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胡德夫 音乐在诸神之上

(2006-07-20 01:50:48)
标签:

胡德夫

陈永龙

分类: 音乐令

胡德夫 <wbr>音乐在诸神之上胡德夫

 

快下班时,倚玛在MSN上问:晚上有胡德夫的演出,你知道了吧?

    她说的好象全世界都知道这回事。我知道胡德夫,一颗台湾民谣的活化石,做了三十多年的民谣,50多岁出第一张专辑,得到今年台湾金曲奖大奖。

    我知道这个人,他不年轻,不英俊了,但我不知道他的音乐好不好。

    我犹豫一下,还是想去听听。

 

   9点钟,愚公移山酒吧里人越来越多,前面到的早的人,自发坐到地板上,气氛很好,后来,人越来越多,等到胡德夫出场时,人全部站起来,拥挤的透不过气。

    先说说前面出场的歌手吧,万晓利、苏阳,音乐好,又懂得搞气氛,苏阳唱了野孩子唱过的早知道早知道黄河的水呀干了,修他妈的那个铁桥了是做啥呢;早知道尕妹妹的心呀变了,谈他妈的那个恋爱了是做啥呢——野孩子主唱早逝,连这支乐队也已经解散,可是音乐却一经诞生就不会消失。它会一直一直存在,在你听到的一刹那把你触动。

    所以在胡德夫出场之前,酒吧里气氛已经是一点就燃。

    他出来了,一位花白头发,胖胖的老先生,因为台下接连闪起的闪光灯,他闭着眼开始弹琴,引他而起的骚动渐渐平息,所有人的注意力回到音乐本身。

    我听过几场中国内地原创民谣演出,在全世界都在城市化的现在,民谣的审美与身份都尴尬难当,我想听胡德夫是怎么处理他的民谣,他的音乐和世界的关系。

    在“太平洋的风”里,他唱“是太平洋的风徐徐吹来 吹过所有的全部”在他之前,有多少人歌唱过生命,可是,多么难,他竟然唱的好象这些歌词是第一次被写出来、第一次被唱出来,当他唱“太平洋的风一直在吹/最早世界的感觉/最早感觉的世界”,无以言喻——那就是生命中第一次感受世界,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

    他被称为“台湾原住民民谣之父”,原来真的,他的歌里有台湾乡土的记忆,就算全世界都变成钢筋水泥,他的歌里还有放牛的记忆、祖父对着太平洋叫自己回家的记忆、童年的记忆,他所有的魅力都在于此,在一个支离破碎的年代,他牢牢生根在泥土大地中。我理解为什么多年来他只唱现场,而拒绝出唱片;为什么30年后的现在,他才出第一张唱片。

   他介绍自己的鼓手,陈永龙,也是一位歌手,然后,那英俊的像一个雕塑的年轻人站到话筒架前,开始歌唱,那是怎样的一个声音!如此醇厚、热切、迫不及待的赞美,他没有跳舞,只是手臂自由的挥动,但是所有人都跳起舞来,都自发的随着音乐击掌而跳舞。我相信他的心里住着一位上帝,因为他的歌声如此纯净而赞美,如此多的生命热情在直接与天上的诸神进行沟通。在云朵之上,在诸神之上,卑微的人类,借着音乐而达到。

    他唱完笑了,不夸耀,也不害羞的笑容。听他唱歌时,我忽然想到,看契诃夫时,他说,一个出身卑微的青年要为每一块面包而道谢、挨打、崇拜别人、常常感觉自己渺小,而他又是怎么在一个美妙的清晨醒来,发现自己是自由的——我听他唱歌时,忽然就想到了这段话,他的歌声就是那个醒来的清晨,而我身边不自觉舞蹈着的人群,他们心里,也许有同样的自由和美妙。

    再后来,不断的掌声,不断的返场,胡德夫避开话筒,轻轻的咳嗽着,最后是陈永龙唱了结束曲“美丽岛”,我不知道有这么多人熟悉他们的歌,有这么多人在背后和身边大声合唱,我们高举双手,向这个音乐的夜晚彻底投降。

 

 

介绍一:胡德夫,他被称为“台湾原住民民谣之父”,也有人叫他“台湾的鲍勃·迪伦”。1975年,胡德夫与杨弦、李双泽一起开启堪称日后整个华语流行音乐启蒙运动的“校园民歌”运动,如今李双泽去世已近30年,杨弦也已移居美国20多年,仅存胡德夫还活跃在舞台上。

胡德夫的经历本身,就具有“传奇”色彩。作为台湾原住民卑南族和排湾族的混血儿,他是台湾第一个开始自弹自唱表演的歌手。当台湾乐坛真正进入了流行音乐时代时,胡德夫却远离流行轨道,一边钻研原住民民谣,一边致力于为原住民争取权益的民主斗争,成为一位民主运动领袖。

  一直以来,胡德夫钟爱现场演唱却不喜欢录音,因此55岁才出版第一张专辑《匆匆》。

 

 

 

介绍二:陈永龙,台東南王的卑南族,擅長沙鈴、合音與手鼓,雙魚座。在南王的時候,永龍可是當地民歌西餐廳的駐唱歌手,除了原住民歌謠以外,也熱愛搖滾歌曲,對於愛唱歌的性格什麼歌都難不倒他。北上求學,開始他居住離台東很遠的台北,家鄉與都市的落差,以及原住民與都會風之間的對比色,在他身上,很容易兩者並存,有很陽光的笑容。

陳永龍對自己部落文化與原住民語的熟悉和深厚的情感,將歌曲詮釋的動人演出,令現場的所有人隨著他的歌聲,飄回到他的故鄉,他的土地,他的思念。他說他的歌,只要是部落裡長大的小孩,一定是隨口就能哼出的旋律。每當旋律響起,村莊的婦女們會圍成圓圈,跳著編作好的簡單舞步,在夏天的阿姨家院子裡,一起舞蹈。其實我的歌就是,我家前面的院子,曬過稻縠的香味,那棵小我一歲的欖仁樹,還有村子裡婦女們開朗的笑聲…」。胡德夫 <wbr>音乐在诸神之上(文字及图片来源:“野火乐集”网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