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刚
方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43,328
  • 关注人气:30,2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东方早报》:和孩子们谈谈性——方刚访谈录

(2016-07-27 14:57:21)
标签:

杂谈

“性”,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直讳莫如深,性教育在国内教育中,更始终处于欲说还“羞”的状态。近年来,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事件频发,在著名性教育专家方刚看来,孩子被性侵不是单纯缺乏防性侵措施的结果,而一定是缺少全面的性教育的结果,包括受害者也包括性侵犯者。

  小时候我们可能都有这样的经历,问父母“我从哪里来?”,得到各种“神回复”: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是垃圾堆里捡来的;爸爸妈妈拉着手就有了你……

  在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著名性教育专家、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召集人方刚看来,凡此种种回避“性”的答复,不仅不能满足孩子的好奇心,反而让他们缺少一份安全感。

  多年来,方刚所推动的理想的性教育,除了告诉孩子性科学知识、性安全意识,还包括性别气质的养成、亲密关系的建立、对不一样的他人的尊重等,塑造积极健康的性价值理念。

  “因而,好的性教育是人格全面成长的教育,是人际交往的教育,是亲密关系的教育。没有这些,人生是不完美的。”言语间,方刚的神情有些凝重。

缺失的性教育

  在性教育实践中,方刚始终呼吁家长以开放的态度进行性教育,性教育可以公开谈、大胆谈。把与性有关的事瞒着孩子,方刚将之定义为“鸵鸟心态”,是以保护为名的伤害——性不会使孩子受伤,只有性无知或者知道性却不知道责任、义务、权利,才会使孩子们受伤。

  曾有一位大三的女生找到方刚做咨询,她刚刚开始谈恋爱,她的妈妈出乎意料地给了她一个建议:你应该去做一次处女膜修补术。女孩子感到很错愕,刚开始谈恋爱,甚至还没有性关系,为什么要去做处女膜修补术呢?妈妈提醒道:“难道你忘记了吗?你五岁时曾经被强奸过。”

  这段小时的经历,这个女孩子从没忘记,那是她五岁时,一个十八岁的大哥哥跟他说,我们一起玩一个游戏吧,小女孩很高兴,参与了这个游戏,于是便在哥哥的引导下,一步一步地按照游戏的规则脱掉了衣服,并且压到了她的身上。这个男孩先后用同样的方法强奸了3个女孩直到他被判处死刑。

  这件事已经过去十多年了,时至今日,这个大三的女生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坦白地对方刚讲,那段经历她从未忘却,她感觉那种伤害仿佛当年正在吃的一个冰淇淋被人抢走,或者自己非常喜欢的玩具被别人一脚踩碎了。而她妈妈对她说:女儿,不是这样的,性这件事对一个女孩子来说非常非常严重,因为你不是处女,你现在谈恋爱,以后结婚,你的男朋友、老公可能会嫌弃你,你的生活可能很不幸福,所以作为女孩最重要的是保持纯正。

  女孩很不甘心,为什么要为了一个陈腐的观念去做这样一个手术?但最终她也没有拗过妈妈的意愿。女孩说,在她五岁被强暴时没有哭泣,在过去十多年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没有哭泣,但是躺在处女膜修补术的手术台上时,她泪流满面。

  这个案例让人为女孩感到惋惜的同时,也真实地看到了中国性教育的现状。很多父母的成长过程中缺乏很好的性教育,也就意味着他们缺少对自己孩子进行性教育的能力,因为很多国内的家长不但不知道如何进行性教育,甚至进行了一些错误的性教育。这个女孩的母亲在方刚看来至少犯了两个错误:首先在孩子小的时候,没有清楚地告诉孩子关于身体、关于生命、关于自我保护的很多知识。第二个错误是当孩子长大后母亲又对孩子进行了第二次伤害。母亲要求女儿做处女膜修补术的意见实际上是在一个错误的社会性别背景下产生的,“这种伤害对女孩产生的影响可能比第一次更为严重。”方刚的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

