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人阿明
黑人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851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风景

(2006-04-23 18:06:34)
分类: 杂谈频道
  风景不仅需要眼睛,而且需要心灵;旅游不仅需要情趣,而且需要知性。否则的话,难免有人会发出“看景不如听景”的慨叹。(读haolili《美哉朱家角》)

  人在青藏高原,心也会变得晶莹剔透,这才是大自然奉献给旅游者最圣洁最美丽的“哈达”。(读haolili《这美丽的香格里拉》)

  上海的弄堂如同北京的胡同,都属于标志性建筑。而弄堂里的石窟门、旧洋楼,洋楼里的潮湿和黑暗,于这潮湿和黑暗中拧出来的一段段故事,更是浸湿了读者的心,蒸发出一种特定的文化气息,看不见却嗅得到,这就是上海。(读haolili《上海印象》)

  听江南先生吟江南烟雨,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北方也下雨,却没有“烟”,是因为北方的荒与旷,雨水直接落到地上,没有经过树木,没有经过花草,没有经过文化,没有经过历史,便在光秃秃的土地上泛泛成汤了。于是北方无“诗”,即便有,也只能是“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而在那温婉多情的烟雨江南,诗与画还需要文人去“做”吗? (读江南先生的《烟雨江南》)

  其实,大雾有何不好?它能使熟悉的没有了疲劳,它能使陌生的没有了惊恐,它可以充分调动你平素沉淀在心里的知识、经验和审美意识,它可以让你在没有任何目标的轻松状态下“腾云驾雾”闲庭信步。如是说来,那“启明星”还是不亮起来的好。如同人体上任何器官都是进化的结果而缺一不可,大自然中的任何一种现象都是作用独特的,于是才有风有雨有雾有雪,于是才有了那么多的诗情画意。(读慕容诗茵《雾走黄昏》)

  记得曾在周庄的迷楼里看过陈逸飞先生的水墨丹青:朦胧,恬淡,似雾如烟。可是如今白日的周庄却不是先生笔下的模样:人潮汹涌,市声鼎沸。看来若想寻找先生作画的意境,就只有人约黄昏或等待黎明了。于是我想,先生的艺术魂魄不仅在于“大视觉”,而且出自“大寂寞”“大孤独”——倘若在霓虹飞旋,香风迷离的上海滩上又拍电影,又做时装,甚至还买鸡尾酒,想必怎么好的画面中也会镀上几许浮光,一如“热闹的周庄”。(读雨果《人约黄昏》)

  我一直主张旅游者临行前多做些人文、历史、哲学方面的准备,从某种意义上讲,比带钱、带手机、带身份证更重要。否则的话,蜻蜓点水,走马观花,人云亦云,亦步亦趋,仿佛猪八戒吃人参果,那景也白瞎了,那钱也白花了。那种只是“观看”没有“欣赏”的游客,很低级的,好多动物都会。(读恋海如歌《旅游与欣赏》)

  其实,旅游的真谛全在于一个“旅”字,或“跋”或“涉”,只要在户外,只要在路上,只要是大自由和大自然,只要有真山水和真情性,只要携好朋友和好心情,至于有没有名山大川或名胜古迹都不是很重要的。(致尚崇龙)

  原来那湖泊也有灵魂,那涟漪便是她的思想。(致风和湖泊)

  其实,无论人还是鱼,绝对的自由是不存在的。但是我们依然活着,而且要努力快乐地活着。西藏是个纯净而美丽的地方,正是因为它太纯净太美丽了,许多匍匐者或仰望者都会产生瞬间的“意识错位”。于是想要反璞归真,于是想要自由流浪。然而,我们毕竟是人而不是鱼。从某种意义上说,生活的美丽恰恰在于它并不纯净并不自由,因此我们需要“游”而不是“漂”。(致阮小雯)

  喜欢杭州、成都,不喜欢广州、深圳,也不大喜欢北京、上海。原因就是喜欢闲适,不喜欢忙碌,更不喜欢为了功名利禄而疲于奔命。杭州人和成都人手里经常捧着一大杯清茶,里面的茶叶放得很多,茶水的颜色清清淡淡。我知道,这是一种从容淡定,却觉得正是在这节奏舒缓的日子里,生命的幅度也便相对扩展了,与此同时,思想的花朵也可能悄悄地开放了。(致薇风薇雨)

  我以为,都市的风景线更多地勾勒在历史和文化的层面上。(读江南先生《都市风景线》)

  人的生动在于半是天使,半是野兽;海的生动在于时而平静,时而喧嚣。(读慕容诗茵《阴影》)

