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络舞台上华丽转身 (某报访谈存记)

(2010-11-16 21:56:42)
标签:

蔼琳

爱是寂寞撒的谎

假如爱

是种苦难

懒得结婚

美丽的水妖

杂谈

分类: 《别眼之妖》朋友读者笔下的我

  

网络舞台上华丽转身 (某报访谈存记)

 

 

网络舞台上华丽转身 <wbr>(某报访谈存记)


    文/本报记者 陈凤英 

 

 

  2002年接触网络不久,蔼琳即出任红袖添香原创文学网站的首席写手;2003与2004年分别获中国原创文学网站金牌编辑奖项;2005年获红袖添香原创文学网“最佳红袖作者”称号;2006年红袖添香原创文学网“年终盘点十大短篇小说”评奖中,她一个人就占了3篇,同年凭长篇小说《爱是寂寞撒的谎》的连载走红整个网络。至今已经出版了《爱是寂寞撒的谎》、《假如爱,是种苦难》、《懒得结婚》3部以女性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并在网络上都有电子版本,原创影视剧本《杀戮之地》已于南非拍摄。近日,记者采访了蔼琳,分享了她从一名爱读书的山村女孩到教师、网络写手、作家的成功之路。

 

  A  刚接触文学网站时是瞎玩

 

  记者:您来自恩平农村,请问您与文学“触电”的原因是什么?

  蔼琳:曾经接受过众多媒体的采访,我一直不讳言我是农民的女儿,来自穷困的山村。我这样一个与书香世家绝不沾边的小女孩,当初是怎样一点一点地埋下文学的种子的?我想这应该和天赋、性格、经历、契机有关。在山村度过的童年、少年时代,我敏感离群,却经常不失时机地向村中的大人讨书看,抓到哪本看哪本,看得非常杂,也不求甚解。作文屡屡获奖,便不满足于老师给的任务,开始于日记本上天马行空地涂涂写写,最后按捺不住偷偷向报刊投稿。那时家里困难,买个邮票信封的也不容易,投稿很少。就在这种情况下,读初二时在《佛山文艺》上发表了我的处女作。那是一首如今羞于提起的小诗,但它点燃了我对文字与不平庸人生的追求。

  因家境困难,挣稿费成为我学业及工作之余不倦的追求。1995年参加工作后,繁重的教学工作之余,依然笔耕不辍,期间屡有文章见于报端,如《芳草》、《青年文摘》、《江门日报》等。2000年开始走上业余撰稿人之路,接受一些时尚杂志和女性杂志的约稿,并慢慢摸索出一条适合自己风格的文字之路,文章多以口述实录为主,也写了为数不少的短篇小说,上稿率开始增多,如《知音》、《人之初》、《爱人》等。  

  记者:您什么时候开始与网络接触?当时对自己有期望吗?

  蔼琳:2002年接触文学网站,开始时我完全是盲人骑瞎马般瞎玩,不过倒也结识了一些混迹于网络的好作者,后受国内大型中文原创文学网站榕树下和中国原创文学网站的负责人邀请,把一些发表过的小说放到网络专栏中。那时在网络文学网站贴自己的文字,不过是满足一种出于本能的表达与诉说的需求。读者的认同与鼓励,让我觉得于这个虚拟的空间自有其值得付出与努力之处。虽然所得的乐趣和别人打麻将踢足球育花养鸟没什么不同,但我玩得很投入,给文学网站当了3年的义务编辑不问回报,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这个平台会让我收获那么多的喜悦。

 

  B  出版《爱是寂寞撒的谎》像做梦

 

  记者:涉足网络,以什么题材的小说为多?什么时候开始走红的?

  蔼琳:我在网络发布的小说以软写实的女性题材居多。2003年短篇小说《到不了的幸福彼岸》、《利比里亚,心伤到此为止》引起广泛关注,逐渐在网络走红,聚集了相当高的人气。接着受红袖添香原创文学网站主创人的邀请,出任其网站的首席写手,2005年获红袖添香原创文学网“最佳红袖作者”称号,2006年该网站“年终盘点十大短篇小说”评奖中我一个人就占了3篇。

  在网络走红的顶峰,应是长篇小说《爱是寂寞撒的谎》的连载。2006年12月出版前,它的网络点击累计超过3000万人次,位居红袖添香原创文学网排行榜首1年之久,新浪读书排行榜婚恋类前三名,8家出版社先后争夺出版权。虽然我一直很努力,而这一切对我来说依旧像做梦一样不真实。一个普通作者要想出本书,不用自己掏钱,还有版税和稿费领,实在是太难了。

