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芳华一刹已过小半生

(2010-08-02 22:31:07)
标签:

蔼琳

假如爱

是种苦难

懒得结婚

美丽的水妖

杂谈

分类: 《真水无香》 随笔散文集子

芳华一刹已过小半生
  对于时光,忙碌的人本应该是没有什么过多的感觉的。但时光就这么过去了。

小半生,就这么过去了。

没有时间去感伤,也不愿意随便为了什么而感伤了。如果有人现在在我面前有病无病地呻吟,我定会说他(她)傻。我当然知道在某个阶段我也这样,可现在断然不会了。我好像张爱玲笔下的那些有点刻薄的女子,也像亦舒笔下的那些只认现实的女子了。以前从来不会相信的东西,现在相信了。以前咬牙切齿地相信的东西,现在却怀疑了。

面部的表情越来越平淡了,微笑是最常用的符号。心境越来越平和了。也就是到这个阶段,才会理解“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真义。人生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许多东西我们在一开始时都自以为自己都懂,都明白,但实际上不是。

越来越知道承担了。这决不是“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放任与被动。因为知道已经不再年轻,知道有的事情不可能再错,不可能再有重新再来的机会了,所以会有计划了,会谨慎衡量了。哪怕偶尔有天真,那应该是本性里的可爱与真实。起码不会逃避,生活就是这么个玩意,你认真的时候,它很少会对你开玩笑。承担着的时候,没有权利计较苦与累,因此不会抱怨。

对于结果,越来越觉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当走过一段长长的路之后,回头望去,会发觉一直苦苦追求的某些结果,原来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越来越不喜欢解释了。因为懂得你的人不需要,不懂得你的人你解释也没有用。不再活在别人的眼光与评说里,清晰而骄傲地了解自我存在的价值与这些无聊的东西绝无关系。群众的眼睛并非总是雪亮的,乡亲或者所谓的朋友的舌头并非总是健康的,五官科里,常常滞留着患眼疾与口疾的病人。与病人是没必要计较的。

越来越喜欢回家了。听着父母的唠叨总是心里潮湿一片。看着他们的现在,就想到自己的未来。再有一个小半生,加起来就是一生。日子过起来那么琐碎,那么快或者慢,而这就是生命的过程。

越来越重视钱的位置与价值了,越来越敢于说自己喜欢钱了。不仅如此,对于一切自身的缺点,也越来越敢于承认并正视了。君子好财取于正道,甚至希望有歪道能取取这个财,如果不会伤害到人与社会的话,定也会勇往直前。越来越明白,精神境界实际上与钱并无多大的关系。

坚决不刻意去装淑女了,也坚决不装B了。看到别人装B,会在心里笑笑,然后轻轻经过。崇尚怎么舒服怎么活了,起码,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尽所能地让自己轻松一些,简单一些,舒服一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