  诚然,对于许多父母来讲,自己的孩子,特别是女孩子被性骚扰或者性侵犯甚至被强奸了,那都是一件天大的事,仿佛天塌下来了。而这正是方刚最反对的态度。“性骚扰很可恶。性骚扰侵犯了我们的身体自主权,但是一定要记住,受性骚扰和身体的其他部位受到伤害是一样的。”

  方刚更建议父母、老师要用正确的方法和受到性骚扰的孩子交流:第一,告诉孩子你没有过错。第二,让孩子知道你仍然是你,你仍然是纯洁的。“最可怕的是我们给孩子灌输了另外一种观念,因为受了性骚扰,一个女孩子不再纯洁了,你的生命被毁了,以后没有人要你了,你不光彩了等等,这将是对这个女孩子更严重的伤害。”

  一部名为《素媛》的韩国电影,在方刚看来便是一个很好的正面教育素材——素媛这个女孩子被性骚扰之后,她的父母、同学、老师以及整个社会都采取了非常正面的支持的态度,使得素媛度过了性骚扰之后最创伤的那段时期,开始了快乐幸福的新生活。方刚强调,“爱你的孩子不是夸大她在性骚扰当中受了多大的伤害,而是告诉她,性骚扰没有那么可怕,你仍然是你。”

  与此同时,近年来,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事件频发,在方刚看来,孩子被性侵不是单纯缺乏防性侵措施的结果,而一定是缺少全面的性教育的结果,包括受害者也包括性侵犯者。

  在“性”的课题中,什么样的价值理念是可取的?这在人人都闭口不谈性,却又仿佛人人都心领神会、“于我心有戚戚焉”的中国,确实是个问题。

浴室里谈“性”

  毫无疑问,父母应该成为孩子教育的第一任老师,包括性教育,而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在家里又都是最放松,最自然的。因而,方刚认为,性教育,家里就是最佳教室,而父母也是最好的老师。

  接受了方刚众多的性教育观念后,同同(化名)对儿子的性教育,从儿子还在牙牙学语时已悄然开始。

  从小给儿子洗澡时,同同就教他认识身体,让他觉得谈论“性”很自然。有时先生也会加入其中,一家三口在浴室里共同沐浴的同时自然地讲些有关男女性器官的知识。

  “好的性教育可以在共同沐浴中成长并了解差别。”方刚强烈建议家长和自己异性的孩子共同沐浴,在浴室中赤条条地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身体的差异,小孩子就会很自然地询问一些关于身体差异的问题,询问的过程中是关于不同性别身体差异的一个知识的教育。如果没有浴室这样一个自然接触身体差异的空间,家长总不能说今晚上性教育课了,我们一起脱光,所以浴室在方刚看来是一个最自然的性教育场所。

  随着儿子年龄的增长,同同困惑究竟要和儿子共同沐浴到什么时候?男孩长时间和母亲共同沐浴会给儿子带来不良影响吗?方刚给她的专业意见是:按照国际性教育的经验,到有一方觉得不舒服的时候,这一方可能是家长也可能是孩子,当他觉得和别人一起洗澡不舒服时,这就是共同沐浴该结束的时候。就这样,同同享受着共同沐浴所带来的幸福感受直至儿子9岁。

  那一年,儿子问同同:“我是怎么跑到你肚子里的?”“怎么在肚子里长大的?”“又怎么生出来的?”按照方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性教育准则,同同并没有用“小鸡鸡进入小花蕊”之类的比喻来搪塞儿子,而是用学名描述出真实的过程,“男性阴茎进入女性阴道”,儿子听得似懂非懂,不过,也没再深究。

