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人阿明
黑人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752
  • 关注人气:2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阅读(五)

(2006-06-08 22:19:02)
分类: 杂谈频道
  一直喜欢国庆的人与文。人是踏踏实实的人,文也是扎扎实实的文——即有扎实的生活基础,也有扎实的文学功底,这两点,在本文中表现的淋漓尽致。有些看似华丽的文章是可以编造出来的,而这样优美的文字是无论如何也编造不出来的:只有那本文集,只有那种情绪,只有那个站台,只有那样风雨……灰蒙蒙,阴沉沉,湿漉漉,却也化开了许多块垒,挤压出许多思想。说到思想,突然觉得本文的作者仿佛换了一种风格,或者说上了一个台阶,文情思绪更加飘逸灵动。看来恶劣的天气和寂寥的心境的确可以成为美文的乳娘,美中不足的是:作者把我们一步一步引入令人眩目的迷宫,自己却过快地离开了。(读陈国庆《下雨了》)
                 
  突然觉得,给“观后感”写“读后感”,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搞不好又是一件多么无聊的事情。可是我仍然没有说服自己,仍然迟迟疑疑地拿起笔来。理由很简单:很是喜欢慕容的这一篇“观后感”,尽管我不是完全认同文章中的某些观点,但是我非常欣赏这样一种充满主观色彩的“观后感”——不是一般的剧情介绍,而是独特的心理感受,而且在表达这种心理感受的时候,慕容极坦率,甚至很大胆,而这种大胆和坦率并非性情使然,更不是哗众取宠,完全是生活的沉淀与提炼,或者说是学识所至。于是想到写好“观后感”或“读后感”的元素和方法:要多看多些,要看懂读懂,要“点击”心灵收藏,要“链接”生活经验,要透过作品走进作者,要另辟鼷径独出心裁。特别是后一点很叫劲却也很重要,仍以慕容的这篇《爱很无奈》为例,她的理解和诠释也许贝托鲁奇会提出“抗议”,其他的观众(包括我)亦可能不以为然,但这就是慕容手下的“电影笔记”,这就是慕容眼里的“哈姆雷特”。当然,生活和学识的积累和重要,恕我直言,本文中接二连三的深邃与精彩一定不是那些小孩子们成天挂在嘴边上的“爱”与“恨”以及那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苦恼与无奈,是有很高的“条件”和“成本”的,和天赋与灵感无关。总之,慕容的《电影笔记》些得越来越纯熟越丰厚了,只是建议慕容“一专多能”,还有你擅长的“布尔乔亚”和“罗曼蒂克”唯美主义作品呢,我们期待着。(读慕容《爱恨无奈》)
                 
  先问声好:桑溪以及桑溪笔下的亦非台。两位的文字都曾是榕树下的美景和雀之巢的美鸣。两位的友谊也是树下巢中美妙的风景与合鸣。我一向主张请人作序切莫附庸风雅而刻意要请名人大家,因为好的序言不仅序文,而且还要序人序情,这就只有在故交和知己中寻找序这了。亦非台没有找错人,果然是禅心慧眼;桑溪也真就对得起朋友,果然是妙笔生花。只是略微觉得文中是“禅味”仍不够浓,或者说还没有完全把那位“禅诗里的女子”非凡气质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是为白璧微瑕。(读桑溪《序亦非台》)
                 
  看刘齐的文字大都比较轻松,常常忍俊不禁;品刘齐的意思却不那么轻松了,甚至让人胸闷。另有一种文章恰恰相反:看起来费劲,品起来无味。这便是高底优劣之分,决不是一两天的工夫可以练就的,也不是两三句话可以说清的。日前把我的书稿请刘齐过目,在他那坦率而深刻的意见和建议中,有一条让我记得最清,文章既不要写得太满,也不要写得太露,要注意收,要有余地。带着这些良言再去读刘齐的文章,体会也就实在清楚了,一篇《洗天》好似平平淡淡地拉家常,读吧却感到回味无穷,涵潜极深,竟然使得诸位读者从中想到当今世界许许多多应当清“洗”的东西。当然,“等雨”的态度多少有些消极,如果大家都这么痴痴地“等”的话,没准哪天又把“海啸”等来了。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洗天”不仅“天洗”。(读刘齐《洗天》)
                 
