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欧洲危机未了

2014-08-19 19:53:38评论 欧洲经济 复苏 欧洲央行

“今天欧洲经济师的presentation里,已经找不到债务GDP比率的图表了”,笔者的一位基金经理客户喃喃道。其实,欧洲的公共债务GDP比率现在还在上升。压缩债务的举措遭遇到社会压力,GDP又不见增长,欧洲的债务比率便无法改善,这是显而易见的。改变了的,是市场情绪,是分析员们的报告内容。欧债危机爆发至今,四年有余。欧洲重债国曾经到了破产的边缘,欧元一度风雨飘渺,但是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一句“whateverit takes”,魔术般地改变了市场的情绪,化腐朽为神奇,欧元资产受到追捧,在过去一年半成为各资产种类中表现最好的。但是欧洲经济在轻微复苏后,再次陷入停滞,不仅欧猪国家失业依然高企,核心国家德国、法国也面临增长困境,“猪瘟”有蔓延的迹象。第二季度欧洲的经济数据,再次提醒市场欧洲的复苏十分脆弱,形势依然严峻。究竟应该如何判断欧洲的经济形势?如何审视风险?笔者认为,欧洲迄今的复苏,是金融资产价格的复苏,实体经济离复苏尚有距离,流动性充实掩盖了结构性改革的缺失,欧洲央行唱独角戏的局面并未有实质性的改观,地缘政治风险更无须赘言。坦率地说,德拉吉“whatever it takes”这出空城计,效果奇佳。碍于制度性限制,欧洲央行无法如美国联储那样直接购买国债,成为对冲基金肆无忌惮沽空重债国债券的原因,发债成本越来越高,这是自我生成的恶性循环,而且可能更多的国家被卷进去,欧元区爆发全面危机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欧洲央行作出的紧急对策,是曲线QE。欧洲央行本身无法购买国债,但是它可以提供无限量的、超低成本的流动性给银行,由银行来购买债券。此举一石二鸟,既拉低了国债发行成本,又为银行提供了无风险(只要欧洲央行不倒闭)套利机会,为身处危机漩涡中心的重债国家和银行同时提供了喘息的机会。是乃央行历史上的经典之作、神来之笔。国债利率回落,舒缓了重债政府的短期偿债压力,也使其长期偿债能力看上去不那么吃力。短期债务前景的改善,吸引资金进入    “今天欧洲经济师的presentation“今天欧洲经济师的presentation里,已经找不到债务GDP比率的图表了”,笔者的一位基金经理客户喃喃道。其实,欧洲的公共债务GDP比率现在还在上升。压缩债务的举措遭遇到社会压力,GDP又不见增长,欧洲的债务比率便无法改善,这是显而易见的。改变了的,是市场情绪,是分析员们的报告内容。欧债危机爆发至今,四年有余。欧洲重债国曾经到了破产的边缘,欧元一度风雨飘渺,但是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一句“whateverit takes”,魔术般地改变了市场的情绪,化腐朽为神奇,欧元资产受到追捧,在过去一年半成为各资产种类中表现最好的。但是欧洲经济在轻微复苏后,再次陷入停滞,不仅欧猪国家失业依然高企,核心国家德国、法国也面临增长困境,“猪瘟”有蔓延的迹象。第二季度欧洲的经济数据,再次提醒市场欧洲的复苏十分脆弱,形势依然严峻。究竟应该如何判断欧洲的经济形势?如何审视风险?笔者认为,欧洲迄今的复苏,是金融资产价格的复苏,实体经济离复苏尚有距离,流动性充实掩盖了结构性改革的缺失,欧洲央行唱独角戏的局面并未有实质性的改观,地缘政治风险更无须赘言。坦率地说,德拉吉“whatever it takes”这出空城计,效果奇佳。碍于制度性限制,欧洲央行无法如美国联储那样直接购买国债,成为对冲基金肆无忌惮沽空重债国债券的原因,发债成本越来越高,这是自我生成的恶性循环,而且可能更多的国家被卷进去,欧元区爆发全面危机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欧洲央行作出的紧急对策,是曲线QE。欧洲央行本身无法购买国债,但是它可以提供无限量的、超低成本的流动性给银行,由银行来购买债券。此举一石二鸟,既拉低了国债发行成本,又为银行提供了无风险(只要欧洲央行不倒闭)套利机会,为身处危机漩涡中心的重债国家和银行同时提供了喘息的机会。是乃央行历史上的经典之作、神来之笔。国债利率回落,舒缓了重债政府的短期偿债压力,也使其长期偿债能力看上去不那么吃力。短期债务前景的改善,吸引资金进入里,已经找不到债务GDP比率的图表了”,笔者的一位基金经理客户喃喃道。

