车厢的火车去青藏视察。她还不信,说领导怎么会坐火车,肯定是坐飞机。直到列车员说餐车里有领导,你们别吵,她才信了我。大家都在门口涌动,已经开始有人按捺不住了。即使是见惯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人义愤填膺。当十点,餐车工作人员将门打开的时候,所有人把一股脑的火气全都发在他身上。其实我们知道,他何尝不无辜,但人,总会有那么几个时刻会完全失去理智。

后来有列车员出面,终于答应给我们这些人一人一个号,等卧铺的客人吃完饭,就放我们进去吃饭和夜里休息。餐车那位工作人员好说歹说,也没能够平息大家的怒火,这位列车员想了这么个办法,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双方的怨气。有时候,同样一件事情,处理方法不同,结果就会截然相反。

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其实那位餐车工作人员是个很好的人,他给我们预留了位置,让我们在第二天吃完早饭后都能一直待到下午在西宁下车,他一直觉得,是他愧疚了我们;可我们觉得,是我们愧疚了他。也许只有那些无关人士,才真正高高在上,笑傲人间。不能说老天不公,但有时老天确实也没公平到哪里去。

将近24小时的路程,因为有了朋友的陪伴,有餐车工作人员聊天,有在路上遇到的朋友共度,显得很快。

似乎转眼就到了西宁。

朋友订的旅店叫桑珠,据说是很有名的青旅。我发现,直到如今,我才和青旅搭上了界。以前独自去西安旅行的时候,订了两三家青旅都没有订上,于是我总是梦想什么时候能住上,如今终于有了机会。

一进门就惊呆了,虽说这里是西宁,是多个民族聚居地,但显然桑珠是为藏族习惯和特点而设计的。在步入第二层的楼梯时,墙壁上就刻着六字真言。我知道根据音怎么念,但不懂得是什么意思。我在想,是不是信它的藏民都懂得它内在的含义?

我们的房间在三层,一到晚上很安静。这里离以前的火车站很近,自从老火车站开始改造起,这里就变得荒凉起来。而新火车站距离这里又很远,我们坐了1个半小时的公交车才到达。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曾经的繁华不复,只能剩下一些空壳子让人怀念。谁说年年岁岁花相似,那是因为没有好好观察那朵花。每朵花的花期只有瞬间,又怎么可能相似?

二层是休息区,也是中外游客汇集交友的地方,很多人在这里找到志同道合的驴友,也有很多人来西宁两天,就在桑珠安了家。而我和朋友,注定是匆匆过客,虽然两天半的时间里有将近一天蜗居在桑珠,但走出去的愿望却始终没有变过。

既然我们来晚了,青海湖是去不成了,就只能去多年以前就梦想过的塔尔寺。记得曾经和人约好要去看华清池,去看兵马俑,去看月牙泉,去看塔尔寺,因为在那个墨香的年代,一切都是纯真而美好的。终究是没有和约定的人去成,在我看来,她过早的结婚了。我独自去了华清池,去了兵马俑,而在我去塔尔寺的时候,她正在病床上准备做母亲。而另外那个约定去月牙泉和塔尔寺的人,本来这次也是要去的,可她现在的生命却只能消磨在等待结婚中。我是一个喜欢选择自己道路的人,如果有那个人,我可以等待结婚,也可以忍受属于自己的美好的逝去,但却不能改变初衷。人,总归是有底限的。快到而立的年龄,这一点也从模糊变得越来越清晰。如果有一天,真的遇到了,我觉得我也可以等待,可以放慢追逐世界的美梦。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不要消磨掉当年的勇气和锐气。

塔尔寺是我第一次来到的藏传佛教寺庙。去年兰州敦煌游的时候,曾一度想去夏河的拉扑楞寺,可惜因为路线原因而放弃了。今年终于能见识下专属于藏传佛教的寺庙。

据说这里是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出生地。最初只是因为他的妈妈想念他,按照他所说的样式建造了一座银塔,望见这座塔,她也就想起了宗喀巴大师。但宗喀巴大师终生也没有再回到这里。可怜天下父母心。有时候,孩子只是任性,想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为了这个过程,必须要牺牲掉一些东西,有时候是友情,有时候是爱情,更有时候是亲情。伟大的母亲从来都是全身心支持孩子的,但伟大的母亲通常自己都活得很累。历史上有很多这样可歌可泣的母亲,但是,有舍,才有得,不是吗?他舍弃了亲情,成为一代让人敬仰的大师;她舍弃了亲情,成就了自己的儿子流芳千古。他伟大,她也伟大,但是他们却不能在一起享受天伦。藏区以塔葬为最高葬式,也许宗喀巴大师的母亲在建造这座塔的时候,就开始觉悟,终生不再相见——她生了他,不是为了自己拥有,而是为了让他造福苍生。

