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假如爱,是种苦难》写作手记

(2010-10-25 09:33:55)
标签:

蔼琳

假如爱

是种苦难

懒得结婚

爱是寂寞撒的谎

美丽的水妖

杂谈

分类: 《真水无香》 随笔散文集子

《假如爱,是种苦难》写作手记

  “你怎么看待女人的纯真?”

“纯真不是一张白纸,没有内容。纯真应该是经过许多或对或错的历练后,内心依然坚守并保留的天真。”

            ——节选自小说《假如爱,是种苦难》

 

因为是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才写作,加上喜欢立足现实,坚持着搜集与采访第一手的素材,在《爱是寂寞撒的谎》之后,我休息了一年,更加主要的原因是《爱是寂寞撒的谎》的写作耗费了太多的心力,似把自己掏空了一般。对于写作,我向来的态度是“写时认真严肃,对待结果淡泊处之”,因此写得很慢,有空儿了,有心情了,那就写一段玩儿。“玩儿”让我觉得写作不是苦累,而是快乐,表达的快乐。

真正开始写这“追寻”三部曲之二《假如爱,是种苦难》是在07年夏天,面对太多的鼓励与期待,我不能再闲散下去,于是便整理起手头上的采访笔记和相关资料来。不少读者发现《假如爱,是种苦难》有两个人物是《爱是寂寞撒的谎》出现过的,但这小说并非是《爱是寂寞撒的谎》的续集。无数读者追问我叶飘儿最后的归宿是什么,最后出现的那个男人是谁?他们甚至说:“求求你写个续集出来吧。”可我深知一个作者去写续集是一件吃力不好讨好的事情,所有的艺术最大的魅力便是懂得“留空”与无伤原则的“缺憾”。叶飘儿在《爱是寂寞撒的谎》中已经完成了她人生的重塑,至于她最后和哪个男人在一起,已经不重要了。女人的归宿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可依托的男人或者一个舒适的家,更加重要的是女人自身精神与心灵的完善与安宁。因此我选择了把《假如爱,是种苦难》写成了姐妹篇,与上一部小说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却又独立成书。

这当然又是一部关于女人的小说,关于迷失与追寻。对于林烨和宋香莲,关注过《爱是寂寞撒的谎》的朋友应该不会感到陌生。只是宋香莲在这儿蜕变为罗娜,她不再是身价不菲的高级小姐,而是“温情”酒吧的老板娘。我很喜欢小说里面,“温情”酒吧一个匿名顾客鼓励罗娜重新站起来的话:“即使(那些流言)是真的又如何?这万丈红尘里,一个女人怎么活,应该看她的姿态,而不是她的风流韵事或者她的陈年往事。”

其实姆娜才是这本小说的一号女主角。说到她,我的嘴角挂着笑意,这女人有点“荒唐可笑”的可爱,折磨自己和别人的本事还挺大的。这个来自泸沽湖的摩梭女人,来路复杂,私奔、坐牢、代孕、偷小孩……她和罗娜,都不约而同地将爱情归结为一种苦难,在从这苦难中经历生死,走出来后,还不忘记去咒骂它,质疑它,逃避它,漠视它。可作为一个活生生的女人,作为一个过尽千帆又有思想的女人,她们的内心对温情与幸福的渴望不过是暂时隐匿起来,这就需要一个有韧性的男人出现才能唤醒。

记得有朋友看完初稿,对我说她做梦都渴望遇到郑剑平这样的一个男人,不完美,可是真实、坚持、正直、仗义,重要的是那份偶尔流露的流氓痞气,会让生活活色生香,充满着世俗的快乐与暖香。

这部小说纵观全文,没有多少关于“爱”的剖白。深刻的爱,应该是没对对方说多少这个字,而所做的一切都在向对方无声地表白着这个字。这样的境界很美!

同样具有许多不堪过往的洋洋,最后死于艾滋病。关于她,我着墨不多,却丝毫不影响她的个性魅力,她是小说中最勇敢的女人,错了就错了,不逃避,不退缩,能改正的就改正,已经不能改变的就坦然乐观地去面对。她临死前鼓励姆娜:“刚才你问我为什么每次都爱得这样投入?假如——爱情真的是种苦难,我也愿意抓住现在,义无反顾地陷进去。因为爱情可教人沉沦,可使人伤害,也可使人成长令人丰富……你知道吗,我和我爱人在一起其实非常痛苦,最痛苦的是他病发时,我要看着他痛苦……我病发时,他也一样。可是我们即使对未来有着如黑洞般的恐惧,可是我们都死死地抓住对方不放。生命真的太脆弱,人生真的太无常。珍惜当下,是我花了好大的代价才真正懂得的浅显的道理。”

从来,我都认为爱情应该是一种信仰,只有相信了它才会相信这世间的种种美好。这部关于女人的“涅槃”的小说,作为《爱是寂寞撒的谎》的姐妹篇,它不会像《爱是寂寞撒的谎》那样深刻的生活化、那样代表了大部分普通女人的心声,但它也是经过艰辛的采写创作而成,也代表了一类女人的生存状态和心灵演变史。何况,在我们长长的一生当中,又有哪一个能够说没有犯过一次错,没有伤过一次人,没有被一个人或者一件事伤害过?

这部小说,是小溪,是清泉,而不是激流,你别指望会在里面看到离奇刺激的情节,急速跌宕的节奏。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浮躁的人读了,会安静下来;忧伤的人读了,会快乐起来。真的,相信我。因为写她们的时候,我时常变成“她们”,以心灵之笔演绎着她们真实而曲折的人生和渐行渐进的心灵蜕变之路。

小说终于要付梓出版了,没有人知道我在写作时的苦痛(主要是我发觉在表现这几个女人的心理过程时有点黔驴技穷……),我也享受着这份苦痛,这过程让我又成长了。这部小说以一个好友的说法是“挤”出来的,因为写作过程中中断过几次,甚至萌发过放弃的想法。幸好有朋友与师长的鼓励,我坚持至今。大恩就不言谢了,我再次保证,只要我一息尚存,我笔下的故事便不会完。

那么亲爱的读者们,请期待《爱是寂寞撒的谎》的姐妹终结篇、“追寻”三部曲之三《懒得结婚》吧,相信很快就可以与大家见面了。

在生活的渐行渐进中,真庆幸,我能够与我的文字、我的读者、我的亲朋,缔造出一个又一个温情脉脉的故事。无论在文字以内,还是以外,我这个业余的写者,一直充满感恩!

蔼 琳

2008年10月28日

广东恩平鳌峰山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