  不同阶段,孩子的问题会有不同,程度也会逐步加深。

  在中国的家庭中,这样的场景总是令父母纠结:当全家人在看电视时,电视里上演亲密的接吻或性爱镜头,而大多数父母采取的行动是马上把孩子支走。方刚反问:你看到的时候,难道孩子没看到吗?当家长把孩子支走的时候,其实孩子内心有一个疑问:你为什么支走我?方刚郑重其事地表示,支走孩子、蒙上孩子的眼睛或是让孩子不要看的行为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家长在告诉孩子:这个很有趣,现在不让你看,回头有机会自己找来看。“好奇心反而会带来更多关注。”

  方刚更建议家长们把挑战当作机会——很简单、很自然地看,出现亲密镜头的时候正是进行性教育的好机会。告诉孩子什么是爱、什么是责任、什么是合适的爱与性、身体的界限是什么等,甚至可以通过性的公共事件和孩子进行讨论。

  于是,同同会适时利用爱情电视里的一些镜头和儿子聊起性这个话题,她会和儿子分享,嘴对嘴深深地接吻必须是成年之后遇到自己相爱的人,对方也爱你,彼此情投意合时表达爱的方式。当然对于不同的亲密关系,表达方式也各有差异,如和父母,和自己喜欢的伙伴,想亲对方的时候一定要事先问对方是否同意自己亲他们。

  看到书籍和电视中的故事,同同也会“有意无意”跟儿子说几句。看韩剧时,同同会趁机告诉儿子,发乎情止乎礼的爱情很好。即使遇到一些悲剧情节,同同也会说,让别人受伤的情感,自己无法获得真正的幸福。就这样,同同把所有之前认为尴尬的时刻变成一个进行性教育的非常自然的机会,及时对儿子进行引导。

  “最好的教育是没有痕迹的。”同同很庆幸自己接触到了正确的性教育观念,孩子今年12岁了,因为从小对他进行性教育,他对性没有同龄人觉得那么神秘。

是保护而不是禁止

  在中国,对于性的问题,一直是遮遮掩掩的,而当遇到了各种性侵事件,很多人又似乎开始谈性色变,把“性”污名化,开始鼓励一种更为保守的性教育。

  这样的情况让方刚觉得必须引起警惕!反性侵犯话语下的保护青少年,成为选择性的保护,即保护青少年的“纯真”。“不纯真”的青少年,有过性关系的青少年,已经是“坏”的青少年,所以受到处分,甚至开除学籍,以保护余下的那些“好”的青少年不受坏影响。这真的是保护青少年吗?方刚认为要警惕旨在避免青少年受性侵犯的保护,演化成对他们情感和欲望的否定,演化为对他们在所有方面独立自主权的剥夺,其结果是他们永远长不大,能力欠缺。

  以往,对于我们认为可能会伤害到青少年的情境和事物,家长和学校通常避免让青少年接触到,包括努力灭绝这些事物,比如扫黄打非、互联网管控。然而方刚坦言,这样的管控一方面从来没有真正成功过,另一方面可能让青少年生活于真空中,在受到性侵犯的时候,没有能力应对。“不要以为上几堂对性侵犯说‘不’的课就可以具备反性侵犯的能力了。能力的增加是一个系统工程,性教育是人格成长中重要的一个环节。”

  方刚直言,帮助青少年预防性侵犯,需要进行“赋权型性教育”,鼓励孩子自己成长、自己意识。赋权型性教育的核心是,给受教育者力量,让他们有能力、有权利来决定自己与性有关的事物,包括应对性侵犯的能力。与其告诉孩子这样不对,不如让他自己选择。赋权的前提是“有能力”,这是一个重要的过程。“赋权做不到的,禁止一定做不到。”

  李芳的女儿今年16岁,母女俩关系向来很好,每天放学回家,女儿总喜欢和李芳聊聊自己一天的生活。进入青春期后,女儿开始和李芳聊班上哪个男孩喜欢哪个女孩,虽然女儿从不说自己,但李芳意识到女儿肯定有这方面的想法,而和孩子关系再好,有些问题孩子仍然不会和自己交流。

  一件件事的发生,让李芳意识到小姑娘真的长大了。

  女儿开始喜欢照镜子,甚至有一次上网看到丰胸广告,还问母亲:自己的乳房怎么还没长那么大?

