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人阿明
黑人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851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人生(二)

(2006-05-31 19:55:38)
分类: 杂谈频道
  我也有过这样的童年,这样的故事,也曾抓过鸟,也曾养过鸡,也曾为了它们笑过哭过。只是走出童年的日子太久了,许多美好的感觉已经尘封。感谢cjj-s,用那么平朴的语言和恬淡的口吻,为我们讲述那么真实而生动的童贞、童趣,于是也勾起了我的“童年记忆”,让我又走回那片蓝蓝天空,青青草地。(于cjj-s)
                 
  好!网友、文友加车友。但是,还有几处需要商榷:刹车的大名叫制动(手制动或脚制动),反光镜应该叫后视镜或倒车镜。最可嘉的是“我是菜鸟我怕谁”的精神,放低姿态,放宽心态——任凭风浪起,端坐驾驶台,就是一个“稳”字,不行就一脚刹车停在那里,爱谁谁。(于雨果)
                 
  看得我也感觉颊上有些麻、辣,甚至要出汗。我是从来不进川菜馆的,只是因为怕出汗,一出汗就没食欲了。但是听说人把汗出透了,反倒清爽,难怪那么炎热的四川有那么麻辣的川菜。昨晚被女儿拉去吃“麻辣烫”,据说这东西就是越吃越上瘾——因为老汤里面放了“大烟壳”。桑溪啊,可得小心点。(于桑溪)

  我们的征文中所描写的,有空军,有陆军;有军人,有“军属”;有男兵,有女兵;有老乒,有小兵;有当兵之前的快乐,有退伍之后的苦恼;有军人眼里的老百姓,也有老百姓眼里的军人……几乎写遍了《军旗下》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正是在这样一幅军旅生涯的“全景画”前,我们的眼睛才一次又一次地模糊了,我们的良知才一次又一次苏醒了。感谢作者和他们的作品,感谢作品中那些栩栩如生的军人们。(于tulipsho)
                 
  尽管当初我也很是喜欢女兵,看来我还是不太了解女兵,原来在她们那迷人的“酒窝”时常流进酸楚的泪。其实,战争是排斥女性的,除非她们都被改造成为中性,这种改造一定是非常痛苦的:结下的是果实,牺牲的是花朵。文如其人,历历在目。如果再“跳跃”些,或许更精彩。还有:是“苞米茬子”,不是“高粱茬子”。(于月楼)
                 
  我的眼里浸着泪,现在看看屏幕还是模糊的。但是有一个观点在我的头脑里越来越清晰:军人美德之最高境界是牺牲,可决不仅仅是浴血疆场。王成顶天立地拉响了手中的爆破筒,伯父默默无语沉入了冰冷黑暗的海——他们都是我心目中永远的英雄,也都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军人。而后者,更让我崇敬。(于桑溪)
                 
  战友——这个世界上最亲切的称谓,也是当今社会上最宝贵的情谊。战友中的“老乡”,更是亲上加亲,尽管部队里是反对或淡化这种关系的。复员后的“战友”,悲欢歌哭都在一起喝酒,大官小民仍然搂着肩头,最是感动。(于济生)
                 
  我也参加过部队的军训,也经历过“紧急集合”的窘迫与尴尬:集合的时间没有超,背包也算捆上了,就怕“急行军”,围着操场跑两圈,全都露馅了——那背包便成了破皮的包子。后来连着好几宿都不敢睡实,可那集合号又不响了。当兵真不容易,当兵的人真不一样,当兵之后的睡觉“睁”着眼睛。(于赵宏杰)
                 
  惨不忍睹,怒不可遏!面对两个畜生的轮奸!!!于是上帝召回了他的女儿,却让那两个男人活着受罪:凌迟。(于雪轻旋)
                 
  最是喜欢:“白要忙,夜要忙,喝杯茶,忙里偷闲;劳心苦,劳力苦,饮壶酒,苦中作乐。”然而,江南文化中,功利的浸淫却是要比北方多的。(于眉斐色舞)
                 
  恕我直言:既然是“一个人的出走”,就不应该选择热闹的大连。或许那种没有目的的中途下车的四野寂静的“出走”更适合于你。如果有些恐惧的话,我可以当保镖,嘿嘿。(于慕容)
                 
