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伯南克错了

Taper tigerQE退出之王)到Papertiger(纸老虎),美联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中,摧毁了自己苦心经营数十年所累积的信用。从此之后,市场不知如何处置联储的前瞻性指引,从央行政策到市场效率,再到经济风险均因此受到冲击。

贡献。在政策透明度上,不仅伯南克执掌的美联储有问题,中国人民银行也有问题。中国央行在处理6月份“钱荒”问题上就凸显出政策当局与市场之间的对立。笔者举双手赞成人民银行警示风险、改变银行过度投机的立场,部分中小银行长债短借、无视信用风险根本就是定时炸弹。但是人民银行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突然停止银行间流动性供应,大幅拉高利率,制造金融恐慌的做法却值得商榷。尽管政策本意是良好的,资金成本飚升、流动性枯竭却隐含着巨大的金融风险,有可能触发雷曼事件式的连锁反应。监管当局往往认为一切在其掌控之下,却忽略了意想不到的风险渠道,最终酿出大祸的例子,在历史上不断重复,值得借鉴。央行在现代社会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的一举一动影响资产价格,影响国计民生。笔者心目中好的央行既要监管又要沟通,既有原则性又有透明度,在合作、共赢的理念下,维护经济繁荣和币值稳定,降低金融风险和市场不必要的波动。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20135月中,伯南克首次公开谈及tapering(即减少购债计划),6月中,他在国会听证时给出了退出QE的时间表和数值目标。在全球范围内,tapering风潮油然而起,美国国债遭抛售,两个月内利率(十年期国债)飚升100点。资金涌出新兴国家,新兴市场股市、债市市值蒸发超过900预设的时间表。市场一片错愕,债券交易商不知如何定价,说伯南克杀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一点不过分。联储选择暂不启动tapering,自有其道理。1)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是恢复速度较慢,多曲折。失业率迅速回落的最大原因不是工作机会大增,而是许多人士决定退出找工大军,劳动参与率下滑。2)财政紧缩一浪高过一浪,增税和减少开支使经济起码损失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债务上限即将触顶,国会党争下财政状况随时可能演变成市场的定时炸弹。3)按揭利率已有大幅反弹,房地产市场复苏开始放缓。房市何去何从,对美国经济、银行业和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经济能否承受tapering,何时启动tapering,自然是联储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如何作出,则需要与市场沟通,那是央行的责任。9月18日前,几乎所有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均公开表示支持tapering,无论鸽派还是鹰派,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惊人地一致。联储在会前的表态,应该说是误导,起码给了市场一个错觉。联储在沟通上的失策,带来的是市场的振荡、企业的误算和潜在的经济风险。笔者看来,央行与市场之间,并非警察与小偷的关系。尽管金融监管者与市场参与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营造一个稳定、有序、有效的市场却是共赢的选择。如果央行政策缺乏透明度,监管上一味管卡压,市场波动必然大,不仅不利资源最优配置,还人为地放大风险。高明的央行行长,会通过各种渠道与市场沟通,其理念、思路慢慢地渗透到市场与价格之中,及至政策出台时市场早已消化,价格无需大动。格林斯潘制造了美国的信贷泡沫,不过他在提高央行透明度上确有亿美元。按揭市场出现乱潮,汇率市场出现乱潮,资金无所适从。