和,但是增长动力依然缺失,走出困境需要借助于结构性改革,而此必须跨过一系列社会和政治门槛,殊不易;危机消失后,各国政治家更无自我革命的动力。为维持市场的稳定,相信欧洲货币当局需要推出新的宽松政策,不过没有银行功能的复原,流动性未必因此而进入到实体经济。从衍生品价格上看,市场正在逐步形成一个欧洲经济重回衰退共识,但是对欧洲央行愿意做什么、能够做什么仍有争论。其实欧洲货币当局也很烦恼,德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已经不到1%了,意大利债务的风险溢价只有1.2个百分点,再推QE不仅效果未必佳,也势必进一步扭曲市场机制,传递错误的风险讯号。欧洲需要富有创意的货币政策,更需要财政、就业市场、社会福利体系等深层次改革相配合,需要在竞争力上突破,在观念上与时俱进。欧洲的经济复苏,仍有漫长的道路要走。病危通知取消了,不代表病人可以出院,更不意味着病人的体能和免疫力已全面康复。全球经济与政策前景的此消彼长,对于资金流向、资产价格、汇率均有直接影响。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其实,欧洲的公共债务GDP比率现在还在上升。压缩债务的举措遭遇到社会压力,GDP又不见增长,欧洲的债务比率便无法改善,这是显而易见的。改变了的,是市场情绪,是分析员们的报告内容。

债市,带动债市、欧元上涨,令在全球利率水平一片低下环境下的资金找到一方高收益的乐土,大量资金涌入欧元资产,水涨船高。这就是前一段时间欧股、欧债、欧元有突出表现的原因。然而,欧债利率大幅下滑,并没有带来欧洲贷款利率的下降。欧洲资产升值,并没有带来就业的改善。欧洲的消费十分低迷,结构性改革裹足不前。除了经常项目逆差有大幅改善之外,其它领域乏善可陈。而经常项目逆差的改善,也是建立在扼杀消费的基础上的,这个对税收、对投资并非好事。笔者认为,欧洲经济复苏与美国复苏不可同日而语。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在房地产市场推倒重来,房价重现均衡点后出现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建立在劳工市场再度制造就业机会基础之上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源自银行体系完成资本重组,业务开始缓慢恢复。同时,美国经济体制的灵活性和科技产业的创新能力,实非欧洲所能堪比。美国联邦政府和联邦储备局所受到的制度性制肘,也比欧洲同行少许多。一言以蔽之,欧洲尚未修复内生增长动力机制,经济复苏严重依赖于出口。但是高企的欧元汇率和不安的地缘政治,恰恰封住了唯一的增长引擎,于是以德国为首的核心国家也陷入了增长难的境地。欧债危机会否因此重燃?未必。增长缺乏动力,通缩压力升高,给了欧洲央行一个加大货币政策宽松力度的理由。欧洲央行的高流动性和负利率措施,在正常情况下,足以维持国债市场的秩序,暂时见不到重债国发债成本骤升的警讯。但是恢复经济活力,就不是靠货币当局的帽子戏法可以解决得了的。笔者预期在可预见的将来,欧洲均在零增长线上沉浮。值得令人欣慰的是,欧洲银行趁市场情绪好转,在今年筹集了近千亿欧元资金,对于充实资本金大有帮助,也使十月份的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比较好看。令人没有把握的是,银行会不会因此而开始向实体经济借贷,目前银行业丧失金融中介功能是世界性现象。需要指出的是,欧洲银行对同业拆借市场的依赖度远高过美国银行,一旦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欧洲所面临的资金成本压力不比美国小。欧洲的债务风险有所缓     欧债危机爆发至今,四年有余。欧洲重债国曾经到了破产的边缘,欧元一度风雨飘渺,但是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一句“whateverit takes”,魔术般地改变了市场的情绪,化腐朽为神奇,欧元资产受到追捧,在过去一年半成为各资产种类中表现最好的。

