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什么蝴蝶和屎壳郎不能成为朋友----正面回应方舟子

(2012-01-26 23:45:20)
标签:

杂谈

 

我承认自己的确低估了方舟子的战斗力,尤其是他虚虚实实间“制造逻辑陷阱”和“造谣使用证据”的高超本领。观众总是不嫌事儿大,甚至潜意识里希望发生点什么。这场“科学教主”领导的、以“真相”之名发动的、誓言要“推翻偶像”的闹剧,的确还没有完。

 

所谓“躬逢盛事,共襄盛举”,我并非受人之托(所以我的回应不能代表韩),但是作为韩寒最近的朋友,一个文字工作者,和方舟子拥有差不多话语权的人。我就许多事实与推理,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心平气和地正面回答“方文”质疑

 

1,《杯中窥人》《书店》(两篇)等“新概念作文”中,“涉及性、属中年人的恶趣味、行文半文半白、文笔中规中矩、和韩寒博客文章文风很不一样”----引号中的词句是方舟子的。

 

说实话,这些论断,我都同意。那几篇作文的风格和后来的韩寒文字的确很不一样。

关于这个问题,韩氏父子不能证明---当然,方舟子也不能证伪。

因为另外一个常识是:一个人十六七岁的文风和三十岁通常不同。小伙子读了些林语堂、梁实秋、尤其是钱钟书,“装成熟”“掉书袋”(引用英文甚至拉丁文)是有可能的,就如同三十岁的姑娘也爱装嫩说“人家不要嘛”。

换位思考,如果真是韩仁均代笔,是断不会写得这么老成的。慕容雪村说“本尊要凸显自我,枪手要隐藏自我”。当时已40多岁“下一盘很大的棋”的韩仁均,理应故意模仿17岁少年的稚嫩才对啊。

正是因为这几篇文章太像中年人写的,所以反而更说明是17岁少年的“装成熟”,因为枪手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2,韩仁均“操纵”“1999年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可能性有多大?

好吧,先做一个有罪推论,那么事实应该是这样:

A, 韩仁均邮寄了两篇自己的文章参赛。《书店》和《求医》。这两篇看上去就有“中年气”的作文通过了初选。

B, 韩仁均为了造成“时间差”,故意留一个错误地址,使组委会的“复赛通知书”不能送达。

C, 韩仁均指示组委会,组委会再命令一个叫胡纬莳的编辑:给韩寒打电话,让他来补考。

D,到达现场之后,韩仁均指示组委会:将出题权“临时、单独”授予李其纲。李其纲当然出了事先串通好的“把一块布放进杯子里”这道题。---这时,同伙李其纲演出失误了,他忘了带“布”这个道具,而是只扔了一团纸。这个细节导致韩寒试卷上第一个“纸”字涂改。

E,  开始考试后,为了方便韩寒抄带来的文章,韩仁均以“到了午饭点”为由,指示赵长天、叶兆言、陈思和等去吃饭。只留下一个林姓编辑监考。

-----好吧,就演绎到这里。你是否认同:要完成这个工作,韩仁均至少需要李其纲和赵长天(《萌芽》主编)两个同谋。----那么,干嘛要补考?直接提前几天告诉韩家复试题,由韩仁均写了韩寒去默写,不就完了?韩氏父子这是玩的“艺高人胆大”?

 

3,方舟子在《“天才”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之谜》中故意回避事实,造谣诽谤的几个例证:

 

A,“《杯中窥人》可见到的手稿部分已可见到正确地用到“地”字。很难想象,一个已学会使用“的地得”的人,几年后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突然不会用了”(方舟子。)

 

路金波评论:韩寒是自称过“经常不分的地得”,但是,假使他完全不能分辨这三个字的用法,随手蒙,也有33%的概率,恰好用对了一次“地”字,所以《杯中窥人》中已见正确的“地”字毫不奇怪。即便退一步讲,《杯中窥人》里“的地得”全部都用对了,而后来在博客上则开始混用,理论也说得通,毕竟那是考场,用心分辨不难用对,而平常写博客混用则不会造成“扣分”。

“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这样的误导技巧很高明吗?