贡献。在政策透明度上,不仅伯南克执掌的美联储有问题,中国人民银行也有问题。中国央行在处理6月份“钱荒”问题上就凸显出政策当局与市场之间的对立。笔者举双手赞成人民银行警示风险、改变银行过度投机的立场,部分中小银行长债短借、无视信用风险根本就是定时炸弹。但是人民银行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突然停止银行间流动性供应,大幅拉高利率,制造金融恐慌的做法却值得商榷。尽管政策本意是良好的,资金成本飚升、流动性枯竭却隐含着巨大的金融风险,有可能触发雷曼事件式的连锁反应。监管当局往往认为一切在其掌控之下,却忽略了意想不到的风险渠道,最终酿出大祸的例子,在历史上不断重复,值得借鉴。央行在现代社会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的一举一动影响资产价格,影响国计民生。笔者心目中好的央行既要监管又要沟通,既有原则性又有透明度,在合作、共赢的理念下,维护经济繁荣和币值稳定,降低金融风险和市场不必要的波动。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当然,美联储从未说过9月份tapering铁定启动,但是它也从来没有否认过。面对市场一面倒式的预期,美国货币当局也没有给出适当的指引,更没有管理预期,甚至伯南克在5-6预设的时间表。市场一片错愕,债券交易商不知如何定价,说伯南克杀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一点不过分。联储选择暂不启动tapering,自有其道理。1)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是恢复速度较慢,多曲折。失业率迅速回落的最大原因不是工作机会大增,而是许多人士决定退出找工大军,劳动参与率下滑。2)财政紧缩一浪高过一浪,增税和减少开支使经济起码损失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债务上限即将触顶,国会党争下财政状况随时可能演变成市场的定时炸弹。3)按揭利率已有大幅反弹,房地产市场复苏开始放缓。房市何去何从,对美国经济、银行业和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经济能否承受tapering,何时启动tapering,自然是联储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如何作出,则需要与市场沟通,那是央行的责任。9月18日前,几乎所有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均公开表示支持tapering,无论鸽派还是鹰派,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惊人地一致。联储在会前的表态,应该说是误导,起码给了市场一个错觉。联储在沟通上的失策,带来的是市场的振荡、企业的误算和潜在的经济风险。笔者看来,央行与市场之间,并非警察与小偷的关系。尽管金融监管者与市场参与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营造一个稳定、有序、有效的市场却是共赢的选择。如果央行政策缺乏透明度,监管上一味管卡压,市场波动必然大,不仅不利资源最优配置,还人为地放大风险。高明的央行行长,会通过各种渠道与市场沟通,其理念、思路慢慢地渗透到市场与价格之中,及至政策出台时市场早已消化,价格无需大动。格林斯潘制造了美国的信贷泡沫,不过他在提高央行透明度上确有月间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相当一段时期。这段时间,联储最看重的失业率由8.1%迅速降到7.3%,逼近官方设立的6.5%预设的时间表。市场一片错愕,债券交易商不知如何定价,说伯南克杀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一点不过分。联储选择暂不启动tapering,自有其道理。1)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是恢复速度较慢,多曲折。失业率迅速回落的最大原因不是工作机会大增,而是许多人士决定退出找工大军,劳动参与率下滑。2)财政紧缩一浪高过一浪,增税和减少开支使经济起码损失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债务上限即将触顶,国会党争下财政状况随时可能演变成市场的定时炸弹。3)按揭利率已有大幅反弹,房地产市场复苏开始放缓。房市何去何从,对美国经济、银行业和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经济能否承受tapering,何时启动tapering,自然是联储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如何作出,则需要与市场沟通,那是央行的责任。9月18日前,几乎所有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均公开表示支持tapering,无论鸽派还是鹰派,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惊人地一致。联储在会前的表态,应该说是误导,起码给了市场一个错觉。联储在沟通上的失策,带来的是市场的振荡、企业的误算和潜在的经济风险。笔者看来,央行与市场之间,并非警察与小偷的关系。尽管金融监管者与市场参与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营造一个稳定、有序、有效的市场却是共赢的选择。如果央行政策缺乏透明度,监管上一味管卡压,市场波动必然大,不仅不利资源最优配置,还人为地放大风险。高明的央行行长,会通过各种渠道与市场沟通,其理念、思路慢慢地渗透到市场与价格之中,及至政策出台时市场早已消化,价格无需大动。格林斯潘制造了美国的信贷泡沫,不过他在提高央行透明度上确有QE退出目标。民间部门新增230万份就业,符合就业市场明显改善(substantialimprovement)的提法,美国经济形势上的改善令全市场憧憬货币政策转向在即。