  作为一个以中年人为主体并以责任感为主旋的文学社团,既有自己的品质特色,也有自己的资源优势,[人生感悟]专栏就是这种“特色”和“优势”的文学体现。换言之,不是谁都会有如此感悟的,哪怕你是文学博士。凉月大概不是文学博士,但是他对“白菜”“生活”及“文学”的感悟是高水平的:从最简单的事物说起,一步一步说到了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最隐秘的痛处;用最平和的态度说话,说着说着竟把那些虚狂浮夸之人剥得赤身裸体而无地自容。这样的杂谈随笔式的文字,由作者所“感”到读者所“悟”,才真正实现了完整意义上的“创作美”“阅读美”“文学美”,才真正体现了“大散文”的内涵和“责任感”的外延。当然,文章的“引子”似乎长了点,有点像“食谱”,而后面的“感悟”似乎还可以再展开或深入些,让人没读够。文章的编者按以及编者评论写得极好,足见长弓的态度和水平,这也是“雀之巢”的特色之一。另外,这样的文章更给了我们一种呼唤:为了进一步推动“大散文”意义之内的杂文创作,为了引导和促使我们的文学笔触更加接近社会生活实际,是否可以组织一次专题随笔、杂谈的征文,想必我们一定会有许多这方面的优秀作者或优秀作品——还是那句话:因为我们这个文学社团的品质特色和资源优势,没有理由模糊或者浪费。(读凉月满天《白菜、生活及其他》)
                 
  大概和作者的情况和境遇差不多,30年前下乡的时候就有人问我几个孩子了。不过也可以自己的经验劝慰作者:长相“见老”的人日后也“经老”。当然,也想说句不大中听的话:这篇文章写得有些单薄,尤其投在「人生感悟」栏目中似乎浅显了些。抑或编者手下留情了,如若是我,退稿并建议修改补充的可能性大些。为了进一步提高《雀之巢》的文学质量,让我们共同努力好吗?(读擦肩而过7067《我的相貌》)
                 
  与上一篇《我的相貌》比较,同样轻松愉快而且短小精悍的文字,只是换了个栏目,就感觉贴切的多舒坦的多了。看得出作者是个细心观察生活的人,也是一个持有乐观生活态度的人,于是文字也格外的生动感人。同样的事物,别人可能不以为然,或者生出厌倦,可是在作者笔下却趣味盎然,这不是写作的技巧,而是生活的姿态,我欣赏这样的姿态而不大喜欢无病呻吟故作深沉的人与文。另外,凝练的文风也应在巢中提倡,起码我就应当好好学。(读擦肩而过7067乡音无改))
                 
  喝啤酒和饮咖啡都有个逐渐接受或者说逐渐上瘾的过程,文章也是如此,作者也是如此,一篇一篇地阅读刘齐,也让我们渐如佳境,感觉越来越好。这一篇是的“审美客体”是他自己(不是那美国老头那台湾老太太和那小灰毛驴子),是他心中的歌,是他在大洋彼岸对此岸的眺望,是他在正阳时分对朝阳的怀念,于是写得极其动情动人。俗话说,男愁唱,女愁哭。男人在什么时候最愿意唱歌,而且是声嘶力竭的嚎唱?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是在压抑的时候,是在疲惫的时候,是在有苦说不出来的时候,是在独自开长途车的时候。而且这时候唱得多半是老歌,只有在那熟悉的旋律中才能够找到青春与阳光,自由与爱情,光荣与骄傲,亲切与温暖,至于什么歌词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正是从这样的经验出发,我从刘齐的“歌声”中再一次读懂了海外学子的难言之隐和人到中年的切肤之痛。于是我也知道,这样的文章在读者中的反响一定差异很大,像那些根本不知道那些老歌的孩子就很难体会作者的文心了,就像我们也不甚理解F4和小燕子怎么就那么招人喜欢一样。苛求刘齐是否再有意扩大一下自己的读者群?嘿嘿。(读刘齐《我们的歌》)
                 