  我也玩麻将,但给自己立下几条规矩:1、不和生人玩,输赢总是这几个熟人;2、不玩太大的,最多掏出百八十块钱;3、不能熬的时间太长,八圈比较适合;4、最好是前半场大起大落,末了本齐;5、玩完了赢家请客,猪八戒啃猪蹄爪。(于丑时)
                 
  喜欢杭州、成都,不喜欢广州、深圳,也不喜欢北京、上海。原因就是喜欢闲适,不喜欢忙碌,更不喜欢为了功名利禄而疲于奔命。杭州人和成都人的手里经常捧着一大杯绿茶,里面的茶叶放得很多,茶水的颜色清清淡淡。我知道,这是一种散漫,却觉得正是在这节奏舒缓的日子里,生命的幅度也便相对伸展了,与此同时,思想的花朵也可能悄悄地开放了。(于薇风薇雨)
                 
  有些时候,孩子的一个突来的电话,一句简单的问候,不仅能够拨动我们的思念,而且能够提醒我们的责任,甚至能够纠正我们的错误。从最简单的事情中挖掘最深刻的道理——静雪的文心是敏慧的。(于静雪)
                 
  有意思!是在网球场里光着脚跑来跑去,在极大的自由和欢快中获得的灵感吧。看来,网球是绅士运动,却不是淑女项目。网球场上男人不许光膀子,女人却可以打赤脚。看来太“绅士”太“淑女”的男人或女人可能都写不出什么好文章。(于泥儿)
                 
  显然,慕容和晓放都喜欢“春树暮云”般恬淡清爽的君子之交。如茶,而且是绿茶。我也当然希望自己是个君子,但是,除了茶,还喜欢酒,特别是白酒。每每与朋友见面,特别是和久别重逢或远道而来的朋友见面,我的心中总是涌动着一种欲望:开怀畅饮,一醉方休!“春树”最爱“剑南春”,“暮云”尤喜“白云边”。其实原因也简单:如今说实话说真话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即便是朋友相见,习惯的力量也会使我们无法以蛹化蝶,更不要说浪飞漫舞。于是,好酒便成了“催化剂”,微醺也便是大境界:畅所欲言,肆无忌惮,喜笑怒骂,直抒胸臆。想必这样的释放和交流肯定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其中的逻辑关系是:没有朋友,便不想喝酒;酒不喝透,便不会羽化;心无羽翼,便不能保健。嘿嘿,看来我于友于酒也是很功利的——非君子也。(于慕容)
                 
  其实,幸福并不需要刻意寻找,她就在我们的身边,只是需要突然把眼睛闭上再猛地睁开,需要一点伤痛,需要一个意外,需要一次丢失。觉得你的“颈椎病”值——仰视生活,会发现许多美丽;你的丈夫俯视着你,也会惊喜小鸟依人。(于雪轻旋)
                 
  刚刚打完羽毛球(赢一场,输一场)。火星,门锁,喝水,洗澡,然后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睡觉,可是躺下了又爬起来,还是忍不住打开电脑——果然眼前一亮:社长的心里话,说得真好!今天下午还和一个朋友谈心,她问我为什么戴着“护身符”?我笑了:不知为什么,入党30年后竟有些“唯心”了,渐渐相信两句佛语:缘分和因果。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小小雀巢,一“键”钟情——是偶然也是必然,是前世也是来世;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几分耕耘,几分收获——于是乎尊重月楼,于是乎喜欢一脚。这便是我对《榕树下》及《雀之巢》理解和诠释,最后想对大家说的还是两句话:珍惜和感恩。
                 
  数量如此之多的阅读和评论,除了文学的美丽之外,还有青春的共鸣——那是18岁时的骄傲和自豪,也是18岁过的怀恋和珍藏。其实,生活是万花筒,生命是五彩路,走过来的人们也不必总是拗着拖着“永远的18岁”。我们老了,依然美丽,一如朝霞的灿烂与晚霞的绚丽。(于慕容)
                 