预设的时间表。市场一片错愕,债券交易商不知如何定价,说伯南克杀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一点不过分。联储选择暂不启动tapering,自有其道理。1)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是恢复速度较慢,多曲折。失业率迅速回落的最大原因不是工作机会大增,而是许多人士决定退出找工大军,劳动参与率下滑。2)财政紧缩一浪高过一浪,增税和减少开支使经济起码损失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债务上限即将触顶,国会党争下财政状况随时可能演变成市场的定时炸弹。3)按揭利率已有大幅反弹,房地产市场复苏开始放缓。房市何去何从,对美国经济、银行业和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经济能否承受tapering,何时启动tapering,自然是联储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如何作出,则需要与市场沟通,那是央行的责任。9月18日前,几乎所有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均公开表示支持tapering,无论鸽派还是鹰派,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惊人地一致。联储在会前的表态,应该说是误导,起码给了市场一个错觉。联储在沟通上的失策,带来的是市场的振荡、企业的误算和潜在的经济风险。笔者看来,央行与市场之间,并非警察与小偷的关系。尽管金融监管者与市场参与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营造一个稳定、有序、有效的市场却是共赢的选择。如果央行政策缺乏透明度,监管上一味管卡压,市场波动必然大,不仅不利资源最优配置,还人为地放大风险。高明的央行行长,会通过各种渠道与市场沟通,其理念、思路慢慢地渗透到市场与价格之中,及至政策出台时市场早已消化,价格无需大动。格林斯潘制造了美国的信贷泡沫,不过他在提高央行透明度上确有 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召开前,市场预期年底前启动减少购债计划(多数市场参与者预计9预设的时间表。市场一片错愕,债券交易商不知如何定价,说伯南克杀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一点不过分。联储选择暂不启动tapering,自有其道理。1)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是恢复速度较慢,多曲折。失业率迅速回落的最大原因不是工作机会大增,而是许多人士决定退出找工大军,劳动参与率下滑。2)财政紧缩一浪高过一浪,增税和减少开支使经济起码损失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债务上限即将触顶,国会党争下财政状况随时可能演变成市场的定时炸弹。3)按揭利率已有大幅反弹,房地产市场复苏开始放缓。房市何去何从,对美国经济、银行业和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经济能否承受tapering,何时启动tapering,自然是联储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如何作出,则需要与市场沟通,那是央行的责任。9月18日前,几乎所有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均公开表示支持tapering,无论鸽派还是鹰派,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惊人地一致。联储在会前的表态,应该说是误导,起码给了市场一个错觉。联储在沟通上的失策,带来的是市场的振荡、企业的误算和潜在的经济风险。笔者看来,央行与市场之间,并非警察与小偷的关系。尽管金融监管者与市场参与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营造一个稳定、有序、有效的市场却是共赢的选择。如果央行政策缺乏透明度,监管上一味管卡压,市场波动必然大,不仅不利资源最优配置,还人为地放大风险。高明的央行行长,会通过各种渠道与市场沟通,其理念、思路慢慢地渗透到市场与价格之中,及至政策出台时市场早已消化,价格无需大动。格林斯潘制造了美国的信贷泡沫,不过他在提高央行透明度上确有月成事),明年中彻底退出QE2015年中左右政策利率开始上升。

从Taper tiger(QE退出之王)到Papertiger(纸老虎),美联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中,摧毁了自己苦心经营数十年所累积的信用。从此之后,市场不知如何处置联储的前瞻性指引,从央行政策到市场效率,再到经济风险均因此受到冲击。2013年5月中,伯南克首次公开谈及tapering(即减少购债计划),6月中,他在国会听证时给出了退出QE的时间表和数值目标。在全球范围内,tapering风潮油然而起,美国国债遭抛售,两个月内利率(十年期国债)飚升100点。资金涌出新兴国家,新兴市场股市、债市市值蒸发超过900亿美元。按揭市场出现乱潮,汇率市场出现乱潮,资金无所适从。当然,美联储从未说过9月份tapering铁定启动,但是它也从来没有否认过。面对市场一面倒式的预期,美国货币当局也没有给出适当的指引,更没有管理预期,甚至伯南克在5-6月间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相当一段时期。这段时间,联储最看重的失业率由8.1%迅速降到7.3%,逼近官方设立的6.5%的QE退出目标。民间部门新增230万份就业,符合就业市场明显改善(substantialimprovement)的提法,美国经济形势上的改善令全市场憧憬货币政策转向在即。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召开前,市场预期年底前启动减少购债计划(多数市场参与者预计9月成事),明年中彻底退出QE,2015年中左右政策利率开始上升。然而,联储的tapering戛然而止。9月18日会议不仅没有如料开始tapering,官方的语言、预测似乎表示QE退出再无

