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盖茨比曲线与机会的固化

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体经济投资则难于上青天。此类趋势,不仅在发达国家有,在新兴市场国家也有,在中国也是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略有不同。与危机中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失业率不高,随着农民工进城潮进入尾声,某些行业甚至面临低端劳动力短缺。不过大学生就职难越来越突出,中国白领阶层效率低下,人浮于事,一旦经济出现较大逆转,就业市场的压力可能骤增,甚至不排除类似1997年国企改制后出现的失业潮。中国人的收入增长是有的,但是物价上涨更快,资产通胀更快。中国社会已以无房族、一房族与多房族为标的分化。哪怕收入增长再快,无房族离拥有自己物业的梦想也渐行渐远。多房族是这轮资产升值的主要得益者,不过身家到底值几何,恐怕要等套现后才知道。中国中产阶层,基本上是一房族。这批人居住无忧,不过实质收入增长有限。从收入分配与收入前景上看,中国经济目前的最大问题不是失业或房地产,而是机会的固化。年轻人靠自身努力向上爬的机会越来越少,门坎几乎变得难以逾越,屌丝、愤青成为相当普遍的社会符号。经济学中,有一个盖茨比曲线(TheGreat Gatsby Curve),以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穷小子盖茨比奋斗史命名。盖茨比为赢得女友芳心而奋力打拼,在经济、社会的漩涡中挣扎,小有成功但最终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盖茨比故事因今年的一部电影而受到翻炒,其背景是今日机会的固化。盖茨比曲线的一条由左向右上升的曲线,X轴为基尼系数,即收入分配均匀度,Y轴为代际流动性,即下一代与上一代相比在经济社会地位上发生变化的难易程度。盖茨比曲线的一个重大理论是,收入越不平均的国家,个人的经济社会地位越受其父辈地位的影响,子辈摆脱父辈经济阶层向上爬的机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

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

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

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实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

体经济投资则难于上青天。此类趋势,不仅在发达国家有,在新兴市场国家也有,在中国也是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略有不同。与危机中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失业率不高,随着农民工进城潮进入尾声,某些行业甚至面临低端劳动力短缺。不过大学生就职难越来越突出,中国白领阶层效率低下,人浮于事,一旦经济出现较大逆转,就业市场的压力可能骤增,甚至不排除类似1997年国企改制后出现的失业潮。中国人的收入增长是有的,但是物价上涨更快,资产通胀更快。中国社会已以无房族、一房族与多房族为标的分化。哪怕收入增长再快,无房族离拥有自己物业的梦想也渐行渐远。多房族是这轮资产升值的主要得益者,不过身家到底值几何,恐怕要等套现后才知道。中国中产阶层,基本上是一房族。这批人居住无忧,不过实质收入增长有限。从收入分配与收入前景上看,中国经济目前的最大问题不是失业或房地产,而是机会的固化。年轻人靠自身努力向上爬的机会越来越少,门坎几乎变得难以逾越,屌丝、愤青成为相当普遍的社会符号。经济学中,有一个盖茨比曲线(TheGreat Gatsby Curve),以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穷小子盖茨比奋斗史命名。盖茨比为赢得女友芳心而奋力打拼,在经济、社会的漩涡中挣扎,小有成功但最终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盖茨比故事因今年的一部电影而受到翻炒,其背景是今日机会的固化。盖茨比曲线的一条由左向右上升的曲线,X轴为基尼系数,即收入分配均匀度,Y轴为代际流动性,即下一代与上一代相比在经济社会地位上发生变化的难易程度。盖茨比曲线的一个重大理论是,收入越不平均的国家,个人的经济社会地位越受其父辈地位的影响,子辈摆脱父辈经济阶层向上爬的机

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实体经济投资则难于上青天。

此类趋势,不仅在发达国家有,在新兴市场国家也有,在中国也是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略有不同。与危机中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失业率不高,随着农民工进城潮进入尾声,某些行业甚至面临低端劳动力短缺。不过大学生就职难越来越突出,中国白领阶层效率低下,人浮于事,一旦经济出现较大逆转,就业市场的压力可能骤增,甚至不排除类似1997会越低。中国在受调查的二十几个国家中,位居右上角,仅比拉美数国好一点。房地产拉大了中国的基尼系数,如今的贫富悬殊乃共和国历史之最。人脉、资源成为现在年轻人一步步出头的必要条件,年轻人的奋斗史变成“拼爹”史,少了老爸的靠山,个人努力变成无用功,中国的成功机会在固化,由此造成社会的对立、创新力的消失、经济动力的弱化。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在就业领域的压力小一点,中产阶层的消失慢一些,但是机会的固化更严重。这个国度,曾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机会遍地。上世纪80年代开出租车可以成为万元户,90年代下海开工厂可以成为亿元户,平民可以凭胆识、能力与勤奋向上爬,民间的活力带来国家的活力,国家的活力催生着个人的改变与繁荣,社会由此进步。希望中国的盖茨比们,能够靠自己的能力与创意取得成功,没有父荫也能成功。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年国企改制后出现的失业潮。

