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最大的政策定力是坚持改革

2019-10-10 07:34:47评论 制度红利 货币政策 改革
2019年全球经济的最强风景线,是欧洲美国不约而同地重回货币宽松政策,世界进入了QE2.0时代。中国人民银行自从2005年起,在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远远大过美欧日,然而当其他国家重启QE之际,中国却没有太多的动作,性急的彭博记者直接追问笔者,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记者会上给出了答案,中国并不急于作出较大的降息或量化宽松政策,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在货币政策操作过程中,应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尽量延续正常货币政策,这样对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的福祉是有利的。给易行长点一个赞。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QE是为了短期增长动力而牺牲长远经济稳定之举,是劫贫济富的收入再分配之举,是扭曲资金价格信号最终导致系统性风险之举。这种刺激经济措施,在非常时期可以偶一为之,但是绝不可以产生政策依赖,更不可以以此替代自身的增长动力。在发达国家迈入攀比型政策宽松之际,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能有此清醒的认识,难能可贵。然而,光靠货币政策的定力,中国经济难以走出目前的增长困境;如果没有其

20192019年全球经济的最强风景线,是欧洲美国不约而同地重回货币宽松政策,世界进入了QE2.0时代。中国人民银行自从2005年起,在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远远大过美欧日,然而当其他国家重启QE之际,中国却没有太多的动作,性急的彭博记者直接追问笔者,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记者会上给出了答案,中国并不急于作出较大的降息或量化宽松政策,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在货币政策操作过程中,应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尽量延续正常货币政策,这样对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的福祉是有利的。给易行长点一个赞。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QE是为了短期增长动力而牺牲长远经济稳定之举,是劫贫济富的收入再分配之举,是扭曲资金价格信号最终导致系统性风险之举。这种刺激经济措施,在非常时期可以偶一为之,但是绝不可以产生政策依赖,更不可以以此替代自身的增长动力。在发达国家迈入攀比型政策宽松之际,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能有此清醒的认识,难能可贵。然而,光靠货币政策的定力,中国经济难以走出目前的增长困境;如果没有其年全球经济的最强风景线,是欧洲美国不约而同地重回货币宽松政策,世界进入了QE2.0时代。中国人民银行自从2019年全球经济的最强风景线,是欧洲美国不约而同地重回货币宽松政策,世界进入了QE2.0时代。中国人民银行自从2005年起,在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远远大过美欧日,然而当其他国家重启QE之际,中国却没有太多的动作,性急的彭博记者直接追问笔者,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记者会上给出了答案,中国并不急于作出较大的降息或量化宽松政策,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在货币政策操作过程中,应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尽量延续正常货币政策,这样对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的福祉是有利的。给易行长点一个赞。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QE是为了短期增长动力而牺牲长远经济稳定之举,是劫贫济富的收入再分配之举,是扭曲资金价格信号最终导致系统性风险之举。这种刺激经济措施,在非常时期可以偶一为之,但是绝不可以产生政策依赖,更不可以以此替代自身的增长动力。在发达国家迈入攀比型政策宽松之际,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能有此清醒的认识,难能可贵。然而,光靠货币政策的定力,中国经济难以走出目前的增长困境;如果没有其2005年起,在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远远大过美欧日,然而当其他国家重启2019年全球经济的最强风景线,是欧洲美国不约而同地重回货币宽松政策,世界进入了QE2.0时代。中国人民银行自从2005年起,在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远远大过美欧日,然而当其他国家重启QE之际,中国却没有太多的动作,性急的彭博记者直接追问笔者,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记者会上给出了答案,中国并不急于作出较大的降息或量化宽松政策,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在货币政策操作过程中,应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尽量延续正常货币政策,这样对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的福祉是有利的。给易行长点一个赞。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QE是为了短期增长动力而牺牲长远经济稳定之举,是劫贫济富的收入再分配之举,是扭曲资金价格信号最终导致系统性风险之举。这种刺激经济措施,在非常时期可以偶一为之,但是绝不可以产生政策依赖,更不可以以此替代自身的增长动力。在发达国家迈入攀比型政策宽松之际,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能有此清醒的认识,难能可贵。然而,光靠货币政策的定力,中国经济难以走出目前的增长困境;如果没有其QE之际,中国却没有太多的动作,性急的彭博记者直接追问笔者,中国怎么了?

