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人阿明
黑人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851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雀巢(二)

(2006-05-27 15:32:17)
分类: 杂谈频道
  “榕树”之五年,“雀巢”之两年,的确给予我许多感动,在这些感动中,最主要的莫过于文学感动,而在诸多的文学感动中,最难忘的恰恰不是作者的优秀作品,而是来自于读者的用心阅读。读罢这篇文章,更把我的感动推向高潮。雀之巢里到底有没有好作者、好作品暂且不说,这里有比其他地方更多更好更热心更优秀的读者却是不争的事实。一如土地和种子的关系,后者才是生命的摇篮,这才是一个文学社团的希望和魅力之所在。拥抱冰火激遇,拥抱哭泣的键盘,拥抱巢中所有的用心为人作嫁者——用我的心。(读冰火激遇《谈网络写作》)

  真好!打心眼里为山人高兴,为雀巢高兴,为月楼高兴,为明天高兴。只要大家都能够如月楼和山人一般实实在在点点滴滴地为文学为社团为友情为他人真心付出,雀巢的明天一定更好!!!我相信。我期盼。(读富乐山人《“雀之巢”,谢谢你》)

  在《榕树下》,我们收获的,不仅是累累果实,还有片片绿荫;在“雀之巢”,我们得益的,不仅是文学创作,还有真诚友谊。而这“绿荫”这“友谊”,恰恰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难能可贵的。于是,这个夏天不再躁热,人海之中不在孤寂。是的,我的处世哲学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轻松愉快”,于是那“达”未必是好,那“穷”未必是坏,况且,正是在“穷”的时候,才更有可能写出好文章,交下真朋友。如是之好之真才是我“树”下“巢”中春秋五度的最大收获,今天都让夏老师说着了。(读夏日荷《这个夏天》)

  这篇文章是先退后发的:退稿的是我,坚持要发这篇稿子的是晴翠儿。为此,我们之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论。当时我的退稿理由主要有三条,一条是文章没加栏目名头,不符合我们反复强调的发稿要求;另一条是文中有些段子实在太黄,让人感觉是一盘美味当中发现只苍蝇;三是因为“救场”时间紧,任务重,打开文章大都是一目十行,看得的比较粗略。争论中,翠儿的道理越来越多,我的“底气”越来越弱,最后终于打出白旗:那,就发吧。现在我再次把这篇文章反反复复看了几遍,的确觉得文章比较真实反映出的,是一个时期一个地区一类人群原汁原味的生活,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应当编发,乃至应当推荐,我也应当认错,特别是为那种粗枝大叶的编辑作风而向作者认错。只是需要保留两点意见:一是投稿者务必考虑编辑们的工作量和各种各样的困难,以互相尊重、理解和支持的态度,共同遵守《投稿须知》和《编辑守则》。二是“雀之巢”是《榕树下》读者范围、层面最宽泛的社团,因此,我们的文字要尽量干净些、积极些、规范些,否则,那种“吃苍蝇”的感觉的确不好,为此把那盘好菜都扔了也的确不值。我想说的就这些,作者、编辑和评论团也可以就此讨论。(读故园之恋《少年》)

  休息好,心情好,身体好——真的是“雀之巢”的重要命题了。建议我们编辑部,我们的评论团,我们的留言板都应当把尊重生命的问题放到重要并且显要的位置上来。谢谢山在那里。(读山在那里《路过生命》)

  这是一个收获亲情友情爱情的季节,这是一个月亮最圆最亮最美的夜晚,恰好编辑这篇饱蘸作者心血,天成精彩画卷的“真情鸟”,虽然夜深,竟毫无困顿,心中荡漾着美好的回忆和温馨的感动。“雀之巢”——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家,是一座传递真情的桥。爱心与真情的付出及收获,是这个文学社团最执著地追求,最显著的特色。再一次感谢哭泣的键盘、谢悟空、老枯藤等等“真情传递活动”发起人的独特创意、精心组织和热情投入。由这只神奇的“真情鸟”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划出的美丽弧线,将是我们永远的珍藏与骄傲。仿佛天意,此刻我正坐在谢悟空的书房里,那只飞越万水千山的“真情鸟”就静静地落在电脑旁边的案头上,我真想把它悄悄带走,可是我知道,它不属于我,也不属于谢悟空,它属于“雀之巢”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它属于已经离开这里和将要来到这里的每一位老友新朋,其实,它并没有落下,它仍在那些息息相通的心灵中飞来飞去。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望着窗外那轮圆圆满满的大月亮,我们更有理由相信:“真情鸟”的故事仍然在继续,“雀之巢”的明天一定会更好!(读哭泣的键盘《那只真情鸟》)

