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挑衅性指数:娱乐大众的真谛

(2005-11-08 23:21:57)

 

 

我是领教过方舟子的话语暴力的,尽管后来我自认为跟他成了朋友(未得到方的确认),因为我很敬重他的事业。但是当面我也跟他说:我不赞赏你的话语方式。

 

同样我也领教过湖南蛮子的话语暴力。我的两个湖南朋友,曾经在争吵中彼此扬言渴望得到对方肢体的某个部位。

 

那么,方舟子VS湖南籍学者于建嵘,就变成了火星撞地球。恐怕很多人不免想到,这就叫恶人更怕恶人磨。

 

于是,争吵上升到反思“中国知识分子话语暴力”的高度。好像中国知识分子一向温文儒雅似的。当真么?

 

东汉陈琳骂过曹操;唐朝骆宾王骂过武则天;清末国学大师章太炎骂过“载湉小丑”;民国鲁迅骂人走狗尚不过瘾,还要加上“丧家的资本家的乏”;文革更不必提,“踏上亿万只脚”三岁小儿都耳熟能详。你看,难道中国一向是个温文尔雅的国度?谁说知识分子不许骂娘来着?

 

大家可能会想,话语暴力不利于探讨道理,离开了执经问难的本义。而知识分子以格物致知为业,自当远离话语暴力。但是,于建嵘我不了解,至少在方舟子来说,似乎早已经放弃了术业专攻的梦想,自甘放逐于言语世界的快感(方最得意者,在于他是当年福建高考的语文状元)。此时,方舟子面对的就不仅仅是同行学者,更是普罗大众。普罗大众,你指望他看得懂方舟子们的学理辩论?反正我就跟方舟子讲:你说的那些,我全都不懂,我只看你又在骂谁,只看你又在采取什么样的方式骂谁。别说我,司马南,那是方舟子多年的战友吧,但是他坦言,很多东西他看不懂。

 

那么这时候,道理就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反而是姿态是言语是立场――至少在普罗大众眼里如此。甚至,大众会因此对某个人形成特定的心理期待,进而促使这个人进一步强化其风格。我觉得方舟子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我希望,将来等到他斗志不那么旺盛的时候,能够反思。至于现在,说啥白搭。现在,方舟子的事业,其实只是以他的战斗来娱乐大众。他自己也承认,尽管占理,但真正被他斗垮的并不多――对手说不过,总还有其他资源可以动用,从境内屏蔽你一个小小的新语丝网站,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没办法啊,人民大众需要娱乐啊,而且需要刺激的娱乐。超女够刺激,知识分子的话语暴力也不赖嘛。我在网络媒体上班,也经常跟编辑同事说,难道你们就不能搞点挑衅性的题目?你们就不敢把采访对象问个火冒三丈?然后我摸出新出版的一本杂志,你们看看人家的主持人是怎么采访的,人家上来就问那个半红不黑的二线女明星说:你把自己名字纹到屁股上了?自恋得可以呀你!

 

为什么内地主持人搞不过港台同行?笨么?非也。无非港台主持人深谙话语暴力之三昧,三两句话就把你搞成了娱乐观众的对象。观众也需要娱乐呀,所以内地有点话语暴力那个意思的小崔能红,李咏也能红,别人都差一截。

 

也就是说,说话中的挑衅性指数,乃是娱乐大众的不二法门。这方面,方舟子、余杰都算是天资英迈,持之以恒,所以他们红了。再想想民国鲁迅是怎么红的?莫非你真的笨到以为大众都能理解他的深意?错,看他骂人啊――一个不能娱乐大众的而竟以文字为业的人,我认为可能是个悲剧。说到底,还是大众有这方面的需求。当然我也不能因此就说方舟子打假不真诚。

 

    或许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挑衅性指数”排行榜,那么方舟子、于建嵘之争无疑把这个指数提高了一大块。此外,就不要谈什么“知识分子话语暴力”啦,毛主席早就说过,你们知识分子从来不是一个可以独立存在的阶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