  曾在一片文章中说过:国家不幸诗人幸,诗人不幸文章幸。所谓“愤怒出诗人”,所谓困苦著华章。试问,如果蔡文姬不是被掠西北,如果李清照不是流亡江南,哪有《胡笳十八拍》,哪有凄美《漱玉词》?然而,如此“旷世才女”的悲苦命运的确让人不忍卒读,那歌词那诗词分明是饱蘸血泪书就。于是也便读懂了作者的伤怀和感慨,甚至也部分地接受了在那个特定的社会背景下“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论点以及论据。但是,作为“文苑随笔”,其中的文学含量似乎少了些,文中的一些慨叹情感有余却思想不足,个别观点或词句欠准确需斟酌,姑妄言之。(读一窗月色《想起“胡笳十八拍”》)
                 
  国庆兄弟:从我第一次读到你的文字,就觉得与众不同,而这出众之处,恰恰是当许多人都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花花绿绿的时候,你从容淡定地却守住了自己的本色——好似淡淡的灰色,也似浅浅的茶色,其实,这才需要真功夫、硬功夫呢,有了这一身功夫,也就不用在给自己起什么名字上下功夫了,陈国庆就叫陈国庆,冯西海就叫冯西海。看文章,从来都是为文字喝彩而没有因名字叫好的,可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如今却要反反复复地说。当然,我想说得意思不仅如此,还包括那些只在技巧上、辞藻上、包袱上、精致上、华丽上、奇诡上动脑筋、下功夫的问题,回头再看看你的本色文字,我觉得最显著的特点有三:一是生活的底蕴厚重;二是文学的底蕴厚重;三是思想的底蕴厚重。譬如这篇文章,那情那景那树那猫都让你写得质朴而生动,不是挂在那里让人远远欣赏的画框,而是不由自主走了进去的小站,功夫便在这里,是真实,是多维,是深邃。当然,真正的“底色”除了生活还是生活,我们只有把自己的学识和见识自然而然地融入生活的调色板,而且一定要调匀调淡才好。这方面我倒是挺赞同旋子的意见,开句玩笑吧,切莫在那几近封闭的小站里把书读的太多啊,经常出来走走,看看那云那天那树那猫那“风雪十字铺”那“宣杭线上的四等小站”。或许你的“寂寞站台”正是你的“近水楼台”,原滋原味的铁路工人生活才是你得天独厚的文学资源和创作特色,应当扬长避短,不必附庸风雅。想念你,羡慕你,期待你,我的我们的好兄弟。(读陈国庆《宣杭线上的四等小站》)
                 
  这次北京之行最大的收获就是背回来一袋子沉甸甸的书,小说、诗歌、、杂文、游记……五光十色,精彩纷呈。其中,最漂亮的一本书就是刘以林老师的[远行之美],岂止漂亮,而且精彩,真正是内容与形式、历史与现实,人文与自然、思想与见闻、图片与文字的完美统一,是我迄今看到的、文学性、知识性、趣味性、思想性最强的一部游记体散文集。这篇[奥地利往德国北有一条金线]就是作者此番历经五载,遍游世界的第一站,一下子便吸引了我的眼球,于是目不转睛地看下去,仿佛与读者一同踏上了西行之路。如此“乘车”实属庆幸——如果没有文学和思想的两个轮子,即便我们走出国门,也不会有这样丰富多彩的收获;即便有了这样那样的感慨,也不会有这样生动精彩的述说。日前我就看到单位里从国外考察归来的几位领导,说起发达国家的古代历史和现代文明总是一连串的感叹助词,然后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来,这笔外汇花的,还不如赞助刘以林老师书写和出版[远行之美]的续集呢。如今巢里的[作家专栏]越办越好:刘齐老师的幽默散文、大卫老师的诗化散文、刘以林老师的纪行散文各有千秋,独具特色,不仅是一道道丰美可口的文学大餐,而且也是我们学习探索散文写作之路的珍贵范文。是日有位文还托我帮忙报考文学创作函授班呢,守这这么多的美文大家,还用得着舍近求远吗?有机会,我们再专门组织诸位老师的“文学创作谈”,以期双向交流和直接对话,好吗?好。(读刘以林[远行之美])
                 
