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人阿明
黑人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752
  • 关注人气:2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思想(四)

(2006-06-02 23:12:37)
分类: 杂谈频道
  尽管年终岁尾总是把人忙得昏天黑地,可是像作者那样静静地品雪,静静地思想,真是件惬意无比意义非常的事情。一如有了厚厚的冬雪,才会有青青的春麦。何止思想,文笔也美,静美。(读亦非台《岁末断想》)
                 
  是啊,人生一如爬山——风景需要捕捉,风景需要守护。既不要因为慵懒而错过,也不要因为嬗变而丢失。我曾错过,也曾丢失,于是才更加读懂了翠儿心中的风景。(读晴翠儿《捕捉并守护属于你的风景》)
                 
  这样的文字,或者说这样的意境,若是在其他季节其他地方出现,也许会淹没在姹紫嫣红的花海之中,惟独在冬季,惟独在北方,给人的感受的确是眼前一亮,心头一暖。连日来的持续低温和满世界的冰天雪地,几乎要把我的思想和情绪都冻僵了,于是才格外感动于这样的文字,这样的意境,读着读着,仿佛冬日正在悄悄地离去,春天已经款款地来了。这便是文学的世界,这便是美学的世界,这便是不再荒凉的黑土地,这便是永不凋谢的映山红。感谢枫林,唤醒“冬眠”,于是在车里反复播放最是喜欢的刘欢演绎的《映山红》:夜半三更呦盼天明,寒冬腊月呦盼春风,我呀盼得呦红军来,岭上开遍呦映山红……文心不败,春光永驻。(读霜落枫林《永不凋谢的花朵》)
                 
  冬天的寒冷,可能会把人们痛苦和烦恼加剧,但是需要一个主观条件,那就是我们的心情。冬天的的寒冷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痛苦和烦恼是无法回避的人生课题,只有心情属于我们自己。曾经对一个几近绝望的文友说过,最好不要在寒夜里苦思冥想,因为第二天早上拉开窗帘迎接阳光的体会会和头天晚上的感觉截然不同。上帝既是艺术的也是公平的,于是才给了我们人生四季。一个特别寒冷的冬天过去,一定会是个特别美丽的春天。(读匀一《这个冬天特别冷》)
                 
  为西海的形象生动的文字而感动,为西海朴实执著的精神所感动。看来西海的“羊肉泡馍”不是没给我们带来,而是急着先给了大家和前辈,于是更加感动,因为他们是完全凭借个人的力量,尽心竭力地做着一件既无愧于祖上先人也有利于子孙后代的大好事情,是在用自己的全部体温把一颗颗冷却的心重新焐热。于是也隐隐有些心酸:我们的文人乃至文化建设怎么就这么窘迫和艰难。感谢阎老这样的好心人、热心人,也不能不蔑视那些把西海人等拒之门外的冷血动物。想念西海,同时也在想我和他的玩笑有没有开过分了的时候。(读冯西海《阎纲的冷和热》)
                 
  笑着看完看海边的山东丫头是怎样写湖上的江南风景,别有一番情趣和意味,想必吴越才女也未必能够写出这样生动鲜亮的千岛湖游记来——因为“旁观”,因为“审美疲劳”,因为“陌生化原则”,因为“横看成岭侧成峰”。只是因为新奇有些描写过于琐细,或许提炼一下会更加动人。倒是一个“寻”字点出了作者的心仪之处,原来是向往这样一种水幽深辽远波平如鉴的人生意境。(读海蓝蓝《寻踪千岛湖》)
                 
  人在清醒的时候,往往只是能写一点给糊涂人看的文字;人在沉醉的时候,写出的文字有可能让清醒的人们读懂。关羽的文字大都这样,化为文情必须具备三个先决条件:一是作者不能太“清醒”,二是读者不能太糊涂,三是作品不能太直白。(读关羽《小西飞啊飞》)
                 
  阅读需要时间,读懂却是瞬间。所谓知音,所谓灵犀。(读冰火激遇《唯美漂泊》)
                 
  一个人的愚蠢事小,一个民族的愚蠢事大,一个人的愚蠢影响了一个民族的智力事情更大,一个人想操纵整个世界就希望并且实现全民的愚蠢便是天大的坏事了。刘齐的腿长个子高,视野得天独厚,和“愚蠢指数”成反比。想必这篇文章是在阳光媒体上发表过的,有所顾忌,其实转投wang上是可以再说得淋漓痛快些。同在今天的版面上,看看米奇的“盗版有理”,再看看刘齐的“愚蠢指数”,的确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看来巢里的“杂文时代”为期不远了:)(读刘齐《愚蠢指数》)
                 
