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市场波幅开始增加

2014-09-18 01:19:59评论 股票 波幅 央行政策 趋异性
的标的,而且政策透明度已经在减少。从一个流动性极其充沛、资金成本超低的环境下央行抽身,同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公共债务负担沉重、失业高企、银行惜贷,一旦联储带头退出,市场动荡幅度加大是可以想像的,何况地缘政治形势很不令人放心。动荡本来是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波幅消失之后重新出现,仍然可能为资产价格带来意想不到的摇摆。笔者相信,货币政策的改变会相对缓慢,不过所有投资者都需要重新习惯不带救生圈的游泳。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的标的,而且政策透明度已经在减少。从一个流动性极其充沛、资金成本超低的环境下央行抽身,同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公共债务负担沉重、失业高企、银行惜贷,一旦联储带头退出,市场动荡幅度加大是可以想像的,何况地缘政治形势很不令人放心。动荡本来是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波幅消失之后重新出现,仍然可能为资产价格带来意想不到的摇摆。笔者相信,货币政策的改变会相对缓慢,不过所有投资者都需要重新习惯不带救生圈的游泳。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水至清则无鱼。当市场平静到波浪不兴的时候,炒家们就没有生存空间了。今年大部分时间便是如此。albankput开始变味。哪怕欧洲和日本还有进一步的QE举措,全球范围内流动性开始缓慢收缩,资金成本开始缓慢上升,对于估值已经变得牵强的市场,风险在显现。其次,欧洲、日本的宽松政策,已经不是全方位的QE了,而是针对特定领域的定向宽松,这意味着透明度降低、不确定性增加。再者,美国、中国、欧洲和日本经济的前景与发展轨迹出现了明显的趋异性,政策立场和措施也会趋异,市场对此的解读也会趋异。趋异性的产生,带来市场意见的多元化,由此产生波幅,产生动荡,进而刺激风险意识。外汇市场是波幅大幅上升的第一个市场,债市、股市、商品市场的波幅也开始上扬。其实波幅与时机,一直是金融市场基本面因素之外重要的二维空间,是控制风险的两大标的。在过去几年,我们习惯于在央行宽松政策的荫庇下进行投资,QE成为投资资金的救生圈,市场不好的时候最多喝几口水,却不会被淹死。央行政策在今后仍然是市场的一个重要标的,但是不再是唯一
    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央行先后推出量化宽松政策。这个central bank put,对于市场意味着资产价格坏极有限,如果经济真的不景,央行会用尽手段注入流动性,印钞票对经济有多大帮助另当别论,但是对于市场就一定是利好。随着金融危机所带来的突发性风险渐渐消失,央行保底对金融价格的承托变得越来越突出,资金到最后干脆自己懒得再担心风险了,天塌下来由央行扛着。的标的,而且政策透明度已经在减少。从一个流动性极其充沛、资金成本超低的环境下央行抽身,同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公共债务负担沉重、失业高企、银行惜贷,一旦联储带头退出,市场动荡幅度加大是可以想像的,何况地缘政治形势很不令人放心。动荡本来是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波幅消失之后重新出现,仍然可能为资产价格带来意想不到的摇摆。笔者相信,货币政策的改变会相对缓慢,不过所有投资者都需要重新习惯不带救生圈的游泳。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的标的,而且政策透明度已经在减少。从一个流动性极其充沛、资金成本超低的环境下央行抽身,同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公共债务负担沉重、失业高企、银行惜贷,一旦联储带头退出,市场动荡幅度加大是可以想像的,何况地缘政治形势很不令人放心。动荡本来是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波幅消失之后重新出现,仍然可能为资产价格带来意想不到的摇摆。笔者相信,货币政策的改变会相对缓慢,不过所有投资者都需要重新习惯不带救生圈的游泳。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今年以来,市场的风险意识日渐淡薄,风险指标VIX居然长期停留在11-12的超低水平,视地缘政治、增长困境如无物,市场的波幅越来越小,成交量也越来越低。成交量低到投资银行不得不大幅裁减外汇市场、商品市场的人手。
albankput开始变味。哪怕欧洲和日本还有进一步的QE举措,全球范围内流动性开始缓慢收缩,资金成本开始缓慢上升,对于估值已经变得牵强的市场,风险在显现。其次,欧洲、日本的宽松政策,已经不是全方位的QE了,而是针对特定领域的定向宽松,这意味着透明度降低、不确定性增加。再者,美国、中国、欧洲和日本经济的前景与发展轨迹出现了明显的趋异性,政策立场和措施也会趋异,市场对此的解读也会趋异。趋异性的产生,带来市场意见的多元化,由此产生波幅,产生动荡,进而刺激风险意识。外汇市场是波幅大幅上升的第一个市场,债市、股市、商品市场的波幅也开始上扬。其实波幅与时机,一直是金融市场基本面因素之外重要的二维空间,是控制风险的两大标的。在过去几年,我们习惯于在央行宽松政策的荫庇下进行投资,QE成为投资资金的救生圈,市场不好的时候最多喝几口水,却不会被淹死。央行政策在今后仍然是市场的一个重要标的,但是不再是唯一    笔者认为,全球市场超低波幅的时候已经结束。的标的,而且政策透明度已经在减少。从一个流动性极其充沛、资金成本超低的环境下央行抽身,同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公共债务负担沉重、失业高企、银行惜贷,一旦联储带头退出,市场动荡幅度加大是可以想像的,何况地缘政治形势很不令人放心。