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人阿明
黑人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674
  • 关注人气:2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文学(一)

(2006-06-08 21:45:30)
分类: 杂谈频道
  爱妹的笔端注满了怜爱,这样的目光和心肠,才是发扬现实主义文学精神的观察与思想。(读红梅傲雪《看到那个老人了吗》)
                 
  我以为,雀之巢最是应当为这样三类作者以及作品而自豪乃至骄傲。一是具有深厚的文学功底,二是具有深厚的生活功底,三是具有深厚的思想功底。于是,我喜欢国庆和点鸿,我喜欢板桥和济生,我喜欢米奇和刘齐……他们的文字都不是仅仅靠灵感、激情和技巧取人的,也很少有娇柔造作或感官刺激的东西,最能代表我们这样以中年人为主体,以大散文为追求,以平民化为特征的文学社团的品质和风格。所谓“深根厚土”。而最近一个时期,让我们更加欣喜的看到,在表现雀之巢三大文学品格方面,又有新人抗鼎——这便是文采飞扬的三走木,文风质朴的故园之恋,文心深邃的石万能。不信,你去听听他们的校园故事,去闻闻他们的乡土气息,去看看他们的灵魂“突围”。(读石万能《突围三章》)
                 
  这般出行,可谓不虚。如此游记,史料详实。可是我更愿意去读文中那些为作者独特感受的东西,哪怕是“戏说”和“悖论”呢,也是一个人的大漠边关,恰如“引得春风度玉关”听起来更有意思于“春风不度玉门关”。(读一窗月色《引得春风度玉关》)
                 
  又见刘齐先生,感觉换了个人——前者若是刘齐,后者更像先生。于是更加觉得好文章是“陈酿”而不是“果汁”。所谓“功夫在诗外”。刘齐的睿智和幽默,主要源于先生的博学与“神思”,天赋为次。与之相比较,我的文学创作更像是在调制鸡尾酒,杂耍式的华而不实,写作更多的是凭灵感和激情,最大的问题是缺大勤奋,耍小聪明,读书甚少,浅尝辄止。因此,我也建议有关人士能够把这篇文章放到论坛里让大家分享文学快乐,并且展开讨论,以期推动我们的学习和创作。只是在转贴的时候注意修正其中一些引文的标点符号,尽量准确。(读刘齐《神思》小扎)
                 
  感谢故园之恋,喜欢这样的讨论,就像当初我对“故文”坦然提出自己的不同见解而后又对自己的错误道歉一样,该坚持的就坚持,该改正的就改正。千万不要动辄棍棒,动辄剪刀。众所周知,国庆是我在巢中最喜欢的作者之一,也是我身边最要好的哥们儿之一,因此过去少有微词,甚至爱屋及乌。这里提出的异议纯属见仁见智,或者叫做“杀熟”吧。关于对《小妇人家》的看法已经说过,简单地说,如果她是“张三家的”“王二家的”就可能很形象,可是将其定位成一个群体来描写的话,风险就相对大一些,但是我仍佩服作者的探险精神。如今这个话题已经基本结束了,不同的意见可以沟通,也可以保留。这里我想说的是另一个话题:文学创作中的“性描写”和“黄段子”。日前也和一位文友讨论过,她举出了贾平凹的例子力图说服我,而我恰恰不以为然,从来就没喜欢过“贾文”当中的一些画面和声音。但是,我仍然能理解国人长期以来“性压抑”“性幻想”之内因和文学现在屈从“市场化”“商品化”之外因。譬如“丰乳肥臀”,譬如“荡妇叫床”,都是在特殊的生存环境里于性成熟期间埋藏在潜意识中的文学想象和精神渴望,于是形成中国文学现象中的一个特点,于是有的作者一说到女人就往那上想,就往那上写,这样的文学作品也的确有读者有观众。还包括如今手机里的“黄色信息”已经成为电信局的重要卖点和酒桌上的热门话题。对此,我的观点是:文学来源于生活,应当如实反映生活,但是要反应的自然而恰当,不能为了某种宣泄和迎合而把读者沦为“听床”和“窥私”的下三烂;文学还要高于生活,即便是写妓院也不应该“拍录象”,文学一定要有审美功能和教化功能;文学工作者可以是“物质乞丐”,却应当是“精神贵族”,应当耐得住清贫和寂寞,决不能什么都可以出卖;中国的文学进步应当与中国的社会进步同步,甚至要走在社会发展的前列,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目前还没有真正的“上流社会”以及“上流文学”,于是我们才应当努力提升自己的品位和层次。起码,文学的内容和形式都应当多样化。要有下里巴人,也要有阳春白雪。但“下里巴人”也不会永远是说“粗口”,唠“黄嗑”的。这些都是随想随说的个人观点,权做靶子,以期活跃巢中的讨论气氛。(读陈国庆《小妇人家》)
                 