  怎么都是为了钱?怎么都是因为善?地上的缺憾和天上的满月无论如何也联系不起来。我仿佛看到嫦娥心中的庆幸和吴刚脸上的轻蔑。于是他们宁可在广寒宫中忍受寂寞。静雪的故事讲得真好,只是不该在这花好月圆的时候,让我们一下子没了心情。窗外无月,一片雨声。(于静雪)
                 
  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放牧心情,应该是每年秋天都做一次的事情。特别对于生活在城堡中的人。(于小水点)
                 
  刚学开车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怯手;现在却越开胆子越小——害怕乎?怯懦乎?稳重乎?文中得道。(于邢天丁)
                 
  我们这个社会,最需要大家捐献的是关爱而不仅仅是钱物;人到老的时候,最需要儿女的是精神赡养而不是其他。写杂文的笔,还可以再犀利些。(于寒月光)
                 
  藏书是我30年的癖好,去古旧书店或批发市场“淘”到五折以下的好书(起码是在我看来)是我生活中的一大快事,无异于钓鱼或者打猎。因此对作者的地坛之行充满了欣羡甚至有些妒忌,嘿嘿,下次再有这等好事美事便宜事提前告诉我一声好吗?(于雪轻旋)
                 
  其实旅游的真谛全在于一个“旅”字,或“跋”或“涉”,只要在户外,只要在路上,只要大自由和大自然,只要真山水和真情性,只要好朋友和好气候,至于有没有名山大川或名胜古迹都不是很重要的。羡慕尚崇龙。(于尚崇龙)
         
  那个小偷,能有瞬间的良心发现吗?那个女人,现在还能记着她的恩人吗?那个车站,每天会有多少这样的故事?那些人们,什么时候才能不笑话旋子傻?(于雪轻旋)
                 
  我也熟悉露天电影院,而且常常坐在银幕的背面。怀旧的人,大都善良。(于路我行)
                 
  笑着看完的,心头不时的抖和热。我这一辈子,水水沓沓几十年,没有什么值得可荣耀或慰籍的,除了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文字。这也是喜欢榕树下,热衷雀之巢的唯一理由。无论从积极的意义还是从消极的意义上说,我都是一个缺乏功利心的人,因此,我的朋友和我的文字也都没有什么目的——就像这次去成都、在成都的随性一样:只要是和朋友在路上。那两天,真开心!(于小棕狗)
                 
  一声声由远及近由近及远的“敲麻糖——”,送来了一段回忆,也送走了一个年代。甜甜的,略微有些苦涩。(于敲麻糖)
                 
  我们住的与天空越来越近了我们活的与月亮越来越远了正可谓危楼高千尺低头不看星麻将加卡拉吵死天上人(于失落的月光)
                 
  “人生本就是一路离情,只要离人好端端的,在阳光风雨里呼吸,我们就可以安然地,沉下心来,好好生活。”无论如何,我们都得好好生活。因为作者还有一句挂在嘴边的话:活着,真好。(于寞儿)
                  
  儿女首先是我们的朋友,特别是当他们还仰头看父母的时候——这不是我的经验,而是我过去的教训,早来树下就好了。(于亦非台)
                 
  反映普通人的生活,最能够折射这个世界的轮廓,也最能够折射我们心中的角落。(于雪轻旋)
                 
  人生在世,大都躲不过“偷”字,因为那灵魂只有一半是天使。好人应当尽量不偷、小偷、少偷,先偷后不偷、偷了再还上、偷来做好事。等等。还有一条切莫忽略:环境。所谓逼良。(于土坷垃)
                 
  文笔很好,也很感人。只是有一个文学意义之外的问题我还没有完全搞清楚:就是因为你的事业和儿子才要找到这个妻子吗?那么当你的事业成功了,儿子长大了呢?恕我直言,你好像在找秘书和保姆,好像在解决下岗女工的再就业问题,好像在为死去的前妻物色替身——如此婚姻,表面上像一种居高临下的施舍,其实对那个女人极不公平。道理很简单:你择妻的标准不是爱情,起码你没有写到爱情。(于羽扇萧萧)
                 
  手机与我,时而天使,时而魔鬼。丢了多少次,可还是离不开它。怪了。但是近来头却越来越疼了。辐射吗?(于关羽)
                 