  随着《爱是寂寞撒的谎》的出版和热销,读者群体的稳定,我开始清醒地思考自己的路。也是在这时,我逐渐远离了网络,以网下的写作、传统的发表和出版为主,网络倒只成了我与编辑、读者保持联系和新书上市时发布宣传的平台。

  网络文学发展到如今纯商业化运作的模式已经不适合我了。网络小说必须时常更新才会留住读者,一部小说要与网站签约VIP收费阅读又想取得不俗成绩的话,必须得写上百万字甚至千万字。我的时间和精力都跟不上,也实在无法说服自己使劲往作品中渗水扯淡去赚取点击与订阅。除了《爱是寂寞撒的谎》有一个50万字的网络版本(实体版24万字),我其他的长篇小说都只有一个实体版。我并不担心我的网络读者会舍弃或者遗忘我,我相信我用心编织的故事,终会有懂它欣赏它的一个群体在支持着我不断往前走。事实也是如此。在出版实体书的同时,我的作品都有电子版本,习惯网上阅读的读者自会选择适合他们的VIP收费来阅读。  

  记者: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蔼琳:《爱是寂寞撒的谎》在《河北青年报》连载时,该报记者有一采访对象是一位修鞋的老师傅,老师傅恳请记者助他实现见一见连载作者的面之心愿。我便去买了一个视频,满足了老师傅的愿望。一位吉林和两位上海的女读者,于假日千里迢迢来到我居住的小城,只为亲口对我说上一句“谢谢”和亲手取得我的签名书。因此,不管别人如何评价我的小说与文字,只要我知道我所写下的这些故事与人物,能够温暖读者的心,给他们一点儿启迪,我便很知足,并且一直坚持写下去。  

  记者:网络小说的要求跟实体小说不一样,您一开始写网络小说就有要出实体小说的目标吗?请介绍一下您的3部长篇小说。

  蔼琳:一开始在网络连载长篇小说,只是想借这个平台表达自己,并尽力做到最好。但我是受传统文学熏陶成长起来的作者,即使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文字,写作实际上还是传统的,加上对社会热点思潮和普世人性的把握与挖掘得到读者和市场的认可,为出版提供了合适的条件,实体书的出版便水到渠成。

  《爱是寂寞撒的谎》主要描写当代女性所面临的困惑:女人在人性与道德之间,如何安顿身体和灵魂。网络版本50万字,实体版本24万字,作为2007年贺岁精品图书于2006年12月全国发行上市。影视版权已经签出,网络VIP收费订阅至今不衰。

  《假如爱,是种苦难》这部小说阐述“纯真不是如一张白纸没有内容,纯真应该是经过许多或对或错的历练后,内心依然坚守并保留的天真”。这部被喻为“迷失年代最真诚最温暖的心灵救赎小说”有幸入选了“北京青年原创书系”,于2010年7月由中国文联全国推广发行。

  《懒得结婚》描写了当下多元化经济社会中一个女人成长与蜕变的故事,被评论家认为是“独立时代最真实最伤痛的婚恋小说,洞察都市女性独立背后的抗争与无奈”。2010年3月全国发行上市,凤凰网、腾讯网、搜狐网、新浪网、新华网等大型网站均给予头条推荐及专题报道,并荣登新浪读书和新华网读书排行榜首前三名。据出版社消息,小说即将改编为电视连续剧。

 

  C  生活的戏剧性远超真正的戏剧

 

  记者:您还以口述实录的形式写了众多的女性情感故事,您的写作题材和灵感来源于哪里?

  蔼琳:在涉足网络之前,我便经常给一些杂志报刊撰写这类口述实录情感故事。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做得多了,便会形成规模与效应。一些读者接触过我的文字,知道我在做这个,有倾诉需要的便会主动联系我。如对方应允的话,一些有代表性的故事便由我整理发表。我一直坚信,生活的戏剧性比真正的戏剧有过而无不及。要写的故事很多,只是时间与精力很少。这些写作的灵感均来源于现实生活,来源于读者与作者之间的真诚与信任,还有作为一名写者独特的视角与敏感的领悟。  

  记者:您希望自己的小说给女人一些什么启迪?您的读者群女性居多吧?