然而,联储的tapering从Taper tiger(QE退出之王)到Papertiger(纸老虎),美联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中,摧毁了自己苦心经营数十年所累积的信用。从此之后,市场不知如何处置联储的前瞻性指引,从央行政策到市场效率,再到经济风险均因此受到冲击。2013年5月中,伯南克首次公开谈及tapering(即减少购债计划),6月中,他在国会听证时给出了退出QE的时间表和数值目标。在全球范围内,tapering风潮油然而起,美国国债遭抛售,两个月内利率(十年期国债)飚升100点。资金涌出新兴国家,新兴市场股市、债市市值蒸发超过900亿美元。按揭市场出现乱潮,汇率市场出现乱潮,资金无所适从。当然,美联储从未说过9月份tapering铁定启动,但是它也从来没有否认过。面对市场一面倒式的预期,美国货币当局也没有给出适当的指引,更没有管理预期,甚至伯南克在5-6月间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相当一段时期。这段时间,联储最看重的失业率由8.1%迅速降到7.3%,逼近官方设立的6.5%的QE退出目标。民间部门新增230万份就业,符合就业市场明显改善(substantialimprovement)的提法,美国经济形势上的改善令全市场憧憬货币政策转向在即。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召开前,市场预期年底前启动减少购债计划(多数市场参与者预计9月成事),明年中彻底退出QE,2015年中左右政策利率开始上升。然而,联储的tapering戛然而止。9月18日会议不仅没有如料开始tapering,官方的语言、预测似乎表示QE退出再无戛然而止。918日会议不仅没有如料开始tapering从Taper tiger(QE退出之王)到Papertiger(纸老虎),美联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中,摧毁了自己苦心经营数十年所累积的信用。从此之后,市场不知如何处置联储的前瞻性指引,从央行政策到市场效率,再到经济风险均因此受到冲击。2013年5月中,伯南克首次公开谈及tapering(即减少购债计划),6月中,他在国会听证时给出了退出QE的时间表和数值目标。在全球范围内,tapering风潮油然而起,美国国债遭抛售,两个月内利率(十年期国债)飚升100点。资金涌出新兴国家,新兴市场股市、债市市值蒸发超过900亿美元。按揭市场出现乱潮,汇率市场出现乱潮,资金无所适从。当然,美联储从未说过9月份tapering铁定启动,但是它也从来没有否认过。面对市场一面倒式的预期,美国货币当局也没有给出适当的指引,更没有管理预期,甚至伯南克在5-6月间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相当一段时期。这段时间,联储最看重的失业率由8.1%迅速降到7.3%,逼近官方设立的6.5%的QE退出目标。民间部门新增230万份就业,符合就业市场明显改善(substantialimprovement)的提法,美国经济形势上的改善令全市场憧憬货币政策转向在即。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召开前,市场预期年底前启动减少购债计划(多数市场参与者预计9月成事),明年中彻底退出QE,2015年中左右政策利率开始上升。然而,联储的tapering戛然而止。9月18日会议不仅没有如料开始tapering,官方的语言、预测似乎表示QE退出再无,官方的语言、预测似乎表示QE退出再无预设的时间表。市场一片错愕,债券交易商不知如何定价,说伯南克杀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一点不过分。