  虽然李芳会尽己所能去给女儿答疑解惑,但随着青春期的困惑越来越多,李芳“技穷”时,她选择求助专家。2013年,由方刚主讲的“中国首个”性教育夏令营对她而言可谓久旱逢甘雨。这个夏令营可谓是一场赋权型性教育的最佳实践产物,近年来,被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孩子所接受。

  那年暑假,李芳和另外16名家长一起陪伴自己的孩子完成了为期3天的夏令营。上完第一天课后,女儿回家和李芳说,“妈妈,我再也不对男孩子的身体好奇了,我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天方老师还给孩子们布置了一个作业,让他们回家照镜子观察自己的身体和生殖器官,爱上自己的身体。女儿那天洗澡时用了比平时长一些的时间,她在认真完成作业。李芳感到特别高兴,“一个接纳自己、认为自己很不错的孩子才会健康成长。”

  方刚在性教育上所倡导的赋权理念并不是不管孩子,而是鼓励孩子成长,并把选择权交给他们。李芳觉得3天的课程让女儿成长很多,也让所有的家长看到,接受了正确的性教育后,孩子经过思考,有能力做出不伤害自己也不伤害他人的选择。

  著名性学家李银河女士为方刚先生的性教育大作《性权和性别平等:学校性教育的新理念与新方法》写了序。在李银河女士的序里,特别强调了性人权,特别是青少年的性权利。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方刚曾说,学校性教育应该:“是保护而不是禁止,是给予而不是剥夺,是赋权而不是夺权。”他的意思是,性教育的目标应该是保护青少年,而不是剥夺他们获得知识的机会和权利;应该是赋予他们自主决定自己身体和性的权利与能力,而不是剥夺他们这种权利和能力。我非常认可他的这段话。


“性”,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直讳莫如深,性教育在国内教育中,更始终处于欲说还“羞”的状态。近年来,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事件频发,在著名性教育专家方刚看来,孩子被性侵不是单纯缺乏防性侵措施的结果,而一定是缺少全面的性教育的结果,包括受害者也包括性侵犯者。

  小时候我们可能都有这样的经历,问父母“我从哪里来?”,得到各种“神回复”: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是垃圾堆里捡来的;爸爸妈妈拉着手就有了你……

  在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著名性教育专家、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召集人方刚看来,凡此种种回避“性”的答复,不仅不能满足孩子的好奇心,反而让他们缺少一份安全感。

  多年来,方刚所推动的理想的性教育,除了告诉孩子性科学知识、性安全意识,还包括性别气质的养成、亲密关系的建立、对不一样的他人的尊重等,塑造积极健康的性价值理念。

  “因而,好的性教育是人格全面成长的教育,是人际交往的教育,是亲密关系的教育。没有这些,人生是不完美的。”言语间,方刚的神情有些凝重。

缺失的性教育

  在性教育实践中,方刚始终呼吁家长以开放的态度进行性教育,性教育可以公开谈、大胆谈。把与性有关的事瞒着孩子,方刚将之定义为“鸵鸟心态”,是以保护为名的伤害——性不会使孩子受伤,只有性无知或者知道性却不知道责任、义务、权利,才会使孩子们受伤。

  曾有一位大三的女生找到方刚做咨询,她刚刚开始谈恋爱,她的妈妈出乎意料地给了她一个建议:你应该去做一次处女膜修补术。女孩子感到很错愕,刚开始谈恋爱,甚至还没有性关系,为什么要去做处女膜修补术呢?妈妈提醒道:“难道你忘记了吗?你五岁时曾经被强奸过。”