和,但是增长动力依然缺失,走出困境需要借助于结构性改革,而此必须跨过一系列社会和政治门槛,殊不易;危机消失后,各国政治家更无自我革命的动力。为维持市场的稳定,相信欧洲货币当局需要推出新的宽松政策,不过没有银行功能的复原,流动性未必因此而进入到实体经济。从衍生品价格上看,市场正在逐步形成一个欧洲经济重回衰退共识,但是对欧洲央行愿意做什么、能够做什么仍有争论。其实欧洲货币当局也很烦恼,德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已经不到1%了,意大利债务的风险溢价只有1.2个百分点,再推QE不仅效果未必佳,也势必进一步扭曲市场机制,传递错误的风险讯号。欧洲需要富有创意的货币政策,更需要财政、就业市场、社会福利体系等深层次改革相配合,需要在竞争力上突破,在观念上与时俱进。欧洲的经济复苏,仍有漫长的道路要走。病危通知取消了,不代表病人可以出院,更不意味着病人的体能和免疫力已全面康复。全球经济与政策前景的此消彼长,对于资金流向、资产价格、汇率均有直接影响。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但是欧洲经济在轻微复苏后,再次陷入停滞,不仅欧猪国家失业依然高企,核心国家德国、法国也面临增长困境,“猪瘟”有蔓延的迹象。第二季度欧洲的经济数据,再次提醒市场欧洲的复苏十分脆弱,形势依然严峻。

    究竟应该如何判断欧洲的经济形势?如何审视风险?笔者认为,欧洲迄今的复苏,是金融资产价格的复苏,实体经济离复苏尚有距离,流动性充实掩盖了结构性改革的缺失,欧洲央行唱独角戏的局面并未有实质性的改观,地缘政治风险更无须赘言。

债市,带动债市、欧元上涨,令在全球利率水平一片低下环境下的资金找到一方高收益的乐土,大量资金涌入欧元资产,水涨船高。这就是前一段时间欧股、欧债、欧元有突出表现的原因。然而,欧债利率大幅下滑,并没有带来欧洲贷款利率的下降。欧洲资产升值,并没有带来就业的改善。欧洲的消费十分低迷,结构性改革裹足不前。除了经常项目逆差有大幅改善之外,其它领域乏善可陈。而经常项目逆差的改善,也是建立在扼杀消费的基础上的,这个对税收、对投资并非好事。笔者认为,欧洲经济复苏与美国复苏不可同日而语。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在房地产市场推倒重来,房价重现均衡点后出现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建立在劳工市场再度制造就业机会基础之上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源自银行体系完成资本重组,业务开始缓慢恢复。同时,美国经济体制的灵活性和科技产业的创新能力,实非欧洲所能堪比。美国联邦政府和联邦储备局所受到的制度性制肘,也比欧洲同行少许多。一言以蔽之,欧洲尚未修复内生增长动力机制,经济复苏严重依赖于出口。但是高企的欧元汇率和不安的地缘政治,恰恰封住了唯一的增长引擎,于是以德国为首的核心国家也陷入了增长难的境地。欧债危机会否因此重燃?未必。增长缺乏动力,通缩压力升高,给了欧洲央行一个加大货币政策宽松力度的理由。欧洲央行的高流动性和负利率措施,在正常情况下,足以维持国债市场的秩序,暂时见不到重债国发债成本骤升的警讯。但是恢复经济活力,就不是靠货币当局的帽子戏法可以解决得了的。笔者预期在可预见的将来,欧洲均在零增长线上沉浮。值得令人欣慰的是,欧洲银行趁市场情绪好转,在今年筹集了近千亿欧元资金,对于充实资本金大有帮助,也使十月份的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比较好看。令人没有把握的是,银行会不会因此而开始向实体经济借贷,目前银行业丧失金融中介功能是世界性现象。需要指出的是,欧洲银行对同业拆借市场的依赖度远高过美国银行,一旦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欧洲所面临的资金成本压力不比美国小。欧洲的债务风险有所缓     坦率地说,德拉吉“whatever it takes”这出空城计,效果奇佳。碍于制度性限制,欧洲央行无法如美国联储那样直接购买国债,成为对冲基金肆无忌惮沽空重债国债券的原因,发债成本越来越高,这是自我生成的恶性循环,而且可能更多的国家被卷进去,欧元区爆发全面危机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