  真实感人。特别是我们这些如今已经做师长的人,都应当在黑马的故事里检点自己言行,因为那个滚满了泥巴的棉帽子和崭新的塑料皮笔记本都会影响孩子的一生,而且这种影响不能相互抵消。于是才有黑马坦荡的胸怀和隐隐的疼痛。(读昔日黑马《老师扔了我的棉帽子》)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人和人之间很挤亦很远,相互间的分析判断时常出现误差,尤其是有些文化和素质的人。感谢作者的坦诚,其实误解和理解的距离并不远。我总以为,世上毕竟好人多,但是好人好心都需要发现和促进。(读淡舒眉《最亲近的陌生人》)
                 
  从外人去香港,到游客看香港,再到作者想香港写香港,当然也包括我们在米奇的文字中看香港笑香港骂香港,一言以毕之:晕。好在大晕大醒,大开眼界,大声疾呼:一天一辈子!否则岂不白活。小平你好。建华走好。米奇真好。(读米奇诺娃《一天一辈子》)
                 
  当大家都认可“傻子未必真傻,聪明人未必真正聪明”的时候,一定是这个世界上存在许多被扭曲或污染了的生存环境。就像郑板桥的“难得糊涂”其实不是经验而是教训一样,总是要有些难言之隐的。泥儿的文字常常需要揣摩,是不是也有不好直说的地方呢?什么时候傻子就是聪明就是聪明呢?应当是人类社会的两极。(读泥儿《傻子》)
                 
  总觉得现在的“天地”大了,“良心”小了。因此,我们的社会呼唤这样的善举,我们的时代需要这样的英雄,我们的“树”和“巢”也应当大力弘扬这样正义感和责任心,尤其是在称其为中年人精神家园的地方。当然,这样的文章同样需要艺术的表现。(读巴山夷水《天地良心》)
                 
  如今在茶、酒和咖啡面前,时尚好象更青睐后两者——似乎喝酒平添了豪气,似乎喝咖啡熏染了才情。然而,时下的“豪情”和“才情”有些泛滥,而君子之交却越发难能可贵了。喜欢木伦的《茶事》乃至“茶心”,如果说“前卫”者寡的话,现在最应当追求的恰恰是一个“淡”字,无论做人做事还是作文,甚至包括做朋友。(读西拉木伦《茶事》)
                 
  感受真诚,感受善良,感受美好。其中最主要的是善良。同类人当中最显著的标志也是善良。善良是根,真诚是树,美好是花。我喜欢真的人和美的文,但是归根结底都要出自善的心,否则那人那文便不再可爱,甚至可疑或者可恶。(读《写给妻子生日》之评论)
                 
  同样认识一个人,各有各的角度;同样阅读一本书,各有各的摘录。这便是网络文学的优势,这也是网上写作的好处。好似走进一座六面都是镜子的房屋,于是才有可能从上下左右前后发现一个从来也没有发现过的自我,这是一般平面媒体所难以企及的。所谓“立体关照”。(读春雨姑娘《旋子》)
                 
  随着先生的脚印一路走下来,不仅看到了许多风景,而且悟出不少道理,尤其是“耗子与灿烂耗子”的道理。这个道理,是中国人对外国人最好的学习,当然也是外国人看中国人最大的难题。读这样既是行者又是智者的游记真过瘾!只是再把单元调小点也许更利于网上阅读。(读刘以林《奥地利有这么多伟人》)
                 
  西海:别把自己写的字“太当回事”,也别把人家说的话“太当回事”。一个人一个写法,一个人一个说法,总之,一个人一个活法。我非常喜欢和赞同你的这个题目:证明自己的存在。这就足够了。常常在写字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率,哦,我还活着。祝贺你,期待着。(读冯西海《证明自己的存在》)
                 
  感叹于作品揭示的寒冷的冬天;感动于作者心中的温暖的春风。(读月光无语《谁家的孩子》)
                 