  这段小时的经历,这个女孩子从没忘记,那是她五岁时,一个十八岁的大哥哥跟他说,我们一起玩一个游戏吧,小女孩很高兴,参与了这个游戏,于是便在哥哥的引导下,一步一步地按照游戏的规则脱掉了衣服,并且压到了她的身上。这个男孩先后用同样的方法强奸了3个女孩直到他被判处死刑。

  这件事已经过去十多年了,时至今日,这个大三的女生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坦白地对方刚讲,那段经历她从未忘却,她感觉那种伤害仿佛当年正在吃的一个冰淇淋被人抢走,或者自己非常喜欢的玩具被别人一脚踩碎了。而她妈妈对她说:女儿,不是这样的,性这件事对一个女孩子来说非常非常严重,因为你不是处女,你现在谈恋爱,以后结婚,你的男朋友、老公可能会嫌弃你,你的生活可能很不幸福,所以作为女孩最重要的是保持纯正。

  女孩很不甘心,为什么要为了一个陈腐的观念去做这样一个手术?但最终她也没有拗过妈妈的意愿。女孩说,在她五岁被强暴时没有哭泣,在过去十多年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没有哭泣,但是躺在处女膜修补术的手术台上时,她泪流满面。

  这个案例让人为女孩感到惋惜的同时,也真实地看到了中国性教育的现状。很多父母的成长过程中缺乏很好的性教育,也就意味着他们缺少对自己孩子进行性教育的能力,因为很多国内的家长不但不知道如何进行性教育,甚至进行了一些错误的性教育。这个女孩的母亲在方刚看来至少犯了两个错误:首先在孩子小的时候,没有清楚地告诉孩子关于身体、关于生命、关于自我保护的很多知识。第二个错误是当孩子长大后母亲又对孩子进行了第二次伤害。母亲要求女儿做处女膜修补术的意见实际上是在一个错误的社会性别背景下产生的,“这种伤害对女孩产生的影响可能比第一次更为严重。”方刚的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

  诚然,对于许多父母来讲,自己的孩子,特别是女孩子被性骚扰或者性侵犯甚至被强奸了,那都是一件天大的事,仿佛天塌下来了。而这正是方刚最反对的态度。“性骚扰很可恶。性骚扰侵犯了我们的身体自主权,但是一定要记住,受性骚扰和身体的其他部位受到伤害是一样的。”

  方刚更建议父母、老师要用正确的方法和受到性骚扰的孩子交流:第一,告诉孩子你没有过错。第二,让孩子知道你仍然是你,你仍然是纯洁的。“最可怕的是我们给孩子灌输了另外一种观念,因为受了性骚扰,一个女孩子不再纯洁了,你的生命被毁了,以后没有人要你了,你不光彩了等等,这将是对这个女孩子更严重的伤害。”

  一部名为《素媛》的韩国电影,在方刚看来便是一个很好的正面教育素材——素媛这个女孩子被性骚扰之后,她的父母、同学、老师以及整个社会都采取了非常正面的支持的态度,使得素媛度过了性骚扰之后最创伤的那段时期,开始了快乐幸福的新生活。方刚强调,“爱你的孩子不是夸大她在性骚扰当中受了多大的伤害,而是告诉她,性骚扰没有那么可怕,你仍然是你。”

  与此同时,近年来,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事件频发,在方刚看来,孩子被性侵不是单纯缺乏防性侵措施的结果,而一定是缺少全面的性教育的结果,包括受害者也包括性侵犯者。

  在“性”的课题中,什么样的价值理念是可取的?这在人人都闭口不谈性,却又仿佛人人都心领神会、“于我心有戚戚焉”的中国,确实是个问题。

浴室里谈“性”

  毫无疑问,父母应该成为孩子教育的第一任老师,包括性教育,而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在家里又都是最放松,最自然的。因而,方刚认为,性教育,家里就是最佳教室,而父母也是最好的老师。