  蔼琳:由于我的女性小说都是从采访口述实录中提炼构思,以表现都市女性细微复杂的心理见长,又紧扣时代脉搏,于感情描述中揭示社会问题,因此有别于一般言情与婚恋作品。至于能给读者什么样的启迪,我想这得由读者说了算。

  让我吃惊的是,我的读者最老的竟达78岁,最小的是12岁。在重庆,一位78岁的老人和我面对面地谈论了他看《爱是寂寞撒的谎》的感想,告诉我要是他早50年看到这本书,那么他的人生将会是另一个样子。而那位12岁的少女,是偷她母亲的书来看的,还给我写了一封信,但我不提倡太小的读者看我的小说。我的读者群相对来说比较固定,多是18岁到55岁之间的知识女性,铁杆粉丝又多在25岁以上有一定阅历的知识女性。  

  记者:您是中学老师,繁忙的工作之余,您每天要花多少时间在网络上?怎样补充自己的知识,并维系跟网友的关系?

  蔼琳:我的写作完全是业余进行,许多人都以为我会花很多时间在网上,实际上并非这样。虽然网络造就了我,但我并不依赖它生存。网络发展到现在,已是寻常百姓司空见惯的消遣与工作的工具,我只是更加合理地去利用这个平台而已。我所搜集的创作素材,绝大部分利用网络在线采访得来。在去年涉足影视剧本的创作后,我规定自己每个月得观看10部中外电影,然后写简短的观后影评。我也坚持每天浏览各大网站的新闻频道,这样可使蜗居于小城的我全方面地“接触社会”开阔眼界。这些都是在工作与生活都安排妥当的情况下进行的,是我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不会对日常生活有什么影响。

  时间和才华这东西,就像平胸女人的乳沟,使劲挤挤总是会有的。

  我深知自己的肤浅,海量阅读便不可少。我阅读的原则是不求甚解,但我必须去读。随着生活的繁杂忙碌,我的床头不变的是一本《老子》。此外,电影、音乐与绘画的鉴赏,也是提高自身修养的极好渠道,对写作很有好处。

  读我的小说的网友确实非常多,但他们比较体谅我,知道我忙也清楚我不喜闲聊废话,因此一般不会打扰我。他们加我的QQ或者MSN,只是为了方便时常看到我的公告与最新动态。

 

  D  网络写手走什么路,要根据自身实际

 

  记者:不少人认为网络小说是“垃圾”,您怎么看?能否给网络写手一些忠告?

  蔼琳:网络文学确实良莠不齐,所有的网络作者都得客观而清醒地承认这一点。

  我有许多作者朋友,并不热衷出版,他们只在网络上写VIP连载,收入高得你无法想象。其中一个在起点中文网写玄幻小说的朋友,他的小说已经连载了1000多万字,每月的收入至少在3万元以上,是名符其实的“大神”了,但每天必须更新两万字。这些作品或者娱乐性比较强,渗水的章节也比较多,但也不能单纯地就定论为垃圾。引用网络小说评论家王祥的说法,“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让一切传统作家望尘莫及”。

  至于网络作者走一条怎样的路,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去决定。我走的始终是出版与发表这条传统的路子,挣钱不多,但我觉得舒心。我不管别人怎么写,我不关心,我只坚守自己的写作理念,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守住一点格调、一点内涵、一点动人,并提醒自己要不断补充与进步。

  其实相比我的好友何马与千寻千寻,我远不够成功。但如果一定要我给想涉足网络文学的写手一些忠告的话,我也只能说一句老生常谈的话:“坚持,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另外,我还得说一句很诚实却不是那么中听的话,对于文字与艺术,你得有一点天赋与悟性,才能再用积淀与努力来追寻。  

  记者:您的成功,对您的生活有没有影响?

  蔼琳:我平时几乎不谈及文学,关掉电脑,我更加关心柴米油盐酱醋茶,我热爱这酸甜苦辣又活色生香的世俗生活,尽职地工作,平常心地写作,低调地生活。因此我感觉不到我的日常生活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和影响。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E  或许会倾向创作影视剧本

 

  记者:接下去还有什么写作计划?

  蔼琳:去年我参与策划并编剧了电影《杀戮之地》(原名《绝地穿越》),这是中国大陆第一部全景在非洲大陆摄制的中国电影,讲述一对中国恋人亲历非洲种族屠杀,并拯救一批非洲平民的故事。在外交部门的支持下,电影由北京春秋院线影视有限公司牵头筹划投资4000万元,已于2010年8月在南非开机拍摄。有了这次触电,今后我或许会在影视剧本的创作上有所倾斜。

  长篇小说还会继续写作。现在有一部主旋律小说已经过了三审,在出版社待印。手上在写的一部小说依旧是关注现实、婚恋、伦理、社会问题,我想这毕竟是我比较拿手的题材,我得对一直支持我的读者负责。生活越来越忙碌,我计划再用半年将它完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