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人阿明
黑人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752
  • 关注人气:2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人生(一)

(2006-05-31 20:01:29)
分类: 杂谈频道
  看来,真正让人喜欢和留恋的不是那双鞋,而是那段路,或者说是那心中的脚印。(于泥儿)
                 
  又是淡淡的蓝色,又是淡淡的忧伤。梦境是蓝色的,现实是灰色的,于是徘徊于梦境和现实之间的灵魂一定是忧伤的。然而,她的确很美。其实,那芦花不是花,那花裙也不是裙,都是作者形而上的美学追求和哲学回眸。虚实之间,似可以连接的再随顺些,像水墨画中的深浅过渡,所谓润化。(于寞儿)
                 
  知道国庆的真,但,还是更愿意相信人世间的善,还是更希望看到生活中的美。(于国庆)
                 
  走是本能,游是心智——人生不怕艰难困苦,最怕的是困顿麻木。必要时,灵魂当“出壳”,精神需游走。趁我们还有体力和心劲:尽量多挪些地方,多住些城市,多识些面孔,多经些事情。想必绵阳的泥儿和成都的泥儿会有些许不同,或者今后的文字更好看。(于泥儿)
                 
  朋友推荐我来看这篇文章,于是也懂得了朋友的喜怒哀乐。现在外面世界的“风景”也太多太杂了,让人眼花缭乱,而这一道深藏在作者记忆中的风景,却让人肃然起敬,神清气爽。这样的大风景、好风景,共和国不应忘记,年轻人更不能忘记,否则,所有的风景都将失去底色和基石。(于长弓牧野)
                 
  世仇难消!30年前,当我第一次在电视机前看世界杯的现场直播时,就目睹了荷兰人与日尔曼人是怎样在绿茵场上结下深仇大恨的。如今,我的一头乌发已染初霜,可是荷德世仇却依然未能冰释,且在历届世界杯或欧锦赛上愈演愈烈:今天你把我挡在冠军门外,明天我把你拉下马来。这不,几个小时之前又是一场复仇大战,刀光剑影,炮火硝烟。上半场弗林斯的任意球直接旋进了荷兰人的大门,下半场范尼的凌空射门粉碎了德国人的美梦:两个球都进的匪夷所思?!绝了,看来这场延续了30个春秋的荷德世仇还要无休止地继续下去,也不知道我这辈子还能不能看到结局。权写到此,把这一无奈却也有趣的任务交给年轻的朋友们吧,拜托了。(于老刀)
                 
  嘿嘿,不错,只是不应该给人家灌倒,或者根本就用不着老公出面。唉,见个网友也挺不容易的,况且还要冒着“见光死”的危险——不如在QQ上推杯换盏来得轻松自然。然而文友倒是另当别论了,因为那是上辈子的交情。(于猴头)
                 
  十分赞同这样一个观点:在没有做好充分的精神准备之前,最好还是暂不要去让你不仅喜欢而且景仰的地方。西藏,真是我心仪久矣的净土和圣地,乃至我常常将这一心愿动摇于自身的“乏真乏善乏美”,当然,现在还有一乏,那就是健康。去吧,泥儿,带上我的心中最干净最纯粹最天然的那部分贡品——去拉萨,去布达拉,去珠穆朗玛……你的文字越来越清晰了,只是有一个词可以商榷:芳容。(于泥儿)
                 
  原来“恬淡而清澈”的心情是可以制造出来的,方法之一就是“轻松而惬意”的行走。特别喜欢文章中的前三分之二部分,后面的“挂念”似乎有点牵强,使原本轻盈如水的文字突然不那么流畅了。(写给旋子)

  补充几点:1、小花儿时曾经“偷嘴”,但是被我们拎到那块肉前打了几巴掌,从此凡是不给它吃的东西连闻都不闻了。2、小花临死前,我们曾把她抱到炕头上养病,可是它还是坚持下地便溺,后来它无力起身了,就往炕下滚。3、小花死后,我和弟弟曾在后院“小黄”的家里看到了它的后代,其中一只和它爸爸长得一模一样。伤心。(于猴头)
                 
  也可能怀揣着一份很特殊的感情(我和作者是很早也很好的朋友),的确不敢苟同前面的一些评论——爱是理解,爱是宽容,爱是默契,爱是细致的体会,爱是心灵的感应。否则,任你怎么“沟通”也没有用。我为“他”难受,我为“他”担心,可是有些话又说不出口。先把“爱”的讨论放下吧,抓紧时间去治你的病!窃以为,真正的爱,根本用不着说出口。另外,就文章而言,前半部分可以删节,后半部分应当挖掘。(于小棕狗)
                 
  读罢“你的他”“你和他”非常之感动,蓦然想起日前站在三峡大坝的180平台上,心中翻腾的就是这份感动——伟大的工程平凡的人。好好爱他吧,值!(于蓉儿)
                 
  以和你先生比较接近的经历及心态饶有兴趣的读完了这篇理所应当推荐的好文章。因为真实而生动,因为熟悉而感动。可是,这篇文章最好不要让我们家那位看到(她也在巢里),否则明天肯定得张罗卖车了。注意到你是个“移民”,希望雀之巢能留住你。骑蟹的话有点毛病:在雀之巢里看到外星人的文章都属正常。(于王安雨)
  
好一个可敬可爱可赞可叹的老唐被小何描写得栩栩如生,跃然纸上——触之既在,呼之欲出。这样的文字才是立体而生动的,这样的人物才是形象而丰满的。之所以能够这样,除了作者的文学功力之外,就是作者的道德认同——因为敬佩老唐,于是印象深刻,这才表诉流畅。只是结尾处稍显浅白。再就是建议老唐把那对联的下联中的“无”字和“卿”字再做推敲,并问候他:)(读夏日荷《老唐轶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