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2006-06-05 14:32:20)
标签:

西藏

墨脱

徒步

莲花

分类: 徒步墨脱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时间:2005年11月17日)

    不要把墨脱诗意化,因为她并不诗意;
    也不要把墨脱妖魔化,因为墨脱也很美丽。
    唯有真实的墨脱永存!

重新整理,增加上百张图片,全程图文纪录,全景展示真实的墨脱,体验既艰辛疼痛又幸福甜蜜的旅程。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背崩---墨脱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背崩是一个乡,有一个完小,好几十户人家,有电,有电话,还可看电视,是这几天以来条件最好的。据说明年就可以用手机了。旁边的军营里经常会用高音喇叭放些流行歌曲。早上可以听到军人们出操。感觉挺特别的。

    一大早,住在旁边的几个回民就起床了,弄得乒乓乓乓;看看时间,才七点多。夜里又下了雨,而且现在还听到雨声,这种天气怎么走啊?继续睡!
    回民们是要赶牦牛到墨脱宰杀,牛走得很慢,所以必须得早一点上路。我活动活动双脚,还是很酸痛,况且还下着雨,干脆又在床上赖了好一会儿。直到九点多才爬起来。
    今天没有背篓,只好把所有的东西(除相机和随身挎包)都塞进编织袋,用一条绑腿扎紧,准备又像第一天最后那样用拐杖挑着走。
    昨晚把鞋垫和袜子洗了,用两条木棒架在炉灶上烤。下楼去到灶房,女主人指了指灶台上面薰东西的地方,说已经烤干了。我从黑乎乎的木架上取下鞋垫和袜子,捏了捏,还有些潮,没办法,只得穿上,总比臭哄哄的好。呵呵,还挺舒服的!
    女主人问吃什么,我问有没有面?她说有,我就叫她煮鸡蛋面,放点青菜。趁她煮面的间隙,我就洗脸(刷牙就免了,没带杯子)。不一会儿,面煮好了,她直接将铁锅端上桌子(桌子上专门设有放锅的铁圈),将碗和筷子递给我,叫我慢慢吃,没有盐自己放。
    有了前两天的经验,我狠下心来把所有锅里的东西:面条、鸡蛋、青菜,还有汤,全都吃得一干二净:)最后,还喝了些开水。第一天我没带水,因为背夫背了饮料;但后来走分散了,我只有一个人,没水喝。第二天准备在汗密买水,但没有卖,一路上也被渴惨了。今天打算买水,但老板娘说也要十块钱一瓶!想了想,算了。这样,第三天也没水喝。
    吃好喝好,准备好行装,跟老板娘结帐,也跟昨天一样,30元;价格还算公道的。问好路,出发!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天上还飘着小雨,背崩乡雾气弥漫,山上云雾缭绕,路上可见赶路或赶马的门巴人。一派悠然的田园景象。取出相机和手机拍了几张。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今天一天都在下雨,时大时小。基本上全是稀泥路。沿路除了茂密的森林就是芭蕉林。一路沿雅鲁藏布江而上。
    右脚依然疼痛,膝盖用不上劲,只能踮着走,一瘸一拐。刚开始右脚踝还不怎么疼,到后来就又像昨天一样。我发现主要原因是因为右膝盖韧带受伤,导致右脚走路姿势不对,鞋帮很高,将右脚踝外侧撞擦得很痛;而且总是踮着脚尖走,脚掌外侧也开始酸痛。最痛的是走下坡路;后来反复试验,发现踩在突出的石头上,让脚掌内侧高外侧低,这样右脚踝就不怎么疼,但这样容易扭伤;或者干脆用后脚跟先着地,用力,前脚掌轻轻踮一下,这样也舒服一点。
    为了加快速度,有时走着走着就硬生生的忘记伤痛,让右脚像没事一样;也就是让它麻木,只管一瘸一拐的往前冲,不管上坡下坡,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这种方式不能停,有时遇到想拍照的地方,停下来,再走,就痛的更厉害。
    对了,说说这次拍照的情况吧。由于在路上只能发手机拍的照片,所以遇到要拍照,总是手机和相机一起上阵,要花很多时间。今天又下雨,相机是藏在外衣里的,取出来、放好都很不方便。为了不至于延误太多时间,拍完照后就赶紧加速前进。第一天还好,没伤没痛,连跑带跳,拍着照片别人也赶不上。后两天,特别是今天,还下着雨,路上多烂泥,湿滑,特别辛苦。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大约下午两点多,终于追上了一大早出发、赶牦牛的回民,他回头看见是我,说你走得很快啊,我笑了笑(我自己觉得是苦笑,不知道他看出来没有)。原来都是一个人赶路,不知道墨脱还有多远,心里没底,所以很急;现在有一个目标在前面,所以就放宽心,跟着牦牛队慢慢的走。走到一个村庄,他和他的同伴们停下来吃东西,休息。我问墨脱还有多远,他们说还有三个小时吧。
    还有三小时!我小声的重复着,哪里还敢停,只得又慢慢的往前走。一个人在雨天的密林中赶路,阴暗,湿滑,也不知目的地在哪里,总是没完没了的山头,脚又痛,瘸着腿,简直是一种煎熬!但是,只能往前走,不能停,往前走才有希望。很多时候,全是靠着意志挺过来的。很多时候,都想放弃了,但放弃什么呢,没什么放弃的,也得走!这是把自己逼到死角的一种方式,一种自虐式的行走。
    最后追上一个赶着两匹马的门巴少年,他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问他还有多远,他说还有一个小时。我觉得我再也没力气走得更快,只能跟上他的步伐。有了目标,心里就有了依靠,只要跟着他就可以,跟着他就可以到达目的地,跟着他就可以解脱。
    他偶尔回头看一下。有一次,他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窘景,说帮我背东西,并走拢来要接过我的拐杖和编织袋;我非常感动,用手握住他温暖的手,轻轻推开,说我自己能行,谢谢…
    就在觉得自己再也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转过一个山头,墨脱赫然出现在眼前!到了,我全身一下子松驰下来,扔下身上的东西,一屁股坐在雨中的草地上,看着这个叫墨脱的地方,百感交集。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墨脱