  生活中,有些景物远眺才好,如笔架山,惟有海中才见其形,惟有雾里才会其神,一旦踏上,不过是座无“笔”无“架”的小岛,难免让人兴味索然。与之相反,有些地方必须亲临,如那“天桥”,只有光脚走过去,只有海潮漫上来,方可体会那份让人怦然心动的“天然”与“天真”,于是,傻瓜才去坐船。(读慕容诗茵《涉水会山》)

  美丽的红枫,晶莹的白露,真让我们满眼的欣羡。喜欢海,喜欢秋,喜欢浪漫,喜欢自由——寻梦吗?跟着慕容走。我最喜欢的是那句:“可是每当秋风骤起、白露为霜的时节,枫便红了一山,红了一季。”于是想起一篇腹稿的命题:落红。明年那山也红,明年那季也红,却不再有我的美丽,却不再有我的呼吸。于是我,只能静静地躺在你已经合上的书本里。于是你,定会觉得北京的香山要比这大青沟更具诗情画意。(读慕容诗茵《枫叶情结》)
 
  夜游珠江,的确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既可以滤去这个城市灼灼白昼里的喧嚣和浮躁,也可以保留那“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璀灿、霓旋、神秘。(读慕容诗茵《夜晚,在一条江上》)

  对罗马,我一直向往着,特别是《罗马假日》,我在二十年里看了不下十几遍——这也是我的一个原则:喜欢一个城市,首先是那里要有我喜欢的人物和故事,无论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生活的还是艺术的,否则,再美丽的地方对我来说也毫无魅力。(读慕容诗茵《罗马,罗马》)

  如果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话,那么,杭州就是水做的,是水载的杭州,是雨浸的杭州。那么一提杭州,一提西湖,自然会想起水做的女人。于是,西湖雨或雨西湖便最能展示杭州的品质:没有雨,就没有白娘子的油布伞;没有雨,就没有苏小小的油壁车;当然,没有雨也就没有秋瑾的“秋风秋雨愁煞人”。(读恋海如歌《大雨落西湖》)

  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彻底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模样,于是也豁然改变了人们的心境和视觉,但愿雪化之后我们的灵魂还能保持那样的纯洁无瑕,晶莹剔透。原来大自然也是一位优秀的德育教师,风霜雨雪都会给人以启迪和净化。(读恋海如歌的《雪映人生》)

  凤凰的山美水美人家美,而且都是美在自然平朴中,相对少有红尘黄沙的污染。我以为,对于旅游者来说,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都是应当看到的,否则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异于买两张门票,看一个景点。(读山与海的对白《古城人家》)

  现在好多风景名胜特别是佛教胜地都被商风熏沐,甚至污染,常常给你一种人声鼎沸,污七八糟的烦躁感觉,实在是大煞风景。文中有一个词非常好:空灵。无论是自然山水还是佛家圣地,都应当是“空灵”为好。否则,还真不如躲在书房里读风景。(读恋海如歌《又谒九华山》)

  一片汪洋,把两个很大的半岛远远隔开。于是季节也有了差别:胶东的槐叶蔫了,辽东的槐花刚开。是日,独自徘徊在离家不远的苗圃里,一阵微风,送来沁心的槐花香。仰头望去,竟是“雪”满枝头。我正在喜悦着,槐树林里跑来一群学生,又是摇晃树干,又是攀折树枝,顿时“雪花”纷纷,也飘落在我的心头,融化了,很凉。槐花香甜,槐花好吃,可我还是更愿意远远地嗅着她的芬芳,眺着她的洁白,用心感受她生命的美丽,即便是自然而然地飘落在树下,也会给人一种静静的感动。(读桑溪《五月槐花香》)

  对于我来说:每每出游不啻于“越狱”。坐在火车上或飞机里的感觉尚不明显,只有迎着灿烂的阳光走出火车站或飞机场的时候,顿觉天高地辽,花红草绿,风清气爽,心里一下子充满了爱的欲望和冲动。于是便想大声呼喊或尽情歌唱,于是看到什么都觉得竟是如此亲切和美丽,于是反倒不好把这一切情感统统注入笔端——想必这种感受一定是很个人很随性很布尔乔亚的,也许在别人眼里会很奇怪很可笑很难理解或接受。当然,只要感动了自己也就足够了。道理很简单:生命既需要不断运动,也需要不断感动。(致静雪)

