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人阿明
黑人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752
  • 关注人气:2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女人

(2006-04-27 20:37:10)
分类: 杂谈频道

    一个女人,结婚之前觉得自己就是花;结婚之后觉得日子就是花;孩子在身边的时候觉得儿女就是花;孩子不在身边的时候觉得花就是儿女——于是只有老来才应该养花,只有看到女儿送来的康乃馨才在心里乐开了花。(读桑溪《女人花》)               
  我不太懂得女人,但我大概知道男人一般这样对待女人:恋你的时候,要你活泼可爱;娶你的时候,要你温顺可人;当你才华横溢的时候,他便希望你首先做好贤妻良母;当你埋头家务的时候,他又觉得缺少了许多生活情趣。因此,女人最好莫属“羊”——当“狼”要吃你时候,一定会找出许多理由。另外,不要探究上帝怎样造就女人,因为耶稣也是男人。(读春晓粉雪的《女人,上帝造你做什么》

 

  我的身边,也曾有过这样的女性——把痛苦深埋在自己心里,在人前依然笑得很灿烂;不矜持,不矫情,不做作,却也有坚守不逾的底线和原则;女人们喜欢她,男人们也喜欢她,喜欢归喜欢,还必须尊重。做女人做到这个份上,需要修炼,也需要造化。(致失心稻城)


  春。阳光。郁金香。绚丽与芬芳。这才是一个女孩子最经典当然也是最精彩的写真。(致梅兰竹菊)

 

  对于女人,我从来都相信初见的感觉。是泉水就是甜的,是溪水就是清的。(读泥儿的《学做女人》)


  才女之悲,固然是历史之悲,社会之悲,却也不无些许内在的悲剧因素。如今时代变了,妇女的地位大幅度地提高了,可是我们身边为什么还是屡屡发生“才女的悲剧”?我只能说: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混沌太麻木了,而她们一个个又的确太清高太敏感了。怎么办?似乎没办法。这才是最大的悲剧。(致梅骊)


    一个女人要做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真难;要为自己活着同时也要为别人活着,更难。在骨肉和灵魂之间必须要做唯一抉择时,难上加难!于是读懂什么叫做撕心裂肺。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孩子会长大的,冬天会过去的,只要保全灵魂,人生不可能终年落雪,否则,倒将是一生泥泞。(读失心稻城《雪落一生》)


    木伦外公先走了,剩下了孤苦伶仃的外婆;木伦的父亲先走了,剩下了拉家带口的母亲。多么艰难的岁月啊,是在淘尽了无数的苦难之中才留下的一缕心香。
外婆终身守寡,是因为她的爱人,一生只能爱一个人;母亲从此不嫁,是为了她的儿女,儿女便是她的最爱。我的感动应当说是一种深深地让人心痛的震颤:这就是母爱,这就是中国母亲的爱情,这就是传统的中国母亲的爱情,这就是传统的中国母亲的亦苦亦甜的爱情。我无比敬重这样的母亲这样的情爱这样的奉献这样的牺牲,却也对那样一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灰色印记怀有难言的幽怨。女人也是人,一个人只有一条命,没有前世的债,也没有来生的盼。我很迷茫彷徨。岁月到底给我们留下什么?(读西拉木伦《岁月留香》)


  渐渐地,银屏在慕容的眼里已经化做“黑板”——她是最优秀的观众,而我们则是很幸运的读者。有时我甚至在想:即便我们自己去看这些电影,也未必会有这么深刻的体会和如此精彩的表述。譬如这个作家和两个女人的故事,在常人眼里是很容易落入俗套的,然儿慕容的目光却是极其智慧和艺术的,她在对于我们来说早已司空见惯的灵肉缠绵中,敏锐地发现了这一个男人和那两个女人或是“能做情人却不能做夫妻”或是“能有婚姻而不能有爱情”的深层原因。由此我们似乎还随着慕容的笔触看到了这样一个封闭的圆圈:男作家创造了美文,好文章吸引了女人,“女子香”激活了灵感,灵感男人创造美文。如是感想,不是在电影院里而是电脑桌前获得的,感谢慕容——“作品旁边的女人”。(读慕容《作家身边的女人》)