它因素的改善,货币定力迟早是要被放弃的。2009年时候,中国政府拿出四万亿元刺激经济,经济增长迅速反弹,并打造出持续多年的繁荣。如今政府每年都不止投入四万亿”稳增长“,效果却不理想。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十年前虽然面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之前的加入WTO、银行改革等改革措施打通了经济的脉络,财政货币刺激得以直接传导到实体经济,民营投资随之发力,产生出巨大的乘数效应。第二,当时经济恰好处在出口经济向房地产经济、基建经济的切换点上,政策撬动了经济转型,拉起了内需市场,燃爆了经济的内生动力。时至今日,当年的制度变革红利早已吃完,新的改革措施雷声大雨点小。同时政府的财政刺激政策依然停留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老思维上,殊不知经济形态十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刺激效果不理想也是自然的。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在世界现代史上应说是一个奇迹。达成奇迹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不断的改革,通过突破制度上的掣肘来提高生产力。的确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长压力和外围不确定性,的确维护一个稳定的环境是必须的,但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记者会上给出了答案,中国并不急于作出较大的降息或量化宽松政策,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在货币政策操作过程中,应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尽量延续正常货币政策,这样对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的福祉是有利的。

2019年全球经济的最强风景线,是欧洲美国不约而同地重回货币宽松政策,世界进入了QE2.0时代。中国人民银行自从2005年起,在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远远大过美欧日,然而当其他国家重启QE之际,中国却没有太多的动作,性急的彭博记者直接追问笔者,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记者会上给出了答案,中国并不急于作出较大的降息或量化宽松政策,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在货币政策操作过程中,应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尽量延续正常货币政策,这样对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的福祉是有利的。给易行长点一个赞。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QE是为了短期增长动力而牺牲长远经济稳定之举,是劫贫济富的收入再分配之举,是扭曲资金价格信号最终导致系统性风险之举。这种刺激经济措施,在非常时期可以偶一为之,但是绝不可以产生政策依赖,更不可以以此替代自身的增长动力。在发达国家迈入攀比型政策宽松之际,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能有此清醒的认识,难能可贵。然而,光靠货币政策的定力,中国经济难以走出目前的增长困境;如果没有其

给易行长点一个赞。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QE是笔者认为没有进一步的改革就很难打造出新的增长空间。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世界都意识到改革的必要性,不少领导人靠”change“的口号当选的,但是改革的落实却只闻楼梯声,等到经济再度下行时,又要靠QE来保驾护航。各国的货币政策运作空间已经很小了,政策的实施效果也不理想。要走活经济这盘棋,不仅需要货币政策的定力,更需要改革理念的定力,坚持和加速改革。全球经济的未来排名,取决于各国打造内生增长动力的能力,取决于改革的理念和执行力。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是为了短期增长动力而牺牲长远经济稳定之举,是劫贫济富的收入再分配之举,是扭曲资金价格信号最终导致系统性风险之举。这种刺激经济措施,在非常时期可以偶一为之,但是绝不可以产生政策依赖,更不可以以此替代自身的增长动力。在发达国家迈入攀比型政策宽松之际,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能有此清醒的认识,难能可贵。

2019年全球经济的最强风景线,是欧洲美国不约而同地重回货币宽松政策,世界进入了QE2.0时代。中国人民银行自从2005年起,在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远远大过美欧日,然而当其他国家重启QE之际,中国却没有太多的动作,性急的彭博记者直接追问笔者,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记者会上给出了答案,中国并不急于作出较大的降息或量化宽松政策,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在货币政策操作过程中,应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尽量延续正常货币政策,这样对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的福祉是有利的。给易行长点一个赞。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QE是为了短期增长动力而牺牲长远经济稳定之举,是劫贫济富的收入再分配之举,是扭曲资金价格信号最终导致系统性风险之举。这种刺激经济措施,在非常时期可以偶一为之,但是绝不可以产生政策依赖,更不可以以此替代自身的增长动力。在发达国家迈入攀比型政策宽松之际,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能有此清醒的认识,难能可贵。然而,光靠货币政策的定力,中国经济难以走出目前的增长困境;如果没有其