联储选择暂不启动tapering,自有其道理。1预设的时间表。市场一片错愕,债券交易商不知如何定价,说伯南克杀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一点不过分。联储选择暂不启动tapering,自有其道理。1)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是恢复速度较慢,多曲折。失业率迅速回落的最大原因不是工作机会大增,而是许多人士决定退出找工大军,劳动参与率下滑。2)财政紧缩一浪高过一浪,增税和减少开支使经济起码损失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债务上限即将触顶,国会党争下财政状况随时可能演变成市场的定时炸弹。3)按揭利率已有大幅反弹,房地产市场复苏开始放缓。房市何去何从,对美国经济、银行业和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经济能否承受tapering,何时启动tapering,自然是联储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如何作出,则需要与市场沟通,那是央行的责任。9月18日前,几乎所有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均公开表示支持tapering,无论鸽派还是鹰派,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惊人地一致。联储在会前的表态,应该说是误导,起码给了市场一个错觉。联储在沟通上的失策,带来的是市场的振荡、企业的误算和潜在的经济风险。笔者看来,央行与市场之间,并非警察与小偷的关系。尽管金融监管者与市场参与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营造一个稳定、有序、有效的市场却是共赢的选择。如果央行政策缺乏透明度,监管上一味管卡压,市场波动必然大,不仅不利资源最优配置,还人为地放大风险。高明的央行行长,会通过各种渠道与市场沟通,其理念、思路慢慢地渗透到市场与价格之中,及至政策出台时市场早已消化,价格无需大动。格林斯潘制造了美国的信贷泡沫,不过他在提高央行透明度上确有)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是恢复速度较慢,多曲折。失业率迅速回落的最大原因不是工作机会大增,而是许多人士决定退出找工大军,劳动参与率下滑。2)财政紧缩一浪高过一浪,增税和减少开支使经济起码损失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债务上限即将触顶,国会党争下财政状况随时可能演变成市场的定时炸弹。3)按揭利率已有大幅反弹,房地产市场复苏开始放缓。房市何去何从,对美国经济、银行业和金融市场至关重要。

经济能否承受tapering预设的时间表。市场一片错愕,债券交易商不知如何定价,说伯南克杀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一点不过分。联储选择暂不启动tapering,自有其道理。1)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是恢复速度较慢,多曲折。失业率迅速回落的最大原因不是工作机会大增,而是许多人士决定退出找工大军,劳动参与率下滑。2)财政紧缩一浪高过一浪,增税和减少开支使经济起码损失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债务上限即将触顶,国会党争下财政状况随时可能演变成市场的定时炸弹。3)按揭利率已有大幅反弹,房地产市场复苏开始放缓。房市何去何从,对美国经济、银行业和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经济能否承受tapering,何时启动tapering,自然是联储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如何作出,则需要与市场沟通,那是央行的责任。9月18日前,几乎所有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均公开表示支持tapering,无论鸽派还是鹰派,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惊人地一致。联储在会前的表态,应该说是误导,起码给了市场一个错觉。联储在沟通上的失策,带来的是市场的振荡、企业的误算和潜在的经济风险。笔者看来,央行与市场之间,并非警察与小偷的关系。尽管金融监管者与市场参与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营造一个稳定、有序、有效的市场却是共赢的选择。如果央行政策缺乏透明度,监管上一味管卡压,市场波动必然大,不仅不利资源最优配置,还人为地放大风险。高明的央行行长,会通过各种渠道与市场沟通,其理念、思路慢慢地渗透到市场与价格之中,及至政策出台时市场早已消化,价格无需大动。格林斯潘制造了美国的信贷泡沫,不过他在提高央行透明度上确有,何时启动tapering,自然是联储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如何作出,则需要与市场沟通,那是央行的责任。918从Taper tiger(QE退出之王)到Papertiger(纸老虎),美联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中,摧毁了自己苦心经营数十年所累积的信用。从此之后,市场不知如何处置联储的前瞻性指引,从央行政策到市场效率,再到经济风险均因此受到冲击。2013年5月中,伯南克首次公开谈及tapering(即减少购债计划),6月中,他在国会听证时给出了退出QE的时间表和数值目标。在全球范围内,tapering风潮油然而起,美国国债遭抛售,两个月内利率(十年期国债)飚升100点。资金涌出新兴国家,新兴市场股市、债市市值蒸发超过900亿美元。按揭市场出现乱潮,汇率市场出现乱潮,资金无所适从。当然,美联储从未说过9月份tapering铁定启动,但是它也从来没有否认过。面对市场一面倒式的预期,美国货币当局也没有给出适当的指引,更没有管理预期,甚至伯南克在5-6月间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相当一段时期。这段时间,联储最看重的失业率由8.1%迅速降到7.3%,逼近官方设立的6.5%的QE退出目标。民间部门新增230万份就业,符合就业市场明显改善(substantialimprovement)的提法,美国经济形势上的改善令全市场憧憬货币政策转向在即。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召开前,市场预期年底前启动减少购债计划(多数市场参与者预计9月成事),明年中彻底退出QE,2015年中左右政策利率开始上升。然而,联储的tapering戛然而止。9月18日会议不仅没有如料开始tapering,官方的语言、预测似乎表示QE退出再无日前,几乎所有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均公开表示支持tapering,无论鸽派还是鹰派,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惊人地一致。联储在会前的表态,应该说是误导,起码给了市场一个错觉。

