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可悲的教化:从仰视权力到欺压弱者

2013-10-19 15:03:57评论 障碍 漏洞 政治学 同学们 杂谈

这么多大学生,光天化日之下,去干这种违法乱纪、伤天害理的勾当,在中国是史无前例,其无耻程度在世界上恐怕也可以申请吉斯尼纪录了。

          可悲的教化:从仰视权力到欺压弱者

鄢烈山

   初从手机新闻客户端上看到新闻标题《贵阳837名大学生被借调参与拆违兼职半天赚80元》、《贵阳大学生冒充特警参与拆违》两种表述,心里都很震惊,很悲愤——我们这个社会的堕落难道真的没有底了吗?

对这样的报道,我还真的有些不信——是不敢,也是不愿。

我仔细读了报道的出处新京报的网站。原文标题是《贵阳查实837学生参与拆违》,内文有小标题《800余大学生被借调参与拆违》。“借调”一词的指控性质是很严重的,即党政军警机关从大学调动了学生,是有组织的堂而皇之的行为。但报道中并无相关“借调”细节,只有拆违行为经过了四层转包,贵阳市观山湖区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祥兼着区控拆违指挥部指挥长,他与指挥部同僚“在没有充分核实有关问题的情况下发布不实消息(否认有学生参与拆违),17日被免职”,并向公众致歉。另外,从报道看,大学生也没有冒充特警,他们穿的是城管的黑色衣服,鞋子还是各人自备不统一的颜色——就是一支杂牌“伪军”!

   尽管如此,我还是难以接受。

   对于党政和公安机关动用公权力强征强拆,我们早已见怪不怪。警察参与强拆;用株连有公职亲属的下三滥方法威逼被拆户;纵容开发商雇用流氓打手对付“钉子户”;下令法院不得受理涉征涉拆官司;下令当地媒体不得报道有关争端与事件……诸如此类丑剧,每天都在中国大地上演。

   但是“借用”学生,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贾樟柯的电影《三峡好人》里,早就有民工参与强拆,很高兴地说他一天可以挣到50元人民币(上世纪末50元比现在的160元应该值钱一点),但那是在社会上混,找不到工的农民呀!更早一些,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们同学就曾很高兴地参与拍电影《城南旧事》和别的电视剧,虽然只管一顿盒饭,图的是好玩、长见识,那是学生参与社会实践。

   可是,这些贵州的大学生,他们不是当假戏真做的群众演员,他们是参与现实的血与泪的“围场”——这是报道中引用的一个词,强拆组织者所用。“围场”即“围猎”,何猎者何?不是野兔,梅花鹿、野猪,是市民,是村民,是公民,是父老乡亲!

   据报道,参与“围场”的学生“至少有贵阳师范大学、贵阳警官职业学院、贵阳某化工学院、贵阳金阳某职校等学校学生”。若是警官职业学院的学生,还可以说是“见习”,反正当了警察,也是这样听政府的调遣,干这样事。师范大学学生要“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何以去干的这种事?

  13日有网友发布微博称“贵阳贵航技工学院强迫2500名中学生伪装成特警去非法强拆”,这个说法已被证实是错误的,但并非凭空捏造,只是“见闻奏事”没经过调查核实。贵州航空工业技师学院(贵航高级技工学校)发言澄清是必要的正当的,但也没必要凶巴巴地指责发帖者是“恶意造谣中伤贵航高级技工学校的单位或个人”,这副嘴脸这德性真是很难看!事实上,据新京报报道,该校也不是没有学生参加过这种行动,不过是这次没人参加罢了。

   我看到这篇报道,就在心里把它与海南发生的小学校长带未成年女生开房进行比较,掂量哪个更可恶更可怕。结论是这么多大学生以这种方式去干这种以强凌弱的勾当更可怕。

   小学校长也罢,教师也罢,他们性侵未成年女生,在哪里都是个案;多发也罢,少好也罢,都是见不得人的;威胁也罢,利诱也罢,都不敢高声语,只能对付年幼无知的小孩。性侵这种事,在哪个国家都会有,不仅对陌生人,还有对自己亲生孩子的,与社会大环境关系不是那么深,虽然我们也要总结教训,堵塞各种防范的漏洞。

   而这么多大学生,光天化日之下,去干这种违法乱纪、伤天害理的勾当,在中国是史无前例,其无耻程度在世界上恐怕也可以申请吉斯尼纪录了。

   作为一个大学生,按中国标准,“20左右”(即满了18岁)都是成年人了,即使不懂法,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九条 (【招摇撞骗罪】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招摇撞骗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冒充人民警察招摇撞骗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但凭良心和常识也知道,扮演这种角色吓唬老百姓是助纣为虐,否则何必化装?就为了半天80元,比发广告、做代销等“兼职”要轻松要钱多?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与熬地沟油的人渣有多少区别?

   我们应该追问的是,贵阳这些大学生为什么会堕落如此?

   “新京报记者从11位参与过类似拆除违建行动的学生处了解到,由学生参与‘拆违’几乎成为贵阳大规模拆违常态。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学生介绍,从今年5月份至今,她和她的同学们参与了6次政府组织的拆除违建的行动,包括10月12日的行动。在今年的7月6日,她们学院约有100人参与了一次类似行动。”

   这段话的信息至少包括三条:大学生这种参与强拆并非偶发;从根子上说是政府组织的;这种成了常态的事,学校的教师和管理者不可能不知道!

   我不想在这里痛斥有关政府官员,我对官员的道德期望从来不会高,掌权者往往会滥用权力,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是现代政治学的常识,哪个国家哪个社会都是如此。

   那么学校呢,他们是怎么教育学生的呢?或者说学生是怎么被培养成这个样子呢?

   按照正常的观念,学校担负培养人的职责,它的首要任务是教学生怎么做人(传道,养成公民道德),其次才是传授知识(授业解惑);学校应当是社会正义的守护者,它培养的人应该有独立人格、人文关怀和法治精神。按照中国的教育文化传统,学校是传承道统的场所,到了孔庙前,“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学宫不可能是官府的附庸。而且,在士大夫眼中,学校的师生是“在山泉水清”,到了社会进了官场,才会被现实污染而“出山泉水浊”;怎么还在读书之时就这么卑污下作地唯利是图、甘做鹰犬呢?

 

   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学校早就成了官府的附庸,学校的领导就是学官,他们自己觉得自己就是官府的一部分,政府要学生“配合”,自己应该阻止吗?

    对学校依附于官场,现在社会上有两种说法,一是泛泛称为“官本位”,二是说“学校衙门化”;其实质一样,即教育仰权力的鼻息。唯其如此,学校的教化(教育与潜移默化)才放弃了对真理的追求,对良知的坚守,对弱者的同情,对强暴的警惕或抵制,而多有对权力的崇拜,对顺从的奖赏,对强势的认同,对弱者的傲慢,乃至视冷血和残忍为寻常。如果没有理想之光的烛照,不鼓励学生独立思考,明辨是非,恪守正义,那么,学校不仅会办成“养鸡场”,而且会办成“驯犬场”,要培养出有理想有道德的“人才”固然难,而产出不过脑子的“人手”,乃至见利忘义助纣为虐的“人渣”,则是顺理成章的。

请想一想,一个孩子,从在幼儿园开始,就是列队持花喊口号欢迎领导,停课盛装出席各种庆典跳团体舞给领导看,老师要你“让领导先走”,家长帮你讨好老师当学生干部,听话的才能评“三好生”,大学未毕业就想着去考公务员……在这一套的潜移默化下,帮政府搞的强拆行动出台助威,对于学生还有多少思想障碍呢?

2013/10/19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