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继续戒微博30天及防狗运动3条指导意见

(2012-02-11 17:57:33)
标签:

杂谈

哥们过年期间和狗打架,身法很不优雅,自己也变成了猪。

后来迷途知返,收手定神。赶紧切换入工作频道,白天去种地哪,晚上来纺棉,不分昼夜辛勤把活干,秀才们才有这读和看。

 

一年之计在于春。兄弟我准备趁着得劲多干点活儿,甚至在书桌摆开了一套足有3斤重的大厚历史书。

 

微博是个好玩意儿。现在饭后、便前都不洗手了,省了时间刷几条。不过就跟办那事儿一样,进出只一枝香的功夫----却架不住惦记的时间长。

 

所以我琢磨了下,工作、读书状态好的时候,不能刷微博。司马迁为啥写出《史记》,东方不败咋能炼成《葵花宝典》,就是少了那份惦记。

 

特此决定,继续闭关30天。

 

把重要的工作计划和读书计划完成,再来陪大家伙儿磨嘴皮子。

 

网络本是个瞎玩的地儿,我悄没声息少来个把月,也没人惦记,我也不惦记谁。

 

但是----后来我想到了阿方。

 

刘瑜老师下网读书的时候,阿方说“民主女神保韩失败逃到冰岛去了”,我这要是休息一阵,阿方那原本丰富的脸还不得笑裂成一朵菊花。

 

所以特意给村民们留一些防疯狗指导意见。

 

据我观察,这狗有如下特点:

 

非黑即白全色盲,

见人就咬能力强。

只攻敌人长胡子,

不管自己辫子长。

天生其贱能挨打,

吃屎泼粪心眼脏。

怒骂官司都不怕,

军粮藏在大后方。

 

归根结底,阿方变态的根源是因为太科学。那点儿可怜的化学,把阿方的脑子染缸化了。这个“科学原教旨主义”者成名作是批判基督教(牛顿、爱因斯坦和霍金这帮信上帝的骗子情何以堪),后来阿方还批过信佛的王菲。说实话,我一直担心哥们乘胜追击去批判伊斯兰教。霍梅尼、本拉登那帮兄弟不是好惹的……

 

阿方信了科学,就容不得别人信宗教、看中医、写作文。阿方曾经引用过一个“文本分析”证明韩寒小说和《鬼吹灯》的区别度只是和韩仁均作品区别度的6分之1,后来有认真的科学家指出,这分析忽略了“字数”这个变量,原来韩寒和韩仁均的书都是10万字,而《鬼吹灯》是60万字……阿方还科学地证明“高中比初中课业更重,学生不可能上课睡觉”…etc

 

总体上看,科普工作者方博士算是对科学普及做出重大破坏的一个标兵。科学源自伟大的设想,但是当牛顿手持苹果的瞬间,方舟子穿越过去说“不可能!重力在哪儿?证人是谁?”科学是探索,要小心求证,但是方舟子早早说“肯定有代笔”“《南方周末》、新华社和新浪网都是韩粉媒体!”

说真的,见识了方脑壳的轴子,我再也不信科学了。

 

按理说,一个只认黑白的色盲进入咱们彩色世界,应该自惭形秽才对。但是阿方有独特的一招:我永远是对的。况且我的“对法”不适合你。

 

你朱学勤翻错了15个单词,应予剥夺博士学位。但是《大象为什么不长毛》里连dark和light都翻错了----原来,署名阿方的书里,有些单词是编辑翻译的。(临时工…)

 

你贺卫方20年来的评论文章要按“国际学术惯例”来算,但我家刘菊花10年前的硕士论文被指90%抄袭却是“当时国情”可豁免。

 

我指责韩寒父子14年前代笔是言论自由,公开质疑。但你罗永浩指责我家菊花论文抄袭,姐夫我就“宣布为终生私敌,即使血溅满身也要杀猪”。

 

关于韩寒起诉的事儿,小路一度也觉得挺土。“巨灵神”那种超凡脱俗的人物岂是你区区中国法律管得着的,人家已经多次公开说明“网上才是主战场”“法庭的宣判不影响我的行为”,结果后来看到一条微博:@郭国松 :法治周末报因揭露方舟子涉嫌一系列剽窃行为而被诉名誉侵权,案件定于2月23日上午9点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5楼第23法庭公开开庭审理,新闻媒体及关心此案的各界朋友届时可旁听。

 

我靠,阿方也在中国当原告啊!