  跳跃着。闪烁着。氤氲着。弥漫着。灵感。意境。色彩。节奏。是一个20岁的女孩的娇柔的睫毛,却不是眼睛;是一双玛瑙般滚动着盈盈秋水的眼睛,却不是芭比。她到底是谁?她到底爱谁?安妮。爸爸。网络.天山。梦。迷。一万个日日夜夜的距离。(读兰春恒《我是如此爱你》)


  十分有意思也有一定道理的文字。看来头发长的女人见识也不会短啊。的确,做女人要特别讲究“质地”和“梳理”,倒不一定是为了给男人看的。(读夏日荷[做“长发”女人])


  一个喜欢哲学的女孩,一个喜欢文学的女孩;一个喜欢思想的女孩,一个喜欢幻想的女孩。但是,这个女孩一定要记住:勇敢的挑战生活,智慧地创造生活,才是最深奥的哲学,才是最美妙的文学,才是最丰富的思想,才是最奇丽的幻想。(读兰春恒《六月微温》)


  好看的女人,美丽的女人,可爱的女人——要求越来越多内涵与外延。其中最重要的品格和气质便是善良和率真。(读秋一桐《旋姐的爱》)


  尽管我向来不喜欢“韩剧”,但是却一下子喜欢上了那位痴迷“韩剧”的太太——喜欢她可爱的性格,喜欢她可心的生活,喜欢她可喜的变化,喜欢她的“可怜的哥哥”。如此喜欢,全来自于这篇文章中生动的故事,真实的情感,精彩的描写,生动的诉说。禁不住“看了又看”。只要我们乐观豁达,生活便如此妙趣横生,更何况,山人老兄的手里还有生花的妙笔,让我们满眼的欣羡。(读富乐山人《太太迷上了“韩剧”》)


  “落岸为花”的泥儿——泥儿的“左岸”在成都,成都有座杜甫草堂,杜甫草堂有条浣花溪流,浣花溪流有一个美丽女人的美丽传说。千百年来这花溪水那浣花女源远流长香魂不断,为我们演绎出一个又一个有关“花”的动人故事。(读秋一桐《落岸为花的泥儿》)


  怎么?酸枣小孩竟然是个女孩?!而且还是个一直梦想“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女侠。我喜欢这样的英雄情结,也时常在梦中救危救美:)不过醒来时仍是个懦夫。(读酸枣小孩《打遍天下无敌手》)


  写给闺中的密友——说给镜中的自己?其实一个人总要同时活在好几个世界里:譬如书房,譬如厨房,譬如卧房;譬如网络,譬如文字,譬如人群;譬如单位,譬如家庭,譬如街头;譬如感情,譬如理性,譬如思想……于是昔之我与今之我才有距离,于是此之我和彼之我方可对话。当然,人,也是有质的规定性——有的女人觉得累了乏了懒了倦了,不想再按照自己当初的理想和目标继续往前走了;有的女人仍然坚持去寻找去追求去跋涉飞翔,而且不断回头呼喊:跟我一起上路吧!我们无法评断这对姐妹的是非曲直,因为生活的版本实在千差万别,就像穿鞋一样,舒不舒服只有问自己的脚,很难用统一的标准衡量。也许那个放弃了经典爱情的女人过得慵懒却也很舒服,也许那个追寻着爱情经典的女人活得充实却也很辛苦,于是前者不能为后者“哀其不幸”,后者也不必对前者“怒其不争”。还是自己走自己的路吧,幸福与否完全是一种信仰与感觉,而且女人的幸福与否也不完全是对男人优劣的评价,这方面,文中似有些许偏见,不过,仍不失一篇充满了“知性美”(我女儿评价的原话)的好文章:)(读点鸿《跟我一起上路吧》)


