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消费税救不了安倍

出短期财政刺激措施;3)通过提高就业市场活力、减少监管、降企业税和加入自由贸易区等结构性改革打造可持续的增长动力。是所谓安倍经济学之三支箭。第一二支箭射了出去,曾经触发日元大幅贬值,股市一度暴涨,但是现在看来它们对经济的帮助远没有对股价那么好。理论上讲,日元贬值应该利好出口,抑制进口,为日本经济带来立竿见影的刺激效果。然而事实上,由于生产线早已外移,除个别产业外贬值对日本出口的提振作用远远弱过预期。反而属于刚性需求的能源进口因币值变化而大增,贸易逆差迭创记录。通货膨胀距离央行2%的目标尚有差距,但是物价确有上升。不过,物价上升源自进口通胀,国内企业未能享受到加价的好处,消费者却惨遭通胀之税。日本银行盯CPI的政策,得到似是而非的结果,不仅不能刺激投资,反而抑制实际消费力。安倍经济学的最大死穴在就业市场。日本企业盈利去年增长接近五成,但是员工花红仅微增1%,家庭收入仍处负增长。企业现金收入对GDP的占比跳升到13.4%,但是企业资本开支对GDP的占比却依然维持在超低的7.3%,企业对投资仍然没有信心。不少分析员将日本企业盈利改善归功于汇率

日本于4,其实利润主要来自成本削减。靠砍开支过日子,企业自然不愿意在雇佣和工资上大开银包,少了收入预期的改善,消费无从发力,所谓经济复苏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安倍经济学中的第一二支箭,不过是助推器,打造可持续增长还要靠结构性改革。但是结构性改革必然要面对各种利益集团的制肘,除了不利增长的消费税外,安倍在此领域并无值得圈点之作。而且他本人几乎将所有精力倾注在修宪和外交上,结构改革举步维艰。日本通过改革跳出增长陷阱的窗口期,似乎已渐渐关闭,连滨田教授也忍不住给改革一个“E”的评分。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1日将消费税率由5%提高到8%,安倍经济学总算在削减赤字上迈出了一步。日本的公共债务负担超过GDP240%,政府收入中54%用来支付利息开支,而目前的发债成本已经处在人为的低无可低的水平。可见财政改革势在必行,提高税收刻不容缓。

日本于4月1日将消费税率由5%提高到8%,安倍经济学总算在削减赤字上迈出了一步。日本的公共债务负担超过GDP240%,政府收入中54%用来支付利息开支,而目前的发债成本已经处在人为的低无可低的水平。可见财政改革势在必行,提高税收刻不容缓。然而光靠加税,日本经济是走不出目前的困境的。结构性改革,也不是光靠加税就可以交差的。安倍经济学推出至今已有一年半,成效如何?前景又如何?观点见仁见智。安倍经济学的幕后主脑、耶鲁大学教授滨田宏一,对其成效评价较高,而且声言一旦经济下滑,必须采取进一步的量化宽松政策。滨田的学生、日本银行前总裁白川绪方在瑞信举办的研讨会上,对迄今的宽松政策评价颇低,私底下直言安倍经济学快要走到尽头。目前看来,日本经济在今年前两个季度均可以录得4%以上的增速,分别受惠于消费税调高前居民的提前购买和政府为稳定经济所推出的额外公共开支,这应该是此轮安倍经济学可以带来的最大增长红利。至下半年,经济增长速度回落到百分之一以下,日元贬值所带来的短暂动力消失,经济的持续增长机制未见形成。安倍经济学的主轴在于1)扩张基础货币贬值汇率;2)推 然而光靠加税,日本经济是走不出目前的困境的。结构性改革,也不是光靠加税就可以交差的。安倍经济学推出至今已有一年半,成效如何?前景又如何?观点见仁见智。安倍经济学的幕后主脑、耶鲁大学教授滨田宏一,对其成效评价较高,而且声言一旦经济下滑,必须采取进一步的量化宽松政策。滨田的学生、日本银行前总裁白川绪方在瑞信举办的研讨会上,对迄今的宽松政策评价颇低,私底下直言安倍经济学快要走到尽头。

目前看来,日本经济在今年前两个季度均可以录得4%以上的增速,分别受惠于消费税调高前居民的提前购买和政府为稳定经济所推出的额外公共开支,这应该是此轮安倍经济学可以带来的最大增长红利。至下半年,经济增长速度回落到百分之一以下,日元贬值所带来的短暂动力消失,经济的持续增长机制未见形成。