  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文字,城里人和年轻人是读不大懂的。我在城里长大,但我不年轻了。30年前我下过乡,搞过“斗批改”,参加过农田基本建设大会战。我知道种田苦,种水田的更苦,种水田的活里顶数插秧和割稻苦,在水田里插秧和割稻的女人苦上加苦。我的老同学中有一个当年以“铁姑娘”的光荣称号闻名四方的女知青,“铁”到例假来了,腰疼的受不了,就在水田里边爬边干活的程度,后来得了严重的妇女病,现在下岗在家人也瘫了。说这些,不是就故事说故事,而是想说好的作者以及好的作品除了有天赋还要有“地赋”,也就是说文学之根要深深扎在生活的泥土里,可以是滩涂,可以是荒原,可以是碱地,可以是良田,但决不可以“无土繁殖”。巢里“老”一点的如济生、关羽、国庆,后来的如故园之恋和柳卫中,其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故事原滋原味,人物有血有肉,情节活灵活现,语言惟妙惟肖。故而我以为,“地赋”重于“天赋”,这才是真正的文学资本,尽管代价很大,学费很高,但是值。另外,我还想说的是,这样的故事,也需要一个相对接近那段历史和生活的读者群,于是更容易产生共鸣和反馈,而“雀之巢”恰恰拥有这样一个以中年人为主体的读者群,于是近水楼台,于是得天独厚。(读柳卫中《gouri 的粮食》)
                 
  美丽的童话,欢快的小溪,丰富的想象,深刻的启迪。梅子君的笔调多姿多彩,各种尝试都有意义,无论写情写景写人写意。(读梅子君《小溪》)
                 
  文章的意境独特而深刻且飘逸空灵。但我更想借此机会怀着与作者同样的心情对我们最崇敬最爱戴的巴金老先生说几句话:朝霞夕阳,您终于走完了自己的百年四季,您实在太累了,也许这样才是解脱,才是轮回和复萌。石万能君这篇文章的主题是“秋”,我们永远铭记和怀念的正是您那秋风秋雨般苍凉的人生和秋山秋水般明净的人品。您作文做事做人的原则一贯一致且简单简明,就一个字:真。当然,也可以分解为您的天真和真诚。您的幸与不幸全在于此。您告诉我们:“其实,当个作家并不难,就是要向读者捧出一颗鲜活的心”;您还告诉我们:“文学的最高境界是无技巧,是文学和人的一致,就是说要言行一致,作家在生活中做的和在作品中写的要一致,要表现自己的人格,不要隐瞒自己的内心。”您的《家》《春》《秋》正是现实生活的春与秋,您的《随想录》正是中国卢梭的《忏悔录》。您在解放前批判自己的家庭,您在wenge 后解剖自己的灵魂。您的一生只有一次爱情,除了萧珊再没有女人让你动过情。您的一生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用文学反思社会,承担良心。您走了,一个时代结束了,我们真不知道“失真”“失重”的文学还有没有真正的生命。但是,我们还活着,我们还是您的后人,我们还会继续地崇仰真理,俯首人民。您安息吧,天堂里一定有许多你的至爱亲朋。您的弟子儿孙会在每一个秋天祭奠高山,祭奠大海,祭奠自然,祭奠天真。感谢这《秋日三章》。感谢石万能君。风能过去,雨也能过去,我们既然能从夏走到冬,也一定能从秋走到春。(读石万能《秋日三章》)
                 
  儿时曾养过猫,名叫小花,弟弟也曾专门写过它,看得我泪眼朦胧。故园的这篇“花子”同样让我看得大喜大悲,字里行间再一次显现出作者观察情节的细致和描写景物的生动。这便是同样的生活环境或审美对象为何有不同的人生感悟之道理。想必那位被狗舔脸的贵夫人如何大呼小叫,也决然写不出这么精彩的故事来。当然,或许这个故事被故园讲的过于精彩了,特别是有些情形把花子、大灰、老黑过于拟人化了,不免让人在欢笑(悲伤)之余生出些许疑窦:如此生动绝妙的“狗的故事”,究竟是大故园的创作成分多一些呢?还是小故园的亲身感受多?显然,故园笔下的人物要比动物更加真实可信。无论如何,我还是喜欢故园的故事,这样的故事甚至能调动你的听觉、视觉和味觉,能把读者的生活积累和人生经验一并组合进他的文学外延,从而形成完整而厚实的审美体系。(读故园之恋《狗的故事》)
                 