    欧洲央行作出的紧急对策,是曲线QE。欧洲央行本身无法购买国债,但是它可以提供无限量的、超低成本的流动性给银行,由银行来购买债券。此举一石二鸟,既拉低了国债发行成本,又为银行提供了无风险(只要欧洲央行不倒闭)套利机会,为身处危机漩涡中心的重债国家和银行同时提供了喘息的机会。是乃央行历史上的经典之作、神来之笔。

    国债利率回落,舒缓了重债政府的短期偿债压力,也使其长期偿债能力看上去不那么吃力。短期债务前景的改善,吸引资金进入债市,带动债市、欧元上涨,令在全球利率水平一片低下环境下的资金找到一方高收益的乐土,大量资金涌入欧元资产,水涨船高。这就是前一段时间欧股、欧债、欧元有突出表现的原因。

“今天欧洲经济师的presentation里,已经找不到债务GDP比率的图表了”,笔者的一位基金经理客户喃喃道。其实,欧洲的公共债务GDP比率现在还在上升。压缩债务的举措遭遇到社会压力,GDP又不见增长,欧洲的债务比率便无法改善,这是显而易见的。改变了的,是市场情绪,是分析员们的报告内容。欧债危机爆发至今,四年有余。欧洲重债国曾经到了破产的边缘,欧元一度风雨飘渺,但是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一句“whateverit takes”,魔术般地改变了市场的情绪,化腐朽为神奇,欧元资产受到追捧,在过去一年半成为各资产种类中表现最好的。但是欧洲经济在轻微复苏后,再次陷入停滞,不仅欧猪国家失业依然高企,核心国家德国、法国也面临增长困境,“猪瘟”有蔓延的迹象。第二季度欧洲的经济数据,再次提醒市场欧洲的复苏十分脆弱,形势依然严峻。究竟应该如何判断欧洲的经济形势?如何审视风险?笔者认为,欧洲迄今的复苏,是金融资产价格的复苏,实体经济离复苏尚有距离,流动性充实掩盖了结构性改革的缺失,欧洲央行唱独角戏的局面并未有实质性的改观,地缘政治风险更无须赘言。坦率地说,德拉吉“whatever it takes”这出空城计,效果奇佳。碍于制度性限制,欧洲央行无法如美国联储那样直接购买国债,成为对冲基金肆无忌惮沽空重债国债券的原因,发债成本越来越高,这是自我生成的恶性循环,而且可能更多的国家被卷进去,欧元区爆发全面危机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欧洲央行作出的紧急对策,是曲线QE。欧洲央行本身无法购买国债,但是它可以提供无限量的、超低成本的流动性给银行,由银行来购买债券。此举一石二鸟,既拉低了国债发行成本,又为银行提供了无风险(只要欧洲央行不倒闭)套利机会,为身处危机漩涡中心的重债国家和银行同时提供了喘息的机会。是乃央行历史上的经典之作、神来之笔。国债利率回落,舒缓了重债政府的短期偿债压力,也使其长期偿债能力看上去不那么吃力。短期债务前景的改善,吸引资金进入