 

阿方无敌的根本原因,是活在“平行世界”里。首先确认自己伟光正,凡是反对我的个人都是“方黑”,凡是质疑我的媒体都是“无良”(方博士不喜欢孔教授的“汉奸媒体”这个说法。但是“孔方组合”是目前言论最自由的中国公民),凡是我当被告的法庭都颠倒黑白。----这“三个凡是”,创造了“巨灵神”存在的理论空间。

 

从“新语丝”这个洞里出来以后,阿方连马匹和长矛都不需要,他弄了一台电脑。去搜索一些有破绽的事实。然后他还有一台狗脑,去进行逻辑分析。

“方学家”阿路敏锐指出:精心挑选的事实+魔术逻辑=任何需要的结果

这个结果有时候对,有时候错,有时候80%对,有时候20%对。

但是群众需要的并不是真相,而是戏剧。所以,“跟着阿方,总有戏看”。在那些戏里,大人物总是摔下马来。群众看着也高兴。

这是方博士拥有追随者的群体心理原因。

为了戏剧,阿方忍辱负重。他是一辆重型坦克,不畏枪林弹雨。面对谩骂和攻击,他沉着冷静,彬彬有礼,更加兴奋(注意,在这点上,所有业余的网战分子都差出十万八千里)。

坦克总是能坚持到近身,给你致命一击。

 

那致命的一击是什么呢?

小路经过这一战了解的秘密:谩骂(只会适得其反)、逻辑(各有片面)、媒体、法律,都不是真正的战斗。

最有效的武器,必须要突破底线以后才会获取:谣言

 

在战争后期,阿方大量使用谣言展开攻击,例如:

A, 宣称“有记者打遍了全部上海各级法院的电话,均称没有接到韩寒起诉”

B, “韩寒乞灵地方政府保护,上海市委宣传部禁止方舟子质疑韩寒”---此条被政府勒令删除

C, “《成都晚报》记者带话来说若停止分析,可不起诉”---被该记者回帖“方先森你有臆想症吧”

D,转发某ID“想起以前和韩寒床上温存,想死的心都有”----这个冒充“韩寒情妇”的ID是2月2日才注册、完全“战用”的马甲

E,  造谣说“民主女神逃到冰岛”,传谣说“路金波四处打电话求大V声援遭拒”

……

 

我为什么打不过方舟子?因为骂人言行不当我会戒网,但是方大量使用谣言进行攻击,却洋洋自得。

人打不过畜生。

谩骂绝不是战斗,谣言才是匕首。

 

最后,我讲防疯狗的具体“三字经”:

 

1,“滚!”

阿方是职业打架的,他咬骨头,或者舔屎,真要闲下来,有耗子他也去扑腾。打架症患者阿方最怕的是:寂寞。

所以以后但凡阿方凑上来,你不管有理没理,有空没空,只回一个字---“滚!”

(千万不要多说一个字,当年赵太爷给阿Q多说了几个字“你也配姓赵”,结果Q爷兴奋了好几天。)

 

2,诉

打官司是有点土,不过,你have no choice.阿方会越来越有名,他咬你一口,比《新民晚报》登篇诋毁你的文章影响力大。这是事实。所以,像贺卫方被阿方咬“20年不发表论文不带研究生,大水货不配当教授”。你作为一个法学家还和疯狗互贴大字报干什么。拿着证据自己去趟法院,您自个儿也该会写诉状的吧。

方舟子有个“御用律师”叫彭剑。去年还和我们“作家维权联盟”有过接触,当时建议贝志诚(一毛不拔大师)开假发票呈送法庭,说更有效率。贝志诚赶紧和我们几个委员商议:这个律师和咱们不是一路人。今天才知道,原来他是和阿方一伙儿的。

 

3,钱

各位打狗志愿者,搜集了阿方涉嫌数十项抄袭,贴出了刘菊花90%全文抄袭的文档,说要和其母校教授对质……说实话,对于偏执狂和臆想症到如此程度的阿方来讲,他只回你们俩字“方黑”。教主心理上炼成了金钟罩铁布衫,讲道理、质疑、批评根本伤不到他。

我觉得目前阿方惟一有瑕疵的地方,可能还真是那个基金会。是依照什么程序设立的(阿方曾经攻击罗永浩违法了《中国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总共多少钱?用于打假买学术资料花了多少?用于实地调查研究差旅费花了多少(其实我觉得阿方打假不用资料,不用调研啊)?多少钱用于诉讼赔偿了(如果侵犯别人名誉权,民事赔偿从打假基金里出合理吗)?

毕竟,吴英问11个亲戚借了钱经营公司被判死刑,方舟子问众多网友募集资金去侵犯其他公民名誉权,至少该打一顿屁股。

 

按照“滚”“诉”“钱”三字经,首先把钱的问题弄清楚,阿方是科学出家人,怎么能和钱这阿堵物纠缠不清,先干干净净当斗士吧。然后哩,前后一堆官司,彭剑律师也有事儿干(该是免费代理吧?收钱也不能开假发票哦)。最后,阿方在网上四处找人,结果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字回他“滚!”

 

2042年9月的某天,75岁的阿方在新华社家属院门口的柳树下一个人玩尿泥,想起当年大战各路群豪的场景,忍不住泪如雨下……这时,一架“空军二号”轰鸣着缓缓落下,看上去永远36岁的路金猪高高帅帅潇潇洒洒地走来,递过来一瓶牛栏山二锅头,柔声道:阿方,生日快乐。你的病好些了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三戒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三戒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