中国人的收入增长是有的,但是物价上涨更快,资产通胀更快。中国社会已以无房族、一房族与多房族为标的分化。哪怕收入增长再快,无房族离拥有自己物业的梦想也渐行渐远。多房族是这轮资产升值的主要得益者,不过身家到底值几何,恐怕要等套现后才知道。中国中产阶层,基本上是一房族。这批人居住无忧,不过实质收入增长有限。

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实从收入分配与收入前景上看,中国经济目前的最大问题不是失业或房地产,而是机会的固化。年轻人靠自身努力向上爬的机会越来越少,门坎几乎变得难以逾越,屌丝、愤青成为相当普遍的社会符号。

经济学中,有一个盖茨比曲线TheGreat Gatsby Curve),以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穷小子盖茨比奋斗史命名。盖茨比为赢得女友芳心而奋力打拼,在经济、社会的漩涡中挣扎,小有成功但最终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盖茨比故事因今年的一部电影而受到翻炒,其背景是今日机会的固化。

会越低。中国在受调查的二十几个国家中,位居右上角,仅比拉美数国好一点。房地产拉大了中国的基尼系数,如今的贫富悬殊乃共和国历史之最。人脉、资源成为现在年轻人一步步出头的必要条件,年轻人的奋斗史变成“拼爹”史,少了老爸的靠山,个人努力变成无用功,中国的成功机会在固化,由此造成社会的对立、创新力的消失、经济动力的弱化。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在就业领域的压力小一点,中产阶层的消失慢一些,但是机会的固化更严重。这个国度,曾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机会遍地。上世纪80年代开出租车可以成为万元户,90年代下海开工厂可以成为亿元户,平民可以凭胆识、能力与勤奋向上爬,民间的活力带来国家的活力,国家的活力催生着个人的改变与繁荣,社会由此进步。希望中国的盖茨比们,能够靠自己的能力与创意取得成功,没有父荫也能成功。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盖茨比曲线的一条由左向右上升的曲线,X轴为基尼系数,即收入分配均匀度,Y轴为代际流动性,即下一代与上一代相比在经济社会地位上发生变化的难易程度。盖茨比曲线的一个重大理论是,收入越不平均的国家,个人的经济社会地位越受其父辈地位的影响,子辈摆脱父辈经济阶层向上爬的机会越低。中国在受调查的二十几个国家中,位居右上角,仅比拉美数国好一点。

房地产拉大了中国的基尼系数,如今的贫富悬殊乃共和国历史之最。人脉、资源成为现在年轻人一步步出头的必要条件,年轻人的奋斗史变成“拼爹”史,少了老爸的靠山,个人努力变成无用功,中国的成功机会在固化,由此造成社会的对立、创新力的消失、经济动力的弱化。

体经济投资则难于上青天。此类趋势,不仅在发达国家有,在新兴市场国家也有,在中国也是一样,只不过表现形式略有不同。与危机中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失业率不高,随着农民工进城潮进入尾声,某些行业甚至面临低端劳动力短缺。不过大学生就职难越来越突出,中国白领阶层效率低下,人浮于事,一旦经济出现较大逆转,就业市场的压力可能骤增,甚至不排除类似1997年国企改制后出现的失业潮。中国人的收入增长是有的,但是物价上涨更快,资产通胀更快。中国社会已以无房族、一房族与多房族为标的分化。哪怕收入增长再快,无房族离拥有自己物业的梦想也渐行渐远。多房族是这轮资产升值的主要得益者,不过身家到底值几何,恐怕要等套现后才知道。中国中产阶层,基本上是一房族。这批人居住无忧,不过实质收入增长有限。从收入分配与收入前景上看,中国经济目前的最大问题不是失业或房地产,而是机会的固化。年轻人靠自身努力向上爬的机会越来越少,门坎几乎变得难以逾越,屌丝、愤青成为相当普遍的社会符号。经济学中,有一个盖茨比曲线(TheGreat Gatsby Curve),以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穷小子盖茨比奋斗史命名。盖茨比为赢得女友芳心而奋力打拼,在经济、社会的漩涡中挣扎,小有成功但最终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盖茨比故事因今年的一部电影而受到翻炒,其背景是今日机会的固化。盖茨比曲线的一条由左向右上升的曲线,X轴为基尼系数,即收入分配均匀度,Y轴为代际流动性,即下一代与上一代相比在经济社会地位上发生变化的难易程度。盖茨比曲线的一个重大理论是,收入越不平均的国家,个人的经济社会地位越受其父辈地位的影响,子辈摆脱父辈经济阶层向上爬的机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在就业领域的压力小一点,中产阶层的消失慢一些,但是机会的固化更严重。这个国度,曾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机会遍地。上世纪80年代开出租车可以成为万元户,90年代下海开工厂可以成为亿元户,平民可以凭胆识、能力与勤奋向上爬,民间的活力带来国家的活力,国家的活力催生着个人的改变与繁荣,社会由此进步。