,其实利润主要来自成本削减。靠砍开支过日子,企业自然不愿意在雇佣和工资上大开银包,少了收入预期的改善,消费无从发力,所谓经济复苏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安倍经济学中的第一二支箭,不过是助推器,打造可持续增长还要靠结构性改革。但是结构性改革必然要面对各种利益集团的制肘,除了不利增长的消费税外,安倍在此领域并无值得圈点之作。而且他本人几乎将所有精力倾注在修宪和外交上,结构改革举步维艰。日本通过改革跳出增长陷阱的窗口期,似乎已渐渐关闭,连滨田教授也忍不住给改革一个“E”的评分。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出短期财政刺激措施;3)通过提高就业市场活力、减少监管、降企业税和加入自由贸易区等结构性改革打造可持续的增长动力。是所谓安倍经济学之三支箭。第一二支箭射了出去,曾经触发日元大幅贬值,股市一度暴涨,但是现在看来它们对经济的帮助远没有对股价那么好。理论上讲,日元贬值应该利好出口,抑制进口,为日本经济带来立竿见影的刺激效果。然而事实上,由于生产线早已外移,除个别产业外贬值对日本出口的提振作用远远弱过预期。反而属于刚性需求的能源进口因币值变化而大增,贸易逆差迭创记录。通货膨胀距离央行2%的目标尚有差距,但是物价确有上升。不过,物价上升源自进口通胀,国内企业未能享受到加价的好处,消费者却惨遭通胀之税。日本银行盯CPI的政策,得到似是而非的结果,不仅不能刺激投资,反而抑制实际消费力。安倍经济学的最大死穴在就业市场。日本企业盈利去年增长接近五成,但是员工花红仅微增1%,家庭收入仍处负增长。企业现金收入对GDP的占比跳升到13.4%,但是企业资本开支对GDP的占比却依然维持在超低的7.3%,企业对投资仍然没有信心。不少分析员将日本企业盈利改善归功于汇率 安倍经济学的主轴在于1)扩张基础货币/贬值汇率;2,其实利润主要来自成本削减。靠砍开支过日子,企业自然不愿意在雇佣和工资上大开银包,少了收入预期的改善,消费无从发力,所谓经济复苏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安倍经济学中的第一二支箭,不过是助推器,打造可持续增长还要靠结构性改革。但是结构性改革必然要面对各种利益集团的制肘,除了不利增长的消费税外,安倍在此领域并无值得圈点之作。而且他本人几乎将所有精力倾注在修宪和外交上,结构改革举步维艰。日本通过改革跳出增长陷阱的窗口期,似乎已渐渐关闭,连滨田教授也忍不住给改革一个“E”的评分。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推出短期财政刺激措施;3)通过提高就业市场活力、减少监管、降企业税和加入自由贸易区等结构性改革打造可持续的增长动力。是所谓安倍经济学之三支箭。第一二支箭射了出去,曾经触发日元大幅贬值,股市一度暴涨,但是现在看来它们对经济的帮助远没有对股价那么好。

理论上讲,日元贬值应该利好出口,抑制进口,为日本经济带来立竿见影的刺激效果。然而事实上,由于生产线早已外移,除个别产业外贬值对日本出口的提振作用远远弱过预期。反而属于刚性需求的能源进口因币值变化而大增,贸易逆差迭创记录。通货膨胀距离央行2%的目标尚有差距,但是物价确有上升。不过,物价上升源自进口通胀,国内企业未能享受到加价的好处,消费者却惨遭通胀之税。日本银行盯CPI的政策,得到似是而非的结果,不仅不能刺激投资,反而抑制实际消费力。