  许多年前曾经看过一部美国还有一部前苏联的片子,名字都好像叫做“车站”或者“两个人的车站”,后来有了影碟,我便一直在“淘”这两部片子,至今未遂,但是那种萦绕在小站上的悲欢离合和苦辣酸甜却在我的心头迟迟不散。如今看到一窗月色的这篇文章,便又勾起了我的“小站情节”——隐隐的酸楚,隐隐的疼痛。就在那汽笛响起的时候,就在那车轮启动的时候。当泪花挥洒在车窗的内外,当列车消失在天涯的尽头。当然,小站不是天涯尽头,车来车往,人来人往,情来情往……除了离别也有相逢,除了挥手也有拥抱,除了哭泣也有欢笑。而小站最富有诗意的境界,是在它空空荡荡安安静静的时候。这时候,只有风扫落叶,只有雨打梧桐。看来好文章都需要大成本。只是这篇文章的意境过于仙逸空灵了些,也许作者不愿或不忍多说。(读一窗月色《天涯尽头》)
                 
  喜欢“彩虹的故乡”,更喜欢那道把两个不同的世界跨越连接起来的“彩虹”,一边是渴望冲出城堡的泠晓风,一边是梦想走出大山的小阿姑,她们都在仰望“彩虹”,那是云桥,那时天梯,那是她们的五彩心路。于是,高原上下的生命才如此美丽飘逸。也正是因为这样一种特殊的喜欢,才觉得文章的前半部分似乎长了些,后半部分似乎短了点。(读泠晓风的《彩虹的故乡》)
                 
  嘿嘿,西海一如叶公好龙:既然视大海为美丽的女人,坠如她的怀抱岂不是人生幸事。西海啊西海,到底是喜欢海呢,还是唏嘘海?当然,这只是一种感悟,如果是把大海比做既美丽又危险的女人的话,这篇文章今天就不适合发了——还是玩笑。(读冯西海《感受美丽如女人的大海》)
                 
  无论如何也不要失去信心,无论如何也不要放弃追求,无论如何也不要丢失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要离开我们。当然,无论何时何地,我们就在你的身后,困难时就回回头。(于林昊)
                 
  那边刚放下国庆的《春风嫩》,这边又翻开米奇的《怨白云》。一个似中国版的《少年维特的烦恼》,一个像后鲁迅时代的《狂人日记》。雀之巢真像水泊梁山,集聚了各路各式的英雄好汉(婆),有人像浪子燕青,亦有人像孙二娘。读罢米娃子的“怨”,还想起姜昆说过的一段有关“烦”的相声,把我们身边(当然也包括我们自己)的窘状傻样乃至国民的积习常态彻底暴露在没有一丝云彩的光天化日之下,让那些假深刻、伪浪漫、狗屁时尚、装X文化统统见鬼去吧:真过瘾!痛快!!爽!!!然而,兴奋之余,心头也难免掠过一丝不安:做米奇的朋友很危险,以后还是少和她去饭馆、歌厅、洗车行吧。这妇人的眼神太毒,在她面前穿多少衣服也没用。是谓“白云怨”。(读米奇诺娃《怨白云》)
                 
  面向大海,春暖花开。遥祝蓝蓝生日愉快。如今的胶东原野上,应当是“草色遥看近却无”了吧,其实,春天并未远走,只是在我们的心中冬眠。多好的生日,正值万物复苏的季节。在这徐徐春风中渐渐醒来的,是熟睡的心灵。(读海蓝蓝《把春天带回家》)
                 
  喜欢写字的人,喜欢来这里写字的人,喜欢来这里写真字善字美字的人,大都是爱做梦的人。一如键盘,声声切切,敲碎了多少蓝色的梦境。属于最后一代理想主义者和完美主义者。理由很简单:白日无梦,红尘无梦。(读哭泣的键盘《梦世界》)
                 
  无锡最是太湖美,有情顶数爱梅人。(读爱妹《阳春三月下江南》)
                 
  美丽的回忆,珍贵的友情,长长的牵挂,深深的祝福。不知天上人间?依稀蓬莱仙境。(读叶迎风《在绿色初上的日子想你》)
                 
  我曾一个人在大雨中慢慢地走过,手里拎着没有打开的雨伞,几缕散乱的头发平贴在额头,眼睛几乎睁不开,雨水流到嘴里,流进领口,流过脊梁和胸膛,透心的凉,鞋里已经灌满了,每走一步都有呱唧呱唧的响声。偶尔有人骑自行车在我身边驶过,回首投来的是不解的目光。是啊,其中的理由只有一个人知道。当然,我说的是在大雨中漫步的理由,不是大雨中奔跑的理由。或许,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就像口渴了要喝水,心也有焦渴的时候。(读霏霏小雨《在大雨中奔跑的理由》)
                 