债市,带动债市、欧元上涨,令在全球利率水平一片低下环境下的资金找到一方高收益的乐土,大量资金涌入欧元资产,水涨船高。这就是前一段时间欧股、欧债、欧元有突出表现的原因。然而,欧债利率大幅下滑,并没有带来欧洲贷款利率的下降。欧洲资产升值,并没有带来就业的改善。欧洲的消费十分低迷,结构性改革裹足不前。除了经常项目逆差有大幅改善之外,其它领域乏善可陈。而经常项目逆差的改善,也是建立在扼杀消费的基础上的,这个对税收、对投资并非好事。笔者认为,欧洲经济复苏与美国复苏不可同日而语。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在房地产市场推倒重来,房价重现均衡点后出现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建立在劳工市场再度制造就业机会基础之上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源自银行体系完成资本重组,业务开始缓慢恢复。同时,美国经济体制的灵活性和科技产业的创新能力,实非欧洲所能堪比。美国联邦政府和联邦储备局所受到的制度性制肘,也比欧洲同行少许多。一言以蔽之,欧洲尚未修复内生增长动力机制,经济复苏严重依赖于出口。但是高企的欧元汇率和不安的地缘政治,恰恰封住了唯一的增长引擎,于是以德国为首的核心国家也陷入了增长难的境地。欧债危机会否因此重燃?未必。增长缺乏动力,通缩压力升高,给了欧洲央行一个加大货币政策宽松力度的理由。欧洲央行的高流动性和负利率措施,在正常情况下,足以维持国债市场的秩序,暂时见不到重债国发债成本骤升的警讯。但是恢复经济活力,就不是靠货币当局的帽子戏法可以解决得了的。笔者预期在可预见的将来,欧洲均在零增长线上沉浮。值得令人欣慰的是,欧洲银行趁市场情绪好转,在今年筹集了近千亿欧元资金,对于充实资本金大有帮助,也使十月份的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比较好看。令人没有把握的是,银行会不会因此而开始向实体经济借贷,目前银行业丧失金融中介功能是世界性现象。需要指出的是,欧洲银行对同业拆借市场的依赖度远高过美国银行,一旦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欧洲所面临的资金成本压力不比美国小。欧洲的债务风险有所缓    然而,欧债利率大幅下滑,并没有带来欧洲贷款利率的下降。欧洲资产升值,并没有带来就业的改善。欧洲的消费十分低迷,结构性改革裹足不前。除了经常项目逆差有大幅改善之外,其它领域乏善可陈。而经常项目逆差的改善,也是建立在扼杀消费的基础上的,这个对税收、对投资并非好事。

和,但是增长动力依然缺失,走出困境需要借助于结构性改革,而此必须跨过一系列社会和政治门槛,殊不易;危机消失后,各国政治家更无自我革命的动力。为维持市场的稳定,相信欧洲货币当局需要推出新的宽松政策,不过没有银行功能的复原,流动性未必因此而进入到实体经济。从衍生品价格上看,市场正在逐步形成一个欧洲经济重回衰退共识,但是对欧洲央行愿意做什么、能够做什么仍有争论。其实欧洲货币当局也很烦恼,德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已经不到1%了,意大利债务的风险溢价只有1.2个百分点,再推QE不仅效果未必佳,也势必进一步扭曲市场机制,传递错误的风险讯号。欧洲需要富有创意的货币政策,更需要财政、就业市场、社会福利体系等深层次改革相配合,需要在竞争力上突破,在观念上与时俱进。欧洲的经济复苏,仍有漫长的道路要走。病危通知取消了,不代表病人可以出院,更不意味着病人的体能和免疫力已全面康复。全球经济与政策前景的此消彼长,对于资金流向、资产价格、汇率均有直接影响。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笔者认为,欧洲经济复苏与美国复苏不可同日而语。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在房地产市场推倒重来,房价重现均衡点后出现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建立在劳工市场再度制造就业机会基础之上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源自银行体系完成资本重组,业务开始缓慢恢复。同时,美国经济体制的灵活性和科技产业的创新能力,实非欧洲所能堪比。美国联邦政府和联邦储备局所受到的制度性制肘,也比欧洲同行少许多。

    一言以蔽之,欧洲尚未修复内生增长动力机制,经济复苏严重依赖于出口。但是高企的欧元汇率和不安的地缘政治,恰恰封住了唯一的增长引擎,于是以德国为首的核心国家也陷入了增长难的境地。