  接受了方刚众多的性教育观念后,同同(化名)对儿子的性教育,从儿子还在牙牙学语时已悄然开始。

  从小给儿子洗澡时,同同就教他认识身体,让他觉得谈论“性”很自然。有时先生也会加入其中,一家三口在浴室里共同沐浴的同时自然地讲些有关男女性器官的知识。

  “好的性教育可以在共同沐浴中成长并了解差别。”方刚强烈建议家长和自己异性的孩子共同沐浴,在浴室中赤条条地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身体的差异,小孩子就会很自然地询问一些关于身体差异的问题,询问的过程中是关于不同性别身体差异的一个知识的教育。如果没有浴室这样一个自然接触身体差异的空间,家长总不能说今晚上性教育课了,我们一起脱光,所以浴室在方刚看来是一个最自然的性教育场所。

  随着儿子年龄的增长,同同困惑究竟要和儿子共同沐浴到什么时候?男孩长时间和母亲共同沐浴会给儿子带来不良影响吗?方刚给她的专业意见是:按照国际性教育的经验,到有一方觉得不舒服的时候,这一方可能是家长也可能是孩子,当他觉得和别人一起洗澡不舒服时,这就是共同沐浴该结束的时候。就这样,同同享受着共同沐浴所带来的幸福感受直至儿子9岁。

  那一年,儿子问同同:“我是怎么跑到你肚子里的?”“怎么在肚子里长大的?”“又怎么生出来的?”按照方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性教育准则,同同并没有用“小鸡鸡进入小花蕊”之类的比喻来搪塞儿子,而是用学名描述出真实的过程,“男性阴茎进入女性阴道”,儿子听得似懂非懂,不过,也没再深究。

  不同阶段,孩子的问题会有不同,程度也会逐步加深。

  在中国的家庭中,这样的场景总是令父母纠结:当全家人在看电视时,电视里上演亲密的接吻或性爱镜头,而大多数父母采取的行动是马上把孩子支走。方刚反问:你看到的时候,难道孩子没看到吗?当家长把孩子支走的时候,其实孩子内心有一个疑问:你为什么支走我?方刚郑重其事地表示,支走孩子、蒙上孩子的眼睛或是让孩子不要看的行为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家长在告诉孩子:这个很有趣,现在不让你看,回头有机会自己找来看。“好奇心反而会带来更多关注。”

  方刚更建议家长们把挑战当作机会——很简单、很自然地看,出现亲密镜头的时候正是进行性教育的好机会。告诉孩子什么是爱、什么是责任、什么是合适的爱与性、身体的界限是什么等,甚至可以通过性的公共事件和孩子进行讨论。

  于是,同同会适时利用爱情电视里的一些镜头和儿子聊起性这个话题,她会和儿子分享,嘴对嘴深深地接吻必须是成年之后遇到自己相爱的人,对方也爱你,彼此情投意合时表达爱的方式。当然对于不同的亲密关系,表达方式也各有差异,如和父母,和自己喜欢的伙伴,想亲对方的时候一定要事先问对方是否同意自己亲他们。

  看到书籍和电视中的故事,同同也会“有意无意”跟儿子说几句。看韩剧时,同同会趁机告诉儿子,发乎情止乎礼的爱情很好。即使遇到一些悲剧情节,同同也会说,让别人受伤的情感,自己无法获得真正的幸福。就这样,同同把所有之前认为尴尬的时刻变成一个进行性教育的非常自然的机会,及时对儿子进行引导。

