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尘埃开出的花

(2010-07-31 12:42:56)
标签:

蔼琳

美丽的水妖

假如爱

是种苦难

懒得结婚

文化

分类: 《真水无香》 随笔散文集子

尘埃开出的花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却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这是张爱玲给胡兰成的话。写在她第一次送他的礼物――她的相片背后。

那一年,他三十八岁,她二十三岁。

这是一个倾心全情地爱着的女子的姿态。不问他的来处,也不管他的去处。

她文字里的世界,没有一个完美的人,甚至没有一份纯粹的爱情。就像她的文字,苍凉得就连世俗的温暖也稀薄如高山上的空气。她总是以一种置身事外的眼光,冷眼写那些在世俗生活中挣扎浮沉的女人,不给幸福,却不让她们叹息。

她自己却爱得纯粹而骄傲,她的爱与政治无关,与才华无关,与他有无妻室无关,好像在那个有阳光的午后,她便将心交付。连他都怀念地说他们起初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休。他们经常离别却没有离愁,于他是轻松,于她却是不忍。

因此才有了一些莫明其妙的委屈与欢喜。并不轰烈的来来回回,在另一个女人的退隐和成全下,她和他写下了“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契约。她以为,这个男人,值得她守候一生,值得她用她的稿费去资助,值得她把头低到尘埃里看不清自己,值得她背负他的身份附加给她的不光彩……

他对女性,情虽不伪,却也不专。当她终于承认自己抉择的错误,便不再包容,又有哪个智慧如斯的女子的爱情,卑微到默许她的男人把他的心和情分给其他的女人,还要在她的面前滔滔绝地叙述呢?何况那样的女人不止一个。没有责骂,是因为她在等他把心收回。当她在他的面前平淡转身,关于爱情,她终是不能做到“只要是你要的,就是我要的”。

无他,谁叫我们都只是凡体肉胎。纵使心中曾经暗许:陪君醉笑,不诉离殇。而他们却不知道,可以卑微的只是态度,而不是爱情本身。

也许她哭一哭,骂一骂,闹一闹,他便觉得自己的重要从而伴她一生。她偏偏不。对于世俗,她从来都是热爱着,却又疏远着。要她像平常女子那样为了男人哭闹,她做不到。这与自尊无关,有的是她内心深处深切的自卑与骄傲。她也许比任何人都渴望一份人间烟火般的情份,她站得太高,她的孤单她以为他能够懂。

他说她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理性得如同数学,而他终是不懂她的心。她却是很用心地懂了他。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这样一句轻轻的话语,为什么会有沉重的沧桑力透纸背?这位力受争议的民国汉奸才子,到底只是个朝秦暮楚的荡子。他永远不会知道,她曾经是如何纯粹而伟大地爱过他。

多年以后,看他写的回忆札记,没有看到多少悔意。字里行间,那因为能够与她走上一程的沾沾自喜,真是亵渎她的一片冰心。

这时的她,在重洋彼岸,有了单身多年后的伴,那个小她许多的男人。她,是否真的爱他?是否还有把头低到尘埃中的姿态?是否还可以因为卑微而满心的欢喜?

她,不会了。在现实中,她已经渐渐变成她自己笔下的女子,几番较量下来,她的一生,已经在那场半生缘中尘埃落定,她小说的苍凉接近尾声,她人生的苍凉却才是开始。

她在最年轻的时候,爱了不应该爱的人,写了不主流的小说,他不是她的传奇,她的小说才是。不爱了,也就不写了。对于她来说,也许,那已经是她整个人的人生。

虽然,她从来不说,也不哀怨。

虽然,黑白相片中,她扬起的下巴,斜瞥的眼神里尽是不屑一顾的冷漠。

 

 

注:读胡兰成回忆录《今生今世》有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