建于莲花山坳中的塔尔寺,已经零零落落地走过了600多年的历史,偌大一座山上,与诸多大殿渐次排在莲花山的“花瓣”上,错落有致,风格独一。

在弥勒殿,我们碰到两个同是北京去的游客,他们正和寺里的喇嘛吵得不可开交,甚至要到动手的程度。转身我们看到殿外用很醒目的一块牌子标出:禁止拍照。而他们似乎是因为非要拍,所以才和喇嘛吵了起来——因为他们觉得这个规定很无理。我和朋友讨论,究竟谁才是对的。我一直觉得,诸如莫高窟这样的文物集中区,一般是见不得太多光的,以前的胶片机自不用说,即使是现在的数码,对于那些千年壁画来讲也会造成很大的损伤,而这些损伤逐年增加的话,是不能还原的。所以不拍照对于这些文物来讲,绝对是种保护。但是,很多年来我都不明白为什么佛像甚至连佛殿建筑本身都不 让拍照。如果是大殿里几百年的壁画不让拍,我觉得情有可原,但说为了尊敬而不让拍佛像,似乎不是个令人信服的理由。诸君不见那市面上尤其是景区有各种各样关于佛殿佛像介绍的资料售卖,而这些照片有很多都有佛像的详细构造,它们出现在“禁止拍照”字样的地方。诚然,那对夫妇在别人地盘做着别人不允许的事情,确实也有他们的不当之处。我只是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也许本就没有什么对错,也许只是“潜规则”惹的祸。

不知道是因为高原反应,还是昨天夜里失眠的缘故,天很冷,我头疼的很厉害,毕竟这里海拔接近2800米,有反应也很正常;再加上午时已过,早就饥肠辘辘。我蹲在“大厨房”附近,看是不是能找到饭馆。可惜这个大厨房废弃已久,基本上不用它做饭了。此时朋友叫我,我看到她手里拿着一张饼。我问哪来的,她说是寺里的喇嘛给的。我顿时有种想哭的感觉。刚才的想哭是因为头痛欲裂,现在的想哭是因为我觉得很温暖。朋友说,吃吧,我说,你也饿了吧,一起吃。她说,我不饿。我们找了个角落开始吃饼。虽然只是一张普普通通的干硬的饼,但吃起来却比山珍海味还香。朋友是个信佛的人,她说,不要浪费了,寺庙里都很看重食物,所以不管好吃还是不好吃,一定要把它吃光。我说,很好吃,很好吃,我一定吃光。然后我们就看到那位给我饼的喇嘛从庙里出来,我向他鞠躬表示感谢,他并没有抬头直接看着我们,而是还了个礼就匆匆离开。这里的喇嘛持戒很严。吃完饼,我说我要去给庙里捐点香火,因为可能也会有下个像我一样的游客,头疼欲裂,饥肠辘辘,也需要帮助。她说,佛教人的就是这个道理。“佛观一粒粟,大如须弥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还。”

与其说佛殿对我的吸引大,还不如说整个塔尔寺最吸引我的便是那酥油花馆。酥油花、壁画和堆绣号称塔尔寺三绝,壁画因为先前看过莫高窟,并不觉得这里的有多么惊艳;而堆绣曾经也在懵懂中看到过很多。塔尔寺的堆绣中“棱堆”绣法已经失传了,而几乎每个僧人都还会“平堆”,大殿里的挂饰,全是诸多僧人一针一线缝出来、绣出来的。他们时间很多,生活虽然清苦,但也算悠闲,就好像很多想象力的释放是这种悠闲惯出来的,所以,对于我们这些忙碌的上班族来说,想象力愈发贫瘠。

酥油花是我第一次见。用酥油做原料,是要有怎样的耐心和执着才能做成那么宏大架构的一件作品。藏族信教群众有向寺院奉献酥油的习俗,一般仅供点佛灯和僧人食用。每逢藏历年正月十五之前,他们将白酥油送到塔尔寺,寺中的僧人们在其中揉进各色矿物染料制成塑造用的胚料,然后在寒冷的房间中搭骨架塑造。为防止制作中酥油因体温融化影响造型,他们不时将手塞进刺骨的雪水中降温。一件作品,有时候要做一年的时间。人生一共短短几十载,他们可以用一年的时间就做一件事情。真羡慕,他们可以如此“挥霍”时光。题材很多,支撑在想象力之上。想来,艺术家便是如此成就的。虽然我不喜欢酥油的味道,但不得不承认,酥油花是伟大的作品,伟大到你不用赞颂,只需站在它面前,便要仰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