预设的时间表。市场一片错愕,债券交易商不知如何定价,说伯南克杀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一点不过分。联储选择暂不启动tapering,自有其道理。1)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是恢复速度较慢,多曲折。失业率迅速回落的最大原因不是工作机会大增,而是许多人士决定退出找工大军,劳动参与率下滑。2)财政紧缩一浪高过一浪,增税和减少开支使经济起码损失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债务上限即将触顶,国会党争下财政状况随时可能演变成市场的定时炸弹。3)按揭利率已有大幅反弹,房地产市场复苏开始放缓。房市何去何从,对美国经济、银行业和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经济能否承受tapering,何时启动tapering,自然是联储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如何作出,则需要与市场沟通,那是央行的责任。9月18日前,几乎所有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均公开表示支持tapering,无论鸽派还是鹰派,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惊人地一致。联储在会前的表态,应该说是误导,起码给了市场一个错觉。联储在沟通上的失策,带来的是市场的振荡、企业的误算和潜在的经济风险。笔者看来,央行与市场之间,并非警察与小偷的关系。尽管金融监管者与市场参与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营造一个稳定、有序、有效的市场却是共赢的选择。如果央行政策缺乏透明度,监管上一味管卡压,市场波动必然大,不仅不利资源最优配置,还人为地放大风险。高明的央行行长,会通过各种渠道与市场沟通,其理念、思路慢慢地渗透到市场与价格之中,及至政策出台时市场早已消化,价格无需大动。格林斯潘制造了美国的信贷泡沫,不过他在提高央行透明度上确有 联储在沟通上的失策,带来的是市场的振荡、企业的误算和潜在的经济风险。

贡献。在政策透明度上,不仅伯南克执掌的美联储有问题,中国人民银行也有问题。中国央行在处理6月份“钱荒”问题上就凸显出政策当局与市场之间的对立。笔者举双手赞成人民银行警示风险、改变银行过度投机的立场,部分中小银行长债短借、无视信用风险根本就是定时炸弹。但是人民银行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突然停止银行间流动性供应,大幅拉高利率,制造金融恐慌的做法却值得商榷。尽管政策本意是良好的,资金成本飚升、流动性枯竭却隐含着巨大的金融风险,有可能触发雷曼事件式的连锁反应。监管当局往往认为一切在其掌控之下,却忽略了意想不到的风险渠道,最终酿出大祸的例子,在历史上不断重复,值得借鉴。央行在现代社会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的一举一动影响资产价格,影响国计民生。笔者心目中好的央行既要监管又要沟通,既有原则性又有透明度,在合作、共赢的理念下,维护经济繁荣和币值稳定,降低金融风险和市场不必要的波动。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笔者看来,央行与市场之间,并非警察与小偷的关系。尽管金融监管者与市场参与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营造一个稳定、有序、有效的市场却是共赢的选择。如果央行政策缺乏透明度,监管上一味管卡压,市场波动必然大,不仅不利资源最优配置,还人为地放大风险。

高明的央行行长,会通过各种渠道与市场沟通,其理念、思路慢慢地渗透到市场与价格之中,及至政策出台时市场早已消化,价格无需大动。格林斯潘制造了美国的信贷泡沫,不过他在提高央行透明度上确有贡献。