 

B,“《杯中窥人》一千余字,用较为工整的行书写成,即便照抄一遍,也要用到30分钟左右的时间,那么实际的写作时间不是极短的一个小时,而是更短的剩下的30分钟左右”(方舟子)

 

路金波评论:方舟子先用了“即便”,但是很快,他在文章中就把这“即便”当成事实了。难道韩寒的字“较为工整”就一定是誊写过的?大家考试都写过作文,在考场上,有谁不是边想边写,一遍成功的?难道你方舟子当年“全县第一”的时候,时间富裕到有空誊写?韩寒因为从小练钢笔字,行书比较工整,所以被方舟子认定那一小时写作时间必须得减去半小时(这是怎么算出来的?又不是隶书,1000字就不能是15分钟?你无非是想得出一个“剩下半小时”而已嘛。方博士啊,这会儿不用巴洛特利,我亲自操你姑奶奶一下行不?(气急了也只能骂远亲喏)

 

C,“韩寒近来写作并不以手快著称,一篇回应别人的2000字文章都要花上10小时。何以对比如此强烈?”(方舟子)

 

路金波评论:韩寒回应麦田那2000字。是“从2点多开始写的”,第一个版本发表于4点零几分(方展示过那个版本)。韩后来修改过两次,一次是8点多,一次是10点多。若是比较其中的措辞,可以看到他删掉了一些反应过激的话。就如同韩寒回应方舟子的短文,也删掉了几句讽刺挖苦的。(韩寒比你们善良,真的。)

他因为进行了两次修改,就被你坐实了“写2000字要花10小时”,再和“扣去誊写时间只剩30分钟”做对比,然后方舟子问“何以对比如此强烈?”----方博士啊,你能少用点拙劣的“设问句”吗?你能再让我操你姑奶奶一下好吗?

 

D,“韩寒连文献出处都列上。如果有这种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功课也不至于那么差”(方舟子)

 

路金波评:韩寒自己解释过,“有一个素材本。摘录了一些名人名言”。这在“前互联网时代”的中学生文艺爱好者中颇为普遍。写作文时引用一些用来显摆兼凑字数,不足为奇。怎么就叫“过目不忘”了?况且,就算有小孩很能背诵名人名言、唐诗、谚语,又和功课好坏有什么必然联系?

“背诵写作素材----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功课不会很差”这三个独立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老方你又是拿微波炉推理的?

 

E,“出题者李其纲是同届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生”(方舟子)

 

路金波评:方舟子在其后就引用了李其纲的“对一种诽谤的严重声明”。问题是,在李其纲该文开头的极为醒目部分,首先说明了:韩仁均是1977级的,因病在一个月后就退学。而我是1978级的。

怎么,到了方舟子这里,怎么俩人又成“同届”了?李其纲78级的,82届毕业。国家1982年开始有自考,韩仁均此时开始函授,又花了3年,1985年才拿到专科文凭。(《儿子韩寒》中有述)。你不是很会检索资料吗?怎么这证据对你不利就不搜了?非要让韩仁均和李其纲是同学啊,那李开复和奥巴马却同学不了。古今中外,都是你说了算。

 

F,  方舟子在1月22日转发了一个网友展示的“韩寒小学二年级的作文手稿”。网友原文语带讽刺。

 

路金波评:建议方博士发一张韩寒2岁时的照片,然后评论:连自行车都不会骑,将来能成赛车冠军?

 

4,方舟子所作《天才韩寒创作“三重门”之谜》,全文主题思想是:韩寒你写这书到底是16岁还是17岁还是16岁半?你写的时候是在课堂内还是课堂外?你旁边到底有没同学看?你有没有瞒着你爸?你写作之余有没有在周末踢过足球?有没有去资料室看过24史?你在诸多采访中为何回答的前后不一致?你和你爸的说法为啥不一样?