会越低。中国在受调查的二十几个国家中,位居右上角,仅比拉美数国好一点。房地产拉大了中国的基尼系数,如今的贫富悬殊乃共和国历史之最。人脉、资源成为现在年轻人一步步出头的必要条件,年轻人的奋斗史变成“拼爹”史,少了老爸的靠山,个人努力变成无用功,中国的成功机会在固化,由此造成社会的对立、创新力的消失、经济动力的弱化。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在就业领域的压力小一点,中产阶层的消失慢一些,但是机会的固化更严重。这个国度,曾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机会遍地。上世纪80年代开出租车可以成为万元户,90年代下海开工厂可以成为亿元户,平民可以凭胆识、能力与勤奋向上爬,民间的活力带来国家的活力,国家的活力催生着个人的改变与繁荣,社会由此进步。希望中国的盖茨比们,能够靠自己的能力与创意取得成功,没有父荫也能成功。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希望中国的盖茨比们,能够靠自己的能力与创意取得成功,没有父荫也能成功。

这次经济危机后,欧美的经济复苏特别困难。在美国,经济滑入衰退迄今已有21个季度,经济挣扎了15个季度才浮出水面(恢复到上周期的顶部),目前经济总体水平,仅较上周期高4%。二次大战后的8个周期中,经济一般有3季度即浮出水面,到第21季度,已较上周期的最高位高出20%,连战后三次最严重的衰退,也能在第7季度浮出水面,21季度时较上周期高点上升15%。至于欧洲,衰退更加沉重,复苏尚需时日,恢复经济元气、步出财政危机,看来更是遥遥无期。此轮经济危机,形同金融海啸,银行资本金遭到重创。金融机构呈“去中介化”,无法将央行制造的巨额流动性转介至实体经济,无疑是经济复苏缓慢、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银行与个人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被逼削减公共开支,令复苏进程雪上加霜。另外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就业结构、财富结构,出现重大变化,中产阶层萎缩,支撑社会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的腹部,随中产的减少而收缩。目前全球社会结构上出现三大趋势。首先,失业严重,年轻人在一批国家的失业率高达30-40%,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在相当程度上,这是结构性失业,扯高失业率,打击消费信心,制造社会矛盾。其次,中产阶层蒙受打击,中产在萎缩。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对股市的帮助明显大过房市。股价高涨,令社会高端的15%的家庭受益,但是70%主要资产为房地产的中产却得益不多。危机后财富效应的乘数效应,远低过危机前,根源在股市、房市之间的落差。中产阶级收入增长钝化,直接影响消费,间接影响投资与信贷信心。第三,机会的固化。危机后就业机会少了,创业机会更少了。申请银行信贷难了,依靠资本市场筹资金也难了。在金融市场投机容易,在实 

会越低。中国在受调查的二十几个国家中,位居右上角,仅比拉美数国好一点。房地产拉大了中国的基尼系数,如今的贫富悬殊乃共和国历史之最。人脉、资源成为现在年轻人一步步出头的必要条件,年轻人的奋斗史变成“拼爹”史,少了老爸的靠山,个人努力变成无用功,中国的成功机会在固化,由此造成社会的对立、创新力的消失、经济动力的弱化。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在就业领域的压力小一点,中产阶层的消失慢一些,但是机会的固化更严重。这个国度,曾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机会遍地。上世纪80年代开出租车可以成为万元户,90年代下海开工厂可以成为亿元户,平民可以凭胆识、能力与勤奋向上爬,民间的活力带来国家的活力,国家的活力催生着个人的改变与繁荣,社会由此进步。希望中国的盖茨比们,能够靠自己的能力与创意取得成功,没有父荫也能成功。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