  很质朴的文字源于很质朴的感情,很质朴的感情源于很质朴的生活。当然,除了质朴,还有坚强——凡是有过这样一种生活经历的人,大都有了超人的志气和耐力的理由。另外,我也看到了作者平素坦率和真诚的理由,你有一个多么好的妈妈呀。(读榴花火红的《老屋-新房》)
                 
  我是从官场、商场里走过来的人,深知其中的龌龊和你们的辛酸,正因如此,才不应当放下我们手中的笔,更可以通过网络文学说点真话,振动大家,同时也寄托我们自己的灵魂和思想——我在最困难的那段时期就是这么走过来的——所以才格外感谢《榕树下》和雀之巢。愤怒出诗人,苦难著华章。希望妹妹能够振作起来,把人生的低谷变成创作的高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请妹妹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你的身后都一大群予以信任也可以信任的人。还是那句话,自由而健康地活着,比什么都好!当然,亲情友情爱情,比什么都珍贵。(于林昊)
                 
  我也有保留贺卡的习惯,尤其喜欢过些年再翻出来看看,竟然发现那贺卡的“数量曲线”正好与重叠于我的“命运轨迹”:春风得意时的贺卡如大雪纷飞;丧魂落魄时的贺卡如小雪零星。然而我能记住一片小小的雪花却记不住一座大大的雪堆。有一年三十晚上,我的手机快“爆”了,甚至也分不清谁对谁了;另一年除夕夜里,我只接到一个电话,那个号码迄今仍在嘴边。于是我也常常绕过“热门”专走“冷门”,不到门庭若市的地方锦上添花,而在门可罗雀的时候雪里送炭。(读济生的《抽匣里的祝福》)
                 
  解放路和延安路也是我很熟悉的地方,还有白沙堤,还有西泠桥。其实离生活最近的还是那些藏着几眼古井,飘着菜籽油香的老屋小巷。有一次也在灯火阑珊的时候,也站在那座既可以直达“解百”,也可以眺望“西子”的立交桥上,面对流光溢彩的街道和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觉得异常孤独,突然想到妻子女儿,当晚就退票买票离开了那座如诗如画的江南名城。想起来道理很简单:生命可以如诗,生活却不可以如画。男儿当自强,女儿当自立,然而,最坚强最独立的生活恰恰是最朴素最简单最实在最平常的日子,道理很明白,走在路上要比活在梦里艰难的多也遥远的多。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与其尖锐,不如坚韧,男人女人盖莫能外。(读榴花火红的《别让自强的利韧伤了自己》)
                 
  许久没有上网,才看到这篇文章,心中更加挂念你,晓放。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菩萨,也都有魔鬼,即便那些自诩善良的人。我们期盼菩萨显灵,我们也抑制魔鬼生长,而这一切都需要灵肉的健康,好好活着——为了你祈福的朋友和亲人。(读晓放的《菩萨,显灵》)
                 
  谁说“三国”无爱情,美女自古伴英雄。与泥儿同感:难得关公的春心柔情美文。更读懂何谓梦中情人,也只能拥在梦中。生活无情,挤兑的关羽只好浪一小点漫。(读关羽的《浪一小点漫》)
                 
  一提联众,我就头疼,因为我家也有“抗联战士”,不是下棋,而是打牌,电脑一占就是几个小时,赢了兴高采烈,输了怨天尤人;想再多玩一会时,和你嬉皮笑脸,终于被撵下去时,对你横眉竖眼。害得我,几乎每天都得深夜上“树”。看来山海夫妇不会有这样的问题。羡慕甚至嫉妒。(读山海《在联众下棋》)
                 
  是雨季,就会有开始和结束的时候,就能一定能够走进去和走过来,无论你有没有伴,无论你打不打伞。天总是要阴的,天总是要晴的,这就是生活的无奈,这也是生活的精彩。心可以被打湿,却不可以霉变。(读榴花火红《一个人的雨季》)
                 
  开个自己的书店,享受午后的阳光——这是雀之巢里许多朋友不约而同的想法,其中一定是原因的吧。那就让我们一起努力,在四面八方连锁经营温馨安静的[雀巢书屋],如何?(读冰清的《心灯》)
                 