  没有时间把所有的文章都打开,可是错把“黑八”当“黑人”,嘿嘿,也是缘分。文学之中我最喜欢散文,不是因为好看,而是因为“好写”,这方面巴金先生曾有许多极为精彩的论述,总的意思就是文章只要“真”。依我看,只要有中学生的生活体验,小学生的语文水平,幼儿园的真实程度,就可以写散文。其中当然是生活体验越多越好,语文水平越高越好,可是“幼儿园”里的那种“天真”和“真诚”最好不要有太大变化。因为文学离开了“真”,便是盗贼;散文离开了“真”,就是妓女。相反,一“真”遮百丑,散文也就没有什么不好写不敢写的了,你说呢,黑八兄弟?(读黑八《不敢写散文的散文》)
                 
  正在读果果灵光闪烁的诗集,又看到这般朴实无华的文字,绿水青山,相得益彰。原来诗歌的音符与散文的韵律并行不悖,而且可以互相营养。诗歌要有散文的生活底色;散文要有诗歌的思想光芒。建议善诗好文的离儿也来读读这篇在我看来应当推荐的《石碾》。(读西果《石碾》)
                 
  写在前面的话:我的语文基础是从写“读后感”开始码字的,于是随心亦随笔了。每每读巢友的文章,总会有一种感动,可我知道这大都是非文学的感动。于是扬长避短,在此记录的只是一般意义上的读后感,而不是专业的深刻的文学评论。换言之,这里的感知客体,主要是作者的文心、文情,非作品的文风、文采。如此而已。
                 
  再说几句话:这里所说的“读后感”除了全面说到的非“专业的深刻的文学评论”外,还有三点想法需要强调。
                 
  首先,这里不是“讲台”,而是“论坛”,不是一个人在说话,而是大家来讨论,特别提倡不同意见(感想)的讨论,提倡读者、编者、作者之间的对话,提倡友好而真诚的交流与互动。譬如读者的“提问”,譬如编者的“理由”,譬如作者的“回复”——既是“读后感”,也是“编后感”,或是“有感于‘读后感’”。
                 
  其次,这里的声音更要强调“有感而发”,一方面要有感于这篇文章中所反映出作者通过文学表达的主要观点或基本态度;另一方面要有感于现实生活中同样存在的价值取向、道德规范、审美标准等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叫做“功夫在诗外”而不在“象牙塔”里。
                 
  第三,这里没有固定的“主持”,却应当相对而言有每天的“主题”或“主讲”,旨在讨论的深入和丰厚。因此,每天评论的文章不宜过多,一到两篇为好,阿明责无旁贷,诸位“先入为主”,特别拜托当天的编辑组长和评论组长推荐“今日关注”乃至做好“主题发言”。
                 
  总之,“读后感”是一扇窗,是一座桥,是免费的“大碗茶”,是没有“墙”的“公园”,大家都是这里主人,只要认真阅读,用心感想。
                 
  真正的文学和文学家,的确应当耐得清贫和寂寞。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不好,在象牙塔里开洗浴中心也不好。(于阿紫)
                 
  真是一篇生动而深刻的政论杂文——犀利,幽默,令读者忍俊不禁,理应在大散文之列,在巢中独出心裁,需要大力提倡,使得我们的文体及内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迎了一个绚丽多彩的文学之春。(读加洲橙《一场好戏》)
                 
  也田是我们的老朋友,也是榕树下的资深作家,他的出众才华不仅表现在美仑美奂的文字上,而且还表现在发现美和创造美的镜头里。这篇文章及配图就是一个最精彩的佐证。然而文中的个别词句用在这里似可商榷,譬如“雄鹰展翅”,譬如“令人消魂”,譬如“坚挺又大”。当然,这些都是白璧微瑕。(写给也田)
                 
  我不大懂得诗,但是能够模糊地理解诗人的心中到底充盈着什么,缺少了什么。感谢卜白的诗集,日后再做详论。(写给卜白)
                 
  喜欢国庆的文章,就像喜欢他的名字——真实、平朴,毫无娇柔做作。小站自有小站的故事,工人自有工人的快乐。文学的源泉,第一是生活,第二也是生活,第三还是生活。雀之巢的一大特色,就是成分“复杂”,阅历丰富,每一只鸟的生活都形形色色。(写给国庆)
                 
  文学一如朝圣,不同的道路不同人从四面八方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行,甚至匍匐前行,身后留下血痕。于是,我们成为旅伴,成为亲朋。(写给达吉)
                 
  一个以中年人和大散文为主体的文学社团可能不够时尚,可能不够浪漫,可能不够风花雪月,可能不够个性飞扬,但是他那丰盈的人生阅历和坚定的理想目标是得天独厚的,唯此才是文学的基石。可喜可贺,我们的巢里又增添了一块如此厚重的“基石”,拥抱方祺儿。(写给方祺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关于孩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关于孩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