和,但是增长动力依然缺失,走出困境需要借助于结构性改革,而此必须跨过一系列社会和政治门槛,殊不易;危机消失后,各国政治家更无自我革命的动力。为维持市场的稳定,相信欧洲货币当局需要推出新的宽松政策,不过没有银行功能的复原,流动性未必因此而进入到实体经济。从衍生品价格上看,市场正在逐步形成一个欧洲经济重回衰退共识,但是对欧洲央行愿意做什么、能够做什么仍有争论。其实欧洲货币当局也很烦恼,德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已经不到1%了,意大利债务的风险溢价只有1.2个百分点,再推QE不仅效果未必佳,也势必进一步扭曲市场机制,传递错误的风险讯号。欧洲需要富有创意的货币政策,更需要财政、就业市场、社会福利体系等深层次改革相配合,需要在竞争力上突破,在观念上与时俱进。欧洲的经济复苏,仍有漫长的道路要走。病危通知取消了,不代表病人可以出院,更不意味着病人的体能和免疫力已全面康复。全球经济与政策前景的此消彼长,对于资金流向、资产价格、汇率均有直接影响。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欧债危机会否因此重燃?未必。增长缺乏动力,通缩压力升高,给了欧洲央行一个加大货币政策宽松力度的理由。欧洲央行的高流动性和负利率措施,在正常情况下,足以维持国债市场的秩序,暂时见不到重债国发债成本骤升的警讯。但是恢复经济活力,就不是靠货币当局的帽子戏法可以解决得了的。笔者预期在可预见的将来,欧洲均在零增长线上沉浮。

    值得令人欣慰的是,欧洲银行趁市场情绪好转,在今年筹集了近千亿欧元资金,对于充实资本金大有帮助,也使十月份的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比较好看。令人没有把握的是,银行会不会因此而开始向实体经济借贷,目前银行业丧失金融中介功能是世界性现象。需要指出的是,欧洲银行对同业拆借市场的依赖度远高过美国银行,一旦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欧洲所面临的资金成本压力不比美国小。

债市,带动债市、欧元上涨,令在全球利率水平一片低下环境下的资金找到一方高收益的乐土,大量资金涌入欧元资产,水涨船高。这就是前一段时间欧股、欧债、欧元有突出表现的原因。然而,欧债利率大幅下滑,并没有带来欧洲贷款利率的下降。欧洲资产升值,并没有带来就业的改善。欧洲的消费十分低迷,结构性改革裹足不前。除了经常项目逆差有大幅改善之外,其它领域乏善可陈。而经常项目逆差的改善,也是建立在扼杀消费的基础上的,这个对税收、对投资并非好事。笔者认为,欧洲经济复苏与美国复苏不可同日而语。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在房地产市场推倒重来,房价重现均衡点后出现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建立在劳工市场再度制造就业机会基础之上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源自银行体系完成资本重组,业务开始缓慢恢复。同时,美国经济体制的灵活性和科技产业的创新能力,实非欧洲所能堪比。美国联邦政府和联邦储备局所受到的制度性制肘,也比欧洲同行少许多。一言以蔽之,欧洲尚未修复内生增长动力机制,经济复苏严重依赖于出口。但是高企的欧元汇率和不安的地缘政治,恰恰封住了唯一的增长引擎,于是以德国为首的核心国家也陷入了增长难的境地。欧债危机会否因此重燃?未必。增长缺乏动力,通缩压力升高,给了欧洲央行一个加大货币政策宽松力度的理由。欧洲央行的高流动性和负利率措施,在正常情况下,足以维持国债市场的秩序,暂时见不到重债国发债成本骤升的警讯。但是恢复经济活力,就不是靠货币当局的帽子戏法可以解决得了的。笔者预期在可预见的将来,欧洲均在零增长线上沉浮。值得令人欣慰的是,欧洲银行趁市场情绪好转,在今年筹集了近千亿欧元资金,对于充实资本金大有帮助,也使十月份的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比较好看。令人没有把握的是,银行会不会因此而开始向实体经济借贷,目前银行业丧失金融中介功能是世界性现象。需要指出的是,欧洲银行对同业拆借市场的依赖度远高过美国银行,一旦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欧洲所面临的资金成本压力不比美国小。欧洲的债务风险有所缓     欧洲的债务风险有所缓和,但是增长动力依然缺失,走出困境需要借助于结构性改革,而此必须跨过一系列社会和政治门槛,殊不易;危机消失后,各国政治家更无自我革命的动力。为维持市场的稳定,相信欧洲货币当局需要推出新的宽松政策,不过没有银行功能的复原,流动性未必因此而进入到实体经济。