  那日看到火星上发回的照片,突然萌生一种感动:那里也曾有过喧嚣的生命和繁华的文明,一定有过,可是如今多安静,多寂寥。没准那沙土下面也能翻出一本游记的化石。(读米奇诺娃的《我们去沙漠》)
                 
  点鸿总是说她们那个地方太小了,可我却觉得你们那个地方实在太大了!上海大,只有几百年历史;深圳大,一个“故事”就能讲完。而做文学的人,能在秭归做课题,能称屈原为“乡党”,才是真正的大世面、大风范、大手笔、大气派、大秭归、大福分。(读点鸿《破茧而逝》)
                 
  喜欢这份悠闲,向往这份悠闲,当然也怀念这份悠闲。如今巢中最是应当提倡和实现这种及其古典和淡雅的悠闲。感谢夏老师:)(读夏日荷《悠闲》)
                 
  杭州是一条久久漂荡在烟雨水泊中的船。雨中西湖,十之六七。因此游西湖是要做好充足的思想准备和文化准备。一方面,不要让风雨打消了兴致;另一方面,要透过雨幕看到听到想到悟到许许多多蕴藏在西湖山水中的人文境观。因此我敢说,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资格游西湖的,梅梅姐便不虚此行。(读梅子姐姐《烟雨西湖游》)
                 
  在这个日益功利和浮躁的世界上,实际上是“难得浮生一日凉”,特别是在水泥森林的压抑中和炎炎暑气的逼迫下,清爽和安静的确成为了精神奢侈品。喜欢这篇文章中透露出来的散淡心情,希望我们都能够真正坚持住这份散逸和淡泊,无论做人还是作文。文章的后半部分似可以再精练些,有些意思,前面已经表达过了。(读陌上紫尘《又得浮生一日凉》)
                 
  的确,这个沉重的星球已经无可挽救的开始堕落了。但是,仍有许多不甘堕落的心灵在努力挣扎而不断摆脱着各种各样的“地心引力”,于是,我们眼前才会间或闪现如此美好的文字和故事——翩翩飞向天堂的文字和故事,洁白的蒲公英?彩色的肥皂泡?一如“天使”,所谓“童话”。无论如何,我还是喜欢这样阳光美好的健康向上的弥漫着温情和希望的感动。(读动态童话《淡淡的笔痕四章》)
                 
  其实,医院是个最适合思想和觉悟的地方,不是因为那里的颜色和气味,而是因为那里的残酷和冷静,还有殡仪馆,还有火葬场。一直以为,好的文字好的文章,一定不是来自名利场,应当是生死场。关羽的文章,不能不读,不能总读。(读关羽《我的六二九》)
                 
  其实,人倒不必时时事事都得达到真善美的境地,只要是是向真向善向美也就足够了。善良,更多的是自己内心的感受。(读霏霏小雨《我和三轮车》)
                 
  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泪浴》,与作者的感受不谋而合。总以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文环境比较“干躁”——眼泪越来越少,清泉越来越少,善良越来越少,感动越来越少。因此,当我对人识辨不清的时候,常常用最朴素的方法寻找同类:义不义气?孝不孝顺?流不流泪?想必其中有些道理。(读夏日荷《眼因流泪而清明》)
                 
  从真正意义上说:那些无须纳税的人一定不会尊重纳税人,因为前者的生存压力已经转移给了后者。(读榴花火红《他们为什么没有生存的压力》)
                 
  从虎妞老家的“伊甸园”想起鲁迅儿时的“百草园”:时光荏苒,沧海桑田,有一种快乐和幸福是亘古不变的,那就是童年、童心、童贞、童趣。说来也挺有趣的,巢里有许多朋友的童年都是在乡下度过的,而当他们努力地长大了、进城了,却又如此怀恋山花烂漫蝉音蛙声的故乡,所谓“盛夏烟愁”——或许也是一种“围城”现象吧,总之,我们那渐渐被禁锢起来而日渐焦躁的心需要“突围”和“放飞”,需要回归大自然大自由大自在的“伊甸园”和“百草园”。(读虎妞《盛夏烟愁》)
                 