是笔者认为没有进一步的改革就很难打造出新的增长空间。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世界都意识到改革的必要性,不少领导人靠”change“的口号当选的,但是改革的落实却只闻楼梯声,等到经济再度下行时,又要靠QE来保驾护航。各国的货币政策运作空间已经很小了,政策的实施效果也不理想。要走活经济这盘棋,不仅需要货币政策的定力,更需要改革理念的定力,坚持和加速改革。全球经济的未来排名,取决于各国打造内生增长动力的能力,取决于改革的理念和执行力。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然而,光靠货币政策的定力,中国经济难以走出目前的增长困境;如果没有其它因素的改善,货币定力迟早是要被放弃的。


20092019年全球经济的最强风景线,是欧洲美国不约而同地重回货币宽松政策,世界进入了QE2.0时代。中国人民银行自从2005年起,在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远远大过美欧日,然而当其他国家重启QE之际,中国却没有太多的动作,性急的彭博记者直接追问笔者,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记者会上给出了答案,中国并不急于作出较大的降息或量化宽松政策,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在货币政策操作过程中,应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尽量延续正常货币政策,这样对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的福祉是有利的。给易行长点一个赞。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QE是为了短期增长动力而牺牲长远经济稳定之举,是劫贫济富的收入再分配之举,是扭曲资金价格信号最终导致系统性风险之举。这种刺激经济措施,在非常时期可以偶一为之,但是绝不可以产生政策依赖,更不可以以此替代自身的增长动力。在发达国家迈入攀比型政策宽松之际,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能有此清醒的认识,难能可贵。然而,光靠货币政策的定力,中国经济难以走出目前的增长困境;如果没有其年时候,中国政府拿出四万亿元刺激经济,经济增长迅速反弹,并打造出持续多年的繁荣。如今政府每年都不止投入四万亿稳增长是笔者认为没有进一步的改革就很难打造出新的增长空间。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世界都意识到改革的必要性,不少领导人靠”change“的口号当选的,但是改革的落实却只闻楼梯声,等到经济再度下行时,又要靠QE来保驾护航。各国的货币政策运作空间已经很小了,政策的实施效果也不理想。要走活经济这盘棋,不仅需要货币政策的定力,更需要改革理念的定力,坚持和加速改革。全球经济的未来排名,取决于各国打造内生增长动力的能力,取决于改革的理念和执行力。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效果却不理想。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十年前虽然面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之前的加入WTO它因素的改善,货币定力迟早是要被放弃的。2009年时候,中国政府拿出四万亿元刺激经济,经济增长迅速反弹,并打造出持续多年的繁荣。如今政府每年都不止投入四万亿”稳增长“,效果却不理想。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十年前虽然面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之前的加入WTO、银行改革等改革措施打通了经济的脉络,财政货币刺激得以直接传导到实体经济,民营投资随之发力,产生出巨大的乘数效应。第二,当时经济恰好处在出口经济向房地产经济、基建经济的切换点上,政策撬动了经济转型,拉起了内需市场,燃爆了经济的内生动力。时至今日,当年的制度变革红利早已吃完,新的改革措施雷声大雨点小。同时政府的财政刺激政策依然停留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老思维上,殊不知经济形态十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刺激效果不理想也是自然的。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在世界现代史上应说是一个奇迹。达成奇迹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不断的改革,通过突破制度上的掣肘来提高生产力。的确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长压力和外围不确定性,的确维护一个稳定的环境是必须的,但、银行改革等改革措施打通了经济的脉络,财政货币刺激得以直接传导到实体经济,民营投资随之发力,产生出巨大的乘数效应。第二,当时经济恰好处在出口经济向房地产经济、基建经济的切换点上,政策撬动了经济转型,拉起了内需市场,燃爆了经济的内生动力。