和,但是增长动力依然缺失,走出困境需要借助于结构性改革,而此必须跨过一系列社会和政治门槛,殊不易;危机消失后,各国政治家更无自我革命的动力。为维持市场的稳定,相信欧洲货币当局需要推出新的宽松政策,不过没有银行功能的复原,流动性未必因此而进入到实体经济。从衍生品价格上看,市场正在逐步形成一个欧洲经济重回衰退共识,但是对欧洲央行愿意做什么、能够做什么仍有争论。其实欧洲货币当局也很烦恼,德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已经不到1%了,意大利债务的风险溢价只有1.2个百分点,再推QE不仅效果未必佳,也势必进一步扭曲市场机制,传递错误的风险讯号。欧洲需要富有创意的货币政策,更需要财政、就业市场、社会福利体系等深层次改革相配合,需要在竞争力上突破,在观念上与时俱进。欧洲的经济复苏,仍有漫长的道路要走。病危通知取消了,不代表病人可以出院,更不意味着病人的体能和免疫力已全面康复。全球经济与政策前景的此消彼长,对于资金流向、资产价格、汇率均有直接影响。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从衍生品价格上看,市场正在逐步形成一个欧洲经济重回衰退共识,但是对欧洲央行愿意做什么、能够做什么仍有争论。其实欧洲货币当局也很烦恼,德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已经不到1%了,意大利债务的风险溢价只有1.2个百分点,再推QE债市,带动债市、欧元上涨,令在全球利率水平一片低下环境下的资金找到一方高收益的乐土,大量资金涌入欧元资产,水涨船高。这就是前一段时间欧股、欧债、欧元有突出表现的原因。然而,欧债利率大幅下滑,并没有带来欧洲贷款利率的下降。欧洲资产升值,并没有带来就业的改善。欧洲的消费十分低迷,结构性改革裹足不前。除了经常项目逆差有大幅改善之外,其它领域乏善可陈。而经常项目逆差的改善,也是建立在扼杀消费的基础上的,这个对税收、对投资并非好事。笔者认为,欧洲经济复苏与美国复苏不可同日而语。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在房地产市场推倒重来,房价重现均衡点后出现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建立在劳工市场再度制造就业机会基础之上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源自银行体系完成资本重组,业务开始缓慢恢复。同时,美国经济体制的灵活性和科技产业的创新能力,实非欧洲所能堪比。美国联邦政府和联邦储备局所受到的制度性制肘,也比欧洲同行少许多。一言以蔽之,欧洲尚未修复内生增长动力机制,经济复苏严重依赖于出口。但是高企的欧元汇率和不安的地缘政治,恰恰封住了唯一的增长引擎,于是以德国为首的核心国家也陷入了增长难的境地。欧债危机会否因此重燃?未必。增长缺乏动力,通缩压力升高,给了欧洲央行一个加大货币政策宽松力度的理由。欧洲央行的高流动性和负利率措施,在正常情况下,足以维持国债市场的秩序,暂时见不到重债国发债成本骤升的警讯。但是恢复经济活力,就不是靠货币当局的帽子戏法可以解决得了的。笔者预期在可预见的将来,欧洲均在零增长线上沉浮。值得令人欣慰的是,欧洲银行趁市场情绪好转,在今年筹集了近千亿欧元资金,对于充实资本金大有帮助,也使十月份的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比较好看。令人没有把握的是,银行会不会因此而开始向实体经济借贷,目前银行业丧失金融中介功能是世界性现象。需要指出的是,欧洲银行对同业拆借市场的依赖度远高过美国银行,一旦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欧洲所面临的资金成本压力不比美国小。欧洲的债务风险有所缓不仅效果未必佳,也势必进一步扭曲市场机制,传递错误的风险讯号。欧洲需要富有创意的货币政策,更需要财政、就业市场、社会福利体系等深层次改革相配合,需要在竞争力上突破,在观念上与时俱进。

    欧洲的经济复苏,仍有漫长的道路要走。病危通知取消了,不代表病人可以出院,更不意味着病人的体能和免疫力已全面康复。全球经济与政策前景的此消彼长,对于资金流向、资产价格、汇率均有直接影响。

