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人阿明
黑人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851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阅读(一)

(2006-06-08 22:35:38)
分类: 杂谈频道
  谢谢你光顾我的茶馆,转身跟着来到你的个性空间,最先看到的就是这篇《阅读的幸福》,无独有偶,日前还看到一篇朋友的美文,好象叫做《阅读的状态》,都很喜欢,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凡是喜欢读书的人,心里总会有些默契。一直认为但凡“好看”的人,那藏在衣服中的“形体”都是由书摞起来的,于是男人刚健有力,于是女子婀娜多姿,于是我们都应当感谢“幸福的阅读”,尤其应当感谢我们最早读的书和最早教我们读书的人,譬如那“少年报”,譬如你的父亲。(读点鸿《阅读的幸福》)
                 
  除了青龙偃月刀,关羽还有一件特别的兵器,专门去钩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不是让你流泪,而是让你渗血,况且那血久久不凝。(读关羽的《第四条信息》)
                 
  喜欢关羽的文字,从一开始就是特别喜欢其中的英雄气概、悲剧气氛和荒诞不经的魔幻气质——动人魂魄,感人肺腑,引人入胜。(读关羽《华容有道》)
                                  
  正因为是“水月亮”,这才100个人看了100个样。恕我直言,文章中有些观点失之偏颇,好象不是旁观者,而更像是当事人。读这样的文章,发这样的感慨,首先应当模糊自己的性别和经历。“江水”越平静,“月亮”越真实。你的《南方人与北方人》写得很好,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你既不认为自己是南方人,也不认为自己是北方人。(读娴雅《爱情是什么》)
                 
  到底是历史系的高才生。公主的“三悲”要比唐寅的“三笑”更有历史内涵,却原来格格也有格格的苦恼,那么,是不是村姑也有村姑的欢笑。只是写历史的散文也不要太“历史”了,可以再活泼些,生动些。(读尹非《悲情公主》)
                 
  还没等把文章读完就喜欢上了作品中的人物和讲故事的作者。一是因为这样的人物不陌生,二是因为那几个年代很熟悉,三是因为作者大概和我是同龄人,四是因为雀巢里很需要这样的哥们。握握手,认识了。(读木东子《又见马奎》)
                 
  不断拾起生活中点点滴滴的感悟,串起来就是项上美丽的珍珠。完成这种随笔小扎,不仅需要睿智,而且需要勤勉。相对而言,更喜欢最后一段《窗前观雨》,似乎意境更幽曼些。(读国庆《逝去的时光》)
                 
  来来往往的,多次去过老龙头,却没有崇龙的感悟那般深刻,许是作者对延绵跌宕的中华之“龙”有着特殊的敬畏和崇尚吧。如今终于站在了探入大海的巨龙头上,你的心灵便是它的眼睛,你的文字便是它的鳞片,中国龙就是这样在千百年千百万中国文人的梦中化做不朽的精神图腾。相对其他的游记,这篇略显单薄,也许是那天的风雪太大了吧。(读尚崇龙的《走到长城的尽头》)
                 
  其实每个人的文字如同每个人口语一样,是有独特的音调和节律的,读蓝蓝的文章就像听蓝蓝说话,极有特色和韵味,譬如“民报”(面包)“气死儿”(汽水),让人感到格外的亲切、生动。这种自然如海自由如海的风格千万不要改变,一如海的女儿根本用不着长出双脚或插上翅膀。(写给蓝蓝)
                 
  最是喜欢文中袒露的真诚——原来这是不用技巧打动读者的捷径。(写给12345)
                 
  看了几遍,想了许久,还是比较认同文一虫的观点:文中旁征博引,几乎无懈可击,但是多了一点书卷气,少了一点“孩子气”或“女人味”。(写给点鸿)
                 