是笔者认为没有进一步的改革就很难打造出新的增长空间。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世界都意识到改革的必要性,不少领导人靠”change“的口号当选的,但是改革的落实却只闻楼梯声,等到经济再度下行时,又要靠QE来保驾护航。各国的货币政策运作空间已经很小了,政策的实施效果也不理想。要走活经济这盘棋,不仅需要货币政策的定力,更需要改革理念的定力,坚持和加速改革。全球经济的未来排名,取决于各国打造内生增长动力的能力,取决于改革的理念和执行力。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它因素的改善,货币定力迟早是要被放弃的。2009年时候,中国政府拿出四万亿元刺激经济,经济增长迅速反弹,并打造出持续多年的繁荣。如今政府每年都不止投入四万亿”稳增长“,效果却不理想。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十年前虽然面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之前的加入WTO、银行改革等改革措施打通了经济的脉络,财政货币刺激得以直接传导到实体经济,民营投资随之发力,产生出巨大的乘数效应。第二,当时经济恰好处在出口经济向房地产经济、基建经济的切换点上,政策撬动了经济转型,拉起了内需市场,燃爆了经济的内生动力。时至今日,当年的制度变革红利早已吃完,新的改革措施雷声大雨点小。同时政府的财政刺激政策依然停留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老思维上,殊不知经济形态十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刺激效果不理想也是自然的。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在世界现代史上应说是一个奇迹。达成奇迹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不断的改革,通过突破制度上的掣肘来提高生产力。的确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长压力和外围不确定性,的确维护一个稳定的环境是必须的,但时至今日,当年的制度变革红利早已吃完,新的改革措施雷声大雨点小。同时政府的财政刺激政策依然停留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老思维上,殊不知经济形态十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刺激效果不理想也是自然的。


它因素的改善,货币定力迟早是要被放弃的。2009年时候,中国政府拿出四万亿元刺激经济,经济增长迅速反弹,并打造出持续多年的繁荣。如今政府每年都不止投入四万亿”稳增长“,效果却不理想。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十年前虽然面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之前的加入WTO、银行改革等改革措施打通了经济的脉络,财政货币刺激得以直接传导到实体经济,民营投资随之发力,产生出巨大的乘数效应。第二,当时经济恰好处在出口经济向房地产经济、基建经济的切换点上,政策撬动了经济转型,拉起了内需市场,燃爆了经济的内生动力。时至今日,当年的制度变革红利早已吃完,新的改革措施雷声大雨点小。同时政府的财政刺激政策依然停留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老思维上,殊不知经济形态十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刺激效果不理想也是自然的。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在世界现代史上应说是一个奇迹。达成奇迹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不断的改革,通过突破制度上的掣肘来提高生产力。的确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长压力和外围不确定性,的确维护一个稳定的环境是必须的,但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在世界现代史上应说是一个奇迹。达成奇迹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不断的改革,通过突破制度上的掣肘来提高生产力。的确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长压力和外围不确定性,的确维护一个稳定的环境是必须的,但是笔者认为没有进一步的改革就很难打造出新的增长空间。

它因素的改善,货币定力迟早是要被放弃的。2009年时候,中国政府拿出四万亿元刺激经济,经济增长迅速反弹,并打造出持续多年的繁荣。如今政府每年都不止投入四万亿”稳增长“,效果却不理想。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十年前虽然面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之前的加入WTO、银行改革等改革措施打通了经济的脉络,财政货币刺激得以直接传导到实体经济,民营投资随之发力,产生出巨大的乘数效应。第二,当时经济恰好处在出口经济向房地产经济、基建经济的切换点上,政策撬动了经济转型,拉起了内需市场,燃爆了经济的内生动力。时至今日,当年的制度变革红利早已吃完,新的改革措施雷声大雨点小。同时政府的财政刺激政策依然停留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老思维上,殊不知经济形态十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刺激效果不理想也是自然的。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在世界现代史上应说是一个奇迹。达成奇迹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不断的改革,通过突破制度上的掣肘来提高生产力。的确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长压力和外围不确定性,的确维护一个稳定的环境是必须的,但