 

路金波评论:写《三重门》时的韩寒不知道他以后会成这么大的名,更不知道有一天要遇到方舟子。假使他能穿越回去,一定会去公证处门口写,甚至索性调戏女老师被关进看守所一年半载,像高晓松搞翻译一样,断了“找枪手”的理论可能。

 

但是韩寒没有先见之明,所以他不得不在2012年重新回答这些问题(全文只有这段话是采访韩寒所得):“写《三重门》从初三暑假(1998年,16岁)开始,持续了整个高一。但是1999年我又上了一次高一”(严谨的方博士按预产期那么算的,没注意小韩有俩高一)。“这两个高一,有时候是课堂内写,有时候是课堂外写”“周末踢过足球,去看过24史”“写的时候当然不能给人看,写完给我同桌陆乐看过,所以班里其他几个同学知道我在写东西”(画外音:陆乐同学幸亏还健在吧)。

 

路金波继续评论:你说十六七岁的高中生,若是写了小说,就不能看书和踢足球了?从2000年成名,其后若干年接受许多采访,有时候是懒得说(韩寒在央视《对话》中就是消极不合作),有时候说的不严谨。

 

至于韩仁均和韩寒说法不一样,那是十八九岁的男孩和他爸(不是方舟子和刘菊花),父子沟通没那么多。例如我爸到今年还说我上高中时和某个我很讨厌的女生“有不正当关系”(据当时班主任线报)。

 

再进一步推论,如果韩氏父子真设计了这个“瞒天大谎”。那么在2000年成名之后,必须得对好口供,对“书名的意思”“到底哪天写的”“证人是谁”,反而应该没有这么多疑点才对。------各位侦探,你们做贼多年,就不懂点罪犯心理学?

 

二:论“方舟子魔术”

 

方舟子不仅是“生物化学”博士,还是作家、诗人、文史学者,对艺术和宗教也颇有研究----至少经北大孔庆东教授鉴定为“具有文科教授的水平”。

 

方博士写了两篇长文,其中确实抓住了两个“硬伤”:韩寒参赛作文和后期文风不符;韩寒写作三重门的时间、状态前后表述有矛盾。

 

按照我的前文分析,17岁的少年“装成熟”,后期文字越来越自信,更口语化,和青年、成年风格迥然不同。这很正常,你45岁的方舟子和15岁的方是民嗓音都不一样。

 

至于写作《三重门》的诸多细节,毕竟那只是一个普通高一学生的两年日常生活,在不同的场合被问起,语境不同,前后说的不一样。至于你去问他爸,前后说的更应该不同。

 

所以归根到底,对这两个“硬伤”,方舟子质疑得“有道理”,路金波解释的“过得去”。属于既不能证伪也不能证明的部分。

 

但是方舟子的厉害远不在此。

我们来看典型的“算命”式骗局:

骗子一听来人,先不管不顾说一句“你心里有事!”----我操,说实话,往“大师”跟前走的人,谁不是心里有事啊。

然后你一楞。

这时对方又说一句“来吧,把心里的苦和师傅说一说~~~”------微博上最高兴的要属姚晨和潘石屹。你问问,他俩有没有苦?

骗子都是这样的,一定先说点儿对的,把你勾引住,把你唬住。然后开始虚虚实实乱说一通鬼话。

 

方舟子的“魔术”是,抓住那俩硬伤---反正这玩意是你无法自证的----然后实际出的杀招是:韩仁均和李其纲是同学吧!怎么“布”和“纸”都分不清呢?你不是分不清“的地得”吗怎么《杯中窥人》里就写对了一个?你抄《杯中窥人》怎么只要30分钟而《劣质文章一篇》要10小时?

这里面每一个事实都不对,每一个逻辑都不通。但是他给你玩“渐变”:60分钟变30分钟,82年毕业和82年自考……

相当于一个PS高手,一会儿这儿抹一笔,一会儿那儿划一下。给他俩礼拜功夫,楞把林志玲P成了罗玉凤。

方博士有这功夫,也有科学教主的气场,你慢慢看他变魔术,哥们从海的那一边,每天给你走条直线,再过几年,非给你把地球再弄成“方”的不可。

 

三:“语体学”与“词频统计术”

 