  亦暗亦明,亦动亦静,亦诗亦画,亦景亦情。真得感谢那场春雨,那片秋叶。最喜欢的两段前后呼应的描写是“密密的雨意藏在空气中,像噙满泪水的伤心少女,随时会夺眶而出。”是“雨终于落了下来,听不到声音,却能看见对面楼群黯淡的砖红色外墙早已殷成了炫目的橘红。凄凄艳艳,如泣如诉。”在落英上写故事,于无声处听心动。文中虚实的比例还可以调整得更生动些。(写给旋子)
                 
  正在准备《诗西湖》的素材,主要想表现西湖美是阴柔美、残缺美、悲剧美。没想到,这《沉默的金婚》又为佐证。故事很感人,文字也很凄美,只是叙述上稍显凌乱——作者已经知道的事情向读者交代的不清,于是需要反复看。还有个小疏漏:虎丘不在杭州。(写给静雪)
                 
  寞儿以她的内心的灵动给了我们一个召唤,或者说是一种启示,仅此而已。余下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们自己做,必须我们自己做:写作的“出口”有了,那么“入口”呢?写作的目标有了,那么手段呢?。(写给寞儿)
                 
  济生慧眼!这是我近期读到的最为生动感人的一篇好文章。从一开始就引人入胜,让人读得饶有兴趣(譬如奶奶的“美丽”和“现代”);接下来有好几处实在忍不住好笑(譬如奶奶看不上姥姥,譬如奶奶“解释”孙女的模样);最后看得心在发抖,眼角渐渐湿润(譬如奶奶“自己走”的情景)。看过一遍,回头再看。日前三片月牙曾对我说:“咱们有个老乡叫米奇诺娃,文章写得棒极了!”可整天忙忙活活的我却没太理会。今天一读,心悦诚服。过去我曾说过:“江南出才子,中原出英雄,关东出土匪”,现在看来也不尽然。真真喜欢这美丽的文字,那美丽的奶奶。(写给米奇诺娃)
                 
  看国庆的文字,总是一种很亲切很流畅的感觉,不艰涩,不做作,关键是言之有物,物之有情,一看就是那种实实在在地干了一天的活,晚上洗过澡,沏杯茶,点支烟,满怀热情地打开电脑,把憋了许久的话想说出来的感觉。这样的一线工人,我们巢里还有许多,他们的文字都很有特色,主要是有生活。当然,在有限的时间里急着要写更多的文字,也需要适当的沉静,需要多读一点书,需要有些“形而上”。(写给国庆)
                 
  我注意到,这好像是作者首次发到雀之巢的文章,谢谢你的信任和支持,更要谢谢你如诗如画的文字和心笺。还注意到在作者以往的作品中,诗与散文诗占有很大比重,希望你给我们这里带来几许清新的风,也希望你兼收并蓄,让自己的文学风格更加厚实与饱满。(写给茜雪)
                 
  感同身受,暗自叫绝!写下去,一部《新儒林外史》。如此文章,会使“雀之巢”的批判现实主义精神发扬光大。“描写”的比较准确,“刻画”的稍欠细致。(写给灵湘)
                 
  越来越相信地域对文化的深刻影响。作者的年龄和经历都是一片浅绿,而思想及文字却是深深的蓝。也许正是海拔的原因,他离天堂最近,他看生死最淡,他的目光才远,他的故事才禅。只是稍稍有些空泛。(写给达吉)                 
  更喜欢读点鸿这样的文字——因为她是在写自己的心。我们每个人都在路上回眸过,但是看到的风景却大不相同,重要的也在于迥然不同的心境。青春真好,“穿过今天我的心”的青春岁月更好,因为其中的许多好,11年前的那个女孩并未完全体会到。于是我还要说:文字真好!(写给点鸿)
                 
  日前曾和作者交流过写作和阅读如是文字的“感”与“悟”。说到底,是作者和读者的精神契合与文学沟通问题。特别对于网络文学,我一直以为要考虑网络上阅读的成本和习惯,因此不能太长,也不能太“深”。一般说来,泥儿的文章大都不长,但要悟出作者的笔意,却一定要费些心思——因为有些感悟是很个人的,因为有些表达是很艺术的。于是没大看懂的读者觉得不过瘾,于是特想看懂的读者感到很吃力。(写给泥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