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世界都意识到改革的必要性,不少领导人靠它因素的改善,货币定力迟早是要被放弃的。2009年时候,中国政府拿出四万亿元刺激经济,经济增长迅速反弹,并打造出持续多年的繁荣。如今政府每年都不止投入四万亿”稳增长“,效果却不理想。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十年前虽然面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之前的加入WTO、银行改革等改革措施打通了经济的脉络,财政货币刺激得以直接传导到实体经济,民营投资随之发力,产生出巨大的乘数效应。第二,当时经济恰好处在出口经济向房地产经济、基建经济的切换点上,政策撬动了经济转型,拉起了内需市场,燃爆了经济的内生动力。时至今日,当年的制度变革红利早已吃完,新的改革措施雷声大雨点小。同时政府的财政刺激政策依然停留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老思维上,殊不知经济形态十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刺激效果不理想也是自然的。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在世界现代史上应说是一个奇迹。达成奇迹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不断的改革,通过突破制度上的掣肘来提高生产力。的确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长压力和外围不确定性,的确维护一个稳定的环境是必须的,但”change“的口号当选的,但是改革的落实却只闻楼梯声,等到经济再度下行时,又要靠QE2019年全球经济的最强风景线,是欧洲美国不约而同地重回货币宽松政策,世界进入了QE2.0时代。中国人民银行自从2005年起,在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远远大过美欧日,然而当其他国家重启QE之际,中国却没有太多的动作,性急的彭博记者直接追问笔者,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记者会上给出了答案,中国并不急于作出较大的降息或量化宽松政策,货币政策应保持定力。在货币政策操作过程中,应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尽量延续正常货币政策,这样对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老百姓的福祉是有利的。给易行长点一个赞。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QE是为了短期增长动力而牺牲长远经济稳定之举,是劫贫济富的收入再分配之举,是扭曲资金价格信号最终导致系统性风险之举。这种刺激经济措施,在非常时期可以偶一为之,但是绝不可以产生政策依赖,更不可以以此替代自身的增长动力。在发达国家迈入攀比型政策宽松之际,中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能有此清醒的认识,难能可贵。然而,光靠货币政策的定力,中国经济难以走出目前的增长困境;如果没有其来保驾护航。各国的货币政策运作空间已经很小了,政策的实施效果也不理想。要走活经济这盘棋,不仅需要货币政策的定力,更需要改革理念的定力,坚持和加速改革。全球经济的未来排名,取决于各国打造内生增长动力的能力,取决于改革的理念和执行力。

它因素的改善,货币定力迟早是要被放弃的。2009年时候,中国政府拿出四万亿元刺激经济,经济增长迅速反弹,并打造出持续多年的繁荣。如今政府每年都不止投入四万亿”稳增长“,效果却不理想。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十年前虽然面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之前的加入WTO、银行改革等改革措施打通了经济的脉络,财政货币刺激得以直接传导到实体经济,民营投资随之发力,产生出巨大的乘数效应。第二,当时经济恰好处在出口经济向房地产经济、基建经济的切换点上,政策撬动了经济转型,拉起了内需市场,燃爆了经济的内生动力。时至今日,当年的制度变革红利早已吃完,新的改革措施雷声大雨点小。同时政府的财政刺激政策依然停留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老思维上,殊不知经济形态十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刺激效果不理想也是自然的。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在世界现代史上应说是一个奇迹。达成奇迹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不断的改革,通过突破制度上的掣肘来提高生产力。的确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长压力和外围不确定性,的确维护一个稳定的环境是必须的,但

它因素的改善,货币定力迟早是要被放弃的。2009年时候,中国政府拿出四万亿元刺激经济,经济增长迅速反弹,并打造出持续多年的繁荣。如今政府每年都不止投入四万亿”稳增长“,效果却不理想。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十年前虽然面临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之前的加入WTO、银行改革等改革措施打通了经济的脉络,财政货币刺激得以直接传导到实体经济,民营投资随之发力,产生出巨大的乘数效应。第二,当时经济恰好处在出口经济向房地产经济、基建经济的切换点上,政策撬动了经济转型,拉起了内需市场,燃爆了经济的内生动力。时至今日,当年的制度变革红利早已吃完,新的改革措施雷声大雨点小。同时政府的财政刺激政策依然停留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老思维上,殊不知经济形态十年中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刺激效果不理想也是自然的。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在世界现代史上应说是一个奇迹。达成奇迹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不断的改革,通过突破制度上的掣肘来提高生产力。的确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长压力和外围不确定性,的确维护一个稳定的环境是必须的,但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