  网络也有一种极为奇妙的筛选功能:我们的身边竟有有不少“老师”,小学的、中学的、高中的、大学的……看似偶然,实有必然,一如我们的结识都是文心在先,文友在后的。建议巢里的老师们都能把这篇《爱你让我如此美丽》当做范文好好读读,如果时间紧张的话,就把这个题目记住,然后在心里默读三遍感觉就会豁然开朗起来。方才在看红梅和国庆的文章时曾发出“原来幸福很简单”的感慨,现在的体会便是“其实美丽并不难”。莫迟疑,别吝啬,对着每一天早晨的蓝天和绿地献出你博大的爱。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容易。不仅是老师,还包括我们。(读艾文《爱你让我如此美丽》)
                 
  方才还在看一篇题为《幸福》的文章,并且发出“原来幸福很简单”的感慨,没想到很快就在这里得到实证。其实我是应当想到的,“雀巢人”大都怀着一颗平常心,于是对幸福的的理解和感受也便不约而同,建议读者把这两篇文章当成姊妹篇。有机会一定去看看幸福的红梅和国庆的幸福,欢迎吗?(读国庆《请记住我的新地址》)
                 
  好象前两天在一家电视台的专题节目里也谈论到了这个话题,当时争论的很激烈,有的说大学生的任务就是要专心学习,有的说大学生出去打工有诸多益处,也有的说对于这个问题要根据实际情况区别对待,等等。我觉得,无论哪种情况,像文中那个男孩的做法不仅无何厚非,而且挺可爱的,让人欣喜之余隐隐有些辛酸的倒是这些贫困大学生的家庭条件和社会背景等等问题,然而,我始终相信,像这样的孩子,终究会因祸得福,否极泰来的,道理很简单,他们始终是把“风筝”的线紧紧地拽在自己的手中,他们是生活的强者,他们是命运的主人,他们应当赢得我们的尊重。(读慕容《心情风筝》)
                 
  曾经三峡游,见过中堡岛——那时你们的故事刚刚发生。文学与爱情,一如菜花与阳光,常常相牵相伴一起走进年轻的生命,但是能够走多久,就看你的文心与情缘了。一般来讲,文学的道路要长于爱情的旅途。于是我们时常回眸。人的生命从来都是向着两极同时发展的,一极走向生命的归宿,一极走想生命的本源。所以说点鸿的感悟相当精彩:回忆也是生活。有什么原因吧,部分意境过于朦胧。(读点鸿《回忆也是生活》)
                 
  动人的阿英,动人的故事,动人的黑马,动人的文字。最动人的,是你把她枯黄的手塞进冰凉的被里“那么冷,娇弱的阿英怎么能受得了?!”。我的心在一阵又一阵地抖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悲剧莫过于诈骗真诚、强暴美丽和凶杀善良。代我问候阿发,说我们巢里会有许多人关心他,祝福他。告诉他:“燕子声声里”——春去春又还。(读昔日黑马《燕子声声里》)
                 
  这两天正在看电视剧《走过幸福》,女主角朱小北的身上的确有洛朗斯的影子,如果不是文学的抄袭的话,那么就是生活的因袭了——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无论21世纪还是20世纪,是人性使然抑或是“女性”使然。正是在不断地追求完美的同时也不断地破坏“完美”。当然,也因为爱情的完美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女人究竟怎么看?男人到底怎么想?这两天巢里因为几篇文章正在议论纷纷,这里又有了一个女权主义的实证。感谢艾文,把那么一个冗长繁杂的故事如此简明生动地介绍给我们大家,真好,当然我也知道真费劲。(读艾文《完美不完美》)
                 
  难得作者把朋友们一点一滴的理解和帮助都如此精心的收藏起来,如今又铺展在了明媚的阳光下。在威海笔会上我曾说过自己的感受,一个人要想快乐的生活并不难:有一个相信的头脑,有一双欣赏的眼睛,有一颗感恩的心。显然,你是一个十分懂得欣赏和感恩的人。但是还要更多的“相信”——相信生活,相信自己,相信朋友,相信良知,甚至要相信良心的苏醒。这样,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坚强,彻底的快乐!(于红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