  周庄我也去过写过,但,那是个去不够写不尽的地方。特别是周庄的清晨和黄昏,那才是真正的梦里水乡。只是什么东西一染上铜臭,就立码变色变味了。人们远离上海去周庄,决不是要逛乡村版的南京路。(致晴翠儿)

  非常羡慕那些去过新疆、西藏或内蒙的朋友,远比什么港澳台、新马泰强多了。一般说来,前者愉悦的是灵魂,是感觉;后者快活的是肉体,是感官。(致静娴)

  原来美丽并不遥远,并不神秘,她属于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只要你肯发现。朴素、自然,一如小草,从天边一直铺到你的脚下。只可惜,我们常常忽略了她。(读桑溪《草香入梦来》)

  不是回忆,而是向往。一如梦境,总有潜因。最是喜欢文中的栎树林在那风中雨中变幻着的不同姿态与颜色——美得眩目,美得动人。童年,是每个人心底唯一的真,所谓童贞。(读点鸿《栎树林》)

  云雾之庐山,烟雨之庐山,瀑布之庐山,彩虹之庐山,一如阴柔之阳刚,秀女之伟男,更让人感到鬼斧神工的天地造化,亦在作者的美文中出神入化。(读邵魁《庐山云雾》)

  读书要有氛围,看剧要有背景,也许正是风雪弥漫的山海关,才让作者不得不仰读和沉思。那是一段历史的瓮城,那是一个民族的冬天——好在我们终于顶风冒雪地走出来了,走过来了。(读尚崇龙《雄关二月雪花飞》)

  来来往往的,多次去过老龙头,却没有崇龙的感悟那般深刻,许是作者对延绵跌宕的中华之“龙”有着特殊的敬畏和崇尚吧。如今终于站在了探入大海的巨龙头上,你的心灵便是它的睛,你的文字便是它的鳞,中国龙就是这样在千百年千百万中国文人的梦中化做不朽的精神图腾。(读尚崇龙《走到长城的尽头》)

  亦暗亦明,亦动亦静,亦诗亦画,亦景亦情。真得感谢那场春雨,那片秋叶。在落英上写故事,于无声处听心动。(致雪轻旋)

  晴湖、雨湖很美,夜湖、雪湖更媚,下次龙弟去杭州时我给你做导游吧,让我们坐在“楼外楼”凭窗临湖的座位上浅斟深晤。于是,文中定会多些木刻,少些白描。(致尚崇龙)

  走出水泥森林,亲吻油菜花香——难怪三毛在那一刻流下泪来。我们很可怜。我们会窒息。我们多么需要那片养眼养心的娇黄和清香啊。(致恋海如歌)

  又是幽幽的蓝色,又是淡淡的忧伤。梦境是蓝色的,现实是灰色的,于是徘徊于梦境和现实之间的灵魂一定是挣扎而扭曲的。然而,她的确很美。其实,那芦花不是花,那花裙也不是裙,都是作者形而上的美学追求和哲学回眸。(致寞儿)

  十分赞同这样一个观点:在没有做好充分的精神准备之前,最好还是暂不要去那些让你不仅喜欢而且景仰的地方。西藏,真是我心仪久矣的净土和圣地,乃至我常常将这一心愿动摇于自身的“乏真乏善乏美”,当然,现在还有一乏,那就是健康。去吧,泥儿,带上我们心中最干净最纯粹最天然的那部分贡品——去拉萨,去布达拉,去珠穆朗玛……(致泥儿)

  在少数民族身上,都有一个显著的特征,那就是乐观和坚忍,否则,就无法在恶劣的生存条件里和主流社会的征讨中顽强抗争,延续至今。然而,他们一旦走出深山,一旦成了气候,情况就不一样了,不是被消灭,就是被同化。到底为什么呢?百思不得其解。(读长弓牧野《深山白羽毛》)
 

         白色的月亮,白色的太阳;蓝色的天空,蓝色的河床;红色的风筝,红色的裙装;绿色的草地,绿色的球场;黄色的弧线,黄色的花香;黑色的土地,黑色的脸庞。(致晴翠儿:黑人阿明在浑河边的网球场上)



   夜的外滩是迷人的 但它真正的活力还在浦江的太阳下面。(致小斑点狗)


        美丽的大理,美丽的旅途;美丽的苍山,美丽的民族;美丽的洱海,美丽的传说;美丽的文字,美丽的心宿。(致涵露)



        月儿几乎成了寞儿的心镜,里面有淡淡的云影,也有浅浅的水痕。歌落总有歌起时,月亏之后是月盈。走进月亮湾。走出月亮湾。(致寞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