  我知道,一个对邻家奶奶的感情都如此深厚的人,心地该有多么善良;一个由普通女人的生命发出那么多感慨的人,心情又是多么敏慧。(读风中的云儿《一路好走》)


  很喜欢文章的开头,很欣赏作者的心情,很羡慕那个收短信的人,很期盼你的愿望能实现。但是还想说的是,女人应当是爱人的心,而绝不是男人身上的肋骨——应当温柔乖巧,可以戒掉任性,但是绝不能迷失自我,只有这样,现世才能安稳,岁月才能静好。(读草莓布衣《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梅花之香,相对于苦寒;女人之香,相对于腐恶。如今的女人再不应当是男权社会中的花瓶和摆设。作者和奶奶的那张合影分明是两个时代的遥望。作者的名字变了,文心文情依旧,很难猜出你的年龄和专业:)但是这篇文章叙事和用典的结合欠佳,也许作者心中的跳跃太大。再就是用典一定要准,譬如“题记”中的历史顺序是否再核实一下?(读兰春恒《一只名唤女人的香》)


  我也喜欢这样几个越来越漂亮的女人,尤其喜欢他的、我的还有他的、她的母亲:“没出娘胎前,我不知道母亲长得什么样。出了娘胎后,我才不管母亲长得什么样”。相比之下,后面的笔墨显得有些轻了——要么写好,要么不写。(读笔中子归《我身边的女人越来越漂亮》)


  心里很痛——为作品中主人公的苦难和辛酸,为了生活中千千万万个被伤害被侮辱的女人,为了眼前这个龌龊冷酷的世界,也为了作者的善性和良知。可是我,却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好。只有默默地祝福。真的想起《祝福》。中国啊,中国的女人啊,中国女人的命运啊。(于小水点)


  想不到,黑妹竟善女红?!莫明想到“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的革命时代。到底还是喜欢这样有蕴涵却也轻盈着的文字。一条裙子破了,可以不顾,也可以缝补,还可以在坏的地方绣上点什么,窃以为这才是最经典的女红。大观园里最可爱的女孩顶数晴雯,不仅有骨气,而且善女红,当然也漂亮。(读尹非的《女红》)


  写得《女人与酒》,其中说道最多的好象是“女人与男人与酒”。作者深有体会地说:女人最怕见到非要逼迫女人喝酒的男人;可是也一定会有读者说:男人最怕撞上一杯又一杯抢着要喝酒的女人。女人微醉,是闭月羞花;女人抢酒,也会搞得“花羞月闭”,当然,那一定是有原因的,祸首大概还是男人——唉,男人啊,难人。另外,古代的才女,多半是怨妇,也都能喝一点酒,并且能够蘸着酒色写字,譬如唐婉,譬如李清照,其诗其词中不乏朝杯暮盏,春酩秋酊。可是也请诸位现代才女看好了:李白会喝酒,但会喝酒的不一定都是李白,是其一;古代的才女们喝得都是低度米酒,是其二;那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态度也未必可取,是其三。(读梅叶青青《女人与酒》)


  中国古代的女子,若要“传奇”,一要忠贞,二要忠义,而这两者都让吴周氏一个人占全了,所以也便“传奇”下来。然而传奇归传奇,那么中国现代女性究竟是如何继承的呢?到底该不该或怎么样继承呢?也应该《女性世界》讨论的话题。(读尚崇龙《传奇寡妇》)


  看来在网上给自己起个什么名字总是有些道理的,甚至比那真名更符合真性。旋子便是如此:轻盈、轻飘、轻快、轻松——无论做朋友还是做爱人。其实这是大聪明——冰雪聪明。只是题目中的一个“守”字稍显沉闷,究竟是守侯呢还是守卫?(读雪轻旋的《守着这个家》)


  记得这种睡法叫“晾白菜”——白菜之所以要适当的晾晾,是为了更好的贮存。大概人也如此吧,特别是女人。不过也别没完没了的“晾”,不是说工作着的女人最美丽吗?文章题目中最关键的词是“自然”二字。其实自然便是分寸——懒婆娘和女强人都很讨厌。(致月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