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广东”的性交易为何这么活跃?

本人只是惊骇于男女性别比的严重失调,表达对性饥渴问题的关切。不想讨论性交易的非罪化。至少,我可以呼吁尽快取消导致许多打工者“妻离子散”的户籍制度吧?

    “广东”的性交易为何这么活跃?

                   鄢烈山

   为什么要用“广东”一词,有为什么要加引号?

   其实,当今中国大陆东西南北中,性交易泛滥,岂止在广东在东莞活跃?

  “包二奶”、“养(送)情人”等权色交易,在官场几乎成了贪官的“标配”,从薄前“政委”到最近因与“表妹”开房而被解聘的合肥市的一个镇土地所副所长,丑闻太多了。

   至于卖淫嫖娼,当然以美国公民薛蛮子必群、演员黄海波最有名,他们都是在首善之都被生擒活捉的。

   这种现象毫无新意。记得10年前,我们南周文化部的同事集体到张家界去旅游,住在市里的宾馆,晚上有人敲门,我以为是同事来聊天,开门一看是两只“鸡”,不让她们进,硬要往里闯,吓得在淋浴间冲凉的少男同事大叫着关上小门。

   单说“广东”,是因为5月31日,新华网转载了《南方都市报》同一天的报道《网络招嫖团伙月入2700万元》,标题却改为《广东警方破获一网络招嫖团伙 月入2700万元》。其实,那是广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谢晓丹讲话的一部分,在介绍广州市今年2月以来扫黄打非专项行动的阶段性成果时举的一个例子。

   我身在广州,却不知道广州的性交易这么活跃!我只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一些“发廊”一直是干这个的幌子。只知道,1995年冬天和次年春,我所住的杨箕村前面、临广州大道的“外商活动中心”(现易名为“外商大酒店”),有成群结伙的俄罗斯美女出入;随后不久——据说——她们都到北京上海去发财了。只知道,这次“扫黄打非”行动之前,报社门前的广州大道人行道上,每到傍晚招嫖“名片”(女人像加电话)撒得满地都是,着实要给保洁工添不少劳动量。

   难道广州市的性交易活跃度会超过曾有“黄都”声誉的东莞市吗?

   请算算账:一个网络招嫖团伙月入2700万元,每天近100万元营收;假如一单交易买卖双方共收100元的中介费,那就是说,这个团伙每天成交近10000笔呢!

    只能说我少见多怪,不能说谢副市长在谎报战功。

    那么,就出现了本文标题所提出的问题: “广东”的性交易为何这么活跃?

    如前所说,这个“广东”要打引号,是因举国皆然。对于这一点,要分析原因可谓五花八门,人言人殊。可以达成共识新时期特点,大约只有以下A、避孕技术的现代化使不少女性没有了后顾之忧;B、贞操观念的淡化,使在校生兼职做性交易(“援交”)之类行为没有道德负担。  

   

而广东(珠三角)作为“先富起来”的地区,作为流动人口甚多和劳务输入大省,性交易特别活跃也是在情理之中的。记得清代商人沈复的自传体散文《浮生六记》,一方面写他与妻子伉俪情深,一方面却记他在广州与船上妓女鬼混。

   不过,我想到这篇文章,是因为近日看到《南方都市报》的一则简讯:《广东男性比女性多了500万》。报道说:省统计局日前发布数据显示,2013年末,广东省常住人口为10644万人,其中男性5548.72万人、女性5095.28万人,性别比(女性为100)108.90,常住人口总量比上年末增长0.47%,增幅比上年回落0.38个百分点。省统计局指出,2013年全省人口增长速度与上年比较虽有减缓之势,但受庞大的人口基数影响,广东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将继续保持增长的态势。

  鈥湽愣澋男越灰孜握饷椿钤荆

 

  男比女多出500万(准确数量应是453.44万),这是多骇人的数字!

  500万男性里,除去15岁以前的少年儿童(其实十二、三岁的男孩可能就有性冲动了),除了七老八十“永垂不举”的,至少还有300万“光棍”。而所谓“常住人口”,包括户籍人口和常年在此地务工的男女;显然在广东打工的男人应该都在有性需求的年纪。何况这统计上的性别比,不能表明所有的女性都有一个男性配偶在身边——事实是,更多的情况是男和女都是单身在外打工,而不是夫妇在一地打工。

  这么庞大的“光棍”群体,要是没有性交易来满足他们的性饥渴,反而是不可思议的。

   孔夫子们早就说了,“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就人类起源于动物界来说,像“猫叫春”、牛发情一样,性欲本是天公造物的设计,出于传宗接代(种族繁衍)的不可毁灭的本能。

大量的人陷于性饥渴将是一个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如果说电影《白鹿原》里在田小娥的破窑洞前纠缠的那个发情疯狗般的单身汉,贾平凹小说《秦腔》和余华小说《兄弟》开头不约而同写到的偷窥女厕所的男子,都是文艺虚构,那么每天都在发生的强奸和奸杀案(新闻报道以印度为多,疯狂到逮住外国女游客也轮奸),那么“性饥渴”对女性安全和社会秩序构成的威胁,其严重性怎么说也不过分。

   这里不想讨论性交易的非罪化,人们对此议论甚多,我也说不出什么新见解。我的观点怎么说,也不会比李银河和潘绥铭两位性社会学专家更专业。

  那么,我可以呼吁尽快取消导致许多打工者“妻离子散”的户籍制度吧?

   至于你要说,内地别的省,男女性别比,恐怕不比广东低,那根本是重男轻女造成的嘛。那应该是另一个方面的问题。

   2014/6/1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