其间有一个网友展示了一个帖子(后来不知为何删除),其实那东西有价值。借助科学工具进行实验性质的探索,很有意义。当时那帖子给出的结论是:韩寒和郭敬明、天下霸唱的文字风格不同,部分作品和韩仁均区别度较小。

 

我提几个小意见:

A,注意“虚构”和“非虚构”。其中《青春》和所有作品(包括韩寒小说)“显见不同”,是因为所选样本里这是惟一“非虚构”。其中使用的“连接词”(“因为所以”“虽然但是”)当然不同。

B,注意“子集”和“真子集”。其中所选样本《毒》是《三重门》等几部作品的“段落摘选”,不是单独作品,所以结论说《毒》和《三重门》“区别度小”,这是废话。而韩仁均惟一作品《儿子韩寒》和韩寒作品有共同主题、有引用,似应选取韩仁均其他作品为佳。

C, 注意“区间”。韩寒作品年龄覆盖13年,覆盖少年、青年、成年时期。

D, 其中《挚爱》并非郭敬明作品,说它和《1995夏至未至》“不同”。意思是郭小四也有枪手?这才叫躲在地下室也中枪。

 

四:蝴蝶与屎壳郎

 

我是“韩寒天才论”的一贯鼓吹者。我赞赏他的文字天赋,更在许多事情上发现他的人格魅力:正直、善良、悲天悯人、有趣、坦荡。----我称之为“新一代中国人的最好基因”。

 

但是,作为稍微年长几岁的朋友,我也同时认为,韩寒迄今并没有取得很大成就。他对小说的理解还片面,他还没有写作出真正能流传的作品(胡塞尼28岁已经为阿富汗历史写下了《追风筝的人》);他的“韩三篇”还停留在“直觉”阶段。

 

所以早上一个记者采访我的时候,我说:韩寒在过去几年得到了过多赞美(甚至在网上,韩寒是骂不得的。郭敬明是夸不得的。这很不正常)。轮到这次被质疑、挨骂、被污蔑,都是应得的。就像他自己写的那样,要想让自己不被泼粪,只能飞得更高。

 

韩寒还只是一只蝴蝶,散播花粉,翩翩起舞。明亮,漂亮,得万千宠爱。但是,以他的天赋,以他已经在的位置,他可以成为喜鹊,他应该成为雄鹰。30岁以前靠天赋和机会获得的那些,并不重要。韩寒在未来10年和未来30年,影响这国家的年轻一代,如何思考、如何读书、如何以行动推动社会进步,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方舟子,我觉得他是一只屎壳郎。他是益虫。就像树木把二氧化碳变成氧气,他吃进去的是屎,化出来的是土壤。但是方舟子的悲剧是,他忘了自己其实和蝴蝶一样,都是昆虫。他的工作是到处去找屎,当突然看到枝叶上飞舞的蝴蝶,他说:你怎么可以吃花粉?还能飞?韩寒,你怎么能17岁就写出三重门?罗永浩,你怎么不违法不偷税漏税还能赚钱?

 

方舟子的脑子被科学“格式化”了,他不能理解任何和自己的认知模式不同的东西。20年的网瘾,他习惯了攻击,习惯了靠攻击那些错的(或者是和自己不同的)东西,靠自己知识和逻辑的优势(当然事实并非如此)为自己获得喝彩。

 

1999年,我曾和方舟子打过一场“乌龙仗”。后来翻出当时的“檄文”,觉得好幼稚,好可笑。不过在那些俏皮话里,倒是有一句:网络本来是海市蜃楼,但是方舟子早早住了进去,他当起了房东,四处找人收房租。

 

近20年来,方舟子为了维护自己的“网络话语霸权”,南征北战,四处出击。他有时维护科学,有时发泄私欲。有时打假,有时造假(就如同他对韩寒的攻击里,掺杂了大量蓄意造谣成分)。他是永远的“巨灵神”,他大年初一还在“埋葬”。

 

方舟子是角落的那颗屎壳郎,肮脏,但是坚硬。我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改变一个45岁的全能科学斗士。这才大年初四,还是给你拜个年吧,祝你:千秋万代,一统江湖。早日治疗,早日康复。

 

以上是黑通社记者路金猪从前线发回的报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