从Taper tiger(QE退出之王)到Papertiger(纸老虎),美联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中,摧毁了自己苦心经营数十年所累积的信用。从此之后,市场不知如何处置联储的前瞻性指引,从央行政策到市场效率,再到经济风险均因此受到冲击。2013年5月中,伯南克首次公开谈及tapering(即减少购债计划),6月中,他在国会听证时给出了退出QE的时间表和数值目标。在全球范围内,tapering风潮油然而起,美国国债遭抛售,两个月内利率(十年期国债)飚升100点。资金涌出新兴国家,新兴市场股市、债市市值蒸发超过900亿美元。按揭市场出现乱潮,汇率市场出现乱潮,资金无所适从。当然,美联储从未说过9月份tapering铁定启动,但是它也从来没有否认过。面对市场一面倒式的预期,美国货币当局也没有给出适当的指引,更没有管理预期,甚至伯南克在5-6月间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相当一段时期。这段时间,联储最看重的失业率由8.1%迅速降到7.3%,逼近官方设立的6.5%的QE退出目标。民间部门新增230万份就业,符合就业市场明显改善(substantialimprovement)的提法,美国经济形势上的改善令全市场憧憬货币政策转向在即。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召开前,市场预期年底前启动减少购债计划(多数市场参与者预计9月成事),明年中彻底退出QE,2015年中左右政策利率开始上升。然而,联储的tapering戛然而止。9月18日会议不仅没有如料开始tapering,官方的语言、预测似乎表示QE退出再无 在政策透明度上,不仅伯南克执掌的美联储有问题,中国人民银行也有问题。中国央行在处理6月份“钱荒”问题上就凸显出政策当局与市场之间的对立。笔者举双手赞成人民银行警示风险、改变银行过度投机的立场,部分中小银行长债短借、无视信用风险根本就是定时炸弹。但是人民银行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突然停止银行间流动性供应,大幅拉高利率,制造金融恐慌的做法却值得商榷。尽管政策本意是良好的,资金成本飚升、流动性枯竭却隐含着巨大的金融风险,有可能触发雷曼事件式的连锁反应。监管当局往往认为一切在其掌控之下,却忽略了意想不到的风险渠道,最终酿出大祸的例子,在历史上不断重复,值得借鉴。

从Taper tiger(QE退出之王)到Papertiger(纸老虎),美联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中,摧毁了自己苦心经营数十年所累积的信用。从此之后,市场不知如何处置联储的前瞻性指引,从央行政策到市场效率,再到经济风险均因此受到冲击。2013年5月中,伯南克首次公开谈及tapering(即减少购债计划),6月中,他在国会听证时给出了退出QE的时间表和数值目标。在全球范围内,tapering风潮油然而起,美国国债遭抛售,两个月内利率(十年期国债)飚升100点。资金涌出新兴国家,新兴市场股市、债市市值蒸发超过900亿美元。按揭市场出现乱潮,汇率市场出现乱潮,资金无所适从。当然,美联储从未说过9月份tapering铁定启动,但是它也从来没有否认过。面对市场一面倒式的预期,美国货币当局也没有给出适当的指引,更没有管理预期,甚至伯南克在5-6月间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相当一段时期。这段时间,联储最看重的失业率由8.1%迅速降到7.3%,逼近官方设立的6.5%的QE退出目标。民间部门新增230万份就业,符合就业市场明显改善(substantialimprovement)的提法,美国经济形势上的改善令全市场憧憬货币政策转向在即。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召开前,市场预期年底前启动减少购债计划(多数市场参与者预计9月成事),明年中彻底退出QE,2015年中左右政策利率开始上升。然而,联储的tapering戛然而止。9月18日会议不仅没有如料开始tapering,官方的语言、预测似乎表示QE退出再无

央行在现代社会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的一举一动影响资产价格,影响国计民生。笔者心目中好的央行既要监管又要沟通,既有原则性又有透明度,在合作、共赢的理念下,维护经济繁荣和币值稳定,降低金融风险和市场不必要的波动。