  日前读过刘齐的《我们的歌》,今天又读山在那里的《夹杂着风尘的声音》,随说差了一些年代和地域,却都是“非艺术非音乐非技巧”的心理感受或者说精神享受。显然,两位作者所心仪的并不是很具体的哪一支歌曲哪一位歌手,而是一个时代,一段生活,一种氛围,一种,遗失和缺憾。人的五官是互通互动的,沟通和调动它们的是经历和经验,于是有人唱歌的时候,眼前能够出现一片血色;有人听歌的时候,耳畔能够夹杂粒粒风尘。都是审美主体的原因。(读山在那里[我听老狼])
                 
  的确,关帝庙里的关公的确很累,不仅累自己,还要累别人。因为,死了的才是关公,活着的都在扮演,或者说“塑造”。而那泥胎或木型,只有到了晚上或酒后才露真我。建议将那关羽打上引号。(读关羽)
                 
  虽说子玉是个孩子,他的文字却比较老到。如此“心情日记”或者说“心情文字”,首先需要心灵的萌动,其次需要情感的酝酿,再次需要文学的表现,三者缺一不可。(读子玉)
                 
  独出心裁的勇气可嘉,巢中的文体应当做各种可样的尝试。但是个人观点多少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许是“吾”辈的古文基础太差。尤其在这“典雅”的文字中间或看到“团委书记”“雄性生殖器”什么的,实在不好恭维。无论如何,第一位“吃螃蟹”和第一个“吃蜘蛛”的人都是伟大的。(读大慰《泰山随想》)
                 
  渐渐感觉到国庆的一种努力,或者说是一种刻意:超越自己。我非常赞赏这种努力和刻意,但做为哥们也想实实在在说一句:“超越”和“自己”都重要。前者是水,后者是山;前者是云,后者是天。(读陈国庆《宛溪河》)
                 
  原以为刘齐是个一直把笑容挂在脸上宽容大度的“国际主义者”——美国老头也好,台湾老太太也好,他都跟人家处得像一家人似的。殊不知作家也有原则,文学也有底线,当客人们得知要拜访的老乡“不愿意当中国人”的时候,便毫不犹豫地起身告辞了。于是想到那些文章写得不咋地,只有依靠“出奇制胜”而不惜“数典忘祖”或“自虐裸奔”的新新人类、新新写手们,若是把刘齐的故事讲到这里,肯定会选择另外一个结局而吸引读者眼球:当不当中国人算个球,如果大家都说人话,我便学狗叫。(读刘齐《蓝岭之夜》)
                 
  看过几篇浅浅的“女人的幸福生活”系列,果然是“浅浅”地娓娓地甚至是喃喃地诉说,却十分地感人,仔细想来,理由大致有三:一是女人的确幸福,二是作者很有生活,三是文章贵在平实。于是才能够“浅”中有深,“我”中有你。当然,思想与情感也需要适当的“跳”出来,所谓“画龙点睛”。窃以为,“表达”和“描述”应当更好的结合,使之情景交融,相辅相承。(读浅浅是我《懒女人幸福生活之片段》)

给刘以林老师的游记散文写评论的确是一件让人感到左右为难的事情:有许多话要说的冲动,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不仅因为他笔下的许多地方我都没去过,而且由于他讲述的许多事情我都不知道。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们才有一种不是跟着“导游”走,而是置身于一个具有相当水准和移动背景的美学论坛上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好——于作者是“远行之美”,于读者是“探索之美”,是“发现之美”,是“思考之美”。譬如这个说来也并不陌生的“维也纳”,却因为作者丰富的学识和深刻的思想,显得如此新鲜、明媚、美丽、生动,怎能让人不“很感慨”?如此来自远方的文景文情,的确是《榕树下》、“雀之巢”的一抹夺目的亮色,一道迷人的风景。(读刘以林《维也纳让人很感叹》)
                 
  关羽的文字和泥儿的文字有些相象:不仅需要读,而且需要悟,甚至需要参。这样的文字不是因为朋友未必不写,不是因为朋友可能不读。把关羽的文字化为文情大都需要三个先决条件:作者要喝酒,读者要喝茶,编者要先喝酒后喝茶。
                 
  人在清醒的时候,往往只是能写一点给糊涂人看的文字;人在沉醉的时候,写出的文字有可能让清醒的人们读懂。关羽的文。(读关羽《小西飞啊飞》)
                 