日本于4月1日将消费税率由5%提高到8%,安倍经济学总算在削减赤字上迈出了一步。日本的公共债务负担超过GDP240%,政府收入中54%用来支付利息开支,而目前的发债成本已经处在人为的低无可低的水平。可见财政改革势在必行,提高税收刻不容缓。然而光靠加税,日本经济是走不出目前的困境的。结构性改革,也不是光靠加税就可以交差的。安倍经济学推出至今已有一年半,成效如何?前景又如何?观点见仁见智。安倍经济学的幕后主脑、耶鲁大学教授滨田宏一,对其成效评价较高,而且声言一旦经济下滑,必须采取进一步的量化宽松政策。滨田的学生、日本银行前总裁白川绪方在瑞信举办的研讨会上,对迄今的宽松政策评价颇低,私底下直言安倍经济学快要走到尽头。目前看来,日本经济在今年前两个季度均可以录得4%以上的增速,分别受惠于消费税调高前居民的提前购买和政府为稳定经济所推出的额外公共开支,这应该是此轮安倍经济学可以带来的最大增长红利。至下半年,经济增长速度回落到百分之一以下,日元贬值所带来的短暂动力消失,经济的持续增长机制未见形成。安倍经济学的主轴在于1)扩张基础货币贬值汇率;2)推 安倍经济学的最大死穴在就业市场。日本企业盈利去年增长接近五成,但是员工花红仅微增1%,家庭收入仍处负增长。企业现金收入对GDP的占比跳升到13.4%,但是企业资本开支对GDP,其实利润主要来自成本削减。靠砍开支过日子,企业自然不愿意在雇佣和工资上大开银包,少了收入预期的改善,消费无从发力,所谓经济复苏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安倍经济学中的第一二支箭,不过是助推器,打造可持续增长还要靠结构性改革。但是结构性改革必然要面对各种利益集团的制肘,除了不利增长的消费税外,安倍在此领域并无值得圈点之作。而且他本人几乎将所有精力倾注在修宪和外交上,结构改革举步维艰。日本通过改革跳出增长陷阱的窗口期,似乎已渐渐关闭,连滨田教授也忍不住给改革一个“E”的评分。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的占比却依然维持在超低的7.3%,企业对投资仍然没有信心。不少分析员将日本企业盈利改善归功于汇率,其实利润主要来自成本削减。靠砍开支过日子,企业自然不愿意在雇佣和工资上大开银包,少了收入预期的改善,消费无从发力,所谓经济复苏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

安倍经济学中的第一二支箭,不过是助推器,打造可持续增长还要靠结构性改革。但是结构性改革必然要面对各种利益集团的制肘,除了不利增长的消费税外,安倍在此领域并无值得圈点之作。而且他本人几乎将所有精力倾注在修宪和外交上,结构改革举步维艰。日本通过改革跳出增长陷阱的窗口期,似乎已渐渐关闭,连滨田教授也忍不住给改革一个“E”日本于4月1日将消费税率由5%提高到8%,安倍经济学总算在削减赤字上迈出了一步。日本的公共债务负担超过GDP240%,政府收入中54%用来支付利息开支,而目前的发债成本已经处在人为的低无可低的水平。可见财政改革势在必行,提高税收刻不容缓。然而光靠加税,日本经济是走不出目前的困境的。结构性改革,也不是光靠加税就可以交差的。安倍经济学推出至今已有一年半,成效如何?前景又如何?观点见仁见智。安倍经济学的幕后主脑、耶鲁大学教授滨田宏一,对其成效评价较高,而且声言一旦经济下滑,必须采取进一步的量化宽松政策。滨田的学生、日本银行前总裁白川绪方在瑞信举办的研讨会上,对迄今的宽松政策评价颇低,私底下直言安倍经济学快要走到尽头。目前看来,日本经济在今年前两个季度均可以录得4%以上的增速,分别受惠于消费税调高前居民的提前购买和政府为稳定经济所推出的额外公共开支,这应该是此轮安倍经济学可以带来的最大增长红利。至下半年,经济增长速度回落到百分之一以下,日元贬值所带来的短暂动力消失,经济的持续增长机制未见形成。安倍经济学的主轴在于1)扩张基础货币贬值汇率;2)推的评分。

,其实利润主要来自成本削减。靠砍开支过日子,企业自然不愿意在雇佣和工资上大开银包,少了收入预期的改善,消费无从发力,所谓经济复苏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安倍经济学中的第一二支箭,不过是助推器,打造可持续增长还要靠结构性改革。但是结构性改革必然要面对各种利益集团的制肘,除了不利增长的消费税外,安倍在此领域并无值得圈点之作。而且他本人几乎将所有精力倾注在修宪和外交上,结构改革举步维艰。日本通过改革跳出增长陷阱的窗口期,似乎已渐渐关闭,连滨田教授也忍不住给改革一个“E”的评分。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