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边缘女性的灵魂救赎

(2011-11-05 23:27:03)
标签:

懒得结婚

蔼琳

假如爱

是种苦难

美丽的水妖

爱是寂寞撒的谎

杂谈

分类: 《别眼之妖》朋友读者笔下的我

边缘女性的灵魂救赎
——评蔼琳的长篇小说《假如爱,是种苦难》
凤群(教授、评论家)


  女性文学创作的不断崛起与壮大,似乎成为当今五邑侨乡文坛上一支重要力量,特别在长篇小说的创作上,已经形成一道奇异的不容忽视的风景。她们大都以自己的深切感受和独特视角,创作出一批可圈可点令人击节赞叹的作品,也由此反映出侨乡女作家主体意识的回归与对女性生存状态的探求。
  这其中,蔼琳的女性长篇小说三部曲《爱是寂寞撒的谎》、《假如爱,是种苦难》、《懒得结婚》尤其值得关注。因为蔼琳的创作已经超越侨乡生活的局限,而将目光投向更为广阔的生活视域。如果说,蔼琳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爱是寂寞撒的谎》,或多或少还没有摆脱网络文学的某些影响,试图以独特男女的爱情故事吸引读者的眼球,作家更多地还是将思考停留在生活的表层,而《假如爱,是种苦难》写作本身就是一种精神的涅槃,它使蔼琳从一个普通的网络写手从此焕然一新,真正向主流文学回归。
  这样说,并没有丝毫贬低网络文学的意味,但网络文学的河流泥沙俱下与炫目浮泛也是不争的事实。蔼琳自然不期望当一辈子网络写手,更何况许多网络写手诸如安妮宝贝等早已洗脚登岸,变成了主流文学作家。当然,这种变化也不是作者的一厢情愿,还得凭实力说话。
  蔼琳无疑是有创作实力的,《假如爱,是种苦难》,让我们对蔼琳刮目相看。蔼琳的这部作品更加深入到人物的灵魂深处,作者并不是作为一个“她者”,客观而冷静地讲述一个个“她们”的故事,而是融入作家自己深沉的情感,对人物的灵魂演变过程进行形而上的哲学思考,让自己与她们一起去歌哭啸吟,超越苦难,共同达到一种精神上的升华,从而散发出一种久违了的温暖的人道主义光辉。尤其她笔下的一群边缘女性,其灵魂自我救赎的过程更为读者动容,《假如爱,是种苦难》这部小说,应该是侨乡女性文学的一次可喜的收获。
  我们之所以说蔼琳在这部小说中写了一群“边缘女性”,边缘乃相对中心而言,这些女性并非社会中心与男性共同担负社会责任的优秀女性,只是一群游走于社会边缘的另类女性。蔼琳的这部小说中的女主角,尽管也是良家女性出身,而且都为知识女性,但她们后来都曾因为各种原因,走过一段黑暗而痛苦的人生路程。这类人物在传统意义的爱情小说中,都是一群生活底层“被损害与被侮辱的”社会边缘人,而成为男性视野中被同情与被拯救的对象,同时将批判的锋芒指向社会的“黑暗”与“不公”。
  蔼琳的独特之处,她把思考的重心放在人物自身,并不掩饰人物自身的人性弱点,写出了她们的自我放纵。罗娜因为急于“脱贫”,由一个美丽的大学生成为出入高级酒店的“头牌小姐”,摩梭女姆娜为情所伤甘心成为港商的“代孕”工具,洋洋则在这种自甘堕落中成为艾滋病患者,这些女性最后都几乎陷入绝望的境地。于是罗娜带着一瓶安眠药到西南的山野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姆娜因为孩子被抱走而深思恍惚,竟然去香港偷孩子,差点成为囚犯。而让她俩受到严重伤害而最后走上绝路的竟然是“爱情”,一个叫“李楷峰”的官场流氓用所谓的“爱情”,同时诱惑了这两个女人,一手制造了这两个女人心灵的苦难。而她们的这种内心苦难却是无法公开与别人倾诉,也不会得到社会同情的。两个女人都试图摆脱这种苦难,罗娜从现代都市走向泸沽湖,而泸沽湖畔的摩梭女人姆娜却走向现代都市,而且越来越绝望,这似乎是一种悖论,但我们不难看出作者的用心所在:只要心再荒芜,任何地方都不是自己的精神家园。
  最后,作家让这些女性共同聚集在南方滨海一个叫“温情”的都市酒吧,进行精神的自我疗治,而这所酒吧正是罗娜开的。这间酒吧的特征:正是把现代都市的环境,摩梭文化的内核组合在一起,现代与原始的巧妙结合,为这群边缘女性,提供了一个温暖而神圣的精神栖息之地。这里没有欺诈,没有伪善,更多的是真诚、和谐与相互关心。在这里,“温情酒吧”虽然未免带有都市童话的色彩,但无疑构成一种象征:只有在这方充满浓郁爱意的净土中,这些女性的灵魂才能像浴火的凤凰,得到涅槃的新生,并恢复女性应有的自信与自尊。
  假如爱,是种苦难,这只是作家的一句假设,说明蔼琳对美好的爱情仍然是期待的。爱情是一柄双刃剑,它能带来苦难,也能创造幸福。在这部小说的结束时,每一个苦难的女性都寻觅到美好的爱情,苦尽甘来的罗娜成为幸福的母亲,心路沧桑,姆娜最终还是与赶到泸沽湖的郑剑平走到了一起。就连患了艾滋病的洋洋,也在艾滋病的病友中,找到了真挚的爱情。正如洋洋最后对姆娜所言:“假如——爱情真的是种苦难,我也愿意抓住现在,义无反顾地陷进去。因为爱情可教人沉沦,可使人伤害,也可使人成长令人丰富。”
  姆娜也对罗娜说过类似的话:“也许,爱情本身就是一种苦难吧,有的人在苦难中涅槃重生,像你。有的在苦难中沉沦毁灭,像曾经的我和你。其实,我也已经涅槃了。”应该说,在这些边缘女性的灵魂自我救赎过程中,爱情还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她们如花的生命曾经被爱情的火焰灼伤,又在爱情的泉水浇灌下从荒芜中复苏。这就是蔼琳这部小说给我们的阅读启示。
  小说在结构上有些特点,尤其是罗娜日记的穿插,巧妙地将罗娜不堪回首的过去做了简洁的回放,避免一些回忆性的累赘文字,另外也使叙述不致单调。但这又是小说不足之处,这本珍贵的日记,罗娜是如何丢失的?并没有交代。林烨既然早与罗娜接触过,应该看几页就知道日记的主人是谁了,还会那样有条不紊地一页页看下去吗?另外,罗娜与赵叔的关系也交代得不甚清楚,赵叔真是黑老大吗?如果这个人物不交代清楚,对罗娜的形象无疑会有一定损害。
  此外,几个男性形象,尤其林烨,还相对苍白,性格也缺少层次。李楷峰最后的结局也有些漫画化处理,使这个复杂人物变得不堪一击。
  假如写作是种突破,我们希望蔼琳更加努力,在一次突破自己,写出更多令读者欢迎的作品,这正是我们的期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