  懂得木伦的《拯救》,懂得云儿的推荐,都不是文学意义上的“拯救”和“推荐”。是在拯救一个年轻可爱的生命的同时呼唤社会良知,是在推荐一篇文章的同时争取在更大的范围内获得社会救助。希望有能力的朋友把这篇文章通过打榜让《榕树下》更多的朋友阅读;希望更多的朋友尽可能把这篇文章送达当地的新闻媒体进行有效宣传,希望作者能够代表“雀之巢”的新老朋友给患者坚强乐观战盛病魔以鼓励和支持。我们的力量有限,但是我们都应该在不同的位置朝着同一个方向毫不迟疑地伸出自己的手来。(读西拉木伦《拯救》)

  嘿嘿,好!过瘾!!好过瘾!!!正是:中原自古出英雄(当然也出土匪),英雄自古出少年(当然也有黄忠)。我们巢里的文人多、女人多,其实,文武双全者也不法其人,这不,东北有济生、悟空,河南有黑马、关羽,最近又来一群打小就比较“野蛮”的故园之恋、笔中子归、石万能、西贝侯等等等等,于是,“阳气”上升,英雄辈出,文字当中也越来越多地透出爷们腔调、英雄气概(无论文学还是武艺,都应该有股子正气)。击节喝彩——为昔日黑马,更为今日英雄。至于文章的缺欠,我同意水儿的观点。这么好的材料更需要上好的加工,具体一点说,这个故事如果让故园之恋再讲一遍,肯定会更精彩,更过瘾:)(读昔日黑马《那时年少》)

  我完全能够读得懂故园君的编辑和推荐,因为我们的胸中腾腾燃烧着同样的愤与忧!而且这种关注人生,关注社会,关注“底层”的平民文学意识和现实主义精神,一直是我们这个文学社团的宗旨与特色。尽管这篇文章还可以修改的更精练更生动些,但我仍觉得写作的好,编辑的好,推荐的好。(读樟树脑壳《学费的故事》)

  枫林的文章、翠儿的编者按、前面这些朋友的话语让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同时也不无惭愧,我知道我自己,远没有朋友们说得那么好,但我愿意把这出自真心的美意美言当成一种鞭策,或者做为一种承诺:我已经做到的那些好要继续做好,我没有做到的那些好要努力做到,尽管这样可能会很累,但是还有什么能够比得上为朋友所尊重和喜欢更值得呢?何况,这种尊重和喜欢绝不仅仅是给我一个人的——我们都爱这个理想,我们都爱这个地方。我们彼此的认同正是我们共同的追求。总有一天,我们都能够在这本题为《榕树下——雀之巢》的书扉上,端端正正的留下自己的名字。再一次感谢霜落枫林,我特别喜欢那些心里特别阳光的人。(读霜落枫林《黑人印象》)

  的确是越来越读不懂“榕树下”的编辑们——像这样生活气息浓郁,文学色彩斑斓的现实主义优秀作品,随着西贝侯、故园之恋、三走木、笔中子规、石万能、向德清等强力写手的相继加盟,近来已经成为雀之巢一道又一道雨后彩虹般的美丽风景,可是,竟然大都得不到代表榕树下最高文学奖赏的“绿叶”。究竟是生活态度的差异还是文学眼光的不同?抑或还有其他原因,不会是也得像“跑官”那样“跑叶”吧?如果这样的话,倒也没有什么可计较的了。这样的作品及作者,想必是不会介意在这里的评价和褒贬。(读西贝侯《半个日头的山村:年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