债市,带动债市、欧元上涨,令在全球利率水平一片低下环境下的资金找到一方高收益的乐土,大量资金涌入欧元资产,水涨船高。这就是前一段时间欧股、欧债、欧元有突出表现的原因。然而,欧债利率大幅下滑,并没有带来欧洲贷款利率的下降。欧洲资产升值,并没有带来就业的改善。欧洲的消费十分低迷,结构性改革裹足不前。除了经常项目逆差有大幅改善之外,其它领域乏善可陈。而经常项目逆差的改善,也是建立在扼杀消费的基础上的,这个对税收、对投资并非好事。笔者认为,欧洲经济复苏与美国复苏不可同日而语。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在房地产市场推倒重来,房价重现均衡点后出现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是建立在劳工市场再度制造就业机会基础之上的。美国的经济复苏,源自银行体系完成资本重组,业务开始缓慢恢复。同时,美国经济体制的灵活性和科技产业的创新能力,实非欧洲所能堪比。美国联邦政府和联邦储备局所受到的制度性制肘,也比欧洲同行少许多。一言以蔽之,欧洲尚未修复内生增长动力机制,经济复苏严重依赖于出口。但是高企的欧元汇率和不安的地缘政治,恰恰封住了唯一的增长引擎,于是以德国为首的核心国家也陷入了增长难的境地。欧债危机会否因此重燃?未必。增长缺乏动力,通缩压力升高,给了欧洲央行一个加大货币政策宽松力度的理由。欧洲央行的高流动性和负利率措施,在正常情况下,足以维持国债市场的秩序,暂时见不到重债国发债成本骤升的警讯。但是恢复经济活力,就不是靠货币当局的帽子戏法可以解决得了的。笔者预期在可预见的将来,欧洲均在零增长线上沉浮。值得令人欣慰的是,欧洲银行趁市场情绪好转,在今年筹集了近千亿欧元资金,对于充实资本金大有帮助,也使十月份的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比较好看。令人没有把握的是,银行会不会因此而开始向实体经济借贷,目前银行业丧失金融中介功能是世界性现象。需要指出的是,欧洲银行对同业拆借市场的依赖度远高过美国银行,一旦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欧洲所面临的资金成本压力不比美国小。欧洲的债务风险有所缓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今天欧洲经济师的presentation里,已经找不到债务GDP比率的图表了”,笔者的一位基金经理客户喃喃道。其实,欧洲的公共债务GDP比率现在还在上升。压缩债务的举措遭遇到社会压力,GDP又不见增长,欧洲的债务比率便无法改善,这是显而易见的。改变了的,是市场情绪,是分析员们的报告内容。欧债危机爆发至今,四年有余。欧洲重债国曾经到了破产的边缘,欧元一度风雨飘渺,但是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一句“whateverit takes”,魔术般地改变了市场的情绪,化腐朽为神奇,欧元资产受到追捧,在过去一年半成为各资产种类中表现最好的。但是欧洲经济在轻微复苏后,再次陷入停滞,不仅欧猪国家失业依然高企,核心国家德国、法国也面临增长困境,“猪瘟”有蔓延的迹象。第二季度欧洲的经济数据,再次提醒市场欧洲的复苏十分脆弱,形势依然严峻。究竟应该如何判断欧洲的经济形势?如何审视风险?笔者认为,欧洲迄今的复苏,是金融资产价格的复苏,实体经济离复苏尚有距离,流动性充实掩盖了结构性改革的缺失,欧洲央行唱独角戏的局面并未有实质性的改观,地缘政治风险更无须赘言。坦率地说,德拉吉“whatever it takes”这出空城计,效果奇佳。碍于制度性限制,欧洲央行无法如美国联储那样直接购买国债,成为对冲基金肆无忌惮沽空重债国债券的原因,发债成本越来越高,这是自我生成的恶性循环,而且可能更多的国家被卷进去,欧元区爆发全面危机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欧洲央行作出的紧急对策,是曲线QE。欧洲央行本身无法购买国债,但是它可以提供无限量的、超低成本的流动性给银行,由银行来购买债券。此举一石二鸟,既拉低了国债发行成本,又为银行提供了无风险(只要欧洲央行不倒闭)套利机会,为身处危机漩涡中心的重债国家和银行同时提供了喘息的机会。是乃央行历史上的经典之作、神来之笔。国债利率回落,舒缓了重债政府的短期偿债压力,也使其长期偿债能力看上去不那么吃力。短期债务前景的改善,吸引资金进入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