动荡本来是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波幅消失之后重新出现,仍然可能为资产价格带来意想不到的摇摆。笔者相信,货币政策的改变会相对缓慢,不过所有投资者都需要重新习惯不带救生圈的游泳。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albankput开始变味。哪怕欧洲和日本还有进一步的QE举措,全球范围内流动性开始缓慢收缩,资金成本开始缓慢上升,对于估值已经变得牵强的市场,风险在显现。其次,欧洲、日本的宽松政策,已经不是全方位的QE了,而是针对特定领域的定向宽松,这意味着透明度降低、不确定性增加。再者,美国、中国、欧洲和日本经济的前景与发展轨迹出现了明显的趋异性,政策立场和措施也会趋异,市场对此的解读也会趋异。趋异性的产生,带来市场意见的多元化,由此产生波幅,产生动荡,进而刺激风险意识。外汇市场是波幅大幅上升的第一个市场,债市、股市、商品市场的波幅也开始上扬。其实波幅与时机,一直是金融市场基本面因素之外重要的二维空间,是控制风险的两大标的。在过去几年,我们习惯于在央行宽松政策的荫庇下进行投资,QE成为投资资金的救生圈,市场不好的时候最多喝几口水,却不会被淹死。央行政策在今后仍然是市场的一个重要标的,但是不再是唯一    美国联储QE计划已经结束,加息只是时间的问题。当世界最大的流动性制造机器开始反转时,环球金融市场的central bank put开始变味。哪怕欧洲和日本还有进一步的QE举措,全球范围内流动性开始缓慢收缩,资金成本开始缓慢上升,对于估值已经变得牵强的市场,风险在显现。其次,欧洲、日本的宽松政策,已经不是全方位的QE了,而是针对特定领域的定向宽松,这意味着透明度降低、不确定性增加。再者,美国、中国、欧洲和日本经济的前景与发展轨迹出现了明显的趋异性,政策立场和措施也会趋异,市场对此的解读也会趋异。
的标的,而且政策透明度已经在减少。从一个流动性极其充沛、资金成本超低的环境下央行抽身,同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公共债务负担沉重、失业高企、银行惜贷,一旦联储带头退出,市场动荡幅度加大是可以想像的,何况地缘政治形势很不令人放心。动荡本来是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波幅消失之后重新出现,仍然可能为资产价格带来意想不到的摇摆。笔者相信,货币政策的改变会相对缓慢,不过所有投资者都需要重新习惯不带救生圈的游泳。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趋异性的产生,带来市场意见的多元化,由此产生波幅,产生动荡,进而刺激风险意识。外汇市场是波幅大幅上升的第一个市场,债市、股市、商品市场的波幅也开始上扬。其实波幅与时机,一直是金融市场基本面因素之外重要的二维空间,是控制风险的两大标的。
    在过去几年,我们习惯于在央行宽松政策的荫庇下进行投资,QE成为投资资金的救生圈,市场不好的时候最多喝几口水,却不会被淹死。央行政策在今后仍然是市场的一个重要标的,但是不再是唯一的标的,而且政策透明度已经在减少。从一个流动性极其充沛、资金成本超低的环境下央行抽身,同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公共债务负担沉重、失业高企、银行惜贷,一旦联储带头退出,市场动荡幅度加大是可以想像的,何况地缘政治形势很不令人放心。动荡本来是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波幅消失之后重新出现,仍然可能为资产价格带来意想不到的摇摆。笔者相信,货币政策的改变会相对缓慢,不过所有投资者都需要重新习惯不带救生圈的游泳。的标的,而且政策透明度已经在减少。从一个流动性极其充沛、资金成本超低的环境下央行抽身,同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公共债务负担沉重、失业高企、银行惜贷,一旦联储带头退出,市场动荡幅度加大是可以想像的,何况地缘政治形势很不令人放心。动荡本来是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波幅消失之后重新出现,仍然可能为资产价格带来意想不到的摇摆。笔者相信,货币政策的改变会相对缓慢,不过所有投资者都需要重新习惯不带救生圈的游泳。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的标的,而且政策透明度已经在减少。从一个流动性极其充沛、资金成本超低的环境下央行抽身,同时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公共债务负担沉重、失业高企、银行惜贷,一旦联储带头退出,市场动荡幅度加大是可以想像的,何况地缘政治形势很不令人放心。动荡本来是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波幅消失之后重新出现,仍然可能为资产价格带来意想不到的摇摆。笔者相信,货币政策的改变会相对缓慢,不过所有投资者都需要重新习惯不带救生圈的游泳。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水至清则无鱼。当市场平静到波浪不兴的时候,炒家们就没有生存空间了。今年大部分时间便是如此。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央行先后推出量化宽松政策。这个centralbankput,对于市场意味着资产价格坏极有限,如果经济真的不景,央行会用尽手段注入流动性,印钞票对经济有多大帮助另当别论,但是对于市场就一定是利好。随着金融危机所带来的突发性风险渐渐消失,央行保底对金融价格的承托变得越来越突出,资金到最后干脆自己懒得再担心风险了,天塌下来由央行扛着。今年以来,市场的风险意识日渐淡薄,风险指标VIX居然长期停留在11-12的超低水平,视地缘政治、增长困境如无物,市场的波幅越来越小,成交量也越来越低。成交量低到投资银行不得不大幅裁减外汇市场、商品市场的人手。笔者认为,全球市场超低波幅的时候已经结束。美国联储QE计划已经结束,加息只是时间的问题。当世界最大的流动性制造机器开始反转时,环球金融市场的centr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