预设的时间表。市场一片错愕,债券交易商不知如何定价,说伯南克杀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一点不过分。联储选择暂不启动tapering,自有其道理。1)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是恢复速度较慢,多曲折。失业率迅速回落的最大原因不是工作机会大增,而是许多人士决定退出找工大军,劳动参与率下滑。2)财政紧缩一浪高过一浪,增税和减少开支使经济起码损失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债务上限即将触顶,国会党争下财政状况随时可能演变成市场的定时炸弹。3)按揭利率已有大幅反弹,房地产市场复苏开始放缓。房市何去何从,对美国经济、银行业和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经济能否承受tapering,何时启动tapering,自然是联储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如何作出,则需要与市场沟通,那是央行的责任。9月18日前,几乎所有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均公开表示支持tapering,无论鸽派还是鹰派,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惊人地一致。联储在会前的表态,应该说是误导,起码给了市场一个错觉。联储在沟通上的失策,带来的是市场的振荡、企业的误算和潜在的经济风险。笔者看来,央行与市场之间,并非警察与小偷的关系。尽管金融监管者与市场参与者的利益所在不同,营造一个稳定、有序、有效的市场却是共赢的选择。如果央行政策缺乏透明度,监管上一味管卡压,市场波动必然大,不仅不利资源最优配置,还人为地放大风险。高明的央行行长,会通过各种渠道与市场沟通,其理念、思路慢慢地渗透到市场与价格之中,及至政策出台时市场早已消化,价格无需大动。格林斯潘制造了美国的信贷泡沫,不过他在提高央行透明度上确有

贡献。在政策透明度上,不仅伯南克执掌的美联储有问题,中国人民银行也有问题。中国央行在处理6月份“钱荒”问题上就凸显出政策当局与市场之间的对立。笔者举双手赞成人民银行警示风险、改变银行过度投机的立场,部分中小银行长债短借、无视信用风险根本就是定时炸弹。但是人民银行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突然停止银行间流动性供应,大幅拉高利率,制造金融恐慌的做法却值得商榷。尽管政策本意是良好的,资金成本飚升、流动性枯竭却隐含着巨大的金融风险,有可能触发雷曼事件式的连锁反应。监管当局往往认为一切在其掌控之下,却忽略了意想不到的风险渠道,最终酿出大祸的例子,在历史上不断重复,值得借鉴。央行在现代社会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的一举一动影响资产价格,影响国计民生。笔者心目中好的央行既要监管又要沟通,既有原则性又有透明度,在合作、共赢的理念下,维护经济繁荣和币值稳定,降低金融风险和市场不必要的波动。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从Taper tiger(QE退出之王)到Papertiger(纸老虎),美联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中,摧毁了自己苦心经营数十年所累积的信用。从此之后,市场不知如何处置联储的前瞻性指引,从央行政策到市场效率,再到经济风险均因此受到冲击。2013年5月中,伯南克首次公开谈及tapering(即减少购债计划),6月中,他在国会听证时给出了退出QE的时间表和数值目标。在全球范围内,tapering风潮油然而起,美国国债遭抛售,两个月内利率(十年期国债)飚升100点。资金涌出新兴国家,新兴市场股市、债市市值蒸发超过900亿美元。按揭市场出现乱潮,汇率市场出现乱潮,资金无所适从。当然,美联储从未说过9月份tapering铁定启动,但是它也从来没有否认过。面对市场一面倒式的预期,美国货币当局也没有给出适当的指引,更没有管理预期,甚至伯南克在5-6月间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相当一段时期。这段时间,联储最看重的失业率由8.1%迅速降到7.3%,逼近官方设立的6.5%的QE退出目标。民间部门新增230万份就业,符合就业市场明显改善(substantialimprovement)的提法,美国经济形势上的改善令全市场憧憬货币政策转向在即。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召开前,市场预期年底前启动减少购债计划(多数市场参与者预计9月成事),明年中彻底退出QE,2015年中左右政策利率开始上升。然而,联储的tapering戛然而止。9月18日会议不仅没有如料开始tapering,官方的语言、预测似乎表示QE退出再无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