  这就对了。何止对了——你的快乐分明已经传染给大家。快乐是我们的权力,也是我们的责任。特别是面对着那么多真诚关注的目光。一个“乱”字,也有姹紫嫣红争奇斗艳的注解,起码这是我的感觉:冬去春还,雪静梅乱。(读红梅傲雪《乱了感觉》)
                 
  我向来尊重那些看重友情难忘旧情的人,因为我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尽管我知道,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常常会有些淡淡的忧郁和长长的挂牵,但是那忧郁也美那挂牵也美,那信香更美。相对自己最真切最独特的心理感受,文中的歌词和诗词引用稍多。(读清影悠悠《信香永存》)
                 
  阅读朋友和能被朋友阅读乃人生一大快事。读懂朋友和能被朋友读懂乃人生一大幸事。自从来到“榕树下”“雀之巢”,这样的快事和幸事便接二连三。再一次为旋子也为自己感到快慰和庆幸。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而这里有多么丰富多彩的人生?!(读挽秋《返璞归真雪轻旋》)
                 
  文学真是“美学”:既可以让人一边写一边美化自己的心灵,也可以让人一边读一边美化自己的心灵,还可以让人在编者和读者的激励和鞭策中不断美化自己的灵魂。显然,我的人我的文都没那么好,可是面对如此真诚的器重和赞赏,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有埋下头,好好的做人作文,让心灵按照朋友们的评价进一步净化绿化美化。不让喜欢我的人失望,不让夸奖我的人难堪,或许,这也是文学的功能和前行的动力。感谢冰火,感谢国庆,感谢所有的“检索黑人阿明”的朋友。还有,清影的要求我一定满足:“夏老师”千万别有过高的希望和憧憬。(读冰火激遇《男人该如何入世》)
                 
  特别能够读懂这样的周末的夜晚,因为我非常熟悉如此的疲惫,如此的焦躁,如此的怀念,如此的渴望。生活,现代生活,现代城市的生活,四周是刺眼的炽热、震耳的喧嚣和令人窒息的红尘黄沙,于是才格外喜欢那窗外的夜空,那凉爽的夜风,那白色的夜行车,那紫色的夜来香。很美的心思和文情,美中不足的是文章的排版,我去试试,看能不能调过来。(读霜落枫林《春夜遐思》)
                 
  云儿说这些文字都是“乱写的”,属于梦话,而且是“白日做梦”,我说乱写的也需要“潜意识”,反所谓“夜有所思,昼有所梦”。造物主不以为然,他老人家嘿嘿一笑:这丫头也太贪了——又要花红草绿,又要人间真情,又要大把钞票,又要母系社会,这不明明是难为我吗?云儿对造物主说:物以稀为贵,文以真为美,要的这些的确都是我缺的啊,只是醒来时就不好意思跟您老人家开口了,西西。(读风中的云儿《随感小记》)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样的故事连笑或怒的感觉都找不到了,也许是在官场上呆得时间太长的缘故吧,只是觉得腻味。月楼催促有关“小人”的杂文,可是一想到诸多小人的丑恶嘴脸,描绘都是待见,实在提不起精神。(读大慰《妙笔生花》)
                 
  五十过后,人往山外走,无限依恋荡心头。恰回眸,夕阳满坡红透。留一树华章锦绣,有三两旅伴左右,仰天把酒,此生足够!(读七彩咖啡《哥们儿》)
                 
  人生之窗,就在我们的眉下。心灵之窗,就在我们的胸前。(读霜落枫林《窗外》)
                 
  腊梅的清香是在骨子里;青鸟的飞翔是在心灵里。(读李雨声《在心灵的天空飞翔》)
                 
  浅浅的目光不浅,因为她的文章多为对社会现实的关注和思考,于是很有力度。(读浅浅是我《三硶死了》)
                 
  如此“青春扎记”以及作者心灵的隐痛,想必在现在的大学校园里当不会鲜见,只是有人能够说出自己是怎么被“扎”痛的,有人虽被扎痛了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有人彻底昏昏噩噩,无论怎么扎也感觉不出疼痛。南宋时,灯红酒绿的西子湖曾叫“销金锅”,最后连国也“销”了;但愿我们今天的大学校园和乃至整个社会千万别成为“销魂锅”,否则,国将不国也非危言耸听。很有特色的文笔和结构。(读三走木《青春扎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