  “最好的教育是没有痕迹的。”同同很庆幸自己接触到了正确的性教育观念,孩子今年12岁了,因为从小对他进行性教育,他对性没有同龄人觉得那么神秘。

是保护而不是禁止

  在中国,对于性的问题,一直是遮遮掩掩的,而当遇到了各种性侵事件,很多人又似乎开始谈性色变,把“性”污名化,开始鼓励一种更为保守的性教育。

  这样的情况让方刚觉得必须引起警惕!反性侵犯话语下的保护青少年,成为选择性的保护,即保护青少年的“纯真”。“不纯真”的青少年,有过性关系的青少年,已经是“坏”的青少年,所以受到处分,甚至开除学籍,以保护余下的那些“好”的青少年不受坏影响。这真的是保护青少年吗?方刚认为要警惕旨在避免青少年受性侵犯的保护,演化成对他们情感和欲望的否定,演化为对他们在所有方面独立自主权的剥夺,其结果是他们永远长不大,能力欠缺。

  以往,对于我们认为可能会伤害到青少年的情境和事物,家长和学校通常避免让青少年接触到,包括努力灭绝这些事物,比如扫黄打非、互联网管控。然而方刚坦言,这样的管控一方面从来没有真正成功过,另一方面可能让青少年生活于真空中,在受到性侵犯的时候,没有能力应对。“不要以为上几堂对性侵犯说‘不’的课就可以具备反性侵犯的能力了。能力的增加是一个系统工程,性教育是人格成长中重要的一个环节。”

  方刚直言,帮助青少年预防性侵犯,需要进行“赋权型性教育”,鼓励孩子自己成长、自己意识。赋权型性教育的核心是,给受教育者力量,让他们有能力、有权利来决定自己与性有关的事物,包括应对性侵犯的能力。与其告诉孩子这样不对,不如让他自己选择。赋权的前提是“有能力”,这是一个重要的过程。“赋权做不到的,禁止一定做不到。”

  李芳的女儿今年16岁,母女俩关系向来很好,每天放学回家,女儿总喜欢和李芳聊聊自己一天的生活。进入青春期后,女儿开始和李芳聊班上哪个男孩喜欢哪个女孩,虽然女儿从不说自己,但李芳意识到女儿肯定有这方面的想法,而和孩子关系再好,有些问题孩子仍然不会和自己交流。

  一件件事的发生,让李芳意识到小姑娘真的长大了。

  女儿开始喜欢照镜子,甚至有一次上网看到丰胸广告,还问母亲:自己的乳房怎么还没长那么大?

  虽然李芳会尽己所能去给女儿答疑解惑,但随着青春期的困惑越来越多,李芳“技穷”时,她选择求助专家。2013年,由方刚主讲的“中国首个”性教育夏令营对她而言可谓久旱逢甘雨。这个夏令营可谓是一场赋权型性教育的最佳实践产物,近年来,被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孩子所接受。

  那年暑假,李芳和另外16名家长一起陪伴自己的孩子完成了为期3天的夏令营。上完第一天课后,女儿回家和李芳说,“妈妈,我再也不对男孩子的身体好奇了,我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天方老师还给孩子们布置了一个作业,让他们回家照镜子观察自己的身体和生殖器官,爱上自己的身体。女儿那天洗澡时用了比平时长一些的时间,她在认真完成作业。李芳感到特别高兴,“一个接纳自己、认为自己很不错的孩子才会健康成长。”

  方刚在性教育上所倡导的赋权理念并不是不管孩子,而是鼓励孩子成长,并把选择权交给他们。李芳觉得3天的课程让女儿成长很多,也让所有的家长看到,接受了正确的性教育后,孩子经过思考,有能力做出不伤害自己也不伤害他人的选择。

  著名性学家李银河女士为方刚先生的性教育大作《性权和性别平等:学校性教育的新理念与新方法》写了序。在李银河女士的序里,特别强调了性人权,特别是青少年的性权利。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方刚曾说,学校性教育应该:“是保护而不是禁止,是给予而不是剥夺,是赋权而不是夺权。”他的意思是,性教育的目标应该是保护青少年,而不是剥夺他们获得知识的机会和权利;应该是赋予他们自主决定自己身体和性的权利与能力,而不是剥夺他们这种权利和能力。我非常认可他的这段话。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