    由于身心完全放松,最后几百米我可能花了半个小时,慢慢的走进墨脱。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刚刚踏上水泥路面,就有一个打着伞的中年人惊奇的说:这个时候还有旅游的?他问山上(当然是指的多雄拉山)雪厚不厚;我用手比划了一下,说不厚,可以走,只是不知这两天下雪没有。我顺便问他在哪里住,他指了指不远处一个蓝色屋顶的房子,说住渔庄吧,那里条件好些,游客一般都住那里,并主动的说带我去。
    边走边聊,他是四川人,来这里两年多了,在这里打工。送我到路口,他指了指,说一直走就可以了,然后就告别。一个好人,我想。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看到墨脱的时候是16:30左右,到办好住宿已是17点多。由于明天想走,因此趁着天色尚早去街上拍照,尽管腿脚酸痛还下着雨。沿着环城水泥路顺时针走,边走边拍。遇到刚刚放学的小学生,有三个小孩子主动的过来要照相,给他们照了之后,还摆手说再见,谢谢叔叔,很可爱!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墨脱中心广场

    一直拍到广场,写着广东援建---这里很多地方都写着广东援建,还是有点亲切感的,毕竟在广东呆了这么长时间。再上一个斜坡,看到了县政府,在山坡上。这时天色已暗,就回头去到街上,在一家叫"三妹串串香"的店里吃串串香。四川人都知道串串香,其实就是火锅的一种,只不过是将菜用竹笺串起来,吃完后算帐时数竹笺。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自己为自己祝贺,要了啤酒。在路上又累又饿又渴的时候,就会狂热的想念那些美味美酒:牛肉丸,河虾,珠江纯生,四川火锅,卤牛肉…天色已晚,外面很黑,我坐在煤油炉旁,火锅香气腾腾,喝着啤酒,享受舒适的幸福。
    吃完饭回住的地方,起身时脚依然很痛,一步一步慢慢的回去。今年墨脱是十一月十四号刚刚通车的。由于下雨,今天一辆车坠入河中,死了两个人;街上到处在议论这件事。我觉得我再也走不动了,再也不想爬什么雪山了,如果明天有车去80K的话,我就搭车。但一直在下雨,明天会不会有车呢?
    此时已是十八日凌晨3:48分,外面的雨还是淅淅沥沥,山上可能又下雪了,刚刚修好的公路可能更松软了,明天会是什么样子呢,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墨脱,我已经来到你身边,一身疲惫和伤痛;我看见你青山绿水,群山环抱,雨天的雾让你恍若仙境;雅鲁藏布江水从你脚底流过…墨脱,你为什么一直下雨,让我一个人在这无边无际的雨声里无法入睡?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重新整理文章列表:

徒步墨脱时间表
墨脱记忆:2005·冬天
墨脱记忆:八一到派镇(1)
墨脱记忆:八一到派镇(2)
墨脱记忆:八一到派镇(3)
墨脱记忆:派镇(乡)
墨脱记忆:南迦巴瓦之夜
墨脱记忆:多雄拉雪山
墨脱记忆:走近墨脱---第一天
墨脱记忆:走近墨脱---第二天
墨脱记忆:走进墨脱---第三天
墨脱记忆:墨脱的雨
相册:梦幻墨脱
我们勇敢、美丽的可乐
相册:残酷的墨脱
墨脱记忆:走出墨脱---第一天
 

要详细了解一切相关状况,请查看原专辑:

徒步墨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