                 
  刚收到富乐君的三本大作,又看到山人兄的“正月十五”,正可谓“双喜临门”。在这里,我可以称之为兄的人不多,此种感觉的确不错;读同龄人的故事及心境,自然有许多文学之外的感动;此君此兄的文字果然了得,有了这样一位师长和朋友甚幸。就说这篇文章,的确属于“岁月珍藏”,透过正月十五的红红火火,看到了人心的明处,也看到了时代的暗影,读起来别有一番滋味:“过去的人”看了会有所感念,“现在的人”看了会有所感悟。热闹的中国年,美丽的中国结。(读富乐山人《正月十五》)
                 
  与猪猪商榷:这是一篇应当推荐的文章——因为巢里应当大力提倡这样用心的阅读;因为阅读并非“说文解字”,而要有读者的独到的感受才好;因为这篇文章的文采飞扬和意味深长。当然,国庆一定还没有读完梅子,这篇文章更像是个序曲,我们等待着。(读陈国庆《淡淡的艾香》)
                 
  我喜欢关羽的文字,更喜欢像五柳居士这样用心而恒久的阅读。文字的美丽,是由作者和读者共同创造的,对了,还有编者,缺一不可。(读五柳居士[读关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地域文化特点亦然。读梅子,最好是在巴山夜雨时。在百鸟争鸣的雀之巢里,作者以及作品的差异越大越好,这种差异包括性别、年龄、价值观念、审美情趣、写作风格,当然,地域文化上的差异也是难能可贵的,这是得天独厚的文学资源——相当于“全国文联”,而不是“地方作协”。我们没有理由不倍加爱护和充分利用这种文学资源。于是,彼此的阅读和交流才显得意义非常。听说梅子今年的文学课题是“屈原文化”,我们期待着。(读谢悟空[写给梅子的信])
                 
  「编者按」日前,收到刘策老师的三部力作,并且知道他是“巢”里于我说来为数不多的兄长,心中敬意盎然;今天读罢长弓牧野的这篇文章,更是让我满眼的欣羡: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文,这么好的雀巢,这么好的“网友”。于是,我更加固执地认为:做人先于作文;交友重于写字。在这里,最重要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彼此的阅读。(读长弓牧野[网友刘策])
                 
  显然,后一个“走进夏威夷”好于前一个“走进夏威夷”。我读游记,比较喜欢“介入”而不是“介绍”,所以,在这篇文章里,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不是美丽的夏威夷,而是那个更加美丽的“夏威夷女孩”。从最初的见面到最后的道别,都很生动。如果“导游”部分再少些或许更生动。(读谢悟空[走进夏威夷])
                 
  读起来很亲切,因为真实,因为这个故事里一些情节,竟和我的父亲母亲在半个多世纪里携手走过来的路不无相似。所以我对那个年代那个地方那份承诺那种感情并不觉得陌生。光阴荏苒,岁月流逝,滚滚大浪淘沙,唯有真爱永恒。文章中的叙述部分的确还可以推敲琢磨。(读一窗月色《为了那份承诺》)
                 
  如果说“天池是地球的蓝眼睛”(慕容语),那么,《落英繁花》则是慕容诗茵的如水目光。其实,慕容的黑夜与白昼是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既浪漫到了极致,也质朴到了极致。前者是她的文学世界,后者是她的哲学世界。当然,在学生面前,还有她的“化学世界”。多棱多彩的慕容,更像是一枚钻石,晶莹而坚硬。(读冰火激遇《浪漫极致——读慕容诗茵》)
                 
  我欣赏那“温润如玉”,我更喜欢温柔如斯:是人的温润,是心的温润,是情的温润,是爱的温润。如今到处都在喊“和谐社会”,其实就是要提倡温和润软的社会关系,也正是因为眼下的冷酷和残暴太多。人心险恶,人情冷漠,这样一个没有弹性的社会是最容易断裂的。在“水晶”和“蜜蜡”之间,我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感谢国庆的文心温润,文情温润,就文字而言,似乎也有些微小的瑕疵:开头极是唯美,却与正文的风格不尽协调;写父母兄弟的那段也非常感人,但温润之题好象仅仅扣在那位“兰心惠质的母亲”上。如果能适当做些修改或调整,便可谓碧玉无暇了。(读陈国庆《温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关于孩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关于孩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